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一三二:牆倒眾推!永舍跪下!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6-27 11:35  |  字數:4308字

永舍問天的表情,瞬間徹底凝固!

老奸巨猾的他,幾乎是從來都不會失態的。

他完全完全想不通,妖怒二世為何會在關鍵時刻,陰自己一把。

沒有理由啊?自己已經通過姬雅暗中透露,自己有辦法對付銀龍聖殿的。

而且,在這場鬥爭中,影戈族的利益是最大的。

銀月族會被逐出九大部族,空出來的名額,就交給妖怒二世。

失去了銀月族的海奇族,在九大之中也呆不久,這個名額的利益,永舍和天火族會平分。

最後被孤立的巨靈族,也會被逐出九大。

這個名額,永舍不想給妖怒二世,想要交給自己的大本營北風族,但在這之前,一定要給影戈族巨大的利益。

所以,在這場利益的大劃分中,影戈族是得到最大的一塊。

而如果把自己趕下台,影戈族幾乎得不到任何利益啊。

妖怒二世完全是唯利是圖的人,怎麼可能會做出這麼愚蠢的決定?

永舍完全完全想不通!

在永舍的心中,妖怒二世完全是一個投機者,狡詐者,為了利益,他可以出賣任何人。

所以,只要利益在,妖怒二世就永遠不會背叛。

但是,現在妖怒二世確實背叛了。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

隨著妖怒二世的舉手,整個大殿都徹底震驚了,甚至影戈族的議員們一下子失去了反應,呆在了那裡。

「哼!」妖怒二世一聲怒喝。

頓時,影戈族的議員們,齊刷刷地舉手。

幾乎與此同時,作為影戈族的附庸摩羅族長,趕緊將手舉起來。

摩羅族長儘管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他完全是影戈族的附庸,絕對不敢違逆的。否則,這個族長分分鐘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與此同時,摩羅族的議員們,也立刻將手全部舉起。

妖怒二世的目光,落在了金阿族頭上。

之前,在推舉妖岐議長的時候,金阿族和影戈族是絕對的盟友。

但是,在妖岐死了之後,永舍議長就暗中扶植金阿族。

尤其是金阿族少主在從黑暗帝國返回小西天之後,和永舍的關係就更加密切了。

隱隱中,金阿族已經和影戈族不和了。

這個不和的種子,其實在妖岐擔任議長之時就種下了。

因為,妖岐擔任議長之後,對影戈族的態度遠比金阿族更加親密,哪怕他曾經是金阿族的義子。

所以,比起影戈族,金阿族和永舍的關係,其實更加親密。

但是現在,九大部族中,已經有五大部族,同意妖厲的彈劾了。

也就是說,永舍的下台,已經註定了。

這個時候,就看金阿族怎麼決定了。是繼續死撐著,還是牆倒眾人推,在永舍的背後推一把。

經過了短暫的生死抉擇之後,金阿族還是選擇了牆倒眾人推。

他舉起了手,同意永舍議長下台。

緊接著,金阿族的所有議員,全部舉手。

妖怒二世的目光,又落在了天梭族上。

這個種族,出了最多的哲學家,藝術家,已經完全是浮華文明的誕生地了。

說句大白話,這個種族已經被永舍忽悠瘸了。武力在這個種族,已經是恥辱的代名詞了。

此時這個天梭族的族長,在有限的打扮中,已經特立獨行,把自己扮成了一個智者哲人了。

天梭族長,是最支持永舍的,是真正新文明運動的推崇者。

但是,哲學家也不是蠢貨啊。

九大族長之中,真正一根筋的「蠢貨」是妖厲,只有他會一而再再而三壓上全族的命運,為的僅僅只是一個虛無的正義。

所以,妖厲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對抗全世界,也會忘記妖岐的殺子之仇,為了小西天的利益,一笑泯恩仇。

於是,在愧疚和哆嗦中,天梭族長,舉起了手,同意永舍下台。

最後,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永舍的大本營,悲風族長之上!

悲風族長,完全不知所措了,手臂彷彿有千斤之重。

永舍對悲風族的照顧,幾百年來從未停止過。

所以一直以來,悲風族都是永舍的鐵杆支持者。

但是現在看到妖怒二世不懷好意的目光,所有人心中都知道。

這是一場站隊,是一場利益的重新瓜分。

好不容易有一場彈劾議長,這麼大的鬥爭,一定要付出巨大的利益割讓給勝利者的。否則,這場站隊就不划算了。

銀都,不可能作為戰利品的。

那麼,戰利品就只能是九大部族中的一個,是站錯隊的。

所以,隨著永舍的下台,九大部族一定會有一個被逐出的了。

如果,悲風族堅決支持永舍,那麼這個被逐出的,要麼是悲風族,要麼是天火族。

哪怕只有二分之一的概率,悲風族長也不敢冒險。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要對整個部族負責。」悲風族長無比愧疚地望向永舍,然後閉上眼睛,舉起了千斤之重的手臂。

與此同時,後面所有的議員,全部舉手。

緊接著,八大部族的目光,全部落在天火族長臉上。

這種目光,充滿了絕對的不懷好意,完全是兇狠的野獸,望向獵物的目光。

天火族長妖焱,此時內心如同萬蟻吞噬。

無比的痛恨,無比的後悔。

他痛恨妖怒二世,不按照常理出牌。

他痛恨自己,為何這麼早表態。

咬牙出血,他也猛地舉手大聲道:「我也同意永舍議長的下台,他對妖岐議長之死,有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