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一四九:佔有冰凌!厲冥命運!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7-05 21:21  |  字數:3714字

bx

掀開了冰凌的蓋頭,儘管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陽頂天還是內心猛地一陣顫慄。

真是美麗到了極點啊。

尤其現在的冰凌,在冷若冰霜中,已經深入了蝕骨的溫柔,甚至隱隱中還有一股迷人的嬌媚。

這是真正的人比花嬌啊。

尤其是她身上釋放出來的那種香味,完讓人沉醉和迷離啊。

陽頂天舔了舔舌頭,輕輕捏住她的下巴,輕輕吻上她紅艷誘人的香唇。

上面的脂粉,是直接用花瓣製成的,帶著一股自然的香甜。

她的小嘴,柔軟滑膩得彷彿要融化一般。

親吻上去,那種香甜的滋味,真的讓人迷離萬千。

主動伸出舌頭的,依舊是冰凌。

大膽,卻生澀,就只是送上來。

陽頂天輕輕含住,然後一陣吮吸。

「嗯……」冰凌喉嚨和鼻子發出一陣低吟,然後整個嬌軀一顫,就彷彿要融化了一般。

整個嬌軀,加地芳香迷人。

陽頂天伸手進入她的紅色喜裙之內,在她嬌嫩滑玉的嬌軀上游弋著。

彷彿是等待得太久了,冰凌身上的每一處地方,都變得尤其的敏感≧。

陽頂天妹觸碰到一處地方,她就彷彿觸電一般。

所以,當他的手離開胸前玉脂一直往下,剛剛觸碰到核心要害的時候。

她的整個嬌軀,就開始一陣陣打擺子顫抖。

咬著牙齒,發出某種誘人的聲音,足足兩分鐘後,如同一灘水一般軟在陽頂天懷中。

而陽頂天,則完感覺到手掌中的泛濫。

她。真的很不中用啊,還沒有開始呢,就跌宕成這樣子了。

如同缺水金魚一般大口喘息著,甚至伸出舌頭,舔舐自己的嘴唇。

休息了幾分鐘後,冰凌脫掉修長的喜裙。輕輕趴在陽頂天身上,嬌聲道:「師兄,接下來我來侍候你吧。」

然後,輕輕坐在陽頂天腰上,俯下嬌軀輕吻著,輕輕解開了陽頂天的衣衫。

片刻之後,兩人身上已經毫寸縷了。

而此時的冰凌,嬌嫩如軟玉的嬌軀,已經再次沒有一點力氣了。

她輕輕翻轉。躺在下面,雙手輕輕抱上陽頂天的後背,低聲道:「師兄,你來吧,擁有我吧!」

……

第一黑暗領域的深淵邊境邊上。

東離在被扔進深淵邊境的瞬間,整個身體幾乎瞬間融化,灰飛煙滅了。

從腳,到腿。到身體,後才是面孔和腦域。

哪怕到死。東離也完不敢置信,太子厲冥會那麼做,他竟然真的殺了自己。

他怎麼敢?他怎麼敢?

沒有虛空裂火,所有人都會被困在這裡的。

魔後亡姬走到太子厲冥的身邊,感覺到厲冥是前所未有的激動,整個身體都在顫抖。甚至是顫慄。

就這樣,他看著東離活生生死在自己的面前。

「魔後,我沒有任何把握,但是我就是想這麼做……」太子厲冥顫抖道:「很可能,我們就會被困在這裡。永遠都法離開。理智的話,我絕對不應該那樣做的,但是……但是我就是想要這麼做。」

魔後亡姬知道,太子厲冥也陷入了自己的兩次大戰失敗後的那種狀態了。

從智慧,算余策到失態,甚至瘋魔,甚至失去了理智。

關於虛空裂火,太子厲冥和魔後亡姬,一點都不比陽頂天知道得多。

所以,太子厲冥也僅僅只是猜測,東離扔進深淵邊境後,可能會將虛空裂火提煉出來。

而且,這裡的深淵邊境是很低級的,根本不是黑暗世界誕生虛空裂火的地方。

所以,就算殺死東離,提煉出虛空裂火的可能性就低了。

理智的厲冥,絕對絕對不應該殺死東離的,至少應該等到打通了小西天后再做。

但是,他忍不住了。

他已經不想理智了,就在不久之前,他剛剛把自己心愛的女人送了出去,送給了陽頂天。

這絕對是世界上大的恥辱,親手把心愛的女人,送給自己的敵人。

他萬般不想,不能殺死東離,但是他這樣做了。

……

然後,太子厲冥就坐在深淵邊境邊上。

魔後亡姬陪著她坐了下來。

厲冥道:「魔後,如果提煉不出虛空裂火,我們很有可能就會被困在這裡一輩子了。」

「不會的。」魔後亡姬道:「如果永舍有足夠的默契,他會主動穿過虛空裂隙,來見我們的。」

厲冥點了點頭,然後陷入了沉默。

深淵邊境內,沒有一點點反應。

東離體內的虛空裂火,就彷彿消失得影蹤了一般。

太子厲冥忽然道:「魔後,您說我們會不會輸?」

魔後亡姬搖頭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打通了小西天之後,陽頂天和他的光明議會就完了。我們僅僅只是為魔王陛下完成一些閑事,一旦等到他回歸,那一切的一切,都變得所謂了,他足夠碾壓一切。」

太子厲冥忽然道:「魔後,魔王陛下的離開,使得我們陷入了巨大的被動甚至是羞辱。您埋怨他嗎?」

魔後亡姬點點頭道:「曾經埋怨過,但是他在黑暗王座上已經二百年了,冰冷情的人才是魔王。」

太子厲冥面孔微微一陣抽搐,道:「對自己心愛女人下毒手,才是真正的冰冷情啊。」

而就在此時,深淵邊境忽然有了變化。

一點一點,整個深淵邊境變得透明起來。

虛空裂火,化成了數的碎片,凈化了整個深淵邊境,使得看上去像是一塊完整的水晶一般。

然後,這些亮芒還是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