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三二:牆倒眾推!永舍跪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世完全是唯利是圖的人,怎麼可能會做出這麼愚蠢的決定? 永舍完全完全想不通! 在永舍的心中,妖怒二世完全是一個投機者,狡詐者,為了利益,他可以出賣任何人。 所以,只要利益在,妖怒...

永舍問天的表情,瞬間徹底凝固!

老奸巨猾的他,幾乎是從來都不會失態的。

他完全完全想不通,妖怒二世為何會在關鍵時刻,陰自己一把。

沒有理由啊?自己已經通過姬雅暗中透露,自己有辦法對付銀龍聖殿的。

而且,在這場鬥爭中,影戈族的利益是最大的。

銀月族會被逐出九大部族,空出來的名額,就交給妖怒二世。

失去了銀月族的海奇族,在九大之中也呆不久,這個名額的利益,永舍和天火族會平分。

最後被孤立的巨靈族,也會被逐出九大。

這個名額,永舍不想給妖怒二世,想要交給自己的大本營北風族,但在這之前,一定要給影戈族巨大的利益。

所以,在這場利益的大劃分中,影戈族是得到最大的一塊。

而如果把自己趕下台,影戈族幾乎得不到任何利益埃

妖怒二世完全是唯利是圖的人,怎麼可能會做出這麼愚蠢的決定?

永舍完全完全想不通!

在永舍的心中,妖怒二世完全是一個投機者,狡詐者,為了利益,他可以出賣任何人。

所以,只要利益在,妖怒二世就永遠不會背叛。

但是,現在妖怒二世確實背叛了。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

隨著妖怒二世的舉手,整個大殿都徹底震驚了,甚至影戈族的議員們一下子失去了反應,呆在了那裡。

「哼1妖怒二世一聲怒喝。

頓時,影戈族的議員們,齊刷刷地舉手。

幾乎與此同時,作為影戈族的附庸摩羅族長,趕緊將手舉起來。

摩羅族長儘管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他完全是影戈族的附庸,絕對不敢違逆的。否則,這個族長分分鐘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與此同時,摩羅族的議員們,也立刻將手全部舉起。

妖怒二世的目光,落在了金阿族頭上。

之前,在推舉妖岐議長的時候,金阿族和影戈族是絕對的盟友。

但是,在妖岐死了之後,永舍議長就暗中扶植金阿族。

尤其是金阿族少主在從黑暗帝國返回小西天之後,和永舍的關係就更加密切了。

隱隱中,金阿族已經和影戈族不和了。

這個不和的種子,其實在妖岐擔任議長之時就種下了。

因為,妖岐擔任議長之後,對影戈族的態度遠比金阿族更加親密,哪怕他曾經是金阿族的義子。

所以,比起影戈族,金阿族和永舍的關係,其實更加親密。

但是現在,九大部族中,已經有五大部族,同意妖厲的彈劾了。

也就是說,永舍的下台,已經註定了。

這個時候,就看金阿族怎麼決定了。是繼續死撐著,還是牆倒眾人推,在永舍的背後推一把。

經過了短暫的生死抉擇之後,金阿族還是選擇了牆倒眾人推。

他舉起了手,同意永舍議長下台。

緊接著,金阿族的所有議員,全部舉手。

妖怒二世的目光,又落在了天梭族上。

這個種族,出了最多的哲學家,藝術家,已經完全是浮華文明的誕生地了。

說句大白話,這個種族已經被永舍忽悠瘸了。武力在這個種族,已經是恥辱的代名詞了。

此時這個天梭族的族長,在有限的打扮中,已經特立獨行,把自己扮成了一個智者哲人了。

天梭族長,是最支持永舍的,是真正新文明運動的推崇者。

但是,哲學家也不是蠢貨埃

九大族長之中,真正一根筋的「蠢貨」是妖厲,只有他會一而再再而三壓上全族的命運,為的僅僅只是一個虛無的正義。

所以,妖厲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對抗全世界,也會忘記妖岐的殺子之仇,為了小西天的利益,一笑泯恩仇。

於是,在愧疚和哆嗦中,天梭族長,舉起了手,同意永舍下台。

最後,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永舍的大本營,悲風族長之上!

悲風族長,完全不知所措了,手臂彷彿有千斤之重。

永舍對悲風族的照顧,幾百年來從未停止過。

所以一直以來,悲風族都是永舍的鐵杆支持者。

但是現在看到妖怒二世不懷好意的目光,所有人心中都知道。

這是一場站隊,是一場利益的重新瓜分。

好不容易有一場彈劾議長,這麼大的鬥爭,一定要付出巨大的利益割讓給勝利者的。否則,這場站隊就不划算了。

銀都,不可能作為戰利品的。

那麼,戰利品就只能是九大部族中的一個,是站錯隊的。

所以,隨著永舍的下台,九大部族一定會有一個被逐出的了。

如果,悲風族堅決支持永舍,那麼這個被逐出的,要麼是悲風族,要麼是天火族。

哪怕只有二分之一的概率,悲風族長也不敢冒險。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要對整個部族負責。」悲風族長無比愧疚地望向永舍,然後閉上眼睛,舉起了千斤之重的手臂。

與此同時,後面所有的議員,全部舉手。

緊接著,八大部族的目光,全部落在天火族長臉上。

這種目光,充滿了絕對的不懷好意,完全是兇狠的野獸,望向獵物的目光。

天火族長妖焱,此時內心如同萬蟻吞噬。

無比的痛恨,無比的後悔。

他痛恨妖怒二世,不按照常理出牌。

他痛恨自己,為何這麼早表態。

咬牙出血,他也猛地舉手大聲道:「我也同意永舍議長的下台,他對妖岐議長之死,有不可推卸的責任1

牆倒眾人推,牆倒眾人推啊!

竟然九大部族,全部舉手了。

妖焱,還有比你更加無恥的嗎?

說妖厲是兇手的是你,現在又說永舍害死妖岐,你的嘴巴比ji女下面的那張嘴還要無恥埃

妖怒冷冷一笑道:「妖焱族長,你已經表決過了。聯合議會如此嚴肅場合,怎麼可以做出第二次表決,荒唐1

這話一出,天火族長妖焱面色大變。

自己投降,人家都不收啊,這是要趕盡殺絕啊!

剩下八大部之王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這麼大一場爭鬥,怎麼可以沒有戰利品?怎麼可以沒有獵物?

那麼,天火族就成為最好的獵物了。

具體怎麼瓜分,就要看接下來的分贓大會了。

但是,天火族的命運,已經註定了!

……

隨著妖怒二世的倒戈,整個局面就如同多諾骨牌一般,九大部族全部站到了永舍的對立面。

在小西天,永舍問天已經完了。

哪怕最後在銀龍聖殿證明他沒有被奪舍,證明他沒有殺妖岐,他也已經完了。

不管他有沒有被奪舍,他都已經被奪舍。不管他有沒有殺妖岐,他都已經是兇手了。

八大部族,絕對不可能自扇耳光的。

所以,現在去不去銀龍聖殿,都無所謂了。

永舍問天作為議長,已經完了!

而妖厲面對這個結果,完全完全驚呆了,不可思議地望著妖怒二世。

他銀月族本來已經墜落地獄了,為何妖怒二世會伸手拉住,然後把他托到天堂?

在這個時候,明明站在永舍的這邊,才更加符合影戈族的利益埃

永舍蒼白色變的面孔,終於漸漸恢復了表情,他望著妖怒二世,一字一句問道:「為什麼?」

妖怒二世正色道:「當妖厲和銀龍裁判長來找我的時候,我完全不相信永舍閣下被奪舍了,也完全不信你謀害了妖岐。所以,我才會寫信提醒你,而且把回影玉也給你。因為我堅信你的人品和清白,但是姬雅無意中問道,你是否真的被奪舍,是否真的謀殺了妖岐。你的回答竟然是,當我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完全是晴天霹靂。我竟然和一個謀殺者勾結在一起,所以當時儘管局面對我們不利,我依舊會堅持正義。我明明知道站在你這邊更符合我的利益,但我還是堅持正義,哪怕我影戈族因此而被逐出九大部族,我還是這個選擇1

此時,妖怒二世義正言辭,彷彿完全是正義的代言人一般。

妖怒二世目光望向姬雅。

姬雅立刻起身,道:「確實如此,當晚我將父親的信和回影玉交給永舍議長之後,他看完后並不覺得驚訝,而且胸有成竹。我原本對永舍議長謀害妖岐議長議論呲之以鼻,但我無意中問他是不是謀殺過妖岐議長時,永舍閣下的回答竟然是不屑的默認。瞬間,我覺得天崩地裂1

這話一出,永舍再也忍不住,猛地一口鮮血噴出。

真不愧是父女啊,關鍵時候背叛起來,完全沒有任何壓力。

自己對姬雅,是何等的栽培啊,在關鍵時刻,她完全面色不變,直接背後插刀。

奶奶的,我殺妖岐,你早就知道了好不好?現在給我說什麼天崩地裂?

姬雅和妖怒二世,真的不愧是父女埃

其實,在議會開啟之前,姬雅父女是完全沒有交流過的。

妖怒二世,也根本不知道永舍在姬雅面前承認謀殺妖岐二世,他完全是栽贓陷害,歪打正著。

而姬雅也非常默契地立刻站出來,為父親補刀。

這麼一個絕色大美人,連永舍都覺得自己和姬雅親如父女了,但是這女人翻臉,真的如同翻書一樣簡單埃

……

妖怒二世來到陽頂天面前,躬身拜下道:「銀龍裁判長閣下,我們聯合議會的事情已經做完了,接下來就全交給銀龍聖殿了1

陽頂天望著妖怒二世,完全無法壓抑內心的震撼,還禮道:「多謝妖怒閣下1

然後,陽頂天再次將抓捕調查令遞給永舍問天,道:「閣下,你現在接不接這份調查令呢?」

現在,陽頂天反而期待永舍不要接這份調查令了。

甚至,在場的妖怒二世,也希望永舍不要接了。

因為只要他不接,就是抗命。

那麼,陽頂天帶來的懲罰者不是吃素的,立刻就會動手。

在混戰之間,殺掉抵抗者,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管是陽頂天還是妖怒二世,都希望在這裡除掉永舍。

所以,他真的希望,永舍能夠一硬到底埃

永舍腳下猛地一陣踉蹌,然後又噴出一口鮮血。

「好,好,很好礙…哈哈哈哈1永舍問天凄聲大笑。

然後,他上前幾步,直接跪在陽頂天的面前,雙手接過銀龍聖殿的抓捕調查令,道:「永舍謹尊銀龍聖殿令旨1

就這樣,永舍問天束手就擒了。

妖怒二世目光閃過一道失望的光芒。

永舍問天在暴怒震撼中還保持這比較清醒的頭腦,這個時候銀龍裁判長和懲罰者,才是他保命的資本了。

留在這裡,是真正的死路一條了。

跟著銀龍裁判長去不周山,還有半線生機!

當然,他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銀龍裁判長是陽頂天!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