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零七四:冷傲慘死!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5-26 22:58  |  字數:3564字

魔後亡姬望了秋若涵一眼,道:「你說。」

秋若涵一指冷傲道:「就是他。」

冷傲面色劇變,道:「你,你血口噴人!」

魔後亡姬看了冷傲一眼,不過和看螻蟻沒有什麼區別,然後淡淡道:「秋若涵,你有證據嗎?」

秋若涵道:「首先,冷傲你是陰陽宗中人,和陽頂天沒有任何過節。你的父親,更是對陽頂天有莫大之恩情,而且陽頂天對你非常之器重。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在某個大名單之中,陽頂天堅持要將你的名字加上,而且親自來陰陽宗接你前往。」

冷傲大笑道:「這,這又能證明什麼?」

秋若涵道:「我,西門懼,楊錚和陽頂天都有深仇大恨。而你,我看不出你有任何加入萬滅神殿之動機。」

冷傲道:「我仇恨陽頂天,這足夠了嗎?他只是一個區區跳樑小丑,憑什麼成為天道盟之主。東方涅滅憑什麼把冰凌師妹許配給他?冰凌又憑什麼和她私定終身?既然,我無法在正常渠道上擊敗他,那我就另闢蹊徑。」

秋若涵道:「除了這原因,你加入萬滅神殿,有沒有東方冰凌的原因?」

冷傲道:「當然有,冰凌師妹是我的夢中情人,她就算到了地獄,我也會跟隨。」

說罷,冷傲朝牡丹望去無比深情的目光。

秋若涵道:「那就更加荒謬了,你的父親冷青塵,就是直接死在公主牡丹之手的。回影玉已經記錄下這個畫面,相信你也看過不止一遍。所以,你加入邪魔道根本就是為了復仇,是你和陽頂天一起策劃的一個陰謀。」

冷傲大聲厚道:「我父親,是死在陽頂天手裡的,不是死在師妹之手。如果不是陽頂天,我父親又怎麼會死?」

魔後亡姬道:「秋若涵,如果僅僅只是如此的話,證據是不大夠的。」

秋若涵道:「冷傲,當時帝釋邊在我們所有人面前露出了真面目之後,你去了哪裡?」

冷傲面色微微一變道:「我去了蛇人帝國,怎麼了?我只是奉魔後之命,帶著黑暗梟龍去擒獲蛇人帝國的半人族,來製造滅世軍團而已。難道,你連魔後陛下也要質疑嗎?」

太子厲冥心中頓時吐槽,這個魔後亡姬做事,真是不夠嚴謹的。

當時帝釋邊露出了真面目之後,就應該立即徹底關閉黑暗帝國的。結果是過了好幾個時辰後,才想到這一點,將黑暗帝國徹底關閉。

而當時,正好輪到冷傲率領黑暗梟龍,去抓捕蛇人帝國半人族。

秋若涵道:「沒錯,是剛好輪到你。可是更湊巧的是,那一天陽頂天也去了蛇人帝國呢。」

冷傲面色大變,頓時有種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直接跪下道:「魔後陛下,當時我只是奉您的命令去蛇人帝國抓捕半人族,我根本不知道陽頂天也去了蛇人帝國,更加沒有和他見過面啊,請您明鑒。我對萬滅神殿忠心耿耿,我只想著有朝一日,能夠借用神殿的力量,將陽頂天踩在腳底,永世不得翻身,我真的沒有任何任何背叛的動機啊!」

秋若涵道:「可是,從帝釋邊使者露出真面目之後,就只有你一個人離開過黑暗帝國。所以,你不是卧底,誰又是?」

冷傲駭然道;「魔後,我請求用精神巫師,探究我的腦域,證明我的清白。」

就如同修羅靈鷲,體內不能有邪靈能量。因為,他是天靈師,對精神系能量要求極度苛刻。

而最頂尖的精神師,靈魂和腦域,也不能受到任何污染。

魔後亡姬道:「能夠探究腦域的精神師,在小西天。但是人類國度之門,現在被陽頂天封鎖了,沒有辦法找精神師了。」

冷傲叩首道:「那我可以等,您可以將我囚禁起來,一直等到我可以證明清白的那一天。」

魔後亡姬朝帝釋邊望去道:「你覺得怎樣?這件事情,你的發言權最大。」

帝釋邊道:「看起來,他幾乎是唯一的嫌疑者了。」

「我不是……」冷傲變聲,嘶吼道:「我是清白的!」

魔後亡姬皺了皺眉,其實從內心深處,他也不大相信冷傲就是那個卧底叛變者。甚至,她覺得其實沒有叛變者,應該是東離之前說漏了嘴,引起了陽頂天的懷疑。

但是,現在最重要的是安撫帝釋邊的憤怒,把這一頁揭過去,然後立刻開啟第二波滅世之戰,讓無數亡靈進入人間。

至於死一個冷傲,那……那完全是無所謂的。把他的二等邪靈剝奪,賜給另外一個人就是了。

魔後亡姬朝公主牡丹道:「牡丹,冷傲是你的人,你什麼看法?」

公主牡丹淡淡道:「我?無所謂啊!」

這話一出,對冷傲,完全是雷霆一擊般!

他完全不敢置信望著公主牡丹,這個女人,可是他的夢中情人,可是心中的仙子東方冰凌。

當時,是她親自找到自己,賜予自己二等邪靈。

冷傲一直以為,這是一種情意。

雖然,牡丹賜給了五個人二等邪靈,但是他覺得自己是不一樣的,自己是特殊的。

或多或少,牡丹對自己都有一些特殊之情意的。

現在,決定自己生死的時候,對方竟然輕描淡寫地說一句,我無所謂啊。

彷彿,彷彿自己就是蒼蠅,就是螞蟻一般,死活完全沒有分量。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冷傲渾身冰涼,癱倒在地。

魔後亡姬道:「厲冥,你覺得怎麼樣?」

太子厲冥皺眉道:「寧錯殺,勿放過。」

魔後亡姬又道:「東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