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零七六:無靈子之叛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道也不可能會給他二等邪靈。 所以,他沒有半點感激,只有滿腔的譏諷。 …… 無靈子的目的地,是南蠻洲! 魔后亡姬,給他的任務,是殺掉陽頂天的直系親人,他的兒女,或者他的妻...

殺掉冷傲之後,牡丹將二等邪靈賜給了一個三等邪靈者,那個人便成為了最幸運之人。

但是,他的驚喜,也僅僅只存在了不到半日。

這二等邪靈,又賜給了無靈子。

當擁有二等邪靈的時候,無靈子進入了一種非常非常奇妙的感覺。

他對邪靈能量的渴望,超過了任何人。

因為,他有幽冥鬼火,是永生不死的。但是,卻可以被殺死。

所以,他變得尤其貪生怕死了。對於邪靈,就變得極度的渴望。

也正是這個原因,邪魔道的人怎麼都不肯給他邪靈。

結果,因為現實的逼迫,魔后亡姬,不得不給他邪靈了。

雖然,僅僅只是二等邪靈。

當然,二等邪靈沒有讓他突破聖級,但卻也讓他的修為得到了極大的提高。

在那一刻,無靈子甚至有一種重生的感覺。

這就意味著,自己真正成為了不死不滅之人了。

追求了二百年的東西,終於到手了。

他終於放開膽子,拋棄之前的窩囊和無能了。

所以,在得到邪靈的那一刻,他興奮嗎?

興奮!

但是,卻沒有非常非常強烈的幸福感,反而有一種空虛。

當追逐了太久的東西到手的時候,確實會湧起一陣空虛,彷彿一下子失去了奮鬥目標。

那麼,他感激魔后亡姬嗎?

不,不,不!

甚至,他充滿了嘲諷,還有怨恨!

邪魔道,一次,一次,又一次,將踩在了腳下,讓他失去了所有的尊嚴。

這一次,如果不是迫不得已,邪魔道也不可能會給他二等邪靈。

所以,他沒有半點感激,只有滿腔的譏諷。

……

無靈子的目的地,是南蠻洲!

魔后亡姬,給他的任務,是殺掉陽頂天的直系親人,他的兒女,或者他的妻子。

陽頂天的兒女,妻子都已經藏起來了。

三天之內,估計也很難找到。

而且,或許陽頂天家人兒女身邊,是有聖級強者守護的。

所以,無靈子是不願意去冒這個險的。

不過,聽說陽頂天的妻子凰語,還有女兒陽舞沒有生活在雲霄城山谷,大多數時候都在南蠻洲,和倖存的半人族在一起。

還有狐人族的小公主香香,也基本上都在南蠻洲。

這三人之中,只要有一個在南蠻洲,便可以了!

很快,無靈子就飛到了南蠻洲的上空。

一眼望去,到處都是熱火朝天的建設景象!

滅世大戰,剛剛結束還沒有幾天。

南蠻洲的無數人,就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重建了。

當然,也算不上重建,雖然南蠻洲也受到了黑暗梟龍的襲擊,但是畢竟無數的城市和城堡沒有建成,所以應該算得上是繼續建設。

這裡的人,不管是半人族,還是人類,臉上都洋溢著充滿精神的笑容。

這裡,到處都是生機勃勃的景象。

當南蠻洲處於靈鷲宮統治的時候,應該是地獄吧。

無數的野人,全部被抓去,作為黑鷲的食物。

整個南蠻洲,到處都是恐怖的殺戮。

而此時,依舊可以看到野人的身影。

不過,他們已經被理了頭髮,穿上了衣衫。如果不是他們的五官和正常人類不大一樣,無靈子一下子還認不出來了。

這群野人,此時也正在熱火朝天地扛著木頭,扛著石頭。

雖然大部分的野人都還不會說人類國度的語言,但是通過滿臉的大笑,還有比手划腳,也可以進行最基礎的交流。

因為野人對生存的要求低,所以現在這是最最滿足的一個種族了。

因為,所有的野人,再也不愁吃不飽飯了。再也不用擔心被靈鷲宮的人獵殺了。

所有的野人都安全了,而且都吃上了之前做夢都想不到的美食。

至於扛扛木頭,扛扛石頭,對他們來說,是最最輕鬆的活了。

其實,蠻人族還有其他權力的,比如進學,比如進入光明議會軍團,甚至是進入天啟學院。

只不過,這些權力對蠻人族來說,現在還無比的飄渺,他們目前在乎的只有一件事情,有沒有好東西吃,能不能吃飽肚子。

無靈子找到一個偏僻之處,躲避南蠻洲的飛騎,降落在地。

然後,他充滿了戒備還有不屑,在道路上行走。

戒備,是因為天生對光明議會的警惕。

不屑,是因為他自己的修為強大,而且有了邪靈能量,幾乎不畏懼任何人了。

結果一路上,不管是遇到半人族,還是人類,還是蠻人族。

幾乎所有人見到他的第一反應,先是露出微笑,然後躬身行禮,退讓到路邊,等待他的過去。

竟然,所有人都給他讓路。

甚至,包括光明議會的士兵!

無靈子一愕,這,這是為何啊?

為什麼所有人都要給自己行禮,給自己讓路埃

難道自己易容后的長相,像是光明議會的某個大人物埃

不過很快,他知道自己想錯了。

因為,他看到了第二個鬚髮皆白的年長者,他走在路上,也是所有人行禮,所有人讓路。

頓時,無靈子心中微微一顫,湧起一種非常莫名的情緒。

竟然,所有的老者,都能享受這個待遇。

要知道,不管是半人族,還是蠻人族,甚至是人類國度。

普通平民,只要年紀一大,就徹底變成累贅,如果兒女們不孝順,幾乎是很難活下去的。

就算兒女比較孝順,普通平民也家庭很難養活一個不事生產的年長者。

所以,基本上年邁者,也一直要從事辛苦的勞作,甚至還要更加努力,因為他們的生產力已經很底下了。

所以,在之前的世界,年紀一大,就意味著被拋棄。

而現在,這些年長者,竟然可以受到如此之待遇。

接著,無靈子進入了一個集鎮。

看到了許多鬚髮潔白的老者,有的在帶孩子,有的在侍弄菜園子,而還有更多,則是聚在一起閑聊,或者下棋,甚至打牌。

這個小鎮的簡陋公園,其實還沒有建完,只有簡單的幾張石桌子,但現在已經圍滿了人,清一色全部是年邁者。

每一章桌子上,都在下棋,打牌,周圍一堆人圍觀。

無靈子湊了上去,發現有的在下象棋,有的在下圍棋,還有的在打麻將,撲克牌都有。

他知道,這些遊戲都是陽頂天發明的。他本以為,這些只是光明議會最高層的遊戲,沒有想到連南蠻洲最底層的民眾,都會了。

他就不怕民眾玩物喪志嗎?

他也好圍棋,只不過水平太爛了,和獨孤逍下十盤,十盤都會慘敗。

這下,剛好看到有幾張桌子在下圍棋,而且下圍棋的老者,著裝上都比較體面,顯然有點身份。

無靈子雖然身有要事,但還是忍不住見獵心喜,湊上去看人下棋。

這一看不要緊啊,僅僅不到一刻鐘,他的心就癢得不得了了埃

這群人的棋藝,實在是太爛了埃

就這不到一刻鐘,不知道下錯了多少次了埃如果自己上去下,保證大殺四方埃

無靈子發現,原來不是自己的棋藝太爛,而是獨孤逍棋藝太神埃自己這個棋簍子,天天跟著獨孤逍下棋,也棋藝大漲埃

終於,又看了一刻鐘,無靈子實在忍不住其中一個老頭的低級錯誤了,直接上前道:「你這棋怎麼能怎麼下呢?你這個子,應該落在這裡啊1

那老頭正落於下風,聽到無靈子這樣說,頓時不高興了,直接起身道:「你厲害,你來下埃看的時候,覺得自己厲害。真到你下場了,就瞎眼了。」

「我來就我來。」無靈子上去坐下,替代了那個老頭的位置,開始和人對弈起來。

結果,當然是無靈子大勝。

畢竟,圍棋這東西,推廣的時間還很短,大部分人的棋藝還比較低。

無靈子雖然也是臭棋簍,但是和獨孤逍這樣的絕頂高手下了一個多月,也變得厲害了。

所以,一盤下來,大勝對方几個子埃

他大勝之後,頓時所有老頭望向他的目光都不一樣了。充滿了不服氣,還有敬佩。

「再來,我就不信,我贏不了你。」對手的那個老頭不甘心。

結果,兩人又下了一盤,結果無靈子獲得了更輝煌的勝利。

接下來,在場的老頭們不服氣了,自認為高手的,紛紛上前挑戰無靈子。

結果,所有人紛紛落敗。

無靈子,大殺四方,威風無比,殺得所有老頭,面如土色。

看著所有人充滿敬畏和崇拜的目光,無靈子心中的感覺真的爽啊,彷彿吃了仙丹一樣爽。

甚至,甚至……無靈子覺得,這種感覺,比得到二等邪靈,還要爽埃

天黑了之後,無靈子才記起來,自己是要來殺人,要來辦事的。

於是,他匆匆告別。

但是,這群老頭不讓了,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戰無不勝的棋聖,一定要請他吃飯。

結果,無靈子有跟著一堆老頭,去一個飯店吃飯。

吃飯就吃飯,很多老頭因為崇拜他,不斷地敬酒,而且對他的棋藝讚不絕口,幾乎將他吹捧上了天。

無靈子喝得醉醺醺的,又把腦子裡面的事情全部拋開了,跟著一起喝酒,一起吹噓。

結果,第二天起床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而且,自己還睡在了一個陌生的人家中,好像是這個小鎮的棋藝協會會長家裡。

這個棋藝協會會長,女兒都出息。兒子在外面做官,女兒嫁給了光明議會的一個中層軍官。所以這老頭在當地非常有威望,只不過兒女都在外面,家裡就他和老伴兩人。

老伴要帶孫子,所以他無聊之下,就愛好上了圍棋,組建了圍棋協會。

無靈子向他告別,結果對方硬是不讓走,好客熱情得讓無靈子完全無法拒絕。

如果在之前,誰要是違逆了無靈子,早就一掌拍下去,直接粉身碎骨了。

可是,人家老頭這麼崇拜你,這麼熱情好客,完全是知己埃你讓無靈子怎麼下得了手?

於是,無靈子又稀里糊塗地,被拉到另外一個城鎮里,代表圍棋協會,將另外一個鎮的棋手,殺得丟盔卸甲。

然後晚上,又是請吃飯,又是喝酒。

然後,協會商議,讓無靈子代表靈木鎮,去參加南風郡的圍棋大賽。

喝得醉醺醺的無靈子,被無數人吹捧,頓時腦袋一熱,拍著胸脯答應了。

然後,又喝得醉醺醺,倒頭就睡了。

再一醒來,又是日上三竿了。

這,已經是第三天了!

距離和魔后的三天之約,就要過去了。

於是,無靈子不得不提出告辭,對方當然不肯。

結果,無靈子說自己去辦一件事情,辦完之後,就代表靈木鎮去參加圍棋大賽。

這下,對方才讓他離開。而且,害怕他不認識路,還派了自己的大孫子帶著他去聖谷城,還為他雇了一輛大馬車。

其實,無靈子是準備飛過去的。

結果,面對這個老頭的熱情,還有這個虎頭虎腦的少年,無靈子竟然拒絕不了對方的好意,登上了大馬車,前往百里之外的聖谷城!

……

馬車裡面,無靈子和那老頭的大孫子,大眼瞪小眼。

這是一個十一歲的少年,很聰明清秀,但是也比較內向害羞。

就這麼小的年紀,那老頭竟然放心讓他一個人去聖谷城,而且跟著無靈子一起去。

這是何等的信任?自己可是一個大魔頭埃

頓時,無靈子覺得自己的內心,有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吳爺爺,您去聖谷城做什麼啊?」那個少年忍不住了問道。

無靈子一愕,一下子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我去見一個人。」無靈子道。

「哦,那等下我幫您問路吧。」少年雖然害羞,但是也非常熱情,樂意助人。

……

一個多時辰后,就到了聖谷城了。

這是一個半人族的聚集地,不過來來往往的,很多都是人類,也有蠻人族。

「吳爺爺,您要找誰,我幫您問路。」那個少年仰著頭,熱切道。

望著這孩子純凈的目光,明明知道自己不該說出來,但無靈子還是忍不住道:「我,我找凰語夫人。」

「我知道,我還見過她,我還見過陽舞小公主,她長得可可愛了。」少年道:「我帶您去。」

一刻鐘后,少年真的將無靈子帶到一個還沒有建好的城堡之外。

然後,看到了一個粉妝玉琢的小丫頭,正在馬路上和一群小孩子在玩。

她,就是陽頂天和凰語的女兒,陽舞!

也,也就是無靈子這次要殺的目標。

圍棋會長的大孫子,直接跑到她的面前,道:「舞舞公主,吳爺爺找你母親。」

然後,這個又漂亮,又驕傲,如同上天精靈一般的小女孩,俏生生來到無靈子面前道:「爺爺,你找我媽媽做什麼呀?」

她的眼睛,純凈得彷彿寶石一般。

她的聲音,彷彿清泉一般嬌嫩清脆。

她的小臉,彷彿白雪雕琢出來,精緻絕倫。

聽到這聲音,看著她粉嫩精緻的小臉蛋,看著她好奇而又充滿純凈的大眼睛。

無靈子覺得,自己的心,有一種要融化的感覺。

魔后的任務,是讓他殺了這個小丫頭,換取突破聖級強者。

然而,要對這樣一個精靈一般的小天使動手。

這個念頭還沒有起來,無靈子渾身猛地一陣哆嗦,拚命拚命地搖頭。

甚至,有一種噁心嘔吐的感覺。

他還沒有做,只是湧起這個念頭,就覺得噁心,嘔吐。

他最最寶貝的女兒靈鷲,當時這麼大的時候,有這麼可愛嗎?

好像,好像沒有這麼可愛。

對於靈鷲小時候的樣子,他已經記不清了,甚至他彷彿是錯失了靈鷲的童年的。

一直到發現靈鷲的天靈師天賦的時候,他才珍視這個女兒的。

這幾天的經歷,無靈子發現,彷彿……彷彿幸福的定義有另一種。

自己的人生,彷彿是不完整的。

「無靈子,是不是下不了手啊,不如我替你做吧。」忽然,耳邊傳來東離陰冷的聲音。

然後,一道黑影,瞬間而至。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