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零二四:告別,帶走娜魯!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里,她的光芒彷彿被火舞完全遮掩,火舞才是這裡最最璀璨奪目的人。 陽頂天本以為娜魯會留到最後和自己送別的,但是她朝自己微微一笑,就返回到自己的石室之內。 妖狐看了陽頂天一會兒,朝著他揮了...

見到陽頂天回答得那麼乾脆,火舞不由得微微一愕,然後道:「你要知道,這個契約是非常嚴肅的,如果你到時候不履行的話,後果會很嚴重的。而且我們研究的時間會很長,可能終其一生你都無法要回你的魂劍了。」

陽頂天道:「我說過的,等我完成了所有的事情后,哪怕我修為全部消失了,我也不在乎。因為我要做到的事情全部完成了。而除了戰勝敵人,剩下的事情我都不需要依靠武道和修為的。」

火舞望著陽頂天一會兒,然後道:「你對武道的態度,我非常喜歡,所以我根本就不會浪費時間去練武,反正我一輩子都不會離開大祭師協會,武道修為在這裡一點用處都沒有。」

穿上了大裁判師袍服的火舞,手中拿著一張能量軟玉紙,還有一支入注晶石筆,走回到大廳之中。

回到大廳后,她將軟玉紙鋪在了自己坐石上,然後就這麼蹲在那裡書寫契約。

看著這麼一個大美人,穿著這麼華麗的袍服,蹲在那裡寫東西,陽頂天頓時覺得這:個地方真心是坑爹,竟然連一張像樣的桌子都沒有。

很快,火舞就將這個契約寫完了。

然後,將晶石筆遞給了陽頂天,道:「你簽名吧。」

陽頂天接了過來,頓時看到了火舞寫下的契約。

內容非常簡單,就是大祭師協會先將娜迦王族的妖核借給陽頂天使用。作為交換,當陽頂天的救世結束之後。需要將這支魂劍送到大祭師協會供其研究。當然,不管陽頂天有沒有完成救世,必須在三十年內將魂劍送到大祭師協會。而大祭師協會對魂劍研究的時間,則不定期限。

當然,稍稍有些意外的是,火舞的字寫得並不算很出色。至少比姬雅差了不少。但是,他的字卻充滿了豪邁和霸氣,儘管她已經很努力地認真寫了,但還是偏向於草書,需要很努力才能認清楚上面的每一個字。

契約的甲方,是空白的。

乙方,當然就是樣的陽頂天。

輸入玄氣,在上面簽上了陽頂天的名字。

頓時,三個紅色的陽頂天印入軟玉白紙之中。裡面舞動著陽頂天獨有的玄氣能量。

陽頂天簽完之後,火舞拿起來,當著所有成員念了一遍。

意思表達得很清楚,今日借出娜迦王族妖核,來日歸還的不僅僅是娜迦王族妖核,還有整支魂劍要借給協會研究。

「現在契約的左邊是空白的,需要經過在場的表決之後,才可以簽下我們大祭師協會的名號。」火舞道:「所以借不借這個娜迦王族妖核。全部由在場所有人說了算。」

這話一出,火舞目光灼灼盯著每一個人看。

這一次。還有不少人躲避了她的目光。但是火舞就一直盯著她看,並不移開目光。

於是,這些人只能無奈地迎上火舞的目光。

最後,確認和火舞對視的人數超過了八成之後,她才朝不語族首領祭師道:「你來宣布表決吧1

不語族首領祭師稍稍有些無奈,道:「那好。同意將娜迦王族妖核借給陽頂天,作為交換陽頂天在三十年內必須將整支魂劍借給大祭師協會進行研究,請舉手1

舉手表決,沒有出現任何意外。

所有和火舞對視的人,全部同意了表決。

總共三十三個人。舉手同意將娜迦王族妖核借給陽頂天,超過了八成。

沒錯,這種結果確實顯得有些暗箱操作,但是卻讓陽頂天感覺到一股窩心。

所有的表決結束之後,大祭師協會幾乎沒有任何的拖延,不語族首領祭師,直接去庫房裡面,拿出了那個娜迦王族妖核給了陽頂天。

此時,陽頂天捧在手中,真的有一種沉甸甸的感覺。

然後,他深深地朝著諸位拜下道:「多謝諸位長者,謝謝1

火舞此時揮了揮手道:「好了,沒事了,大家散了吧,該冥想的繼續冥想1

這完全是用完就扔的節奏啊,在場所有大祭師紛紛起身,返回到自己的石室之內。

有些人臨走之前,看了陽頂天好幾眼。很顯然,陽頂天的大空間術,還有他能夠讓妖狐族孕育半神後代的能力,確實讓人充滿了無限的好奇埃

不過陽頂天也發現了,有些男祭師返回石室之前,偷偷地看了火舞好幾眼。當然,非常膽怯小心地看,那感覺和地球初中男生偷看暗戀女生沒什麼區別。

頓時陽頂天明白了,這個大祭師協會也不是完全無欲無求啊,果然還是有人暗戀火舞啊,而且還不止一個。

而事實上,整個大祭師協會的三個女子,都非常誘惑而又美麗。

尤其是娜魯,更是小西天第一美人。但是在這裡,她的光芒彷彿被火舞完全遮掩,火舞才是這裡最最璀璨奪目的人。

陽頂天本以為娜魯會留到最後和自己送別的,但是她朝自己微微一笑,就返回到自己的石室之內。

妖狐看了陽頂天一會兒,朝著他揮了揮手道:「陽頂天先生,再見1

最後,整個石室只剩下火舞和陽頂天二人。

火舞完全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陽頂天頓時道:「火舞前輩,您還有什麼要吩咐的嗎?」

艷麗的火舞,慵懶地坐在地上,伸了一個懶腰靠在坐石上,使得上身的曲線更加傲人無雙。

「算是還有一件私事。」火舞道。

陽頂天道:「您請說。」

火舞道:「你不要這樣正襟危坐,過來幫我捏捏肩膀吧,剛才打架用力過度,現在覺得渾身有點疼。」

陽頂天頓時上前,為她按摩肩膀和手臂。

儘管火舞的肌膚滑嫩如雪。入手軟綿彈力,美妙無窮,但陽頂天還是完全心無旁騖地按摩著。

「你應該注意到娜魯了,你覺得她在大祭師協會如何?」火舞問道。

「彷彿……有些隔膜,有些格格不入。」陽頂天道。

陽頂天頓時想起了娜魯說的那句話,她其實是一個外人。通過短短的一兩個時辰觀察。陽頂天更加發現她確實像是大祭師協會的外人。不語族的首領祭師對她還算是客氣溫和,但是其他大祭師對她的態度非常冷淡,反而是火舞一直罩著她。

「沒錯,是格格不入。」火舞道:「她來大祭師協會,根本就不是為了學術,而是為了贖罪。幾百年前,她提出要麼進入協會繼承她夫君的遺志,要麼死!你應該看出來,我們的首領是一個非常溫和的人。當然不忍心看到她死,所以提出了表決。但你應該知道,這些大祭師根本就不是什麼憐香惜玉之人,對外人的排斥我不說你也想的得出來。如果立刻表決的話,後果肯定很不妙。一旦娜魯被拒絕,她只有求死一路。所以,我提出暫停了表決,一個一個和大祭師們開始談話。」

說到這裡,陽頂天腦子裡面頓時出現了火舞打群架。將這些男祭師打得鬼哭狼嚎的畫面,很顯然當年的談話,也應該是差不多的。

「總之,後來再次表決的時候,雖然場面上不大好看,但還是通過了決議。娜魯留了下來。」火舞道:「但其實我內心,也不願意她進入大祭師協會的,但是我更不願意她死。」

陽頂天點了點頭。

火舞道:「事實上,她在這裡也如同坐牢一般,根本無法進行任何冥想和研究。只有無邊無盡的孤寂和痛苦。甚至為了表達自己的意志,她將自己的頭髮也理完了,真正想要苦修的人,根本不需要這樣。苦修和愛美,本身並不是很衝突對嗎?」

陽頂天看了一眼火舞艷麗絕倫的面孔,頓時用力點了點頭。

火舞繼續道:「這次你來不周山拜訪大祭師協會,根本就沒有人看到你的存在,因為所有人都在冥想,只有娜魯發現了你,因為她沒有在冥想,她在忍受著無邊無際的孤寂。」

陽頂天點了點頭。

火舞道:「所以,她沒有必要再在大祭師協會了。這樣只能平添她的痛苦,但是我又不能自己去說,這樣會讓她覺得被驅逐了,所以我想麻煩你去說服她,離開大祭師協會,過她自己應該過的生活。而不是為了贖罪,在大祭師協會裡面苦度光陰。」

接著,火舞道:「日復一日的苦修,我們完全甘之若飴,但是她卻度日如年,所以我們雙方都很難受。」

陽頂天道:「我明白了,您放心,我會去述說的。」

火舞道::「對於你的事情,剛才聽你說了一些,大概知道你面臨比較艱難的局面。娜魯修為非常強大,而且在小西天的威信也非常高。所以,你帶著她離開,她對你會非常非常有用,尤其會成為你在小西天的一張王牌。」

說完后,火舞起身,又伸了一個懶腰,就要返回自己的石室。

陽頂天道:「火舞前輩,等下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需要我回稟給您嗎?」

「不需要的。」火舞道:「我只是想要她好一些,不管結果怎樣都不需要告訴我。」

然後火舞揮了揮手,朝著陽頂天道:「希望還能見到你,不過下次我從冥想中醒來的時候,你或許已經要老了。」

然後,她就消失在陽頂天的事業之中。

陽頂天望著她的背影,心潮持續涌動。

這真是一個奇女子啊,潑辣,美麗,果決,獨立,公正,正義!

……

接下來,陽頂天就想著怎麼完成火舞的囑託了。

而且陽頂天心中也覺得,娜魯呆在這裡並不是一件好事,非但沒能進行任何實質性的研究,反而每一天都在煎熬。

所以,她也在享受著煎熬的感覺,那種自我懲罰的感覺。

不過想要說服娜魯,應該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難的事情吧。

事實上,最最能夠震動她的事情,便是永舍被奪舍了,成為邪魔道控制小西天的工具了。

畢竟,她曾經是小西天的議長,而永舍則曾經是她的弟子。

可是,陽頂天說出永舍被問天奪舍之事後,娜魯幾乎沒有太大的反應,她並不是非常關心的。

所以,想要說服娜魯應該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吧。

必須找一個一擊命中的理由,直接搞定她。

想了好一會兒,陽頂天便朝著娜魯的石室走去。

……

娜魯的石室簡陋到了極點,連坐石都沒有了。

光頭絕美的娜魯就盤坐在地上,閉上眼睛,卻沒有進入任何冥想。

見到陽頂天進來,她睜開美眸,道:「你自行離開便是,不用專門和我告別的。」

陽頂天道:「我不是來和你告別的,我是要帶著你離開大祭師協會的。」

這話一出,娜魯嬌軀頓時一顫!,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xiaoshuo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