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二二:妖厲族長跪下效忠!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同前往,當場觀看不周山祭師,辨別永舍之靈魂。」 陽頂天根本就沒有對問天奪舍永舍一事進行解釋。 這麼大的事情,緊緊懷疑就足夠了。而且,大祭師協會僅僅只是讓永捨去不周山接受調查,非常之合理...

這是陽頂天時隔幾年之後,再一次進入小西天。

自己最後一次離開小西天,是多久了?當時,姬雅剛剛誕生下孩子,陽頂天冒險去銀都看過孩子和姬雅。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自己和姬雅的關係才緩和,不再像以前一樣雖然名義是夫妻,但實際上是敵人。

自從最後一次離開小西天後,陽頂天就進入了黑暗領域修鍊,然後去了新娜迦帝國。

距離如今,已經三年多了。

所以,自己和姬雅的孩子,也已經三歲多了。

頓時,陽頂天忍不住有一股衝動,直接去銀都看姬雅和孩子。

不過,很快陽頂天就壓制了這股衝動。

自己的第一站是銀月族妖厲,這一點是不能改變的。

陽頂天和八個懲罰,沿著小西天的邊緣,朝著銀月族的王城飛去。

他們的運氣不錯,此時小西天剛好旋轉到距離不周山不遠的地方,僅僅只有八千里不到。

陽頂天騎乘的黑暗龍獸,速度是不算快的。

這黑暗龍獸,是不周山大祭師協會的專屬坐騎,速度不快,但是足夠威猛,尤其天生長著一張和龍相似的面孔。

就算飛行速度不夠快,但一天之後,還是到達了銀月族的王城。

……

幾年之前,妖岐率領聯軍攻打銀月城。而後,妖岐又用自己的理想折服了妖厲族長,使得二人聯手,要改變小西天的發展方向。

不過緊接著不久,妖岐被永舍害死。

在那之後,雖然銀月族重新回到了九大部族之中,但是他對永舍成為議長更加心灰意冷,又不願意重啟戰端,所以徹底封閉王城,不和外界交往了。

甚至,連銀宮的聯合議會,他都不參加了。

這對陽頂天倒是一個壞消息,銀月族與世隔絕,就意味著沒有什麼盟友了。

陽頂天率領八個懲罰者,來到銀月族王城面前。

頓時見到巨大的王城之門緊閉,代表著銀月族與世隔絕的態度。

「遠方的客人,非常抱歉,我銀月族已經封閉外交,不迎接任何使者與客人。」城門上的一個高等銀月族武士道。

陽頂天還沒有出面,他前面的一個黑衣懲罰者,上前緩緩道:「不周山銀龍裁判長駕臨,請銀月族長妖厲,前來迎接1

不周山銀龍裁判長,完全是代表著不周山大祭師協會的力量,代表著小西天世界最高的神聖力量。

所以,確實是要銀月族長親自迎接的。

城門上的高級武士一愕,一下子竟然反應不過來。

銀龍裁判長,好陌生久遠的名字埃

他在記憶中搜尋了好久,終於找到了這個名字,然後身體猛地一顫,頓時嚇了一大跳。

竟然是銀龍裁判長?

大祭師協會是真正名稱是什麼?是銀龍聖殿!

是小西天圖騰,墮落銀龍在世俗的代表,是整個小西天的最高信仰。

是代表小西天最神聖的力量。

只不過大祭師協會這群人,太散漫了,對權力太不熱衷了,以至於整個小西天都找不到他們的權力痕。

但是,他確實代表著小西天世界的最高神聖力量。

那個高級武士看了一眼陽頂天,然後直接被他的外表嚇到了。

這活生生就是一個龍面人身的物種啊,只不過他一下子也不知道該用何種態度,而且以他的級別,也無法辨別銀龍裁判長的真偽。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只能飛一般朝王城之內衝去,稟告族長妖厲。

……

自從妖岐死後永舍執政,銀月族長妖厲的心,確實冷了。

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小西天墮落下去,直至毀滅。

而且,他最出色的繼承人妖驪,已經死了。

他的女兒妖靈,去倒貼了一個人類。

當然,他還可以活很長很長很長時間,所以有沒有繼承人,並不是非常有所謂。

而且,在他看來,小西天文明也未必能夠存在多長時間了。

所以,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徹底關閉整個銀月族,不和外面任何交流。

然後,他試圖用酒來麻醉自己,這種舉世皆醉我獨醒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可是,不管他喝再多的酒,也依舊是清醒的。

他的兒子死了,女兒跑了。他最愛的女人是無逅,而自己的妻子,畏他如虎。

所以,長久一來,他就這麼冷酷地活著,沉默寡言的他,使得周圍所有人對他越來越畏懼,越來越疏遠。

當然,這種疏遠不是背叛。所有銀月族的人,都尊敬他,甚至崇拜他,這是一個完全如同鋼鐵一樣的人,但是確實無法親近他。

影戈族的王宮,無比的華麗,美女如雲。

而銀月族的王宮和妖厲的性格一樣,沒有鮮花,沒有錦緞,只有冷冰冰的石頭。

甚至,裡面也沒有多少侍女僕人,只有妖厲一個人冷清清住在裡面,連他的妻子,都被趕到其他地方去住了。

他彷彿天生排斥每一個人。

自從酒無法麻醉自己后,他就開始更加瘋狂的練武。

甚至忘記了時間,自從生完孩子后,他就再也沒有和妻子同床過了,彷彿寶劍才是他的妻子,一天到晚,形影不離。

久而久之的獨居,讓他更加孤僻,甚至已經不習慣周圍附近有其他人存在。

所以,當城門的高級武士進入他的大殿,距離他還有上千米的時候,他就皺起眉頭,湧起了強烈不舒服的感覺。

「停,不要進來,什麼事,說1妖厲道。

那個武士趕緊在大殿外面跪下,道:「啟稟族長陛下,王城之外,有神秘客人來訪,自稱是銀龍裁判長。」

妖璃刀劈一般的面孔肌肉猛地一抽。

銀龍裁判長?

這是多久遠的名字了?很多人以為這個名字再也不會出現了。

這個名詞,為何會出現在銀月族中?

妖厲皺起眉頭,他對任何人的來訪都不感興趣。

他對任何權力人物,都不在乎,包括所謂的大祭師協會。

但是,他內心對大祭師協會,對這群墮落銀龍在世間的代言人,又充滿了敬意。

這是一種非常複雜的情緒,我非常尊敬你,但我又不想搭理你。

壓下內心不耐煩的情緒,妖厲族長還是起身,朝外面走去,親自去迎接所謂的銀龍裁判長。

……

銀月族王城的大門緩緩打開。

銀月族長妖厲,也沒有帶什麼人,也沒有組織任何排場,走出城門,躬身行禮道:「銀月族長妖厲,拜見銀龍裁判長。」

陽頂天點了點頭,表示回禮。

作為墮落銀龍在世俗的代表,他唯一的氣質,就是需要傲慢。

接著,銀月族長妖厲道:「不知銀龍裁判長有何要事?」

他倒是非常直截了當,如果有事你就說。如果沒事,那最好也別讓我接待了。

陽頂天緩緩道:「有事,重要之事,非常秘密。」

妖厲石頭一般的面孔,終於有了些許表情,然後道:「請1

然後,妖厲親自帶領陽頂天,騎著飛騎,朝著大殿飛去。

進入了空曠的大殿之後。

碩大的王宮,此時只有陽頂天,八個懲罰者,還有妖厲一人。

此人,真是藝高人膽大,又或者說是光明磊落,一點都不擔心陽頂天幾人對他不利。

「裁判長閣下,現在可以說了。」妖厲道:「在這裡說,不會有任何人聽見1

事實上,他也非常非常的好奇。

不周山大祭師協會,已經幾百年沒有干涉過小西天的政事了,已經幾百年沒有派過銀龍裁判長進入世俗世界了。

不知道這次,究竟是什麼事情,竟然使得不周山再一次出動了。

陽頂天道:「小西天代理議長永舍,已經被人類問天的靈魂奪舍,他謀殺妖岐議長之後,篡奪小西天之權,試圖借小西天之力,對抗混沌之神。此時關係到小西天世界之生死存亡,不周山才派本座前來世俗世界。」

這話一出,妖厲駭然色變,道:「此事,可當真?」

陽侗然是真,只需將永舍帶到不周山驗明靈魂,自然便真相大白。」

「難怪,難怪,難怪……」妖厲不斷喃喃自語。

很顯然,他對永舍本身就充滿了懷疑,對妖岐之死,也一直充滿懷疑。

妖厲道:「那麼,裁判長閣下欲何為?」

陽頂天拿出抓捕調查令,遞給妖厲道:「很簡單,直接將永舍帶回不周山調查,九大族長可以一同前往,當場觀看不周山祭師,辨別永舍之靈魂。」

陽頂天根本就沒有對問天奪舍永舍一事進行解釋。

這麼大的事情,緊緊懷疑就足夠了。而且,大祭師協會僅僅只是讓永捨去不周山接受調查,非常之合理。

妖厲道:「裁判長閣下只要帶著這份調查令,直接前往銀都交給永舍便可,為何卻來我銀月族?」

陽頂天道:「永舍若尊重,這份調查令便有效。他若不尊重,這就是廢紙。他如不跟我前往不周山,我完全無計可施,只能開啟不周山和銀都的大戰。不周山不希望見到這一幕的發生。」

妖厲道:「如果他不敢去不周山,就是做賊心虛,就能證明他已經被人類問天奪舍。」

他的這個理論,倒是粗暴直接。

陽頂天道:「為了避免內戰,不周山至少需要五大部族的支持,所以我先找到了銀月族。」

這話一出,妖厲倒是湧起一股自傲。

妖厲忽然問道:「如果,證明永舍已經被問天奪舍,那會如何?」

陽頂天道:「在不周山,當眾處死1

妖厲道:「那,誰會入主銀都?」

陽頂天道:「前議長,娜魯1

「娜魯議長。」妖厲驚訝道,聽到這個名字,他真的有一種聽到丈母娘名字的感覺。

娜魯這個名字,在大祭師協會雖然不值錢。但是在小西天,還是非常之崇高的。

而且,在資歷上遠勝於永舍。

「娜魯閣下,不是已經過世了嗎?」妖厲問道。

陽頂天道:「沒有,他前往大祭師協會,閉關恕罪1

「她無罪。」妖厲激烈道。

在妖厲等人的心中,娜魯借種不語族,是一種偉大的犧牲,是為了妖狐族的未來。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除掉永舍之後,讓娜魯代理議長之位,整個小西天都是心服口服的,九大部族也是絕對接受的。

陽頂天道:「妖厲族長閣下,你願意為小西天撥亂反正嗎?」

他說的是撥亂反正,而不是誅滅邪惡。因為在小西天這種比較高等級文明中,什麼誅滅邪惡的口號,過於幼稚。

妖厲望著陽頂天,然後單膝跪下道:「義不容辭,當為裁判長閣下馬首是瞻1

妖厲果然還是那個妖厲!寧折不彎,無所畏懼,對整個小西天世界充滿了責任和使命感!

對陽頂天的要求,沒有什麼推脫,甚至也沒有任何談判和利益權衡!

對於他來說,消滅永舍,應該相當於聖戰吧!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