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一二零:火舞祭師,被推倒?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6-21 00:01  |  字數:6143字

終究,陽頂天還是一人前往不周山的大祭師協會。

不過,卻帶上了幾塊回影玉,還有幾封親筆信。

先飛到了陰陽鏡的盡頭,開啟空間門跳入了撕裂空間,飛行幾萬里之後,再從撕裂空間,跳入了不周山。

進入不周山,用大祭師協會的令牌,打開了石門,進入了不周山內部。

大祭師協會的大廳之內,依舊空空如也。

所有的成員,都在冥想。

陽頂天走到了火舞大祭師的石門之外,陷入了猶豫。

一而再,再而三地喚醒火舞,打擾別人的冥想,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不好的事情啊。

況且,陽頂天現在確實虧欠大祭師協會太多了,屢屢地佔別人便宜,陽頂天的臉皮實在沒有那麼厚。

所以,陽頂天真的不知道,該不該敲門。

終於,鼓足了勇氣,陽頂天開始敲門。

敲了三下後,陽頂天道:「火舞祭師,陽頂天求見。」

裡面,沒有任何反應。

如果火舞祭師正在冥想的話,那毫無疑問她是聽不見的。

需要敲響冥想鍾,才可以喚醒她。

那,究竟要不要喚醒她呢?

**

說不定,人家正在研究的關鍵時刻,一旦打擾了,影響是很大的。

要不然,就算了?

自己直接去小西天,自己去想辦法除掉永舍問天吧,不勞煩大祭師協會了。

於是,思來想去之後,陽頂天還是轉身離開,準備單獨前往小西天。

就在此時,忽然後面的石門打開。傳來了火舞祭師的聲音,沙啞笑道:「為何不敲響冥想鍾?」

陽頂天一愕,然後道:「不好意思敲,您,您沒有在冥想嗎?」

火舞道:「事實上,每一次醒來之後。我們都會有很長的時間不進入冥想,都是在看看書,讓自己的腦子有一個休息的時間,畢竟我也不是冥想狂人。」

接著,火舞朝著他招了招手道:「進來吧。」

「是。」陽頂天道,然後走進了火舞的石室之內。

此時,火舞身上穿著大紅色的緊身長裙,將她豐滿傲立的嬌軀襯托得高低起伏,凹凸有致。將她的面孔襯托得更加的艷麗不可方物。

她真的如同一團火焰一般。她的美麗,真的彷彿時時刻刻都在燃燒。

雪白的臉盤,艷紅的嘴唇,水汪汪的大眼睛。

那種艷麗,讓人無法直視。

「我這裡,只有酒,如果你想要喝其他的,我去別人那裡拿。」火舞道。

陽頂天道:「無妨。我喝什麼都可以。」

然後,火舞開始倒酒。

陽頂天嚇了一跳。這酒味撲鼻的味道真是久違了,讓陽頂天想起了地球上的高度白酒。

平常,火舞就是喝這個當水的?

很顯然是的,因為陽頂天看到了,一大杯酒,她直接飲下了一半。

陽頂天或許有些明白。她為何艷麗如火了。

是這種清澈透頂的烈酒澆灌出來的。

陽頂天端起酒喝了一口。

哇!

冰涼涼的白酒,從嘴裡到喉嚨,完全一團火舌一般,將嘴巴到肚子,全部燒著了。

這。這哪裡是酒啊,這根本就是酒精啊。

在地球上,陽頂天都沒有喝過這麼誇張的高度白酒啊。

陽頂天雖然修為接近聖級,但是身體的本能還是承受不了這麼高度的白酒啊。

「什麼事?」火舞問道。

陽頂天道:「我想除掉小西天的代理議長,永舍。」

火舞聽了之後,道:「為什麼?」

陽頂天道:「邪魔道正在拚命地衝擊人類國度之門,要把小西天的高手引入人類國度。一旦他們成功了,光明議會的高手,就會全軍覆沒。我們的武道力量和小西天比起來,不值一提。」

火舞點了點頭,承認這一點。

火舞接著道:「那殺他,有什麼足夠的理由?」

陽頂天道:「真正的永舍,已經被奪舍了。現在的永舍,其實是人類問天。他會帶領小西天,走上對抗混沌之神的路。」

火舞點了點頭,道:「你有證據嗎?」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火舞道:「陽頂天我們很喜歡你,當你是自己人,是小師弟。一來,因為你是虛無飄炎先生的唯一傳人。第二,我是女人,而你可以讓妖狐雌性發情,我隔著你好幾尺,都能聞到你讓我們發情的氣息。所以,我肯定幫你。」

火舞的話那麼直白,倒是讓陽頂天非常不好意思了。

接著,火舞道:「但是,你要知道。大祭師協會,是絕對不能干涉小西天內政的。」

陽頂天道:「我知道。」

火舞道:「當然,如果涉及到小西天的生死存亡,我們大祭師協會就有權力插手。問天奪舍小西天議長,這件事情勉強夠級別了。所以,只要你有證據,我可以去向會長尋求不周山令,強行代表不周山逮捕永舍問天,一旦證明他被問天奪舍,我們可以將他立刻處死。」

陽頂天不由得一駭。

大祭師協會對他來說,完全是親切,散漫的代名詞啊,完全沒有一點點威壓和權力感。

而此時,火舞嘴裡說出,將永舍問天處死的時候,那幾乎代表著最高最可怕的權力啊。

「可惜,你沒有證據。」火舞嘆息道。

確實沒有證據,甚至無法找到證據。

接著,火舞忽然道:「陽頂天,關於永舍被奪舍一事你確認嗎?」

陽頂天斬釘截鐵道:「我確認,並且上一任議長妖岐,就是被他所害。」

火舞閉上美眸,開始陷入了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