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二零:火舞祭師,被推倒?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力的印章,竟然就這麼隨便仍在酒瓶堆裡面。而且由火舞掌控。 這,這大祭師協會,真的不是一般的散漫埃 見到陽頂天注意到這一點,火舞臉上不由得一紅,道:「你也看到了。我們大祭師協會是多麼散漫...

終究,陽頂天還是一人前往不周山的大祭師協會。

不過,卻帶上了幾塊回影玉,還有幾封親筆信。

先飛到了陰陽鏡的盡頭,開啟空間門跳入了撕裂空間,飛行幾萬里之後,再從撕裂空間,跳入了不周山。

進入不周山,用大祭師協會的令牌,打開了石門,進入了不周山內部。

大祭師協會的大廳之內,依舊空空如也。

所有的成員,都在冥想。

陽頂天走到了火舞大祭師的石門之外,陷入了猶豫。

一而再,再而三地喚醒火舞,打擾別人的冥想,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不好的事情埃

況且,陽頂天現在確實虧欠大祭師協會太多了,屢屢地佔別人便宜,陽頂天的臉皮實在沒有那麼厚。

所以,陽頂天真的不知道,該不該敲門。

終於,鼓足了勇氣,陽頂天開始敲門。

敲了三下后,陽頂天道:「火舞祭師,陽頂天求見。」

裡面,沒有任何反應。

如果火舞祭師正在冥想的話,那毫無疑問她是聽不見的。

需要敲響冥想鍾,才可以喚醒她。

那,究竟要不要喚醒她呢?

**

說不定,人家正在研究的關鍵時刻,一旦打擾了,影響是很大的。

要不然,就算了?

自己直接去小西天,自己去想辦法除掉永舍問天吧,不勞煩大祭師協會了。

於是,思來想去之後,陽頂天還是轉身離開,準備單獨前往小西天。

就在此時,忽然後面的石門打開。傳來了火舞祭師的聲音,沙啞笑道:「為何不敲響冥想鍾?」

陽頂天一愕,然後道:「不好意思敲,您,您沒有在冥想嗎?」

火舞道:「事實上,每一次醒來之後。我們都會有很長的時間不進入冥想,都是在,讓自己的腦子有一個休息的時間,畢竟我也不是冥想狂人。」

接著,火舞朝著他招了招手道:「進來吧。」

「是。」陽頂天道,然後走進了火舞的石室之內。

此時,火舞身上穿著大紅色的緊身長裙,將她豐滿傲立的嬌軀襯托得高低起伏,凹凸有致。將她的面孔襯托得更加的艷麗不可方物。

她真的如同一團火焰一般。她的美麗,真的彷彿時時刻刻都在燃燒。

雪白的臉盤,艷紅的嘴唇,水汪汪的大眼睛。

那種艷麗,讓人無法直視。

「我這裡,只有酒,如果你想要喝其他的,我去別人那裡拿。」火舞道。

陽頂天道:「無妨。我喝什麼都可以。」

然後,火舞開始倒酒。

陽頂天嚇了一跳。這酒味撲鼻的味道真是久違了,讓陽頂天想起了地球上的高度白酒。

平常,火舞就是喝這個當水的?

很顯然是的,因為陽頂天看到了,一大杯酒,她直接飲下了一半。

陽頂天或許有些明白。她為何艷麗如火了。

是這種清澈透頂的烈酒澆灌出來的。

陽頂天端起酒喝了一口。

哇!

冰涼涼的白酒,從嘴裡到喉嚨,完全一團火舌一般,將嘴巴到肚子,全部燒著了。

這。這哪裡是酒啊,這根本就是酒精埃

在地球上,陽頂天都沒有喝過這麼誇張的高度白酒埃

陽頂天雖然修為接近聖級,但是身體的本能還是承受不了這麼高度的白酒埃

「什麼事?」火舞問道。

陽頂天道:「我想除掉小西天的代理議長,永舍。」

火舞聽了之後,道:「為什麼?」

陽頂天道:「邪魔道正在拚命地衝擊人類國度之門,要把小西天的高手引入人類國度。一旦他們成功了,光明議會的高手,就會全軍覆沒。我們的武道力量和小西天比起來,不值一提。」

火舞點了點頭,承認這一點。

火舞接著道:「那殺他,有什麼足夠的理由?」

陽舵正的永舍,已經被奪舍了。現在的永舍,其實是人類問天。他會帶領小西天,走上對抗混沌之神的路。」

火舞點了點頭,道:「你有證據嗎?」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火舞道:「陽頂天我們很喜歡你,當你是自己人,是小師弟。一來,因為你是虛無飄炎先生的唯一傳人。第二,我是女人,而你可以讓妖狐雌性發情,我隔著你好幾尺,都能聞到你讓我們發情的氣息。所以,我肯定幫你。」

火舞的話那麼直白,倒是讓陽頂天非常不好意思了。

接著,火舞道:「但是,你要知道。大祭師協會,是絕對不能干涉小西天內政的。」

陽頂天道:「我知道。」

火舞道:「當然,如果涉及到小西天的生死存亡,我們大祭師協會就有權力插手。問天奪舍小西天議長,這件事情勉強夠級別了。所以,只要你有證據,我可以去向會長尋求不周山令,強行代表不周山逮捕永舍問天,一旦證明他被問天奪舍,我們可以將他立刻處死。」

陽頂天不由得一駭。

大祭師協會對他來說,完全是親切,散漫的代名詞啊,完全沒有一點點威壓和權力感。

而此時,火舞嘴裡說出,將永舍問天處死的時候,那幾乎代表著最高最可怕的權力埃

「可惜,你沒有證據。」火舞嘆息道。

確實沒有證據,甚至無法找到證據。

接著,火舞忽然道:「陽頂天,關於永舍被奪舍一事你確認嗎?」

陽頂天斬釘截鐵道:「我確認,並且上一任議長妖岐,就是被他所害。」

火舞閉上美眸,開始陷入了思考。

在思考的時候,他一杯一杯酒玩往嘴裡送,真的就如同喝水一般。

而且。喝得越多,她的體香就越發濃郁。

她的體香非常迷人,陽頂天聞了甚至有些心思搖曳。

然後,火舞睜開眼睛,道:「陽頂天,你也知道。我們是一個極度排外,極度嚴苛,又極度散漫的組織。正是因為散漫,所以我們幾乎不敢動用我們的權力,完全和小西天井水不犯河水。」

「是。」陽頂天道。

火舞道:「其實,你說永舍被問天奪舍了,儘管沒有證據。但是,我們大祭師協會,仍舊有權力。將他帶到不周山來進行調查。我可以可以給你開這個調查令,但是……但是你要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可能會很嚴重。我們大祭師協會儘管有權力這樣做,但卻從來沒有這樣做過,你明白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我明白。」

大祭師協會,在小西天的地位非常非常的崇高。

但這種超脫的根源,是來自於大祭師協會的超脫。來自於它從來不干涉小西天的任何權力。

所以,九大部族和聯合議會。都願意成全不周山的這種超脫。

可是……

一旦大祭師協會動用了這些權力,那他還能不能超脫。就很不好說了。

用最直截了當的比喻。

就如同后封建世代的歐洲,儘管那些國家的國王,依舊要教皇的加冕。

但是,教皇對這些國王已經沒有實際上的權力了。

如果,哪一條教皇發布旨意,要抓捕某一個國王來梵蒂岡。那大概唯一的結果,就是這個國家和梵蒂岡的徹底鬧翻。

所以,大祭師協會從名義上,可以發布抓捕令,帶永舍問天來不周山調查他的身份。

但。如果永舍問天不理會的話,這個抓捕調查令,就只是一張廢紙。到時候,如果大祭師協會要維護自己的權力和尊嚴,就只能動用武力。

而永舍問天想要抗拒的話,也只能動用武力。

所以,到時候會演變成為不周山和聯合議會的戰爭,直接引發小西天的內戰。

總之,火舞如果給陽頂天開這張抓捕調查令,產生的責任和後果,甚至是毀滅性的。

因為,如今小西天議會對不周山的態度,還是相對冷淡的。

姬雅誕下半神後裔一事是何等的重大,但小西天議會沒有半點告訴大祭師協會的意思。

所以還是陽頂天的告知,大祭師協會才知道這件事情。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如果大祭師協會的這張調查拘捕令一旦送到永舍問天的面前,大概唯一的結果,就是被撕成廢紙。

那麼到時候,大祭師協會要麼忍氣吞聲。那樣的話,不周山的權威就徹底淪為笑柄。

要麼,直接發生內戰。大祭師協會,對戰聯合議會。

放在以前,陽頂天或許不懂。現在,陽頂天已經做了幾年的光明議會之主,對這一點已經非常之了解了。

思考了一會兒后,陽頂天道:「還是不要了,這樣的話,基本上唯一的結果,就是引發議會和不周山的全面開戰,我還承擔不起這樣的責任。」

火舞望著陽頂天的面孔。

接著,又往自己紅艷艷的烈焰紅唇中灌入了幾倍酒。

然後,她在一堆雜亂的桌子上,找到了一張軟玉捲紙。

這其實不是紙,而是一種能量晶石。

人類國度中籤訂重要協議的時候,也是用這種軟玉捲紙的。

比如陽頂天和秦萬仇簽訂西洲協議,光明議會和玄天宗等宗派,簽訂中洲協議的時候,也是用的這種軟玉捲紙。

總之,這是最高規格的文件。

火舞拿起能量筆,開始書寫調查抓捕令。

這種書寫,不是用筆墨,而是玄氣能量的雕刻。

火舞的字,非常漂亮,瀟洒,狂放。

真的不像是女人的字。

小西天議長永舍閣下,不周山懷疑你已經被人類問天奪舍,並且對妖岐議長之死有不可推卸之嫌疑,我們有足夠理由懷疑,你的存在會對小西天的存亡產生致命之影響。特令你前來不周山大祭師協會,釋清大祭師協會的懷疑。

這份調查抓捕令。總共用兩種文字書寫。

一種是小西天妖狐族的語言,一種是混沌大陸的通用語言。

在調查抓捕令的最後,蓋上了兩個能量印章。

一個是大祭師協會會長虛衍的印章,還有一個是不周山的能量印章。

這些印章,都是有特殊能量構成的,蓋下去之後。會在軟玉捲紙上,留下無法磨滅的特殊印記,裡面會用能量涌動,完全是無法仿製的,任何一個貴族,都可以看得出。

不過,會長的印章,還有不周山的公章,竟然都在火舞手中。她又不是會長。

而且,陽頂天分明看到,剛才火舞是從一堆空酒瓶中翻出這兩個公章的。

看到這一幕,陽頂天不由得回憶起之前看到的一部電影。

一個人,為了在一份文件上蓋一個公章,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而公章,完全代表著巨大的權力和威嚴。

不知道花了多少代價后,終於要蓋章了。結果。官員找不到印章,翻來覆去地找。發現幾個小孩正在打撲克,誰輸了,就用公章在臉上蓋個戳,輸得最多的,連屁股上都蓋滿了戳。

代表不周山最高權力的印章,竟然就這麼隨便仍在酒瓶堆裡面。而且由火舞掌控。

這,這大祭師協會,真的不是一般的散漫埃

見到陽頂天注意到這一點,火舞臉上不由得一紅,道:「你也看到了。我們大祭師協會是多麼散漫了,所以……所以……」

蓋好了印章之後,火舞將這份對永舍問天的抓捕調查令遞給了陽頂天。

「陽頂天你記住,雖然我們大祭師協會非常的散漫。但如果,你將這份調查拘捕令遞給永舍,而他拒絕服從的話。那麼,我們不周山會動用任何手段,來維護我們的權威的。」火舞道。

這話一出,陽頂天內心一震,頓時感覺到這份抓捕調查令沉甸甸的分量。

這意味著,儘管大祭師協會非常的散漫,火舞沒有經過任何人的同意,就給陽頂天開啟了這份拘捕調查令,看上去顯得非常的隨意,完全是公權私用。

但是……

它絕對代表了不周山的權威,完全擁有最高權力。

不周山願意用最高武力,來維護這份調查令的權威。

就意味著,一旦永舍問天拒絕服從,那只有開戰一路。

陽頂天躬身道:「我明白,所以能夠不用這份調查令,我一定不會用的。」

實際上,陽頂天在心中非常確定,他一定一定不會用這份調查令的。他欠不周山已經太多太多了,絕對不可以將不周山拖入戰爭的。

火舞頓時白了他一眼道:「你如果不用,我開給你幹嘛?你可以用,但要引而不發。你可以不在永舍的面前用,但是在九大部族族長面前用。」

陽頂天眼睛一亮,道:「我明白了。」

沒錯,這份抓捕調查令,只要不直接出示在永舍的面前,就不會被拒絕。但是,又有足夠的威懾力。

只要陽頂天說服九大部族中的五個,就可以在聯合議會上彈劾永舍,將他趕下代理議長之位。

屆時,誰來接任?當然是娜魯!

娜魯不管是知名度上,還是資歷上,還是威信上,都比永舍要高。

忽然陽頂天感覺到,在人類國度,玩的是武力。

而在小西天,更多玩的是政治了。因為,小西天的文明比起人類國度,更高。

接著,火舞道:「你打算第一個去遊說哪個部族的族長?」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

他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自己的便宜岳父,影戈族的妖怒二世。

還有一個,是銀月族長妖厲,此人被成為九大族長的第一高手,無逅的暗戀者,妖驪和妖靈的父親。

按說,陽頂天應該去找自己的便宜岳父的,畢竟他是自己兒子的外祖父。

但是,陽頂天對他的人品實在是不敢相信,此人完全是唯利是圖的。完全可能轉手就將陽頂天出賣掉。

而銀月族的妖厲族長,雖然對自己充滿了敵意,但此人的人品卻非常過硬。

「銀月族長,妖厲。」陽頂天道。

「正確。」火舞道:「此人修為極高,而且嫉惡如仇,性格倔強之極,為人驕傲,而且他對永舍非常之敵對。一旦你說永舍已經被問天奪舍,他一定會成為反對永舍的急先鋒的。」

陽頂天道:「那第二個,我應該找誰?妖怒二世是不行的,此人老奸巨猾,搖擺不定。」

「沒錯。」火舞道:「只要你拿下了銀月族妖厲后,他自動會帶著你去找他的鐵杆盟友。接下來對除掉永舍一事,他會比你更加積極的。」

「我明白了。」陽頂天道。

火舞道:「還有,在不周山區域和小西天的交界處,有我們不周山自己的武裝,裡面修為最高的便是雪山懲罰者,你可以帶走八人進入小西天,他們會完全服從你的命令的。」

「是。」陽頂天道。

然後,他朝火舞深深拜下道:「多謝火舞女士,在下告辭了。」

接著,陽頂天便要轉身走出。

「急什麼?」火舞祭師站起身,將手中的這杯酒飲下,然後道:「脫衣服吧,全部脫光1

陽頂天不由得一愕。

這,這是幹什麼?

「愣著幹什麼,別磨磨蹭蹭的。」火舞將酒杯一甩,道:「快脫埃」

見到陽頂天呆在那裡,那直接上前,解開陽頂天的腰帶。

這樣,這樣不好吧!

陽頂天心跳如雷,呆在那裡,一動不敢動!

難道,自己要被推倒了?被潛規則了?

可是那樣的話,也未免太便宜自己了吧。

眼前這個女人,完全稱得上絕世尤物了啊,完全是艷絕人寰埃

……

註:五千字大章送上。今天下午,去修手機了,晚上和家人過端午節,所以只有一更了,謝謝大家!未完待續……

ps:謝謝一毫米之外一萬起點幣的打賞,謝謝,讓你破費了。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