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零七四:冷傲慘死!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你什麼看法?」 公主牡丹淡淡道:「我?無所謂啊1 這話一出,對冷傲,完全是雷霆一擊般! 他完全不敢置信望著公主牡丹,這個女人,可是他的夢中情人,可是心中的仙子東方冰凌。 ...

魔后亡姬望了秋若涵一眼,道:「你說。」

秋若涵一指冷傲道:「就是他。」

冷傲面色劇變,道:「你,你血口噴人1

魔后亡姬看了冷傲一眼,不過和看螻蟻沒有什麼區別,然後淡淡道:「秋若涵,你有證據嗎?」

秋若涵道:「首先,冷傲你是陰陽宗中人,和陽頂天沒有任何過節。你的父親,更是對陽頂天有莫大之恩情,而且陽頂天對你非常之器重。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在某個大名單之中,陽頂天堅持要將你的名字加上,而且親自來陰陽宗接你前往。」

冷傲大笑道:「這,這又能證明什麼?」

秋若涵道:「我,西門懼,楊錚和陽頂天都有深仇大恨。而你,我看不出你有任何加入萬滅神殿之動機。」

冷傲道:「我仇恨陽頂天,這足夠了嗎?他只是一個區區跳樑小丑,憑什麼成為天道盟之主。東方涅滅憑什麼把冰凌師妹許配給他?冰凌又憑什麼和她私定終身?既然,我無法在正常渠道上擊敗他,那我就另闢蹊徑。」

秋若涵道:「除了這原因,你加入萬滅神殿,有沒有東方冰凌的原因?」

冷傲道:「當然有,冰凌師妹是我的夢中情人,她就算到了地獄,我也會跟隨。」

說罷,冷傲朝牡丹望去無比深情的目光。

秋若涵道:「那就更加荒謬了,你的父親冷青塵,就是直接死在公主牡丹之手的。回影玉已經記錄下這個畫面,相信你也看過不止一遍。所以,你加入邪魔道根本就是為了復仇,是你和陽頂天一起策劃的一個陰謀。」

冷傲大聲厚道:「我父親,是死在陽頂天手裡的,不是死在師妹之手。如果不是陽頂天,我父親又怎麼會死?」

魔后亡姬道:「秋若涵,如果僅僅只是如此的話,證據是不大夠的。」

秋若涵道:「冷傲,當時帝釋邊在我們所有人面前露出了真面目之後,你去了哪裡?」

冷傲面色微微一變道:「我去了蛇人帝國,怎麼了?我只是奉魔后之命,帶著黑暗梟龍去擒獲蛇人帝國的半人族,來製造滅世軍團而已。難道,你連魔后陛下也要質疑嗎?」

太子厲冥心中頓時吐槽,這個魔后亡姬做事,真是不夠嚴謹的。

當時帝釋邊露出了真面目之後,就應該立即徹底關閉黑暗帝國的。結果是過了好幾個時辰后,才想到這一點,將黑暗帝國徹底關閉。

而當時,正好輪到冷傲率領黑暗梟龍,去抓捕蛇人帝國半人族。

秋若涵道:「沒錯,是剛好輪到你。可是更湊巧的是,那一天陽頂天也去了蛇人帝國呢。」

冷傲面色大變,頓時有種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直接跪下道:「魔后陛下,當時我只是奉您的命令去蛇人帝國抓捕半人族,我根本不知道陽頂天也去了蛇人帝國,更加沒有和他見過面啊,請您明鑒。我對萬滅神殿忠心耿耿,我只想著有朝一日,能夠借用神殿的力量,將陽頂天踩在腳底,永世不得翻身,我真的沒有任何任何背叛的動機啊1

秋若涵道:「可是,從帝釋邊使者露出真面目之後,就只有你一個人離開過黑暗帝國。所以,你不是底,誰又是?」

冷傲駭然道;「魔后,我請求用精神巫師,探究我的腦域,證明我的清白。」

就如同修羅靈鷲,體內不能有邪靈能量。因為,他是天靈師,對精神系能量要求極度苛刻。

而最頂尖的精神師,靈魂和腦域,也不能受到任何污染。

魔后亡姬道:「能夠探究腦域的精神師,在小西天。但是人類國度之門,現在被陽頂天封鎖了,沒有辦法找精神師了。」

冷傲叩首道:「那我可以等,您可以將我囚禁起來,一直等到我可以證明清白的那一天。」

魔后亡姬朝帝釋邊望去道:「你覺得怎樣?這件事情,你的發言權最大。」

帝釋邊道:「看起來,他幾乎是唯一的嫌疑者了。」

「我不是……」冷傲變聲,嘶吼道:「我是清白的1

魔后亡姬皺了皺眉,其實從內心深處,他也不大相信冷傲就是那個底叛變者。甚至,她覺得其實沒有叛變者,應該是東離之前說漏了嘴,引起了陽頂天的懷疑。

但是,現在最重要的是安撫帝釋邊的憤怒,把這一頁揭過去,然後立刻開啟第二波滅世之戰,讓無數亡靈進入人間。

至於死一個冷傲,那……那完全是無所謂的。把他的二等邪靈剝奪,賜給另外一個人就是了。

魔后亡姬朝公主牡丹道:「牡丹,冷傲是你的人,你什麼看法?」

公主牡丹淡淡道:「我?無所謂啊1

這話一出,對冷傲,完全是雷霆一擊般!

他完全不敢置信望著公主牡丹,這個女人,可是他的夢中情人,可是心中的仙子東方冰凌。

當時,是她親自找到自己,賜予自己二等邪靈。

冷傲一直以為,這是一種情意。

雖然,牡丹賜給了五個人二等邪靈,但是他覺得自己是不一樣的,自己是特殊的。

或多或少,牡丹對自己都有一些特殊之情意的。

現在,決定自己生死的時候,對方竟然輕描淡寫地說一句,我無所謂埃

彷彿,彷彿自己就是蒼蠅,就是螞蟻一般,死活完全沒有分量。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冷傲渾身冰涼,癱倒在地。

魔后亡姬道:「厲冥,你覺得怎麼樣?」

太子厲冥皺眉道:「寧錯殺,勿放過。」

魔后亡姬又道:「東離,你覺得怎麼樣?」

東離覺得帝釋邊泄密,很可能是自己的原因,不由得有些心虛,現在有人背鍋,當然再好不過。頓時,他冷笑道:「冷傲加入神殿,我也覺得很奇怪,他完全根正苗紅啊,以前和我們神殿也沒有什麼瓜葛。所以,我覺得他就是那個背叛者吧。」

魔后亡姬又望向修羅靈鷲道:「靈鷲,你雖然不是一等邪靈者,但是你作為魔妃之一,你也有發言權。」

「殺了,千刀萬剮。」靈鷲斬釘截鐵道。

靈鷲很討厭冷傲,因為他仗持自己是東方冰凌的人,所以永遠一副冷酷驕傲得不得了的樣子。對靈鷲的態度,也非常的不好。

當然,至於他是不是陽頂天的底?

其實……其實她是不大關心的。

而且,她覺得大概不是,原因很簡單,他和陽頂天是情敵。

她覺得,情敵之間,一定不可能是朋友。

就這樣,冷傲的命運就被決定了。

他完全癱倒在地,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切。

自己拋棄了陰陽宗大弟子的榮耀,進入了邪魔道,竟然……竟然落得這個下常

他,他真的不甘心埃

陽頂天的悲慘結局,他還沒有見到。

他還沒有踩過陽頂天一腳,怎麼可以就這麼死去。

頓時,他猛地跪在地上,拚命叩首道:「魔后,魔后,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你給我機會,我證明我自己。我立刻去殺了陽頂天的妻子,立刻去殺了陽頂天的兒子,我會證明我是清白的,我是清白的……」

在場的幾個權力者,除了帝釋邊漠不關心之外,幾乎所有人都覺得,這個冷傲確實是清白的。

真正的泄密者是東離。

但是,東離是魔王的義子之一,不可能對他怎麼樣?

所以……快刀斬亂麻,還是直接殺了了事。

魔后亡姬道:「牡丹,他是你的人,你動手吧。」

「是。」牡丹道。

牡丹深處玉手,凝聚出一等邪靈樹。

上面,有五個巨大的樹枝,樹枝上分別映襯著他們的面孔。

其中,有一個面孔就是冷傲的,此時正無比痛苦,無比恐懼。

牡丹輕輕一掐,一轉。

頓時,活生生將上面冷傲的面孔掐滅,將這個二等邪靈轉到冷傲之下的第一個三等邪靈者。

頓時,那個人不敢置信,這個天大的餡餅,竟然落在了自己頭上,他立刻跪下,拚命口頭,無比狂喜。

而冷傲,依舊磕頭出血,嘶聲道:「我去殺了陽頂天的兒子,讓我證明自己的清白。」

公主牡丹深處玉手,直接深入冷傲的胸膛之內,然後活生生將一等邪靈,從他的體內拽出。

從他的氣海,從他的玄脈,從他的腦域,從他的心臟拽出。

冷傲看著自己破開的胸口,看著牡丹鮮血淋漓的玉手,頓時發出驚天的慘呼。

他失去二等邪靈了,他失去二等邪靈了。

牡丹猛地將二等邪靈能量,直接植入那個要狂喜得暈過日摺

頓時,二等邪靈直接換主。

此時的冷傲,已經完全狀似瘋狂了。

忽然,他猛地尖叫怒吼道:「你們這群禽獸,你們這群瞎了眼睛的畜生,我死了也不會放過你們。你們,活該一個個被陽頂天碎屍萬段1

魔后亡姬朝帝釋邊道:「你來吧。」

帝釋邊拔出寶劍上前,猛地一劍斬下。

「我不甘,我不甘礙…」

冷傲話音未落,整個腦袋,直接被斬斷。

滾落在地的時候,面孔依舊猙獰,雙目圓睜,死不瞑目!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