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零五六:凌舞意志!靈鷲詛咒!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去。 罪名很簡單,就是戰爭罪,反人類國度罪。 整個中京。砍下來的腦袋,已經繞了好幾里,甚至幾十里地了。 但是跳出來要給邪魔道帶路,對光明議會攻擊的人,還是此起彼伏。殺之不絕。<...

西門焰焰想了一會兒道:「好的,我們直接去幽冥海。△±,」

如果換成其他的女人,或許會說,我要留下來鼓舞士氣,表示和全體將士共同戰鬥的意志。

但是焰焰沒有,而是直接了當地答應,甚至直接提出去幽冥海。

因為她沒有任何的政治野心,不需要刷任何存在感。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覺得這樣家人最最安全。

曾經,邪魔道對陽頂天的家人,是有堅決不侵犯的默契的。

但是現在看來,這種默契已經不見了。

在焰焰心中,任何東西都比不上家人的安全重要。家裡的每一個孩子,都是她的心肝寶貝。家裡的每一個姐妹,都是她的親人。

而幽冥海,大概也是僅有幾處邪魔道難以涉及的地方了。

哪裡是海底,有上古巨獸梟梟收服,不管是黑暗巨龍黑暗梟龍,都無法穿過。

而且,那裡有強大的能量場,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決定了之後,焰焰和家人,立刻全部行動起來。

此時,整個雲霄城的非軍事人員,已經全部撤離了。

剩下的,也就只有山谷裡面陽頂天的一家人了。包括西門夫人,師娘,還有陽頂天的妻子,孩子們。

稍作收拾之後,就要乘坐幾隻魔鷲,直接前往幽冥海。

在走之前,焰焰見到了在城堡裡面冥想的凌舞。

自從來到雲霄城之後,凌舞幾乎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每一天都在城堡裡面清修。

「凌姐姐,我們要去幽冥海了,你和我們一起去吧。」西門焰焰道。

凌舞望著焰焰好一會兒。

她曾經恨過這個女人吧。因為當時陽頂天始終沒有去烈火島接她,卻始終在焰焰的身邊。

但此時,她覺得自己的恨意真是可笑,眼前這個女孩幾乎是天下最可愛善良的女孩了。

凌舞笑道:「你這樣喊我,而且邀請我去幽冥海,是替你們家陽頂天納我進門了嗎?」

頓時。焰焰被凌舞促狹的笑話鬧得有些面紅耳赤,然後有些結巴道:「我,我當然是願意的,但這種事情只能夫君自己來決定的埃」

這也就是焰焰了,嘴巴笨不會說話。

如果換成武莫織,保證調戲凌舞羞澀得無地自容。她會說,想要進入我們家門,胸圍多大,屁股多大。哪裡色澤新鮮不新鮮,我要驗貨的。

凌舞雖然年紀和焰焰也差不多,但是她經歷了太多的事情,見到焰焰面紅耳燥的可愛樣子,心中又是羨慕又是憐愛,道:「好了,你鬧你的。我在這裡呆了那麼久,現在危難關頭。也該我出力了。」

西門焰焰道:「可是,你身上的邪靈能量。是她們給的呀,她們或許有對付你的法子。」

凌舞搖頭道:「我的兄長吳幽冥,可以對抗一等邪靈。二等邪靈,根本無法鎮壓人的意志,如果我連二等邪靈都戰勝不了,那也枉費兄長對我的一片心血了。」

西門焰焰點了點頭道:「那好的。那我們先走了,以後見。」

「以後見。」凌舞笑道,然後終於忍不住道:「陽頂天把你保護得真好,真是妒忌死我了。」

焰焰頓時不好意思道:「凌姐姐不要笑話我了。」

凌舞溫柔一笑,陽頂天把焰焰保護得很好。而吳幽冥。把她也保護得很好。

雖然,這種保護一直到吳幽冥和陽頂天決鬥失敗后,才真正開啟。

但不得不說,一個人一旦被人全身心的保護,愛護,那她真的就很難再墜落黑暗和邪惡了。

……

接下來,整個大雲霄城。

又進行了前所未有的戰爭準備。

光明議會所有的兵工廠,裡面所有的人,一天到晚完全不眠不休,和時間賽跑。

瘋狂地製造著全新的炸彈,飛彈。

第六代x晶石配方的炸彈。

尤其是毀滅級炸彈,毀滅級飛彈。

所有的秘密工廠,全部瘋狂運轉。

滅世軍團還有多少天會來到大雲霄城。

雲霄城戰役還有多少時間爆發,留給雲霄城的時間還有多長?

完全是未知數,或許明天,或許後天。

鋪天蓋地的滅世軍團,就會出現在雲霄城的上空。

整個大雲霄城,再一次進行了瘋狂的加固。

原本已經足夠高,足夠厚的城牆,再一次增大了數倍。

不管是高度,還是厚度,都增加了數倍。

而且,雲霄城背後全部是巨大的山脈。

光明議會,對這些山脈都進行了改造,變成了更加堅固的防線。

此時,整個大雲霄城戰區的火炮,足足超過了五萬門之多。

至於晶石強弩,更加是天文數字。

但是,雲霄城裡面的大軍,卻少了許多倍。

原本的北地戰區,裡面的二百萬大軍,還有所有的重要物質,都已經全部撤退到大雲霄城。

雲霄城,本來就有近二百萬的精銳,是用來支援其他戰區的。

加上從混亂之地戰區扯下來的近三百萬大軍,還有北地戰區撤下來的二百萬大軍。

此時,整個大雲霄城戰區,整個雲霄城各處城堡,足足有超過了七百萬大軍。

但是光明議會一聲令下,超過五百多萬大軍,全部撤離。

撤往兩個方向,一個是鐵爐炎城,一個是西京!

雖然,雲霄城戰役還沒有開打,但是光明議會已經做到了淪陷的準備。

準備鐵爐炎城防禦戰和西京防禦戰。

而整個西北大陸,剩下的民眾,哪怕是日落山脈以南的民眾,也要全部撤離。

撤離到中洲,還有西南大陸。

頓時,整個人類國度。人心惶惶。

尤其是北平戰區的淪陷,對於無數的民眾來說,更加是如同雷霆一擊。

僅僅是三天時間,整個混亂之地戰區,就徹底淪陷了。

在西洲還好,在整個中洲。無數民眾對光明議會的質疑。甚至是攻訐完全是此起彼伏。

責怪光明議會軍團的無能,責怪光明議會,責怪陽頂天,將整個世界帶入戰爭的深淵。

陽頂天,完全成為無數人嘴裡的罪魁禍首。

而整個中洲,無數的地下組織,紛紛建立。

這些組織,只有一個主題。對抗光明議會所謂的保證,迎接萬滅神殿之統治。

許多人紛紛跳出來。表明自己和邪魔道有這樣那樣的親密關係。

於是,只要認識一個邪魔道的人,立刻就會變成香饃饃。哪怕認識的只是邪魔道的一個小角色,在地上上也能夠呼風喚雨,甚至魚肉民眾。

整個中洲,甚至已經有無數家庭,開始暗地製造萬滅神殿的旗幟,等待著萬滅神殿駕臨中洲。

面對這種一廂情願的愚昧。光明議會早就懶得追究了。只要你不跳出來,只要你不公開集會。私底下在家裡做什麼事情都不管你。

但是,只要有人敢跳出來。立刻就出動兵力,用最嚴苛的手段,直接鎮壓下去。

罪名很簡單,就是戰爭罪,反人類國度罪。

整個中京。砍下來的腦袋,已經繞了好幾里,甚至幾十里地了。

但是跳出來要給邪魔道帶路,對光明議會攻擊的人,還是此起彼伏。殺之不絕。

這群人,你要說怕死,他又膽大包天,完全不懼光明議會的刀劍,屢屢跳出來造反。

你要說他膽大,他有膽小如鼠,滅世軍團還離著上萬里,就已經肝膽欲裂。

有這勇氣,還不如直接去對抗邪魔道呢!

而且最可笑的是,這裡面大部分的造反活動,都不是邪魔道組織的。魔后亡姬自持強大的力量,根本不屑為之。

所以,這些跳出來造反,然後被處死的帶路黨,全部都是自帶乾糧的那種。

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

時間一定一天的過去。

終於,雲霄城裡面的五百多萬大軍,已經全部撤離了到日落山脈以南。

鐵爐炎城,還有西京的民眾,也已經全部撤離到海上,準備前往中洲和西南大陸。

而整個中洲的暴亂,造反,完全此起彼伏。

後來,相關的文件,已經不送到光明議會統帥部了。交給各個防區長官,自己解決。

這,無疑於一場屠殺令!

中洲現在各個防區的長官,全部是陽頂天最最鐵杆的擁護者。最最厭惡的,就是民眾對光明議會還有對陽頂天的惡毒攻訐。

靠,老子為了你們,拼死拼活。

光明議會為了保護你們,幾年下來,嘔心瀝血。

結果你們不領情也還罷了,還天天起來造反。而且造反的理由不是因為吃不飽飯,而是要幫忙滅世軍團統治中洲,消滅光明議會。

這,這太他媽荒謬了。

這些軍官,都是火爆性子,直腸子。

所以,光明議會統帥部的這道命令,無疑是一場屠殺令。

這些防區的長官,為了徹底肅清秩序,保證戰爭的進行,一定會殺得人頭滾滾的。

甚至光明議會高層,已經有人提出,最後的目標,不應該是保衛中洲,保衛中京。而是保衛西南大陸。

只有這一片區域,才是光明議會最忠誠的地方。

這裡的民眾,對光明議會充滿了絕對的愛戴和擁護。甚至,南蠻洲的忠誠度,也比中洲高得多得多。

而且,在這場戰爭的貢獻度上,西南大陸雖然小很多,民眾也少很多。但是,對整個戰爭的貢獻,卻比中洲還要大。

而且,現在整個西南大陸,所有的民眾,都在瘋狂的生產和建設中。

他們的腦子更直接一些,現在拚命生產,不僅僅是為了保衛雲霄城,更是保衛西南大陸,保衛自己的家園。

而中洲人,尤其是中京人。

則太聰明了,他們覺得,換一個統治者無所謂埃光明議會也好,邪魔道也好,都是一丘之貉。或許,換一個統治者,結果更好也說不定。

對於南蠻洲和西南大陸的建設熱情,許多中京人是不屑一顧的。

覺得這群人太愚昧了,被洗腦了。

所以目前光明議會的任何一個高層,包括中京的勢力首領,都對中京這個城市充滿了厭惡。

但是不管怎麼樣,光明議會準備大戰的腳步,從未停止。

幾乎所有的資源,都傾斜向毀滅級飛彈,毀滅級炸彈的製造。

無數的秘密工廠,不計成本,甚至不計傷亡地製造全新配方第六代x晶石結合體。

整個光明議會,都在和時間賽跑。

三天……

五天……

八天,十天時間過去了。

十五天時間過去了。

這些時間,都是修羅靈鷲為光明議會爭取來的。

然而,她終究是會蘇醒的,而且是完全無法偽裝的。

混亂之地戰區淪陷后的半個月,修羅靈鷲蘇醒了過來。

這意味著,滅世軍團要再次出發,前往大雲霄城了。

魔后亡姬坐在修羅靈鷲的榻上道:「靈鷲,你覺得如何?」

修羅靈鷲道:「還好,但是感覺精神力,還是沒有恢復。」

魔后亡姬微笑道:「不著急,慢慢恢復吧。哦,對了。我們通過某種法子,讓東離重新恢復了男人的能力了,他已經失去的某一處男人器官,現在已經有了,而且還很驚人。」

這話一出,修羅靈鷲面色一變。

魔后亡姬是完全**裸的威脅了。如果修羅靈鷲不配合,繼續在床上裝死拖延時間。

那麼,或許就會將她這具新鮮美麗的身軀,交給東離凌辱了。

此時內心有些扭曲的東離,肯定求之不得。

修羅靈鷲朝著魔后亡姬甜甜一笑道:「魔后陛下,兩天,最多兩天時間,我就能夠將精神力完全恢復了。」

魔后亡姬笑道:「那好,難為你了。」

然後,魔后款款走了出去。

而修羅靈鷲的內心,充滿了無限的怨恨。

「你們給我記住,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全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修羅靈鷲內心詛咒道。

她的內心,對陽頂天的歸來更加迫切。

……

靈鷲爭取來的這半個月時間,對於冥想深處的陽頂天,更是無比無比的漫長,也無比的珍貴。

在這漫長的歲月中,陽頂天和妖狐祭師,甚至已經忘記了時間。

日復一日,年如一年。

不斷地研究,不斷地編寫。

終於,這個可怕的工作,終於快要到達尾聲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