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零二一:妖精打架!一定乾坤!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入大祭師協會的決議,該不會也是火舞靠一對拳頭打出來的吧。 娜魯繼續道:「首先,陽頂天閣下,是目前人類國度的當權者,對嗎?陽頂天閣下1 陽頂天立刻在邊上補充道:「我是人類國度的高領袖。」...

望著妖狐這張不是傳統美麗,但是極富衝擊力的面孔,陽頂天的內心真的要錯亂了。,

瘋子,這就是一群學術瘋子。

「陽頂天先生,請您對我做出一些什麼,哪怕是基礎的觸碰也好,好讓我們確定你是否能夠讓妖狐族發情。」妖狐道:「哪怕是低級別的觸碰也可以。」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輕輕握住妖狐的手。

這手看起來如同玉一般,摸起來像是玉一般埃

當然,陽頂天並不僅僅指的是她的光滑,還有她的冰涼。

妖狐閉上眼眸,稍稍握緊了一些,然後感受陽頂天傳導過去的能量氣息。

也真是難為她了,為了學術研究,還要主動放開自己的。像大祭師協會的這群人,陽頂天都懷疑她們早就沒有了。

陽頂天清晰地感覺到,妖狐手中的溫度漸漸升高,然後她雪白的肌膚,開始漸漸滲透出紅暈。

甚至,她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睜開眼眸,妖狐鬆開了陽頂天的手,然後朝著諸位大祭師道:「他確實可以,甚至不止是可以,而且是讓人難以拒絕。我僅僅只是我這他的手,去感覺他的氣息,內心的就如同潮水涌動,法抑制1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的神情頓時變得激動起來。

「哦,偉大的布種者,你終於出現了,你或許會創造出一個的種族。」一個妖狐族大祭師,顯得非常興奮。

陽頂天徹底語,這話聽起來怎麼就那麼流氓呢?在地球上也有類似的言語,給我一個女人,我能創造一個民族。

另外一個大祭師道:「這位人類先生。你或許會成為這個世界上幸運的人,讓人妒忌的人。你接下來可以什麼都不要做,就可以享受到人間所有的榮華富貴,可以享受整個小西天所有的美色。在小西天你可以得到在人類國度完得不到的一切。」

接著,大祭師協會開始互相爭吵起來。

一個說,小西天孕育出了半神後裔。竟然不向大祭師協會通報,這完是罪可耍

一個說,必須強行將兩個孩子帶到不周山,讓大祭師協會親自養育。

還有一個說,必須給陽頂天劃分一塊區域,並且建設奢華的莊園,然後有計劃地選定妖狐族女子,送來給陽頂天製造半神後裔。

接著,他又開始爭吵一年要生幾個。還有要不要現在就生。

等等等等,一開始還是在友好的氣氛中進行的,後來完亂成了一鍋粥。

大祭師之間開始互相辯論,說服不了對方,就開始進行言語攻擊,就開始挖對方的黑歷史,這個時候大祭師們彷彿顯得不那麼健忘了,就算對方在幾千年前很小的一個失誤。也被放大一百倍,翻來覆去地說。彷彿真的犯了什麼不可饒恕的錯誤一般。

后,罵戰不行,就索性開始擼起袖子開打。

總之,到了后,整個大廳已經亂戰成一團,大祭師們各自揮舞拳頭打架。什麼下流招數都有,揪頭髮,踹下面等等。

如果陽頂天沒有記錯的話,大祭師協會擁有這個世界上數量多的聖級強者。也有一半似乎沒有任何修為,一生都投入學術研究的。

但是眼前陽頂天愣沒看出來。哪一個是聖級強者,哪一個是毫修為的。

因為,所有打架的方式都很低級,和小孩打架沒什麼區別。

甚至,某個聖級強者,正被某個完沒有修為的人壓在地上猛揍。

在場的只有三個人沒有加入群架,一個似乎娜魯,一個是陽頂天,一個是妖狐。

甚至,還有另外一個女大祭師,也加入了群架之中。她的頭罩也被人打開了,露出的一張面孔,美麗得讓陽頂天都非常驚艷。

就但論美麗程度,這個女祭師甚至不亞於姬雅啊,完稱得上艷麗絕倫埃

甚至,露出面孔的那一剎那,陽頂天的目光都被生生刺了一下。

她的美麗,或許不像娜魯那麼神秘深邃,但絕對加直接。

就是直接的艷麗,讓人勾魂攝魄,刺瞎眼睛的艷麗。

當然,比得上她的美貌的,還有她的潑辣和厲害!

當然,她打架的彪悍程度,也絕對是在場強的。

尖尖的指甲撓過去,對手完一個個鬼哭狼嚎,臉上部是血印子。

而且,其他大祭師因為她是女人,所以在她身上都找不到下手揍的地方,只能揪揪頭髮。

但是這個女祭師可沒有什麼底線,什麼撩陰腿,什麼斷子絕孫爪,完沒有忌諱的。

轉眼之間,這個艷麗絕倫的女祭師,就打遍大廳敵手,留下滿地的敗仗者,躺在地上一陣陣痛呼。

一刻鐘不到,她獲得壓倒性勝利后,便大聲地宣佈道:「這件事情我說了算,一定不能讓半神後裔落入小西天議會的手中,他們還掌握不了這強大的力量。」

其他大祭師捂著被抓花的臉,道:「關於這一點,大家都同意,沒有和你爭好不好,我們完上是爭論另外的話題埃」

「還有,關於陽頂天閣下,我覺得不能用榮華富貴去腐化他,引誘他。」這個女祭師道:「雖然他是布種者,但是我們不能像養種馬一樣對待他。我建議他就在大祭司協會,接受我們的教育,成為一個高尚而又強大的人,只有這樣的人,孕育出來點的半神後裔,才是出色的1

「有必要嗎?」頓時,一個大祭師低聲道:「一個布種者而已1

那個女祭師美眸一瞪,頓時那個男祭師立刻捂住下身,退後三步,不敢造次。

「我們沒有任何權力去腐化一個人,誰要是想像養種馬一樣養陽頂天閣下,我就活活弄死他。」這位艷麗的大祭師斬釘截鐵道。

然後。這個女祭師竟然就這樣把整個大祭師協會的意見,部壓制下來了。

所有人,都噤若寒蟬,紛紛點頭。

陽頂天真的驚詫了,在大祭師協會,民主難道也是形同虛設的?還是誰的拳頭大。誰就說了算?

於是,陽頂天向娜魯請教道:「娜魯前輩,大祭師協會,誰拳頭大,誰就說了算嗎?」

娜魯朝陽頂天道:「我進入大祭師協會還不長,而且從某種意義而言,我還是一個外人。」

「沒錯,通常誰打架贏,誰的聲音就要響。」身後的妖狐道。

她長著一張那麼狐狸魅惑的面孔。但是聲音卻非常的淡泊,甚至是天生的柔軟。

「那,那個打架很厲害的女前輩,修為很厲害嗎?」陽頂天問道。

妖狐道:「火舞嗎?她不會武功的,就只是很潑辣1

她的聲音儘管很小,但還是被那個彪悍厲害的女祭師聽到了,她直接上前道:「妖狐,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我只是在誇獎你而已。」妖狐道。

那個艷麗絕倫的女祭師冷哼一聲。道:「不要臉的媚子,剛才為什麼要舉手。你什麼都要和我爭?」

「對啊,我什麼都要和你爭,你拿我怎麼辦,難道打我嗎?」妖狐道。

那個艷麗的火舞女祭師頓時冷酷不屑道:「我從不打女人。」

這話一出,陽頂天也要絕倒了,你自己就是女人好吧。而且不打女人。專門打男人彷彿也沒什麼光榮的吧。

但是不知不覺中,陽頂天還是對這位潑辣而又艷麗的火舞祭師充滿了好感。

……

等到所有大祭師打累了之後,娜魯終於開口了,道:「諸位大祭師,關於這位陽頂天閣下。我有幾句話要說。」

結果,那些大祭師依舊各說各話,並沒有理會娜魯。

陽頂天看出來了,其實娜魯在這裡的地位不高,確實就如同她所說,像是一個外人。

而她傾國傾城的美貌,在這裡彷彿也沒太大用處,尤其是她成功引誘過一個不語族的墮落,並且導致他的死亡。

所以,大祭師協會雖然接納了她,但還是隱隱敵視她。

火舞祭師眼眸一皺道:「沒事,娜魯你接著說1

娜魯頓時朝她望去感激的一眸,陽頂天沒想到,這火舞竟然還是娜魯的靠山。幾百年前娜魯進入大祭師協會的決議,該不會也是火舞靠一對拳頭打出來的吧。

娜魯繼續道:「首先,陽頂天閣下,是目前人類國度的當權者,對嗎?陽頂天閣下1

陽頂天立刻在邊上補充道:「我是人類國度的高領袖。」

這話一出,大祭師們只是稍稍停了一下,然後繼續若旁人的交談。他們連小西天議長都不放在眼裡,就別說人類國度之主了。

陽頂天算是發現了,大祭師協會完是一個極度排外,極度傲慢的小集體,他們瞧不起天下任何種族任何人,絕對有著老子天下第一的心態。

娜魯繼續道:「不僅僅如此,陽頂天閣下,還是虛飄炎唯一的傳人1

這話一出,頓時整個大祭師協會都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陽頂天,露出了驚訝的目光。

然後,那個不語族祭師首領問道:「我知道,在人類國度中有虛一族,命名為隱宗,地位非常高,也算是繼承了虛飄炎先生拯救世界的大業,請問陽頂天閣下是虛一族之人嗎?」

陽頂天點頭道:「算是吧1

頓時,所有的目光從他身上移開了,甚至有大祭師直截了當道:「虛一族的人,不管是修為還是智慧,都極度不堪,完集成不了虛飄炎先生的衣缽。她們在人類國度地位高,完是山中虎,猢猻稱王1

這話,就顯得非常刻薄了。陽頂天發現了,這群大祭師是絕對現實,絲毫不虛偽的。他對你什麼態度,完都會直截了當表現出來。

娜魯道:「陽頂天閣下,是虛飄炎先生真正的傳人。他的武學,他的智慧,都是虛飄炎先生親自教導的。」

頓時,所有的大祭師都安靜了下來,望向了陽頂天。

陽頂天點頭道:「確實如此,我學習的殺豬劍法捲軸。就是老師花幾百年時光寫而成。虛飄炎先生的神識,都會在秘籍之中,親自教導1

這話一出,頓時不得了了。

頓時所有的大祭師炸毛了,他們覺得自己才似乎虛飄炎的真正教徒,現在竟然出現了一個所謂虛飄炎先生的真正傳人,這還了得,這不是騎在自己脖子上嗎?

然後,這些大祭師互相張望。終於推舉了一個惡人出來,用刻薄的口氣道:「小夥子,虛飄炎先生的傳人,不是想當就能當的。我問問你,你憑什麼說自己是虛飄炎先生的傳人,你都學習了哪些東西啊?」

「是啊,是啊,肯定是虛一族的秘籍。天哪。那是被閹割了多少遍的東西啊,飄炎先生擔心這些人看不懂。應是把比高深的智慧下降了不知道都少個等級,就這樣那些蠢貨還法完學習領會,我真是替飄炎先生不值,這群人從飄炎先生繼承過來的智慧,不到萬一就口口聲聲說自己似乎飄炎先生的傳人,真是太可笑了。」

「沒錯。沒錯1

聽到這群大祭師充滿妒忌和不屑地對自己進行攻擊,陽頂天沒有任何不,反而充滿了一種親切感。

這群人,確實是相當可愛的,不會偽裝。也不會虛偽。臉上的態度,就是心中的態度,很大程度上和地球上的小學生差不多,如果哪個同學學習成績好了,和老師關係也好,很大程度上大家會排擠他。

「來來來,告訴我,你從虛飄炎先生那裡都學習了什麼。」一個大祭師上前道:「我看,是不是那些被閹割了數次的簡化武道?」

陽頂天躬身道:「我在虛先生那裡,只學了一套秘籍,就是殺豬劍法。」

「你,你,你會殺豬劍法?」頓時,那個大祭師駭聲道:「不可能,殺豬劍法沒有人學習得了的。我們所有人都試過,都沒法進入捲軸之內。」

這話,頓時讓陽頂天非常意外,大祭師協會也嘗試過學習殺豬劍法,他們哪裡來的捲軸啊?

那個艷麗的火舞祭師道:「我們在飄炎先生的記載中,得知了他終身的智慧都在殺豬劍法之中。所以,立刻前往人類國度,搜尋殺豬劍法捲軸。」

陽頂天立刻道:「那你們拿到手了嗎?」

火舞祭師道:「總共拿到了五卷。」

這話一出,陽頂天真真詫異了,自己總共就學了五卷,沒有想到大祭師協會就拿到了五卷。

火舞祭師道:「後來,我們所有人都嘗試了,沒有人可以學習。我們有找來了很多實驗者,部都沒有辦法修習。後來,協會開始商議,是要將這五卷殺豬劍法捲軸留在協會中,還是歸回原處。結果又爭吵得很厲害,當然終我一定乾坤,將捲軸部歸回原處,所以那些被盜走捲軸的人,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有這回事1

陽頂天道:「您所謂的一定乾坤,是直接群架打贏了所有人嗎?」

「沒錯。」火舞祭師點頭道:「還打哭了某些人1

頓時,其中一個妖狐族大祭師立刻低下頭去,裝著什麼都沒有聽到。

頓時,陽頂天肅然起敬,躬身拜下道:「多謝火舞前輩,如果不是您當年的舉措,或許就沒有現在的我,我也就學不了殺豬劍法捲軸了。」

火舞道:「現在,我要對你進行一次考驗。如果你通過了,證明你是虛先生的傳人,那你就是我們協會自己人了,你明白嗎?」

陽頂天內心激動,頓時點了點頭。

頓時其他祭師彷彿還有異議,但是被火舞眼眸猛地一瞪,立刻縮了回去。

然後陽頂天發現了一個很荒謬而又可愛的事實,大祭司協會的話事人,是眼前的這個艷麗絕倫的火舞祭師。

當然,真正的首領其實似乎不語族,但是他太欲求了,根本鎮壓不了這個絕對民主的組織。

於是,強勢,潑辣的火舞脫穎而出,靠著打群架,撩陰腿,斷子絕孫爪,成為了這個團體的話事人。

一開始,大家只是被迫奈地接受,後來就完屈服於她的淫威之下了。

當然,其實還有深處的原因,那就是火舞心中的正義之心。

從歸還殺豬劍法捲軸就可以看出,要知道這捲軸對人類國度很多人來說,不值一提。但是在大祭師協會,卻是稀世之寶,火舞能夠堅持歸還給人類國度,以期後人修習,這份情操絕對是非常高尚的。

火舞道:「你說你學過殺豬劍法,你學了幾階了?」

陽頂天道:「五階1

「不可能1頓時,一個大祭師尖叫道。

「你給我住嘴,你在插嘴,我保證揍得你媽都不認識你。」火舞厲害道。

頓時,那個大祭師頭一縮,不敢開口,心中道:「我媽本來就不認識我1

火舞祭師繼續道:「那請你說出,這五階殺豬劍法的名稱!只要說對了,你就是我們自己人了。」

陽頂天一愕,這麼簡單?未完待續。。

ps:五千字大章,拜求雙倍月票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