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七四:火舞識破虛衍問天!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信,朝著銀都飛去。 …… 幾個時辰后,新魔王虛衍問天,妖怒二世,還有懲罰者們,進入了不周山的雪山城堡。 此時,妖厲二世和娜魯,返回雪山城堡的大廳了。 見到妖怒二世和虛衍...

新魔王?

應該叫他什麼?

虛衍問天?又或者是其他什麼?

都不重要了!

他緩緩走了幾步,從地上撿起了銀龍面具,直接戴上臉上。

頓時,銀龍裁判長的面具,緩緩長在他的面孔上,和整個身體合為一體。

然後,他穿上了銀龍長袍!

走到了妖怒二世的面前。

望著這一切,妖怒二世徹底驚呆了。

而聖級懲罰者,則完全不關心生了什麼,他們之效忠於銀龍聖殿,只服從銀龍裁判長的命令。在這之前,他們所有的心神,都用在控制妖怒二世身上,對其他的一切,完全熟視無睹。

「你們在此等候,我和妖怒二世商談幾句。」新魔王虛衍問天道。

「是。」聖級懲罰者道,然後盤坐下來,閉上雙眼。

新魔王擁著妖怒二世的肩膀,一邊走一邊說話。

「妖怒二世,你很聰明,對嗎?」新魔王,出的依舊是虛衍的聲音。

「是的,虛衍閣下。」妖怒二世道。

新魔王道:「所以,我們的合作,仍舊繼續對嗎?」

妖怒二世道:「當然,和您合作,比和陽頂天好得多得多。」

新魔王道:「聰明,你剛才也看到了,撕裂空間生劇變。就算沒有生涅滅,小西天世界存在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所以妖狐族大舉移民人類國度必須提前進行了,按照之前和陽頂天的商議,實在太緩慢了,為何妖狐族的利益,或許需要快一些進入人類國度。」

妖怒二世躬身道:「沒錯,局勢變了,所以計劃也要變了。」

新魔王道:「妖狐族比人類強大了無數遍,所以我覺得沒有必要和人類國度進行商議,這個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的。需要什麼東西,直接去搶,比別人的恩賜更好對嗎?」

妖怒二世道:「您說得沒錯。」

新魔王道:「為了妖狐族的未來,我決定大舉入侵人類國度,徹底奴役人類國度,全面佔領人類國度,你要站在我這邊嗎?」

妖怒二世道:「我當然站在您的這邊。」

新魔王道:「相信不久之後,陽頂天就會返回雪山城堡開會,到時候你會配合我,將他囚禁的對嗎?」

「當然。」妖怒二世道。

新魔王虛衍問天又道:「對了,站在陽頂天那邊的聖級強者,都不能留了,要一網打盡對嗎?尤其是人魚女王,畢竟他肚子裡面有一個半神後裔,這個半神後裔的存在,會影響你的外孫利益,對嗎?」

妖怒二世面孔一顫道:「對。」

「很好,多謝了。」新魔王道:「好了,魔王問天已經死了,我們就回去吧。」

「是1妖怒二世道,所有聖級懲罰者道。

新魔王又道:「之前談好的,你的那個半神後裔的外孫,不如提前送來不周山好嗎?一會兒,我就親自寫一份信,你也寫一份信,我讓懲罰者去將你的女兒姬雅,還有你的外孫妖陽,一起接到雪山城堡,可好?」

妖怒二世面孔猛地一陣顫抖,道:「好。」

然後,新魔王和聖級懲罰者,帶著妖怒二世,打開黑暗之門,進入了頭顱大殿。

此時,頭顱大殿內是妖紫和伯盧值守。

見到黑暗之門打開,伯盧頓時興奮問道:「妖怒閣下,陽頂天宗主呢?」

妖怒二世道:「撕裂空間劇變,陽頂天宗主前去查探了。」

伯盧道:「那魔王問天呢?已經正式囚禁了嗎?」

此時,新魔王道:「通過三族四方會議,已經正式處死了魔王問天了。從今以後,就沒有魔王問天了。」

伯盧振奮道:「那,等我出去之後,可以將這個好消息正式傳給人類國度嗎?」

新魔王微笑道:「當然可以,伯盧閣下。」

「您,您知道我的名字?虛衍祖師。」伯盧興奮道。

新魔王道:「當然知道,陽宗主經常提起你,你是妖狐族和人類國度的友誼橋樑。」

頓時,伯盧無比的振奮,激動得面色通紅道:「我會為妖狐族和人類的未來,奮鬥終身的。」

「好。」新魔王道。

此時,他在猶豫,要不要留下兩個聖級懲罰者奪取人類國度之門?

但是想到,現在人類國度已經沒有敵人了,如果奪了人類國度之門,恐怕會打草驚蛇。萬一陽頂天不是從撕裂空間返回,而是從頭顱大殿進入小西天,那見到人類國度之門由聖級懲罰者把守,或許會產生疑心,反而不敢進小西天了。

目前看來,陽頂天比人類國度之門,更加重要。

於是,新魔王暫時放棄佔領人類國度之門的打算,帶著懲罰者和妖怒二世,進入小西天。

此時,小西天的劇變已經停止了。

但是,不少漂浮的巨山,或者大6,都有撕裂的痕。

而且,體積小的漂浮山峰,有一些已經墜落深海。

新魔王深深嗅了一口,然後嘆息道:「這場劇變,雖然不是小涅滅,但也是一場劫難。小西天的玄氣濃度,便稀薄了。」

妖怒二世一驚,也閉目感受玄氣濃度。

小西天的玄氣,真的變薄了,甚至還在緩慢的流失中。

新魔王道:「看來,妖狐族奪取人類國度,已經迫在眉睫了。」

接著,新魔王忽然笑道:「對了,要接你的女兒和外孫,進入不周山了。」

然後,新魔王寫了一封信。

他盯著妖怒二世,也寫了一封信。

簽下了名字,並且蓋下了銀龍聖殿的徽章,然後將兩封信交給兩個聖級懲罰者道:「去銀都,將姬雅女士和他的兒子,接到雪山城堡來。」

「是。」兩個聖級懲罰者,拿過信,朝著銀都飛去。

……

幾個時辰后,新魔王虛衍問天,妖怒二世,還有懲罰者們,進入了不周山的雪山城堡。

此時,妖厲二世和娜魯,返回雪山城堡的大廳了。

見到妖怒二世和虛衍返回,上前道:「已經處死問天了?」

妖怒二世點頭道:「已經處死。」

新魔王虛衍問天道:「陽頂天閣下呢?還沒有回來嗎?」

娜魯道:「還沒有回來,想必在繼續觀察撕裂空間,為我們爭取一份更加詳盡的數據。」

新魔王虛衍問天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次撕裂空間的劇變,應該和黑暗帝國有關。儘管小涅滅沒有生,但是對小西天還是造成了巨大之傷害。此時小西天不但許多6地已經墜落深海,而且玄氣濃度也開始變得稀薄,所以移民人類國度,要加快進度了。」

娜魯道:「我覺得,還是等到陽頂天返回,提供更加詳盡的數據,讓我們計算出小西天究竟還有多長時間,再做計劃。」

虛衍問天望了娜魯一眼,然後點了點頭道:「也好,那我們就等待陽頂天歸來1

然後,虛衍問天道:「火舞呢?」

娜魯道:「光明議會的人,正在逐一審查邪魔道餘孽的罪行,火舞祭師作為銀龍聖殿代表,正監督這一行為。」

虛衍問天道:「走,那看看去。」

娜魯一愕,然後點了點頭。

虛衍問天帶著妖怒二世,妖厲二世,娜魯議長,朝著雪山城堡的地下能量囚牢走去。

……

深入了幾千米之後,終於來到了地下囚牢。

此時,光明議會的團隊,足足幾十人,秦懷玉為,正在審判邪魔道餘孽。

當然,還有一點是盡量想辦法,找出藏在邪魔道中的那個底。

虛衍問天帶領眾人,走進地下囚牢內。

火舞祭師,正百無聊賴地坐在那裡,稍稍有些不安。

見到虛衍問天進來,她立刻問道:「問天處死了嗎?陽頂天回來了嗎?」

虛衍問天道:「魔王問天,已經被處死。但是,陽頂天尚未歸來。」

火舞祭師頓時皺起了眉頭,然後她的鼻子,忽然嗅了嗅。

虛衍問天道:「火舞,這段時間你也辛苦了,魔王問天也已經處死了。你先回協會吧,等到下一次的三族會議,再請你來。」

火舞一愕,然後點頭道:「好1

接著,她朝眾人躬身道:「那麼,告辭了。」

然後,她直接裊裊離去。

虛衍問天上前道:「這些邪魔道餘孽中,有哪些是二等邪靈者?」

秦懷玉上前道:「這上面的十幾人,都是二等邪靈者。」

虛衍問天道:「二等邪靈者,還是關押到地獄囚牢之中。」

秦懷玉一愕,然後躬身道:「是。」

娜魯也微微有些不解。

然後,幾個聖級懲罰者上前,將二等邪靈者押出,轉移到地獄囚牢之中。

……

而火舞祭師,剛剛離開了雪山城堡后,騎著一隻雪白的仙鶴,瘋了一般地朝著北邊飛去。

但是,在飛過不周山之後,她並沒有停下,而是繼續瘋狂地朝著北邊飛去,朝著撕裂空間飛去。

因為,她嗅到了一股可怕的氣息在虛衍的身上。

他和虛衍會長,實在是太熟太熟了。

而虛衍問天,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才讓她離開雪山城堡的。

她要趕去撕裂空間交界,告誡陽頂天。

虛衍走出雪山城堡的時候,頓時看到了瘋狂飛向撕裂空間的火舞。

頓時,他面色一變。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