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零九八:致命一擊!別忘此刻!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凝聚能量導體。 「你難道沒有任何辦法?」火舞質疑道。 駝背不語族搖頭道:「我真的沒有辦法,我已經嘗試幾百年,用無數種辦法想要改變它,結果完全做不到。」 陽頂天道:「那,理論...

陽頂天飛得越高,頓時看得越發清楚。

在地上,那些奇異的景象,比如晶石地面,比如大裂縫,又比如憑空而生的湖泊等等,全部變成了像素點。

這無數的像素點,構成了一個圖案,一個無比無比無比巨大的漩渦。

毫無疑問,這是黑暗帝國和通天帝京久而久之的運轉形成的。

從高空望去,整個漩渦的中心點,反而是平淡無奇的。

既不是被摧毀得特別眼中的異像,也不是完好無損的綠洲,就是普通平淡無奇的地面,這一點倒是和陽頂天想象中的不一樣。

陽頂天從天而降,直接降落在這個漩渦的中心點上。

然後,取出近帝品魂劍,用意識控制魂劍,飛快地挖掘進入。

轉眼之間,就挖掘得越來越深,越來越深。

就算不用劍魂,這近帝品魂劍的挖掘能力也是無比驚人的。

幾十里,幾百里,飛快地挖下去。

一千里,兩千里……

然後,整個魂劍再也挖掘不下去了。

陽頂天快速地飛下去,直接就飛到挖掘通道的盡頭。

前面,魂劍不斷地旋轉,但怎麼也不能挖下分毫了。

陽頂天湊近一看,下面這東西看上去,就彷彿普通的石頭一般,黑黝黝的。

但是,魂劍完全無法奈何分毫。

這,又是一種能量物質。

雖然看上去也是黑色的,但這不是黑暗物質,因為它沒有吞噬魂劍。

黑暗物質是沒有任何光芒的,但是這個能量物質,卻黑得非常耀眼。

陽頂天嘗試用娜迦王族劍魂攻擊。它也完全沒有反應。

陽頂天拿出了元始娜迦的眼睛寶石,這寶石可以輕而易舉融化黑暗物質,但是面對眼前這個能量物質,卻完全無法奈何分毫。

接下來,陽頂天真的是湧進了所有手段。

用玄火閃電轟擊,用玄火焚燒。甚至用黑暗玄火進行吞噬。

眼前這能量物質,始終不為所動。

而且,陽頂天用黑暗玄火進行吞噬的時候,明明感覺到源源不斷的能量被吞噬過來。可是,要眼前這黑亮的能量物質,卻依舊完全沒有變化。

陽頂天真的是無計可施了。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他更加確定了,這裡就是黑暗帝國的氣眼,是整個通天帝京的要害之處。

如果要用一個想象的比喻。這個地方就像是通天帝京的轉軸點一般。所以,這種物質尤其的堅固,甚至無堅不摧。

陽頂天在這個物質面前,只堅持了一個時辰,然後立刻放棄。

在未知物質面前,首先的就是讓他變成已知的,再想辦法攻破他。

而對未知物質最最淵博的,毫無疑問就是小西天的大祭師協會了。

陽頂天用最快速度離開。並且用石頭將這個挖出來的洞穴掩埋。

然後,直接朝著陰陽鏡飛去。在陰陽鏡頭,開啟一個空間門,跳入了撕裂空間。

然後,在撕裂空間飛行幾萬里,到達了撕裂空間和小西天既連接處。

製造一個空間門,跳出了撕裂空間。陽頂天再一次來到了不周山。

這是陽頂天第三次來到不周山了,這一次他甚至沒有喊門,就直接進入了。

因為,他的身上也有一塊能量鑰,可以開啟大祭師協會的大門。

這是一個極度森嚴的組織。拒絕一切外人,哪怕娜魯在這裡呆了幾百年,也終究是一個外人。

但,這有是一個極度散漫的組織。自從陽頂天被視為自己人之後,甚至沒有爭取其他人的同意,陽頂天就拿到了能量鑰,完全進出自由了。

此時,協會裡面的大廳,空無一人。

陽頂天直接走到了妖狐祭師的方向之內。

輕輕敲了敲門。

「誰?我沒有穿衣服,沒什麼事情就不要進來了。」裡面,傳來了妖狐祭師的聲音。

「我,陽頂天。」陽頂天道。

石門,直接打開了。

陽頂天想了想,還是背過身去,等著妖狐祭師穿上了衣衫。

不料,妖狐祭師直接上前,一把將他拽了進去,然後關上了門。

陽頂天進入一看,發現裡面擺滿了美酒,還有許多的書籍,而且都是閑書。

妖狐大祭師,正慵懶地一邊喝酒,一邊看閑書。

這些大祭師,都在爭分奪秒研究自己的轉向,喝酒看閑書這類事情,是完全無法想象的。

看到陽頂天的表情,妖狐大祭師道:「好不容易勞累了幾百年,將劍魂問題解決了,我當然要好好放鬆放鬆。」

接著,妖狐大祭師將手裡的酒遞給陽頂天,她自己就對著瓶子喝。

陽頂天一口飲下。

「有事嗎?」妖狐大祭師道:「你該不會是來接我出去的吧。」

陽頂天道:「我可不敢,我是來請求幫忙的。」

「你那邊的滅世大戰打贏了嗎?」妖狐大祭師問道。

「贏了,而且還贏了兩次。」陽頂天道。

「現在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幫忙?」妖狐大祭師問道。

陽頂天道:「我遇到了一種物質,是黑色的,但不是黑暗物質,它黑得發亮,看上去像是金屬。但是,對任何傷害都免疫,我用玄火焚燒,閃電轟劈,甚至用黑暗玄火進行吞噬,都完全無可奈何。」

緊接著,陽頂天又道:「對了,黑暗玄火吞噬的時候,明明感覺到有源源不斷的能量被吞噬進來,可是這物質依舊沒有任何變化。」

妖狐大祭師道:「你知道,我研究的項目裡面,不包括這些神秘物質。」

陽頂天道:「我知道,不過協會圖書館裡面,或許會有這些物質的記載。」

妖狐大祭師道:「還是直接找人吧。很多人的研究,未必放在圖書館裡面。」

然後,她開始穿上衣衫,拽著陽頂天去敲門。

……

妖狐直接敲的是火舞的石門,這個不會武功,但在大祭師協會內卻是說一不二的首領人物。

這個女人。論學術不是頂尖,論武功更不是頂尖。

之所以成為協會的首領,完全是因為為人潑辣仗義,而且長得極度艷麗漂亮,整個大祭師協會的大部分男性都暗戀她,而且還有重要的原因,就是會打架,打架下狠手。

她好像在冥想,所以敲門是無法喚醒她的。

於是。妖狐直接敲響了冥想能量鍾。

這鐘,直接通向裡面,可以直接喚醒在冥想中的祭師。

只不過,敲響這個種,是有很大很大責任的。

一定要很重大的事情,才可以敲響這個鐘。

這個冥想能量鐘被敲響,片刻后裡面果然響起了火舞潑辣性感的聲音。

「不管你是誰,最好有足夠的理由。不然你就完了。」

火舞的聲音,還是這麼厲害火辣。

然後。石門被打開,一個艷麗得如同火焰,讓人無法直視的女人,直接披散著波浪長發,出現在陽頂天和妖狐大祭師面前。

「哦,是你埃什麼事情?你還沒走嗎?」火舞朝陽頂天道。

陽頂天道:「我,已經離開了,只不過再次回來求助了。」

「什麼事?說。」火舞道。

這個性感艷麗的尤物,還是這麼義薄雲天。

陽頂天將自己的事情說出,心中忍不住有些不安。

因為。來請求辨別一種特殊的能量物質,對大祭師協會來說,完全是一件小事。用這件事情,去打擾別人的冥想,是說不過去的。

說完之後,火舞二話不說,直接拉著陽頂天朝著一個地方走去。

「對於神秘的能量物質,我不熟。不過有一個人熟,這個不語族雖然是個白痴,但對於神秘物質,他絕對了解得最多。」

火舞拉著陽頂天,走到了這些洞穴的最深處。

然後,完全不管裡面的人究竟有沒有在冥想,直接去敲響了冥想能量鍾。而且,不是敲一下,而是充滿了不耐煩一直敲一直敲。

很快,石門被打開了,走出來一個陽頂天沒有見過的不語族。

這個不語族很白,很瘦,就彷彿從來沒有見過太陽一般。

不語族的腰,本來有些稍稍彎,而眼前這個不語族,完全是駝背了。偏偏,他的長相又是非常秀氣的。

所以看上去,就很怪異了。

一個駝背很厲害的美男子不語族?

而且,陽頂天沒有見過他,上一次所有大祭師協會成員開會的時候,他都不在。

因為,他永遠都是棄權的,所以也不需要他表態了。

「有一種特殊的能量物質,是極度黑色的,但又不是黑暗物質,有發亮的反射光芒,像是金屬。玄火焚燒沒用,黑暗玄火吞噬沒用,閃電劈打沒用,元始娜迦的眼睛寶石融化也沒有用。但是,黑暗玄火吞噬的時候,卻有能量源源不斷湧入,這不過這種神秘的能量物質,毫無反應。」火舞也沒有任何寒暄,直接了當問:「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

這個駝背的不語族,彷彿還沒有從冥想恍惚過來,整個人昏昏沉沉彷彿還沒有睡醒,聽到火舞劈頭就是一堆問題,足足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然後,點了點頭,道:「我知道。」

「那就說礙…」火舞道。

駝背不語族道:「這東西,我取名叫作折衝物。玄火焚燒無用,是因為它是一種能量。黑暗玄火吞噬有源源不斷的能量,那是因為它本身沒有任何能量,它只是一種能量的導體。而且,是最好最好的能量導體,任何能量都可以傳導,而且幾乎不會有任何損耗。」

說到自己的專業處,駝背不語族道:「我們都知道,有很多種能量,是無法傳輸的。比如腐蝕能量,絕大部分傳導體。都會被毀壞。比如幾百萬上千萬的玄火高溫,也無法傳導。又比如某些黑暗能量等等等等……所以,就需要一種非常非常特殊的東西,它可以傳到任何能量。」

接著,這個駝背不語族,就在自己的石室堆中。不斷地翻找。

一邊找,一邊道:「而我們知道,有一種能量晶石,可以儲存大部分能量,包括黑暗結晶,亡靈魔晶等等,包括不凍水。不是因為它有多麼厲害,而是因為它的表面會形成一道絕層,這個虛空層。是一種能量磁場的互相充斥,而產生的。」

然後,這個駝背不語族,終於找到了一個能量盒子。

直接打開,道:「喏,這就是折衝物,是我從一個上古秘境得到的。」

陽頂天見之,不由得一愕。

自己在魔域漩渦深處見到的那個神秘物質。是黑亮的。而眼前這東西,是雪白的啊?

駝背不語族道:「這種折衝物。就是將能量晶石表面的磁場能量,無限無限次壓縮。將幾千丈壓縮成不到半寸,使得從無形,變成了有形。原本這種虛空,是幾乎不傳導任何能量的。但是因為密度的極度增加,所以從幾乎不傳導任何能量。變成了零損耗傳導任何能量,而且絕對的堅不可摧。」

陽頂天望著這個能量玉盒裡面的東西,仔細地觀看,雖然顏色不一樣,但是其他真的是一模一樣。

駝背不語族道:「這個折衝物。原本沒有任何顏色。在什麼環境,就呈現什麼顏色。」

陽頂天明白了,然後道:「它真的就完全無法被摧毀嗎?」

駝背不語族道:「一片徹底的虛空,你怎麼摧毀?」

陽頂天一愕,對啊,一個純粹的虛空怎麼摧毀。

而這折衝物,就彷彿是無限的虛空能量場壓縮,成為了一個凝聚能量導體。

「你難道沒有任何辦法?」火舞質疑道。

駝背不語族搖頭道:「我真的沒有辦法,我已經嘗試幾百年,用無數種辦法想要改變它,結果完全做不到。」

陽頂天道:「那,理論上有沒有任何辦法?」

駝背不語族道:「理論上是有辦法的,不過並沒有意義。因為,這個辦法在學術上,超過折衝物不知道多少個等級。」

「別嘰歪,說。」火舞叱道。

「空間術。」駝背不語族道:「用空間術,進入這個折衝物內,把裡面割開許多隔絕空間,就可以破壞它的傳導功能了。」

頓時,在場一片沉默。

駝背不語族道:「我說了,這法子有等於沒有。空間術,是整個世界學術的巔峰,達不到的。」

陽頂天正要開口,結果火舞一把拽著他,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你繼續冥想吧。」火舞直接離開,並且關上門。

走遠之後,陽頂天才疑惑道:「火舞前輩,我明明會空間術的埃」

火舞道:「那個白痴,要是讓你知道會空間術,你就走不了了。他會用盡辦法糾纏著你,甩都甩不脫的。」

陽頂天一愕,道:「可是,可是,我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礙…」

「你呀,臉皮還是太薄了。」火舞道:「好了,辦法你也得到了,你時間緊迫,我也不留你了。」

「多謝火舞前輩。」陽頂天躬身道。

「你再叫一聲前輩,試試看?」火舞皺眉道。

陽頂天再次躬身道:「多謝,火舞小姐。」

火舞點了點頭道:「下次再來,不用去找狐狸精先,可以直接敲我門。」

「是。」陽頂天道。

然後,和妖狐大祭師拜別之後,陽頂天用最快速度,離開了不周山。

他完全是爭分奪秒。

時間每拖延一秒中,對光明議會都是傷害。

他要在最快時間,給整個邪魔道,整個黑暗帝國,致命一擊。

……

畫面,重新回到孤島的秘密基地之下。

太子厲冥,一邊倒數,一邊脫衣衫。

而靈鷲終於忍不住,嬌軀不斷顫抖,哭出聲來。

要麼殺死祝紅雪,要麼被厲冥凌辱。

她一個都不想選,但是她什麼都不做,也是一個選擇。

很快,太子厲冥數到十了。

「看來,你下不了手殺祝紅雪,你想給我強暴啊,那我就不客氣。」太子厲冥猙獰著丑物,直接走上前來。

修羅靈鷲,湧起所有的勇氣,要奮起一擊!

但結果,她發現自己連一跟手指頭,都沒有辦法抬起來。

因為,魔后亡姬,鎮壓了她的每一寸玄脈。

頓時,她的嬌軀遍體冰寒。

自己好不容易重生,變得驕傲而又美麗。

現在,又要再一次墜落深淵了。

被厲冥這樣的畜生凌辱,就真的一輩子都洗不清了。儘管他知道,陽頂天不會怪罪她,反而會對她更好。

但是對於靈鷲來說,自己高貴就徹底被毀滅了。

一個被人強暴的女人,和之前被東離折磨,又有什麼區別?

完全就意味著,重回到黑暗之中。

可是,殺祝紅雪,她更不想做。

或許,或許得到這具完美的軀體,擁有強大的修為,就只是一場夢幻而已。

靈鷲內心無比的悲涼,甚至自暴自棄。

就在此時,祝紅雪忽然緩緩道:「夫人,您不用選擇的,只是您別忘記了今天這一刻。」

「砰1祝紅雪胸腹位置,猛地炸開。

他不是玄脈自爆,而是體內藏著晶石自爆。

為了保護後面的晶石配方秘密,他選擇出來和魔後周旋。但是,他又絕對不願意成為俘虜,所以選擇了最決絕的一條路。

而與此同時,而他後面的秘密基地,忽然猛地塌陷,粉身碎骨。

無數瘋狂巨獸,瘋狂湧入。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