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九九五:顫慄,迷失,花燭!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p> 既然你從靈鷲變成了修羅靈鷲,既然你涅槃重生了。那就一切都要重新開始,重新審視自己。 陽頂天也拚命對她抱以新的期望! 當陽頂天鬆開靈鷲的時候,靈鷲反而抱上了他的脖子。 ...

這種感覺來得好突然啊!

其實對於這一刻,無逅一直都不是非常期待的,不管是對孕育所謂的半神後代,還是對男女的那點事情,她都不是非常期待。,

她,更加像是柏拉圖精神戀愛者。

她追求的是精神上的共鳴,所以她和永舍曾經有過火花,後來又愛上了問天。

毫無例外,都是因為對方的智慧吸引了她。

所以對於發情一事,她真的是沒有太大的衝動。

可是,這種感覺就這麼突然地來了,來得如此兇猛!

甚至,讓無逅的內心和意志,都完全無法壓抑。

這種欲情完全如同洶湧的潮水一般湧來,無逅瞬間迷失其中,甚至是沉醉於其中。

「嗯1她的鼻子發出誘人的吟聲,雙臂主動摟上了陽頂天的脖子,張開小嘴和他瘋狂的深吻。

她的熱烈,連陽頂天都感覺到驚詫。

甚至,它完全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墮落銀龍血脈,都有些蠢蠢欲動,和無逅體內的能量產生了強烈的吸引力。

這一吻,足足超過了地球時間五分鐘。

無逅身體溫度身高,絕美的天體釋放出迷人的芳香,就連整個大殿都可以聞到。

最後,兩個人鬆開了嘴唇。

無逅甚至戀戀不捨地用香舌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後急促喘息望著陽頂天,甜甜一笑,退回到自己的台階上。

第三個新娘,就是人魚帝國的女王了!

她望著陽頂天的目光始終充滿了促狹,彷彿時時刻刻都在說,我明明殺了你。你怎麼還沒死埃

魔王問天上前,道:「人魚帝國的紫羅蘭女王,你願意嫁給眼前的新魔王為妻嗎?」

人魚女王沒有看魔王問天,就彷彿把和他的那一段情義扔得無影無蹤一般,目光盯著陽頂天的面孔道:「我願意1

然後,她主動伸出手。給出了自己的無名指。

陽頂天將虛無石指環,套在她的無名玉指上。

緊接著,人魚女王主動勾住陽頂天的脖子,深深地吻了上來,甚至抓住陽頂天的雙手,放在自己的美臀之上。

頓時間,整個大殿都空氣都升高了幾度,所有男人的心跳都開始加速了。

這,這人魚女王。真真的絕世尤物埃

和人魚女王的吻,超過了五分鐘。

當然,這是人魚女王自己刻意的,她就是要超過無逅來著。

吻過之後,她甚至在陽頂天耳邊呢喃道:「你怎麼沒死呢?你怎麼能夠沒死呢?」

頓時陽頂天徹底無語,你還好意思說,這個瘋女人睡完之後翻臉不認人就開殺。現在沒有一點愧疚,反而表現得如此熱烈。現在又說出你為何沒死的言語。

當然,她說這句話的時候。並沒有顯得非常惡毒,而是顯得促狹,還有一絲驚喜吧。

接著人魚女王道:「上次在我手裡你沒死,這次落入他們手裡,基本上是必死無疑了吧。」

陽頂天沒有回答,只是朝著她做了一個鬼臉。

……

然後。魔王問天來到海心女王面前!

所有女子,她的心緒是最最複雜的。

首先,她對陽頂天有著非常複雜的情感!彷彿是敵人,又彷彿是情人。

當然,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想要的是一個純粹的陽頂天。

而且,她和邪魔道想要的關係,是一種平衡的合作關係。

現在,一切皆休!

她喜歡的,真的是那個陽光而又純潔的陽頂天!

現在,陽頂天竟然要變成新的魔王,她真的是五味雜成!

「東離草原,蛇人帝國的海心女王,你願意嫁給眼前的新魔王為妻嗎?」魔王問天道。

海心女王雖然帶著笑容,但是目光苦澀,朝著陽頂天點了點頭。

陽頂天上前,掏出了虛無石指環,給她戴了上去。

海心沒有擁吻,而是和陽頂天緊緊抱著,然後在她耳邊道:「我後悔了1

陽頂天明白她言語的意思,她說她上一次後悔推開了陽頂天,沒有將借種一事堅持到最後。

她真的不願意在這種環境下結合,哪怕是所謂的婚禮。

陽頂天在她的耳朵上輕輕吻了一口,然後兩個人繼續擁抱。

而東離的意志儘管被一等邪靈所鎮壓了,但此時身體的本能,還是在激烈地顫抖。

……

最後,來到了修羅靈鷲的面前!

她的面孔變了,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巔峰的美麗。

她的身材變了,成為了這個世界上最巔峰的妖嬈。

而且,她變得無比無比的強大了,一下子就成為了這個世界最最強大的人之一!

但是,她的靈魂沒有變,她的心沒有變!

現在的她,還放佛處於醉酒狀態,整個人都是興奮得醉醺醺的,完全是輕飄飄的感覺。

所以五個女子中,最最興奮,最最高興的,就是她了。

這種興奮,哪怕在面對陽頂天這張讓她尷尬的面孔,也沒有減弱多少。

魔王陛下走到她面前的時候,她連呼吸都緊促了,瞪大美眸充滿了無限的仰慕。

「強大的天靈師,遠古的惡魔修羅血脈,黑暗帝國的強大統帥修羅靈鷲,你願意嫁給你眼前的新魔王嗎?」魔王問天道。

修羅靈鷲拚命地點頭,道:「我願意,我願意……」

魔王問天朝著陽頂天道:「我的新魔王,你該不會剛好把戒指用完了吧1

這話一出,修羅靈鷲面孔猛地煞白,變得惶恐起來。

今天晚上的一切,對於靈鷲來說,都是無比完美的。

這完全是夢中的婚禮。

儘管新郎,是那個讓她無比痛恨又無比尷尬的陽頂天!但是不要緊。他即將就要成為整個世界的主宰了不是嗎?

如果陽頂天說,沒有給她準備戒指。

那,那將是無以倫比的恥辱,那未來她魔王妃子的身份,就不再名正言順了,所以她真的很惶恐。

魔王問天掏出一個戒指道:「你沒有不要緊。我這裡還準備了,你拿去用吧。」

靈鷲頓時心中一松,對魔王問天湧上了無比的感激。

陽頂天望了一樣神情多變的靈鷲,道:「不用了,我也準備了1

於是,他再次從懷中掏出了一隻虛無石指環。

頓時,靈鷲發現自己面臨一個非常尷尬的局面,她有兩個選擇!

是戴陽頂天的戒指,還是戴魔王問天的戒指!

魔王問天。是她最大的恩人,可以說是她的主宰,她拚命地跪伏想要討好他。

但是,陽頂天很快就要成為新的魔王了。她要嫁的,也是陽頂天!

她對陽頂天無比的痛恨,無比的仇恨!

對魔王問天,無比的感激!

但是,陽頂天才是未來的新魔王不是嗎?

頓時。修羅靈鷲朝著魔王問天屈身行了一禮道:「謝謝魔王陛下,我想我還是和諸位姐姐一樣的好。」

然後。她朝著陽頂天伸出了無名指!

她的表態,頓時讓陽頂天和魔王問天都一笑。

這個女人,真是現實埃

陽頂天望著靈鷲的手,好修長美麗的玉手啊,白嫩如雪,加上長長的紫紅色指甲。顯得尤其的妖艷。

陽頂天將虛無石指環緩緩套在她的無名指上。

不知道為什麼,靈鷲忽然感覺到心臟猛地一陣抽搐,一陣顫慄。

她,其實是第三次成婚了。

第一次,是吳幽冥。第二次。是東離!

所以,對於這次婚禮,儘管她非常激動興奮,但僅僅只是因為要成為魔王的妃子。

可是,當陽頂天將指環套進她玉手的時候,她還是覺得心臟抽搐,然後有一種無法呼吸的感覺。

說不出來是苦澀,還是幸福。

總之,整個人忽然充滿了想要流淚的衝動!

而同樣感覺無比複雜的,還有下面的無靈子!

靈鷲是他的親生女兒,陽頂天是他最最痛恨的敵人!

就連陽頂天,也真是五味雜成,他沒有殺掉靈鷲,以至於讓她成為了無比強大的天靈師,同時還成為了一個修羅。

但是,現在竟然又要將戒指套在靈鷲的無名指上,他真的從未想過這一幕。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輕輕環抱著她,在她耳邊輕輕道:「丫頭,能力越大,責任越大1

剎那間,靈鷲彷彿回到了幾年前!當時,她還是那個被陽頂天寵愛的妹妹,那個驕縱的小公主靈鷲。

此時陽頂天的口氣,彷彿又回到了幾年之前。

瞬間,靈鷲整個身體,一陣陣酥麻,淚水真的有些忍不住,要洶湧而出。

「你想要的美貌,力量,權勢,地位都已經得到了,不管它是怎麼得到的,但是你需要有更高的追求了,對嗎?」陽頂天繼續道。

靈鷲的心境,剎那間也彷彿回到了幾年之前。

不知道多少年了,陽頂天從未用過如此口氣和她說話了。

所以,頓時她有一股強烈的衝動,想要拚命點頭,努力得到他的認同。

當然,她很快就止住了。

最後,陽頂天沒有深吻靈鷲,而是在她艷麗如火的嘴唇上,如同蜻蜓點水一般吻了一下。

儘管如此,靈鷲的嬌軀依舊輕輕一陣顫慄。

如果這個吻,是在幾年之前,她不會有多少感觸,多少震動的。

但是,如今的靈鷲,彷彿經歷了無數的滄海桑田,幾年之前的那個男人,再給她一個輕輕的吻,頓時讓她完全無法抑制的情緒湧出。

甚至包括陽頂天的目光!

她一眼就讀出了那裡面的意思。

既然你從靈鷲變成了修羅靈鷲,既然你涅槃重生了。那就一切都要重新開始,重新審視自己。

陽頂天也拚命對她抱以新的期望!

當陽頂天鬆開靈鷲的時候,靈鷲反而抱上了他的脖子。

沒有深吻,而是將臉蛋埋在他的脖子裡面,拚命地哭泣。

淚水,洶湧而出!

「我恨你,我恨你……當年,你為什麼不強行帶我走?我對吳幽冥,明明只是犯花痴而已,你為什麼不帶走我?」

「你這個虛偽的男人,你這個無聊自尊心的男人1

「我之所以會變成今天這個模樣,都是因為你,都是因為你害的1

剎那間,靈鷲的心變得無比的脆弱。

之前過往的所有痛苦,所有屈辱,全部湧上心頭。

陽頂天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拍打她的後背!

他的機會,真的不錯了!

明天會怎樣,真的不知道。

他能做到的,就是現在盡一切努力,拚命挽回一些局面。

如果上天眷顧,讓他還有明天,那麼今天晚上婚禮,會成為一個巨大的釘子,釘在幾個女人的心中。

如果他沒有明天了,那當然一切皆休!

終於,靈鷲停止了哭泣,鬆開了陽頂天。

……

五個人的婚戒,全部戴上了!

從今以後,不管陽頂天變成什麼,這個婚禮契約,已經立下了。

人魚女王沙啞道:「戒指都給完了,是不是該進洞房了啊?」

頓時,所有目光朝她望去。

她毫無羞澀地說道:「沒錯啊,我就是著急了啊,整個心都火急火燎的。」

這個瘋女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