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四八:冰凌洞房!東離之死!(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東離道:「那個時候,你我兄弟還沒有交心。此時我渾身熱血沸騰,就想要為聖殿的事業做出更大的貢獻。當然,也不需要現在就去幫我突破聖級,等我打通了虛空裂隙,進入小西天之後再幫我突破聖級也可以。當然,請太子和...

當東方冰凌抱住女兒的時候,東方冰凌還好,甚至還有些稍稍的不自然。

而東方涅滅,則已經完全崩潰了。

整個人,已經不僅僅是哭泣,甚至是慟哭了。

無盡的想念,無盡的愧疚,都在這種慟哭中釋放出來。

儘管上一次,東方涅滅甚至為了光明議會的利益,勸陽頂天拒絕用東離交換東方冰凌。

但,這是他唯一的女兒,唯一的骨肉。

當東方涅滅做上陰陽宗主的時候,確實雄心萬丈,行走整個世界,要找出這個世界的終極真相。對女兒的感情,對妻子的感情,確實沒有深刻入骨。

然而,當他被囚禁在千米冰天雪地之下十年。

這種情感的支撐,入骨入髓!

當一個人陷入徹底孤獨的時候,感情就會成為唯一的強大寄託。

東方冰凌如此,東方涅滅也是如此。

所以久久以來,東方涅滅對女兒的思念越深,愧疚越深。

除了陽頂天,東方冰凌長大后還沒有被任何一個男人抱過。此時抱著她的儘管是自己的親生父親,所以她還是有些不自然。

但是,聽到他充滿無限愧疚和情感的慟哭后,冰凌感覺到內心的很多東西都在瓦解,眼睛一陣酸澀,淚水滑落,也緊緊抱住了自己的父親。

……

良久之後,東方涅滅才鬆開了自己的女兒。

此時的他,彷彿換了一個人一般,整個神情徹底鬆開了,連眼神都帶著輕快了。

他在感情和精神上,終於徹底解放了。

他的女兒回來了,在之前雖然他什麼都沒有做,但是精神永遠帶著一個枷鎖。

陽頂天道:「師娘還在幽冥海嗎?」

「對。」東方涅滅道。

陽頂天道:「冰凌想要在晚上進行一個簡單的拜堂成親,所以我去把師娘接過來吧。」

東方涅滅一攔道:「還是我去吧。」

然後,他直接走了出去,連腳步都是帶著風的。

其實,東方涅滅回歸之後,和妻子也一直是聚少離多的,更加從未過身體上的親密。

首先,因為他的身體不屬於自己,是冷青塵師兄的。

當然,不管是他還是師娘,早就對那方面的親密沒有多少慾望了。

可是,在精神和感情上,東方涅滅和師娘和一直處於相對疏離的狀態。

不是因為其他,就是因為東方冰凌。

東方涅滅一直覺得愧疚,讓女兒落入邪魔道之手,所以無顏面對自己的妻子。

從今以後,他們夫妻就可以毫無隔閡了。

……

東方涅滅是騎著魔鷲王阿爪去幽冥海的,速度快到了極致,所以僅僅幾個時辰后,就帶著師娘回來了。

而此時,雲霄城內已經布置完畢了。

雖然簡單,但是也一片喜慶,到處都掛滿了紅燈籠,貼滿了紅色的對聯和喜字。

這是陽頂天完全按照地球古代成親的方式布置的。

聽到東方冰凌歸來,而且要拜堂成親的消息。焰焰和孩子們,瘋一般地要回來,要鬧洞房。

尤其是焰焰,非常非常非常地想要回來。

但還是被東方涅滅勸住了,儘管邪魔道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突襲雲霄城,但還是不要冒任何的風險。

以後反正成為一家人了,也不在這一時。

焰焰等人,只能悻悻作罷。

師傅師娘都到期了,那麼晚上的拜堂就可以開始了。

剛好秦萬仇,也剛剛飛到雲霄城要彙報重要事務,於是剛好充當陽頂天一方的長輩。

然後,陽頂天被推進去洗了澡,換上了全新的大紅新郎錦衣。

而師娘降落雲霄城,還來不及抱著女兒痛哭,就進房內給冰凌化妝打扮了。

因為,地球時間十二點很快就要過去了,拜堂最好是要在上半夜進行的。

終於,一切準備完畢的時候,也已經快到了半夜了。

賓客雖然不多,但是也將整個城堡大廳擠得滿滿的。

甚至,還有許多小孩子,滿地撿糖,到處歡呼。

真可惜,陽頂天自己的寶寶們在幽冥海不能來,否則就更熱鬧,更有意思了。

師娘在給冰凌化妝的時候,發現女兒晶瑩如玉的耳朵一直用力豎著,聽著外面熱鬧的聲音,還有小孩的稚嫩的叫聲。

之前的東方冰凌是非常喜歡安靜的,很討厭熱鬧和嘈雜。

而此時,外面喧鬧的聲音,她彷彿聽不夠一般。

師娘不由得一笑,這樣的冰凌才多了人味,頓時不由得笑道:「這些年,雖然你們都不在我身邊,但確實我最快樂幸福的時候了。每天眼睛一睜開,那些個寶貝們就爬上你的床,嘰嘰嘎嘎的笑。不過眼看這些孩子們一個個都大了,所以接下來看你了。」

冰凌柔聲道:「嗯,我一定多生幾個寶寶給您帶。」

聽到女兒說出這句話,師娘不由得一愕,然後她美麗的面孔也蕩漾開來。

終於在歡快的奏樂中,拜堂的典禮開始了。

……

陽頂天穿著新郎裝,在門口等候。

而師傅,師娘,還有秦萬仇等長輩,已經做好。

很快,有一個喜娘,牽著紅蓋頭新娘,款款而來。

陽頂天看到這個喜娘,也不由得一愕,這是雲君奴來著。

而且,她這一身打扮,也新娘也沒有什麼區別了,甚至還帶著鳳冠,就是沒有罩蓋頭了。

冰靈帶著蓋頭,裊裊地走進大堂之內。

「吉時已到,拜堂開始1所以禮儀的西門烈大聲道。

陽頂天上前,和冰凌抓著一條絲綢繡球。

「一拜天地。」

陽頂天和冰凌二人,朝著門外的天地跪拜。

「二拜高堂。」

兩個人,轉身跪拜大殿頂上的長輩。

「夫妻對拜1

陽頂天和冰凌,互相對拜。

「禮畢,送入洞房1

然後,一群人起鬨著將陽頂天二人,送進了城堡上的洞房之中。

接著,冰凌就蓋著蓋頭,坐在洞房內的花床上等候。

而陽頂天,還要從洞房出來,陪著客人喝酒。

一直喝了差不多一個時辰,陽頂天沒有可以用玄氣解酒,所以喝得醉醉醺醺的,帶著輕飄飄的步子,進入了洞房。

冰凌,依舊靜靜地等候在這裡。

陽頂天沒有掀開蓋頭,伸手進入捏住她的下巴,輕輕一抬。

冰凌仰起頭。

「師妹,我們該洞房了。」陽頂天道。

「嗯,我已經等很久了。」冰凌柔聲道。

陽頂天掀開蓋頭,頓時露出一張艷麗不可方物的臉。

……

邪魔道六人,來到了冰天雪地的盡頭,眼前就是深淵邊境!

太子厲冥深深地望著東離,現在是需要用到虛空裂火的時候了,是需要東離表現的時候了。

東離釋放出虛空裂火,黑白雙火開始交融,成為透明的火焰。

透明的虛空裂火飛入深淵邊境,開始不斷地分裂。

一成二,二成四……

最後,整個深淵邊境,全部被虛空裂火充斥,變成了透明的水晶一般。

「過去吧。」東離道。

無靈子先跳進深淵邊境中。

然後是無道子。

接下來,是帝釋邊。

然後是太子厲冥。

可以說,如果現在東離要害死厲冥,非常簡單,只要停止輸入玄氣,收回虛空裂火就可以了,深淵邊境會直接將太子厲冥撕成碎片,灰飛煙滅的。

但是,東離沒有這樣做。

最後只剩下魔后亡姬一人了。

「走吧。」魔后亡姬道。

東離點了點頭,兩個人跳進被虛空裂火精華的深淵邊境之中。

然後,如同時空穿梭一般。

所有人,都穿過了深淵邊境,進入了第一黑暗領域。

太子厲冥躬身朝東離行禮道:「兄長,有勞了。」

東離道:「別忘記了,我也是萬滅神殿的一部分,也是魔王陛下的義子。」

太子厲冥道:「對,我們都是魔王的義子,我們要團結一心,打敗陽頂天1

魔后亡姬道:「走吧,我們開始尋找虛空裂隙的方位吧。」

「是。」太子厲冥道。

然後,邪魔道六人,開始根據地圖,開始在第一黑暗領域尋找即將綻放的那個黑暗裂隙方向。

太子厲冥,始終和東離走在一起,寒暄著,聊天著,彷彿真的兄弟一般。

說來,這許多年來,兩個人還真的從來沒有認真交流過。

兩個人越說越深入,越說越動情。

太子厲冥嘆息道:「兄長,這是我們聊得最盡興的一次。很多時候,誤會就是因為缺乏交流而導致的。唉,真可惜幽冥不在。如果,我們足夠和他進行交流,或許他不會做出那樣選擇的。」

東離道:「沒錯,他是我們三人中最聰明的一個,所以也容得想得太多。如果之前我們足夠和他交心,他不會做出那樣的蠢事。」

厲冥道:「所以兄長,以後不管你有什麼心事,都要和我交流,都要和我說,我們兄弟兩人,不能再產生隔閡了。」

東離用力地點點頭道:「陛下的義子,就只剩下我們二人了。從今以後,我一定會好好輔佐魔王陛下。而等到陛下將一切交給太子您繼承后,我也一定會好好的輔佐你。」

太子厲冥握住東離的手道:「不,你我都是一樣的,都是魔王陛下的義子,都擁有一樣的繼承權。而且,魔王陛下不死不滅,日後會成為新的混沌之神,所以我們永生永世,都會效忠他,輔佐他。」

東離道:「那也是以太子為主,我為輔。這點,只要分清楚的,分不清楚,以後就會產生誤會和麻煩。所以,你是主,我是從,這一點是絕對不能改變的。從今天開始,我一定會服從太子閣下的命令,因為我相信魔王陛下立你為太子,一定有他的原因。」

太子厲冥深深地盯著東離,面孔抽搐動情,握住東離雙手道:「從今以後,我們就是親生兄弟,骨肉相連。」

「對,親生兄弟,骨肉相連,團結一心,打敗陽頂天。」東離也緊握太子厲冥的雙手。

然後,東離彷彿表現得有些欲言又止。

太子厲冥關切道:「兄長,你有什麼話想說的,就說出來吧。」

東離猶豫了片刻,張了張嘴,然後道:「太子,您對東方冰凌,不是非常之愛慕嗎?為何就這樣交給陽頂天了,你甘心嗎?」

太子厲冥目光露出一絲痛苦,嘆息一聲,搖了搖頭,沒有回答。

然後兩個人陷入了短暫的寂靜。

忽然,太子厲冥道:「兄長,你欲言又止的,不是這件事情吧。」

東離尷尬笑了笑,然後道:「兄長,我們打通了小西天之後,陽頂天和光明議會,就徹底完了是嗎?」

太子厲冥道:「當然,永舍義父手中,掌握著超過四十名聖級強者,無數的半聖級強者。只要進入人類國度,可以輕而易舉,將光明議會一網打盡,將陽頂天徹底俘虜。所以,關鍵就是打通小西天,兄長你的任務,就至關重要了。」

「這是我的責任和使命。」東離道。

太子厲冥道:「兄長,您想說的,也不是這個吧。」

東離稍稍為難,道:「等到陽頂天徹底完了之後,能不能把靈鷲交給我?這個賤人,我恨之入骨,一定要將她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當然可以。」太子厲冥道:「而且,靈鷲他本來就是屬於兄長的女人。」

「那,我再次先拜謝了。」東離誇張地行了一禮。

太子厲冥挽起他道:「兄長,你內心想說的,也不是這件事情吧,大膽地說出來。」

東離道:「我,我實在有些難以啟齒。」

太子厲冥握住他的手,動情道:「你我是親兄弟,共為一體,有什麼事情不能說的,只要我能做到,一定赴湯蹈火。」

東離道:「太子,接下來我的虛空裂火,就要承擔重要之責任,不但是打通小西天之路。而且未來可能還要前往第二,第三黑暗領域。所以我的修為就變得尤為重要,我之前就是因為修為太低,所以才成為陽頂天的俘虜。所以,我覺得如果,我突破了聖級強者,那麼對萬萬滅神殿的貢獻,會更加大1

頓時,太子厲冥的面孔凝固,接著苦澀笑道:「兄長,您,您想突破聖級?」

東離望著太子厲冥的面孔道:「是的,我覺得這樣對萬滅聖殿的事業,非常重要。而且,幽冥帝國的那些半聖,聖級亡靈,完全可以輕而易舉達到這一點。」

太子厲冥面色露出痛苦之情,面色微微一陣抽搐,道:「兄長,可是那些亡靈君主,亡靈領主,未來鬼帝問天義父,有大用的埃」

東離道:「讓我突破聖級,大概也用不完吧。」

太子厲冥道:「那,在幽冥帝國的時候,兄長為何不提呢?」

東離道:「那個時候,你我兄弟還沒有交心。此時我渾身熱血沸騰,就想要為聖殿的事業做出更大的貢獻。當然,也不需要現在就去幫我突破聖級,等我打通了虛空裂隙,進入小西天之後再幫我突破聖級也可以。當然,請太子和魔后,立一個誓言就可以了。」

東離為何現在才提,因為已經進入第一黑暗領域了,沒有東離,這些邪魔道就再也回不了人類國度了。

他變得不可替代,是眾人的救世主了。

太子厲冥面孔一陣陣抽搐,露出痛苦的神情。

「兄長,抱歉了。」太子厲冥道,然後猛地一揮手。

頓時,無道子和無靈子猛地撲上來,直接將東離壓祝

魔后亡姬上前,拿出半棵邪靈樹,將屬於東離的那一株按滅。

然後,她伸手進入東離的體內,活生生將他體內的一等邪靈抽出來。

一等邪靈的光芒,從氣海,心臟,玄脈,腦域被一絲絲剝離,一寸寸剝離。

東離嘶聲大吼:「放掉我,放了我。我身上有虛空裂火,沒有我,你們誰也出不去,你們就永遠被禁錮在這裡了。」

東離的一等邪靈,完全被剝離出來。

然後,太子厲冥猛地揪住他的身體,朝深淵邊境衝去。

東離駭然大吼道:「我有虛空裂火,我有虛空裂火,你們不能殺我,你們不敢殺我。」

很快,太子厲冥拽著東離,重新回到了深淵邊境上。

東離面孔扭曲道:「我知道你在嚇唬我,你在恐嚇我。但是抱歉,我不能死的,我體內的虛空裂火沒法轉移的。沒有我,你們打通不了小西天,沒有我,你們會永遠被禁錮在這裡。所以,我要突破聖級強者,我不願意被你騎在身上,我要成為邪魔道的第一人。」

太子厲冥面孔抽搐道:「兄長,我已經足夠忍讓了,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為何你還要如此?」

「哈哈哈,能力越大,權力越大。」東離嘶聲道:「我現在成為最重要的那個人了,為何不能突破聖級?連無靈子都可以,我為什麼不可能?哈哈哈1

太子厲冥高高將東離舉起,道:「非常抱歉,東離,我給過你機會了,是你不珍稀,是你辜負了我們。」

「哈哈哈。」東離大笑道:「你不敢,你不敢,你不敢殺我,你只是在做戲,哈哈哈!我是最重要的那個人了,我是不能死的。」

太子厲冥閉上眼睛,猛地將東離扔到深淵邊境之中。

「礙…」東離發出凄厲的慘嚎。

……

註:五千字大章,拜求票票啊!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