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一零九:冰凌恢復自由!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6-14 01:37  |  字數:3635字

此時,陽頂天應該怎麼選擇?

毫無疑問,東離的效忠是沒有任何任何保障的,別說什麼契約,就連誓言都沒有。

哪怕東離回去之後立刻就翻臉,陽頂天也沒有任何辦法。

但是,他必須做出一個選擇。

要麼,將東離殺了。

要麼,拿著他去交換公主牡丹。

然後,兩個人在撕裂空間之內,陷入了深深的寂靜!

……

幾個時辰之後。

天已經快要黑了,距離晚上五點已經很近了。

陽頂天,陽頂天再一次來到了這座熟悉的亭子。

太子厲冥三人,依舊在這裡。

見到陽頂天回來,太子厲冥露出得意的笑容。因為,陽頂天的到來就意味著,他答應交換了。

他果然贏了,在智慧和手段上,他還是碾壓陽頂天的。

「你想通了,很好啊,那交出來吧。」太子厲冥道:「我知道,你一直把東離藏在你的空間指環裡面。」

陽頂天盯著太子厲冥道:「我,不打算交出東離。」

這話一出,頓時太子厲冥面色一變。然後,他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既然陽頂天宗主要成全我和冰凌,那我就不客氣了,今天晚上就回去洞房花燭,你確定不去喝一杯喜酒嗎?」

陽頂天道:「東離不是不我交給你,而是因為它……已經死了。」

這話一出,太子厲冥面色猛地一變,然後冷道:「陽頂天,你這是在詐我嗎?」

陽頂天道:「在撕裂空間和黑暗帝國的交界處,有一處黑暗物質。你們融化那裡的黑暗物質,就可以看到了。今天早上你提出交易的時候,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答應,只不過是去把事情做絕而已,東離死了,我也就拿不出了,你也沒有什麼可以脅迫我的了。」

頓時,太子厲冥的身軀開始顫慄,然後冷冷道:「你難道就不怕,我玷辱了東方冰凌的清白?」

陽頂天面孔冰冷道:「現在,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交不出東離了,怕也沒用了,我已經拿不出你要的籌碼了。」

太子厲冥頓時一口鮮血,又要湧出。

本來以為這次和陽頂天交鋒贏定了,卻沒有想到,陽頂天竟然如此如此之決絕,直接殺死東離。

這樣,他就算將東方冰凌凌辱一百遍,又有什麼用處?只能是泄憤而已!

陽頂天果然了得啊,果然了得啊!

至於陽頂天會不會撒謊?那是不可能的,東離對陽頂天已經幾乎沒有什麼作用了,而且他身上還有虛空裂火,陽頂天巴不得毀掉東離的。

所以,在這次交鋒中,陽頂天做出了最最狠辣而又聰明的選擇。

太子厲冥死死地盯著陽頂天,緩緩道:「陽頂天,希望你以後不要後悔!」

陽頂天道:「什麼時候,太子厲冥閣下,也會出言威脅人了。」

頓時,厲冥心口又猛地一堵,是啊,他太子厲冥,永遠只做不說的。

現在,什麼時候也只能開口威脅人了,這是最無能者的行為。

頓時,厲冥一口不發,直接和魔後亡姬三人,轉身離去。

「記住,東離被我埋在撕裂空間交界處的黑暗物質了,記得去看看,說不定現在救出來,還來得及。」陽頂天大聲道。

太子厲冥三人,沒有任何言語,直接飛走。

……

回到黑暗帝國後,太子厲冥再一次來到公主牡丹的房間內。

「今天,我去找陽頂天交易,用你換東離。」太子厲冥道:「這樣一來,一等邪靈依舊在你身上,而東離的一等邪靈,給無靈子。這是最好的局面,但……我們失敗了。」

公主牡丹的美眸一顫。

太子厲冥道:「陽頂天,直接弄死了東離,將他扔進了黑暗物質內,直接斷了所有的後路。你說,我應該怎麼辦?」

公主牡丹道:「你想睡了東方冰凌,報復陽頂天,出了這口惡氣,對嗎?」

太子厲冥點頭道:「是!」

公主牡丹道:「那樣,東方冰凌會死。如果你不在乎,那也無所謂。」

太子厲冥面孔一陣抽搐。

東方冰凌會死,那就意味著一等邪靈被抽出之後,就算給冰凌二等邪靈,那她的靈魂也徹底崩潰了。

也就是說,這個身軀就會變成行屍走肉了。

他,他願意這樣嗎?

為了報復陽頂天,他當然恨不得這樣做。

但,東方冰凌畢竟也是他的夢中情人,而且他愛的一直是東方冰凌,而不是公主牡丹。

公主牡丹道:「而且,到了關鍵時刻,東方冰凌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質。如果她的靈魂崩潰了,那……那就不好說了。」

公主牡丹的態度非常冷靜,她只是邪靈鎮壓之下的靈魂意志產物,可不是太子厲冥,帶著一腔憤怒和不甘。

深深吸一口氣,太子厲冥點點頭道:「我知道了。」

然後,他走了出去,放棄凌辱東方冰凌清白的念頭。

然後,他來到魔後亡姬的面前盤坐下來,陷入深深的頹喪之中。

他大部分時候臉上都是充滿了諷刺和玩世不恭。

而此時,他已經完全不掩飾內心的沮喪。

「魔後,為什麼每一次,我們和陽頂天暗中交鋒的時候,我們無戰不勝。而陽頂天處處吃癟,東碰西撞,彷彿無頭的蒼蠅一般。而我們正面交鋒的時候,就輪到我們屢戰屢敗了?」太子厲冥問道。

魔後亡姬搖了搖頭,然後道:「或許,或許我們天生適合躲藏在黑暗之中。邪魔道,邪魔道,就適合耍弄陰謀詭計吧。一旦露面交戰,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