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三八:處死永舍問天!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而是周圍的一切,已經全部進入了精神幻境之內。 不管是拒絕還是同意,在場所有人,全部進入了兩個精神祭師的幻境之內。 整個天地,一變黑暗。 只有一道光芒,猛地注入永舍問天的雙眸。<...

進入城堡之後,陽頂天一行人飛到了不周山中。

此時,八名懲罰者,還有四大族長,全部都在城堡之中等候。甚至永舍問天,也被囚禁在城堡的能量陣之中。

因為,大祭師協會基本上是拒絕任何人到訪的。

陽頂天拿出令牌,開啟了大祭師協會的山門。

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原來山門之上真的有一個雕琢的銀龍埃

然後,上面真的寫著四個大字,銀龍聖殿。

不過,這上面的銀龍,雕工很一般埃

而銀龍聖殿四個大字,也根本就是就是直接用刀子刻出來的。

你們這群大祭師協會,能認真一點嗎?幸好四大族長沒有進來,否則真的要毀三觀了。

妖怒二世心中也會大罵,奶奶的,這就是所謂的銀龍聖殿啊,連一個村長的洞府都不如埃這還是整個小西天的信仰呢,跟你們合作,完全是坑爹埃

陽頂天進入大廳之內,發現不是空空如也。

這裡面,竟然坐著四個人。

一個火舞,一個大祭師協會會長虛衍,還有另外兩個比較陌生的祭師,一男一女,都是瘦骨嶙峋,一個不語族,一個妖狐族。這麼瘦,一看就知道是精神系的。

火舞雖然非常隨意地把不周山令,還有銀龍裁判長,抓捕調查令都給了陽頂天。但實際上,她還是非常緊張的。

從陽頂天離開不久之後,她就喚醒了會長虛衍,將一切事情告知。

會長虛衍無奈,你都把事情做了,再徵求我意見,這不是先斬後奏嗎。

但是,火舞既然已經把事情做了,會長虛衍也沒有辦法,就只能。

所以,四個人就這樣坐在大廳裡面等待結果。

希望,能有一個比較順利的結果,希望不要真的開戰埃

到了真要開戰的地步,那就麻煩了,死傷無數不多。大祭師協會的研究,也算是徹底中斷了。

所以,四個人就一直在這裡等。

陽頂天進來時,火舞立刻站起道:「結果如何?」

陽頂天躬身道:「一切順利。」

頓時,不止是火舞,還有虛衍,全部鬆了一口氣。

這次的事情,真是麻桿打狼兩頭怕埃

小西天那邊,害怕不周山。

而不周山這邊,又何嘗不怕小西天埃

竟然一切順利,那真是不錯的結果。

陽頂天於是將整個過程,完完整整說了一遍。

火舞和虛衍頓時驚詫不已,陽頂天選擇了一條最出色的道路完成了這個任務埃

是真正的四兩撥千斤,不過歸根結底還是火舞一開始定下的方針正確,先找妖厲,一切就好辦了。

陽頂天接著躬紹子大膽,和妖怒二世談判,許多答應了不少事情。」

火舞想了一會兒道:「總之就是三件事情對嗎?第一件,讓娜魯做代理議長,並且下一屆推舉姬雅做議長。第二件,讓半神後裔妖陽長大后,進入大祭師協會學習。第三件,姬雅議長任期結束后,冊封姬雅為聖女對嗎?」

陽頂天道:「是的。」

火舞道:「這三件事情,算不得什麼。娜魯的事情,我們管不了。讓半神後裔進入銀龍聖殿學習,本來就是我們自己的意志。至於冊封姬雅作為一個虛名聖女,又不用進銀龍聖殿,簡單得狠。」

陽頂天道:「您不在意妖怒二世利用銀龍聖殿的名義,對小西天進行統一嗎?」

火舞搖頭道:「小西天是統一,還是分裂,與不周山無關,我們不關注的。」

陽頂天道:「還有一件事情,至關重要。不過,已經和永舍問天一事無關。」

火舞道:「說。」

陽頂天道:「彌竹祭師果然沒有死,他研究黑暗虛空能量的時候,被污染了,已經墮落。此時,正率領著被銀龍聖殿流放的祭師,遊盪在整個小西天。唯一的事情就是等待黑暗裂隙綻放,然後去吞噬那裡的能量。已經完全上癮,欲罷不能。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們和永舍問天才勾結在一起,因為永舍問天的虛空裂火,可以讓他們進入黑暗裂隙深處。而我,為了組織彌竹為了搶奪永舍問天而對我們下手廝殺,所以已經答應他,我的虛空裂火,可以為他們服務。」

頓時,虛衍和火舞都暫時陷入了沉默。

雖然銀龍聖殿很少會流放成員,在大祭師協會內,只要你成為了成員。那你在裡面不管做什麼,是偷懶啊,還是談戀愛啊,都不要緊。

只有兩條不能違背,第一條,沾染小西天的權力。第二條,進行邪惡研究,對整個世界進行毀壞。

只要違背這兩條,就會被流放,最嚴重的甚至會被處死。

虛衍和火舞,閉上眼睛沉默良久,一下子也找不到如何對付這群黑暗流浪者的辦法。

不管是抓捕,還是處死,都有些無能為力。

因為這股武道力量,太強大了。

幾千年來,大祭師協會流放出去的祭師,都已經集結在彌竹身邊了。

虛衍嘆息道:「先暫時這樣吧,這群流浪者的事情,以後再進行商議1

就單從這句話,虛衍此人不願意多事的性格,就顯露無遺。

「好了,那我們去一趟城堡,處理永舍問天一事吧。」火舞道。

然後,四個人離開了不周山,飛向了邊界城堡。

……

見到大祭師協會會長虛衍,所有人整齊拜下。

「拜見殿主1

不僅僅是所有的懲罰者,還有四大族長,也全部跪下。

虛衍此人,在小西天貴族的名聲,是非常悠遠崇高的。

因為,幾乎他的年紀已經和小西天的歷史一樣長了。當妖狐族還是一群狐狸的時候,他已經是一個智慧強大的不語族了。

所以,這幾乎是一個祖宗氏的人物。

不管是妖怒二世,還是妖厲二世,都聽到過他的傳說。

他算是小西天文明的奠基者之一。

虛衍坐下,點了點頭,道:「影戈族的妖怒二世。」

「是,弟子在。」妖怒二世叩首到底。

虛衍道:「銀龍裁判長和你談判的一切事情,都是我們銀龍聖殿的意志,是有效的。」

「是,多謝祖宗。」妖怒而是額頭貼地道。

虛衍道:「那麼,對永舍問天的辨明真身,開始吧1

頓時,他身邊的兩名精神系祭師躬身道:「是。」

……

此時,永舍問天已經醒來,雖然被困在了能量陣之內,卻已經恢復了說話的能力了。

「陽頂天,不要偽裝什麼銀龍裁判長了,我知道那就是你。」永舍問天厲聲道:「你就是利用了妖厲的愚蠢,妖怒二世的貪婪,趕我下台,你只是利用他們,公報私仇。」

妖厲聽到這句話,果然面色一變,目光如電一般,朝陽頂天射來。

火舞淡淡道:「陽頂天乃虛無飄炎之唯一嫡傳弟子,同樣也是我們大祭師協會成員,銀龍聖殿成員。他的銀龍裁判長一位,是我們委任的。抓捕你,也是我們銀龍聖殿的意志,和他的身份何干?」

這話一出,永舍問天頓時啞口無言。

人家銀龍聖殿,願意為陽頂天的一切背書,那就什麼用處都沒有了。

總不能因為陽頂天是人類,就不讓他進入大祭師協會吧,可從來沒有這一點的。

永舍問天目光一轉,然後冷笑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個女人早就被陽頂天征服了。她可以讓妖狐雌性發qing的,他就是靠那根東西走遍天下,他睡爽了你,所以你才唯命是從的。」

永舍問天知道,在這個時候,求饒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所以用最惡毒的言語攻擊,希望大祭師協會能夠避嫌,不那麼支持陽頂天。

但是,誰知道火舞的回應是。

「哦1一個淡淡的哦字。

人家連否認都不屑。

也正是這聲哦,讓四大族長,敬服不已。不愧是超凡脫俗的銀龍聖殿祭師,面對如此侮辱和攻擊,都毫不在意。

「開始吧。」虛衍道。

頓時,兩個精神系祭師上前。

沒有絲毫陣法,沒有絲毫晶石。

直接,兩雙眼睛,盯著永舍問天。

然後,猛地一顫!

瞬間,周圍的一切,猛地變成徹底的黑暗和虛空。

當然,這不是真的黑暗,而是周圍的一切,已經全部進入了精神幻境之內。

不管是拒絕還是同意,在場所有人,全部進入了兩個精神祭師的幻境之內。

整個天地,一變黑暗。

只有一道光芒,猛地注入永舍問天的雙眸。

他拚命想要抵抗,但是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

強大的精神力量,直接碾壓了他的意志,進入了他的腦域深處。

翻出了他二百年前的記憶。

這段記憶的畫面,猛地從他雙眸射出,投映在黑暗之中。

讓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在黑暗大陸的深淵邊境,永舍無比興奮而又焦躁地等待著虛空裂火的綻放。

然後,一道黑影瞬間出現。

活生生將他的靈魂抽出,讓他變成行屍走肉。

然後,在邪術之下,那道黑影的靈魂,猛地從體內被撕裂出來,湧入永舍的體內。

然後,虛空裂火綻放!

儘管,畫面有些支離破碎,但依舊可以看到永舍被奪舍的整個過程。

緊接著,兩隻可怕的光影之手鑽入永舍問天體內,猛地撕扯。

頓時,一道靈魂的光芒,被活生生揪出軀體。

這道靈魂的光芒,瘋狂扭曲著,掙扎著,尖叫著。

是一個非常英俊,卻又非常瘦削的面孔。

沒錯,這是問天,但又不完全是問天。

應該說,這是屬於混沌世界的那個問天,而不是被地球人重生后的問天。

混沌世界的土著問天,是個雙腿癱瘓的人,所以非常之瘦削,陰暗。

當他和地球問天中和之後,整個人顯得比較正常。但是再一次分裂之後,他又恢復了這種瘦削陰暗的可怕模樣。

陽頂天上前道:「你就是邪魔道的問天?」

土著問天面孔扭曲道:「是又如何?我的靈魂,可是被邪靈能量包裹著,雖然僅僅只是二等邪靈,但也是不死不滅的,你殺不死我的,你殺不死我的。」

果然,那兩個無比強大的精神祭師退了回來。

然後,周圍的一切,恢復原樣。

「會長,我們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精神師,可以輕而易舉進入他的腦域,可以輕而易舉將他靈魂撕出身體。」不語族精神祭師道:「但是,他的靈魂有一股非常邪惡強大的力量包裹保護,我們無法將他靈魂徹底抽出,也無法處死他1

虛衍點了點頭,對於邪靈能量,陽頂天已經告訴得夠多了,他完全知道邪靈能量有多麼強大。

陽頂天道:「虛衍閣下,有兩種辦法,可以處死永舍問天。」

虛衍道:「請說。」

陽囤一種,是徹底鎮壓他的玄氣,讓他無法釋放虛空裂火。然後,將他投入到深淵邊境之內,那樣他應該會灰飛煙滅。」

虛衍點了點頭。

陽囤二種辦法,直接將他扔進黑暗物質之中,很快黑暗物質就可以將他吞噬,變成一種古怪的混合體。」

這話一出,永舍問天面色劇變。

太,太惡毒了。

頓時,永舍問天尖叫道:「陽頂天放過我,放過我。我有用處,我是一個很大很大的人質,我有用處。」

陽頂天搖頭道:「你在小西天失敗之後,對於魔王問天來說,已經毫無用處了。你現在身上最有價值的,就僅僅只是你的虛空裂火了。」

虛衍道:「兩種辦法,有何利弊?」

陽囤一種辦法,很有可能虛空裂火為了護主,會主動綻放,所以仍舊殺不死他。但是,卻有可能將虛空裂火重新提煉出來,這畢竟是排名前三的天地級玄火。而第二種辦法,可以絕對消滅問天的靈魂和軀體。但是,邪靈能量和黑暗物質,會形成一種新的混合物,這種物質對於我們來說,完全是未知的。未知,就意味著可怕。」

虛衍點了點頭,閉上眼睛,然後道:「既然如此,就用第一種辦法,處死永舍問天。」

陽頂天躬身道:「是。」

第一種辦法,就是鎮壓永舍問天玄氣,投入深淵邊境,讓他灰飛煙滅。

而如果能夠再提煉出一朵虛空裂火,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

註:竟然到了月末了,那拜求幾張票票吧,不求白不求哦。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