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六九:離魂殿,西門寧寧?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過來,活生生將飄零體內的半棵元始邪靈樹奪走就是了。」 陽頂天道:「可是當時,是你主動將元始邪靈釋放出來,要強行奪舍於我,才會被娜迦霜兒所趁,奪走了元始邪靈。」 魔王問天道:「現在她有半...

bx

隨著魔王問天的落,陽頂天和虛衍會長,娜魯議長等人對視一眼,然後長長鬆了一口氣。

沒有慶祝,事不宜遲,就直接押送著魔王問天離開。

離開大殿的時候,見到裡面充滿了戒備,隨時準備戰鬥的修羅靈鷲。

她見到眾人出來,然後見到被俘虜的魔王問天。

頓時,她真的有一種三觀盡毀的感覺。

魔王問天誒,很厲害很厲害的埃

按說怎麼也應該驚天動地,大戰幾天幾夜,屍橫滿地,世界崩壞埃

怎麼就這麼幾個時辰就結束了,而且沒有一個傷亡,甚至連大殿都沒有打破。

這也太簡單了吧。

「這,這就結束了?」靈鷲上前朝陽頂天低聲道,言語中竟然帶著失落。

陽頂天一愕,然後點頭道:「對,這就結束了。」

靈鷲道:「這,這也太簡單了吧,我怎麼覺得一股不真實的感覺埃」

陽頂天道:「傻丫頭,這樣不好嗎?」

靈鷲想了一會兒,道:「還是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聖級遠征軍押著魔王問天,走出了魔京城的廢墟,然後將蛇人族俘虜也一併帶上了。

海心女王見到魔王問天的落,頓時驚駭的表情真的如同世界崩塌了一般。

魔王問天,何等的不可一世啊?

完如同天地主宰一般,就這麼落了?

這,這怎麼可能?

難道陽頂天真的代表了混沌之神?

連魔王問天都完了,那整個世界就是陽頂天的了,那她海心女王的掙扎,還有什麼意義?

海心女王的心緒極度之複雜。但魔王問天被困在能量囚牢之內,沒有半點反應,就彷彿睡著了一般。

……

幾天幾夜之後。

聖級遠征軍返回了人類國度,但是沒有在任何一個城市停留,直接進入了禁忌大陸海域的入口。

要經過頭顱大殿的時候,便是緊張的時候。

因為聖級強者用修為組成的能量囚牢。一旦進入禁忌大陸幻境,就會徹底散掉。

所以到時候,魔王問天很可能就會脫困而出。

而一旦被他脫困,再想抓住他,就難了。

於是,四個首領商議,用另外一種方式,將魔王問天代入小西天內。

虛衍會長用虛空裂火,開了一個巨大的黑暗能量之門。

然後。聖級遠征軍押著魔王問天和蛇人族俘虜,部進入黑暗世界。

然後,再由黑暗世界,進入頭顱大殿,進入小西天。

……

不知道是虛衍會長厲害,還是運氣不錯。

進入的黑暗世界,僅僅只是幾百倍的重力,距離黑暗之門也不遠。

而幾十名聖級遠征軍進入黑暗世界后。對魔王問天的能量囚牢也依舊完整。

就這樣,聖級遠征軍成功地避開了禁忌大陸幻境。通過黑暗世界中轉,進入頭顱大殿。

而此時頭顱大殿內,正是伯盧和妖紫值守。

妖紫對一切都不大關心,但是伯盧見到聖級遠征軍從黑暗之門出來,然後見到了安然恙的陽頂天,還有被俘虜的魔王問天。頓時喜出望外。

「宗主,魔王問天,落了?」伯盧顫抖嘶聲道。

「對。」陽頂天道。

頓時,伯盧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道:「那。那光明議會知道了嗎?」

陽度到將他關到地獄囚牢之後,再宣布這個消息。」

伯盧顫抖道:「那,我就在這裡等著。」

陽頂天朝他笑了笑,道:「等他被關入地獄囚牢后,我第一個就告訴你。」

然後,陽頂天和聖級遠征軍,押送著魔王問天,和蛇人族,進入小西天,前往不周山。

……

一路上,儘管忐忑擔心,但是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此時邪魔道的餘孽,和所有的邪靈武者,都已經被轉移到不周山雪山城堡的能量囚牢內了。

蛇人族的俘虜,也部關押在此處。

陽頂天和聖級遠征軍,繼續押送魔王問天,進入地獄囚牢。

來到地獄囚牢的入口。

陽頂天,娜魯,等候在這裡的妖怒二世,還有虛衍會長,分別拿出了四分之一的能量鑰匙。

然後,開了能量囚牢。

聖級遠征軍,押送著魔王問天,一步一步,進入了能量囚牢的深處。

終於,到達了深處。

這裡面,只有三個囚犯。

魔王問天,帝釋邊,靈子。

見到魔王問天的第一眼,魔后亡姬先是徹底的驚愕,然後整個人完被雷劈了一般,失去了所有的反應。

整個人都是徹底獃滯的。

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魔王問天是天地主宰,是天,是地。

怎麼可能會失敗,怎麼可能會落入陽頂天手中?

這,這難道是我的幻覺嗎?

魔后亡姬拚命地搖晃腦袋,想讓自己的精神清楚一些。

沒錯,這是事實,這不是幻覺。

然後,一口鮮血猛地噴出,魔后亡姬直接昏厥過去。

而此時,魔王問天才猛地睜開眼睛,盯著魔后亡姬。

而帝釋邊,也完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幕。

魔王問天都落了,那幽冥帝國的鬼帝問天,是不是也了?

要知道,在眾多魔王問天的分身中,黑暗帝國的問天才是主體,剩下幽冥帝國的鬼帝問天,小西天的永舍問天,可都是分身。

現在,連主體都完了。

那,那一切還有什麼希望?

「嗖嗖嗖嗖嗖……」

魔王問天轉移到地獄囚牢之內,一層一層又一層的能量壁,關上。

終於。陽頂天等人長長鬆了一口氣。

現在,就算是魔王問天恢復滿了玄氣,也法逃脫了。

當然,這個地獄囚牢,沒有任何戰鬥玄氣。

魔王問天被關押進地獄囚牢后,便盤坐起來。一動不動。

而此時魔后亡姬幽幽醒過來,爬了幾步,靠近能量壁,彷彿要距離魔王問天近一些。

然後,她就這樣痴痴地望著魔王問天,儘管他的身都籠罩在混沌帝甲之下。

魔王問天睜開眼睛,望了魔后亡姬一眼。

他在黑暗帝國的王座上呆了二百年了,所有的情感,都已經冰冷麻木了。

然而在此時。終於二百年前的那種情感知覺,漸漸湧現了上來。

「唉……」他用力嘆息一聲。

就這一句,和他平時機器人一般的聲音,有了本質的區別,已經和真正的問天有些相似了。

陽頂天本來已經不想救魔后亡姬,不想解放她的靈魂了。

但此時,陽頂天還是開口問道:「問天,有什麼辦法。可以將魔后體內的元始邪靈剝離,解放她的靈魂?」

魔王問天搖頭道:「她的靈魂。本來就是自由的,何來解放?她只不過是黑暗了,墮落了而已。」

陽頂天道:「如果,元始邪靈剝離他的軀體呢?她能夠恢復到之前的虛飄零嗎?」

魔王問天搖頭道:「我不知道。」

而此時,魔后亡姬嘶聲道:「我不需要,陽頂天。我不需要!我要和問天一起生,一起死。對於你們虛一族的那些東西,對於虛飄炎的那一套,我已經膩了。我的墮落,是我自願的。用不著你來拯救。」

陽頂天沒有理會魔后亡姬的瘋狂,而是繼續問道:「有辦法剝離魔後身上的元始邪靈嗎?」

魔后亡姬道:「有辦法啊,讓娜迦獨孤霜兒過來,活生生將飄零體內的半棵元始邪靈樹奪走就是了。」

陽頂天道:「可是當時,是你主動將元始邪靈釋放出來,要強行奪舍於我,才會被娜迦霜兒所趁,奪走了元始邪靈。」

魔王問天道:「現在她有半顆元始邪靈,而且元始邪靈本身就有強烈合二為一的。誰強,誰就可以奪走對方的半顆元始邪靈樹。」

娜迦獨孤霜兒,肯定是要比魔后亡姬強,所以她奪走魔后體內的半顆元始邪靈,是情理之中的。

只不過,元始邪靈只有半顆的時候,就如此強大。等到它合二為一的時候,究竟有多麼可怕?會有什麼後果,就完不得而知了。

娜迦霜兒有半顆元始邪靈,就夠讓陽頂天頭痛的了。如果有完整的一顆,那後果……

所以,陽頂天不得不暫時將這個念頭放在一邊。

「問天,我的岳父西門涯,中了噬魂。我的妻子東方冰凌,也中了噬魂。現在,我將他們部冰封起來了。」陽垛個噬魂功法,是你創下的,你可有解?」

「我創的?」魔王問天搖頭笑道:「它可不是我創的,我也沒有解,所以你的岳父和你的妻子,是一定要變成嗜血怪物了。」

陽頂天目光猛地一顫,道:「那,那誰有解?」

魔王問天道:「是誰創的,誰就有解。」

陽頂天道:「那這邪惡的噬魂功法,是誰創的,他和邪靈有沒有關係?」

魔王問天道:「說有關係,它們又沒有關係。說沒有關係,又有一些關係。」

陽頂天怒聲道:「你說清楚。」

魔王問天搖頭道:「說不清楚的,陽頂天。」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那這邪惡的噬魂功法,是誰創的?」

魔王問天道:「從離魂殿得到的。」

離魂殿,又是離魂殿。

祝青主偶進離魂殿,變得比強大。

毒莎女王,被隔空抓入了離魂殿,就誕下了娜迦獨孤霜兒。

歡樂宮的獨孤異人進入了離魂殿,也得到了修羅之身。

陽頂天道:「問天,難道你也進過離魂殿?」

魔王問天道:「當然,要不然我怎麼會發現元始邪靈?我怎麼會得到元始娜迦的眼睛寶石?」

頓時,陽頂天徹底的驚駭了。

魔王問天的一切,竟然也是從離魂殿得到的?

連元始邪靈如此強大的東西,都是從離魂殿得到的?

那,那這個離魂殿,究竟是什麼東西啊?

陽頂天一字一句問道:「那麼,這個離魂殿,它究竟在哪裡?」

魔王問天搖頭道:「離魂殿在哪裡?我也想要知道啊,如果你知道這個答案,記得告訴我。當然,如果我死了,也記得燒給我,得我死不瞑目啊?」

陽頂天道:「那你們是怎麼進入離魂殿的?我該怎麼進入離魂殿?」

魔王問天道:「我們都是在絕望的時刻,被指引進入離魂殿的。你想要進入離魂殿,應該很簡單埃或許,你的另外一個娜迦女人西門寧寧,就是離魂殿的使者埃」

西門寧寧是娜迦,陽頂天已經知道了。而且,她是後世代娜迦,是精神系的,在武道上的修為非常之一般,和娜迦霜兒有本質的區別。

但,但她竟然是離魂殿的使者?

而且,魔王問天用的是或許這個詞,連他自己都不太確定。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