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一三七:收服彌竹!進不周山!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6-29 23:53  |  字數:3682字

沒有等到妖怒二世做出決定,妖厲二世立刻帶人,直接來到陽頂天的身前。

此人依舊如此固執。

而妖巨二世,稍稍猶豫之後,也站到妖厲二世的身邊。

這個巨靈族長雖然對妖厲非常之痛恨,但是食言而肥的事情,卻是做不出來。

金阿族長目光一縮,朝著妖怒二世道:「怒兄,我勸你三思。」

說完之後,金阿族長遠離陽頂天方向半步,表明了態度。

而妖怒二世,並沒有立刻做出決定,而是依舊望著陽頂天。

黑影首領彌竹緩緩道:「裁判長閣下,我不知道你是大祭師協會裡面的哪一個同仁。但是,請你放掉永舍,否則我們就真的要殺人了。」

陽頂天道:「彌竹,告訴你兩件事情,你再做決定如何?」

黑影首領彌竹道:「請說。」

陽頂天道:「第一件事,娜魯女士沒有死,她在大祭師協會,頂替你的位置,這幾百年來都在為自己贖罪,所以你們是可以重逢的,還有你們的女兒無逅,一家三人可以安享天倫之樂。」

永舍面色一變道:「彌竹,你不要相信他。娜魯已經死了,我是娜魯的弟子,我親眼見到她的屍首,眼前這個人只是信口雌黃。」

陽頂天直接將一塊回影玉丟了過去。

彌竹接過,輸入玄氣。

頓時,再次見到愛人熟悉的面孔。

這回影玉裡面的內容,是娜魯號召小西天剝奪永舍之權位。

儘管裡面的娜魯不是和自己說話,但是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神態都是如此之美。

彌竹的身影。再一次激烈的顫抖,整個人陷入了短暫的迷茫之中。

彷彿久遠的美妙回憶,漸漸湧上了心頭。

瞬間,他身體散發出來的可怕黑暗氣息,竟然弱了下去。

永舍冷笑道:「彌竹,當年你們沒能在一起。現在就有可能了嗎?而且你以為,她如果看到你現在的樣子,還會愛上你嗎?」

彌竹猛地一顫,然後很快變得冷靜下來,整個能量氣息再次變得黑暗冷酷,緩緩道:「非常感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但是已經太晚了。這些美好的東西,還是讓他留在記憶深處吧。我現在要的就只有一種東西,相信你也知道那是什麼。」

陽頂天心中一冷。此人陷入墮落確實已經太深,無法挽回了。

就如同地球位面某些du品一樣,沾上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想要戒是戒不掉的。

陽頂天道:「那我的第二個消息,看來也沒有什麼用處了是嗎?」

彌竹道:「你說說看。」

陽頂天道:「我可以幫你回到從前,甚至可以讓你重新回到銀龍聖殿!」

彌竹搖頭道:「現在我的自由自在,是不可能在回去了。所以,你這個消息。還不如上一個。」

接著,彌竹道:「那麼。你說完了是嗎?說完了,就把永舍放過來,否則我就要動手殺人了。」

而永舍朝妖怒二世道:「怒兄,看來你寄予厚望的裁判長閣下,並沒有給出什麼東西。所以,你該做出選擇了。你動手殺人吧,算是納了一個投名狀。」

妖怒二世目光落在陽頂天身上,緩緩閉上眼睛。

永舍道:「我開始倒數了,怒兄,我倒數結束。你還沒有動手的話,彌竹的黑影流浪者們,就要動手,大開殺戒了。」

「三!」

「二!」

彌竹率領的幾十名黑暗流浪者,全部抽出了兵器。

而陽頂天手下的懲罰者們,妖厲二世,妖巨二世的手下高手們,全部拔出了兵器。

只要永舍數到一,就要大戰了!

「一!」

永舍倒數結束。

「刷……」妖怒二世猛地拔劍!

不過,卻沒有殺向陽頂天,而是猛地和妖厲並列結陣。

「嗖嗖嗖嗖……」

兩大武力集團,猛地衝鋒,瞬間就要撞擊開戰!

「呼!」

忽然,一朵黑白相間的火焰,出現在陽頂天手心之中。

這朵火焰,不管是彌竹,還是永舍,都無比的熟悉。

虛空裂火,是虛空裂火!

頓時,場內所有的一切,戛然而止!

彷彿時間停滯一般,所有的戰鬥,全部靜止。

怎麼會這樣?眼前這個銀龍裁判長,怎麼有虛空裂火?

目前這個世界上,已知有三個人擁有虛空裂火。

永舍,東離,陽頂天!

陽頂天擁有虛空裂火本來是秘密,但是隨著小西天妖狐族的回歸,這就不是秘密了。

頓時,永舍和妖怒二世,不約而同想到了一個可怕的事實!

然後,永舍便要尖叫出聲。

陽頂天玄氣猛地壓制,頓時永舍全身被制,無法出聲!

永舍雖然是議長,但是師從娜魯,主要是學文學政,武道一事上,只是尚可。

目前修為,也只是半聖。

這個秘密,大家可以心知肚明,但不能說出來。

不到迫不得已,陽頂天真心是不願意顯出虛空裂火啊,那基本上就意味著身份的暴露。

但是目前為止,兩項危害取其輕!

比起眼前的大戰,又或者是妖怒二世的再一次背叛,自己身份暴露的危害,反而要小得多了。

彌竹盯著陽頂天的虛空裂火,呼吸頓時變得急促起來,道:「你,你我可以進行合作,進入特定時刻的結盟關係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

「你發誓。」彌竹道:「用不周山發誓!」

「我發誓!」陽頂天道:「我的虛空裂火,可以為彌竹等黑暗流浪者們服務,否則讓我逐出不周山,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