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六三:帝釋落網!遠征魔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不知道跳進深淵邊境究竟會不會死。」 陽頂天可不敢打這個賭,幽冥鬼火雖然強大,但是深淵邊境是要吞噬整個混沌世界的東西,連邪靈都可以殺掉。幽冥鬼火想必也不在話下。 「你不想帝釋邊死,對嗎...

bx

抓捕帝釋邊很不簡單,甚至比魔后亡姬還要難一些。

因為,她不但有邪靈分身,還可以靈魂出竅。

但是十幾個聖級強者,加上移動的晶石能量陣囚牢,想必拿下帝釋邊也不難了,只要她在第一黑暗領域。

從黑暗帝國邪靈武者的口供中,當時的帝釋邊確實是跟著太子厲冥,魔后亡姬一起離開的。

陽頂天釋放虛空裂火,和十幾個聖級強者,進入了第一黑暗領域。

然後,立刻釋放出億靈妖火的數怨靈,開始搜索每一處地方。

整個第一黑暗領域,縱橫萬里,如果每一寸地搜索過去,大概也需要很長的時間。

陽頂天一路搜索,一邊朝著之前虛空裂隙綻放的地方飛去。

幾個時辰之後,陽頂天就到達了上一次虛空裂隙綻放的地方。

但是,這裡空空如也,並沒有帝釋邊的蹤跡。

然後,陽頂天繼續向前,向前搜索。

每一次,搜索百里半徑的圓形範圍。

就這樣,不斷地深入,深入。

兩千里,四千里,五千里,八千里……

十幾個時辰后,陽頂天已經搜索到了第一黑暗領域的盡頭。

前面百里處,就是深淵邊境了,通往第二黑暗領域的深淵邊境。

當然,此時僅僅搜索了第一黑暗領域的不到十分之一而已。

陽頂天感覺到了能量波動,當然他並沒有特別的興奮,因為一路來經歷過許多次能量波動了,都是第一黑暗領域上的元素生物。

用的速度,陽頂天等人飛到了第一黑暗領域的北邊盡頭,這裡是一條長長的深淵邊境。

一個絕美俏麗的雪白身影。臨淵而立。

是帝釋邊,她就站在深淵邊境上。

找到她,顯得非常的輕易埃

如果,她硬要和陽頂天等人捉迷藏的話,在茫茫的第一黑暗領域,想要抓到她是很困難了。

見到陽頂天。帝釋邊只是微微一愕,然後道:「厲冥的直覺,果然是正確的。」

陽頂天和十幾個聖級強者,立刻成為一個扇形,包圍過去。

「厲冥他死了嗎?」帝釋邊忽然問道。

「死了。」陽頂天道。

「哦,死了。」帝釋邊道,然後她並沒有問魔后亡姬有沒有死。

陽頂天等人,慢慢地靠近。

「陽頂天,其實我不想的話。你還是抓不到我的。」忽然帝釋邊道:「我只要跳下去就可以了,你大概也不想見到帝釋邊香消玉損吧。」

陽頂天一顫,腳步一慢。

帝釋邊接著道:「不過她擁有幽冥鬼火,是真正擁有不死之身的,不知道跳進深淵邊境究竟會不會死。」

陽頂天可不敢打這個賭,幽冥鬼火雖然強大,但是深淵邊境是要吞噬整個混沌世界的東西,連邪靈都可以殺掉。幽冥鬼火想必也不在話下。

「你不想帝釋邊死,對嗎?」帝釋邊忽然道。

陽侗然。」

然後。陽頂天提高了警惕,唯恐她會提出什麼過分的條件出來。

結果,她微微一笑道:「我也不想帝釋邊死,她不死,我也就不會被殺死。所以,我比魔后亡姬都要安。我束手就擒1

然後,她直接舉起手,表示自己不會有思考的反抗。

十幾個聖級強者上前,直接組成一個強大的能量囚牢,將帝釋邊困祝

然後。陽頂天等人,捉拿帝釋邊離開第一黑暗領域,返回人類國度。

……

十個時辰后!

一等邪靈帝釋邊,被押送到不周山的地獄囚牢之中。

從此,整個邪魔道,除了魔王問天之外,徹底被一打盡!

緊接著,光明議會進入了非常忙碌的進程。

要對所有的邪靈武者,極其所有的邪魔道成員,進行審判定罪。

光明議會成員提出,只要是黑暗帝國的邪靈武者,部處死,一個不留。

而且,這個提議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贊同。

唯獨,陽頂天反對。

當然,他的反對,並不是因為他優柔寡斷。

而是因為這群邪靈武者中,隱藏著一個底。

準確說,這個底在還不是邪靈武者的時候,就已經幫助過陽頂天了。

比如,在陽頂天受傷前往幽冥海療傷的時候,那個底就曾經把殺豬劍法第二階,交給了焰焰。

在那之後,又曾經向陽頂天傳遞過三次重要的情報。

后一次,就是關於帝釋邊被一等邪靈俘獲的情報。

但關鍵是,陽頂天根本不知道這個人是誰。

當然,他有懷疑四個人,一個是冷傲,一個是楊錚,一個是西門懼,一個是秋若涵。

現在,冷傲已經死了,而且就是被當作底處死的。

在陽頂天心中,他高度懷疑是西門懼。

但是,西門懼曾經差點下手殺了他。

但是,只要這個底存在於邪靈武者中,陽頂天就不能將所有的邪靈武者殺荊

……

陽頂天單獨找到了秦萬仇,道:「秦師叔,在邪靈武者中有一個我們的底,她會不會是令夫人秋若涵?」

秦萬仇皺眉,然後搖了搖頭道:「不可能,他沒有動機,他對我是真的恨之入骨。」

接著,秦萬仇道:「宗主,這個底應該是和您單線聯繫的,按說是因為您而存在的,所以是和您關係密切之人。」

陽頂天搖頭道:「我從來沒有派出過任何底在邪魔道。」

秦萬仇道:「那會是誰?」

陽頂天道:「那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秦萬仇道:「儘管他隱藏得很深,但是對光明議會卻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可見這個底的地位,並不是非常高。」

陽頂天道:「而且很奇怪,他根本就缺乏對我忠誠的原因。那麼,是什麼理由讓他在邪魔道如日中天的時候。依舊保持本心不變?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底是誰派的,聽從誰的指令。」

秦萬仇道:「現在邪魔道幾乎已經軍覆沒,就剩下魔王問天一人,他也應該表露身份了,否則就要死路一條了。」

陽頂天點頭道:「冷傲死後。我現在懷疑三個人,楊錚,西門懼,秋若涵。我會單獨和他們談話,希望找出這個人。不過一日沒有找出,就一日不能對邪靈武者大開殺戒了。」

秦萬仇點頭。

……

在小西天,一個單獨的房間內,陽頂天見到了楊錚。

當然,準確說他已經不是楊錚了。他的靈魂是楊錚之父楊雲沖!

見到陽頂天的時候,他神情一愕,冷笑道:「陽頂天,你如此惡趣味嗎?你已經大獲勝,並且是人類國度之主,而我只是一個想要謀奪雲霄城的小人物,在臨死之前,你還要來看我的笑話嗎?」

他的心緒。真的是極度複雜的。

他兩代人,為了奪回雲霄城。出賣了驚魂,受盡了一切磨難,就是想要從西門涯和陽頂天手中奪回雲霄城。

可是……陽頂天已經成為人類國度之主了,雲霄城對他來說,已經連一顆芝麻都算不上了。

這個世界上可悲的事情莫過於此,你把別人當成了大敵。結果你在對方眼裡,連一隻螻蟻都不是。

陽頂天道:「楊一臣,已經九歲了,天賦非常出色,我非常非常的喜歡。現在是我的義子,未來不排除是我的女婿。因為,他和陽沁兩小猜,青梅竹馬。未來,他會繼承日落山脈以北,延毒海峽以南的所有領地,當然還要加上一半的混亂之地。」

這話一出,楊錚面孔猛地一陣扭曲。

他們父子出賣了靈魂,人不人鬼不鬼地磨難了一生,就是為了奪回雲霄城。

結果,他們的後代楊一臣,不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一切,甚至領地足足多了一倍。

這真的是莫大的諷刺。

楊錚悲慘一笑,道:「那……那我應該說,死也瞑目了吧。」

陽頂天道:「你知道,邪靈武者中,有一個我的底,你知道是誰嗎?」

楊錚搖頭道:「我不知道,不是冷傲嗎?他已經被魔后處死了。」

陽舵的不是你嗎?如果是你,你就可以不用死了,如果是你,你可以和你的兒子團聚,甚至現在就可以進入光明議會高層,執掌雲霄城和混亂之地。」

楊錚一陣苦笑,道:「我如果說是我,那我應該怎麼證明?」

陽侗日,底向我秘密通報了帝釋邊已經被一等邪靈俘虜一事,他是如何在黑暗帝國中,神不知鬼不覺將情報傳給我的?」

楊錚凄涼一笑,擺手道:「我倒是想要承認那是我,可是我回答不上來,冒領不了的。」

陽頂天點了點頭,揮揮手道:「把他送回囚室,用能量衝擊,摧毀他的這段記憶。」

「是1兩個半聖級強者上前,將楊錚帶走。

……

第二個,陽頂天見面的是西門懼。

見到陽頂天後,他仔仔細細地看著陽頂天好一會兒,然後低下頭,什麼也不說。

這個人,從陽頂天還是見習武者,就開始和他做對了。

接下來,他不知道投靠過多少主人了。

他投靠一個主人,那個主人就會完蛋。

所以,此人比的盧馬還要不詳埃

從秦少白,到楊岩,到秦七七,到寧鳴,到祝青主,到靈鷲宮,到吳幽冥,到厲冥!

他前後,換了近十個主子了。

陽頂天道:「西門懼,你現在想說的話,是什麼?」

西門懼抬起頭,望著陽頂天的眼睛道:「一切還沒有結束,你別以為你贏了,魔王問天會將你送入地獄的。你現在就想要在我面前慶祝勝利,也未太早,太心急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在邪靈武者中。有一個我的底。曾經在黑暗帝國中,神不知鬼不覺地將帝釋邊魔化的情報傳遞給我,你知道這個底是誰嗎?」

西門懼冷笑道:「不是冷傲嗎?已經被處死了。」

陽頂天道:「可是,我懷疑那個人是你埃如果是你,你不但不用死,還有大功。會受到光明議會的重用。」

西門懼攤了攤手道:「好,我承認了,那個是我。」

陽頂天道:「那你告訴我,你是通過什麼手段,把這個情報傳出來的?」

西門懼冥思苦想了好一會兒,搖頭不語。

然後,他忽然道:「陽頂天,我知道,貓抓到老鼠之後。不會立刻咬死吃掉,會玩弄一陣子。如果你玩夠了,就給我一個痛吧。要麼,索性你別殺我,讓我親眼見到魔王陛下歸來,將你送入地獄。」

陽頂天點了點頭,揮揮手。

兩個半聖級強者,將他帶走。去用能量暴力摧毀掉這段記憶。

此時,妖怒二世進來。道:「為何不用精神術士,直接讀取記憶?」

陽頂天道:「首先,記憶繁雜,想要找到相關記憶何等之難。關鍵的是,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邪靈能量,任何進入他們大腦的人。都會被邪靈能量污染,非但得不到真實信息,甚至還可能被邪靈俘虜,所以不能冒這個巨大的風險。」

妖怒二世道:「真是奇怪,現在你已經大獲勝了。那個底。已經失去了繼續潛伏的意義了,為何還不主動暴露,成為有功之臣,反而繼續隱藏呢?」

陽頂天搖頭,也表示不解。

……

接下來,陽頂天見到了后一個人。

依舊美艷動人的秋若涵。

不過,就算有二等邪靈,秋若涵此時也顯得憔悴比,臉色蒼白了。

甚至,她大大的美眸中,也充滿了血絲。

她在飽受著思想和能量的雙重摺磨。

本來,按照她的想法,擁有二等邪靈之後,修為暴漲。

然後滅世大戰爆發后,黑暗帝國會輕而易舉擊敗光明議會,她們這些高級邪靈武者,就會成為魔王問天統治天下的臂膀。

而魔后亡姬,也確實向她提過。

滅世大戰結束后,會把秋水劍派領地,還有一半的西北秦城領地,部交給他秋若涵統治。

所以,秋若涵時刻不幻想著有一天,她的丈夫秦萬仇跪在他的面前,請求她的原諒。

然後,秋若涵會一腳踩在秦萬仇和秦懷玉的頭上,告訴秦萬仇你之前瞎了眼睛,現在是否後悔了。

秦萬仇表示後悔了之後,她會大方地繼續讓秦萬仇成為自己的男寵。

然後,兩人依舊是一對。

只不過,關係調換了過來,她成為了主人。

但是隨著邪魔道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她的美夢破滅了。

終,大部分時間內,她和其他的邪靈武者一樣,被囚禁在黑暗帝國之內不見天日,也看不到希望。

而且,二等邪靈產生的吞噬,瘋狂地折磨著她們,可是又得不到滿足。

所以現在的秋若涵,真的有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當她再一次見到陽頂天的時候,她先是露出了刻骨的恨意。

然後,她膝蓋一軟,再也忍不住,跪了下來。

「陽宗主,我錯了,我錯了,放過我,放過我……」

然後,她就抱著陽頂天的雙腿大聲哭泣。

「看在我是秦萬仇妻子的份上,饒過我吧,我願意判出邪魔道,我願意和他重開始,我願意給他為奴為婢,不要殺我……」

陽頂天雙腿被她抱著,本來想要開口問,她是不是那個底。

但是現在看來,已經不用問了,她肯定不是的。

於是,陽頂天什麼都沒有問,直接揮了揮手。

頓時,兩個半聖級強者過來,將她帶走。

秋若涵彷彿瘋魔了一般,拚命抱著陽頂天雙腿不放,嘶聲道:「陽宗主,別殺我,別殺我……求求你看在秦萬仇的面子上,你轉告他,我願意給他為奴為婢,我錯了,我錯了……別殺我1

她還以為,這就要被帶去處死了。

……

接下來,陽頂天給每一個邪靈武者,都發了一張問卷,讓他們填寫,想要找出那個底。

然而,依舊毫所獲。

儘管,裡面一千多人都拚命承認自己是那個底。

但是,他們的答案,沒有一個人答對。

於是,耗了許多晶石能量,暴力洗掉了他們腦子裡面的這段記憶。

尋找出這個底的行動,就暫時告一段落了。

對方彷彿依舊不準備暴露自己的身份,哪怕馬上就要被處死了。

陽頂天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現在明明都已經大獲勝了,為何那個底還不現身。

他這樣潛伏著,已經毫意義了埃

而且,很有可能被集體處死的。

他一旦現身,就是大功臣啊,不但可以活命,而且還可以賦予重任。

身上有邪靈能量,根本不是問題,陽頂天的妻子武莫織就擁有三等邪靈。

甚至陽頂天身邊,連二等邪靈都有。

真是一個讓人奇怪的謎題。

陽頂天還非常之好奇,這個底到底是誰派的,總之不是他陽頂天埃

於是,這批邪靈武者,暫時一個都不殺。

當然,這幾千個邪靈武者,要一一辨明罪責,終審判,還要很長的時間了。

目前重要的,還是將魔王問天徹底消滅。

……

在帝釋邊被抓捕后第三天!

聖級遠征軍的首領和重要成員,再次開了一次會議。

這次會議只有一個,魔王問天究竟在哪裡,要去哪裡追殺魔王問天。

遠征的目的地在哪裡?

雖然很多人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但是終,人魚女王紫羅蘭的意見,一錘定音。

在海底!去海底。

因為她的思維和娜迦獨孤霜兒近。

她給出的原因非常簡單,因為娜迦獨孤霜兒在蛻變的時候,會充滿了不安,所以會本能去尋找安的地方。

所以,她會去舊娜迦帝國,不濟也是上古海蛇帝國。

一旦想通這一點,毒莎女王會紉娜迦霜兒,魔王問天很可能也會去。

於是,聖級遠征軍決定,前往海底世界,追殺魔王問天,並且找尋娜迦獨孤霜兒!

……

註:五千字大章,今天就一了,抱歉啊!

今天一的原因是,我這邊颱風過境了,所以天氣很好。

世界那麼大,我忽然想下樓逛逛,去一公裡外的商業圈逛逛,已經很久沒有下樓了。

然後,我就去了,去看看發布的手機,去吃了肥腸米粉。

回來后開始碼字,已經九點了。

謝謝大家!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