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九五五:海心逆推陽頂天!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3-27 17:21  |  字數:6631字

已經幾年不見了,凌舞變得更美了。

當然,其實兩年多前的凌舞,就已經美麗到了極點了,而且艷麗到了極點。

就如同一些花卉一般,因為邪靈能量,使得她的艷麗完全是驚心動魄的。

陽頂天還記得,當時凌舞的眼睛,天生就是水汪汪的,勾魂攝魄的。

當時凌舞的嘴唇,就如同火焰一樣燃燒,總之就是艷麗不可方物。

而現在,凌舞的美貌直接內斂了!不僅僅如此,她渾身上下已經充滿了一種神秘的氣息!

這種氣息,非常深邃,彷彿有一種魔力。

兩年多前,她艷絕人寰的,還僅僅只是容貌和身體。

而如今,她的氣質,還有外貌,已經徹底成為頂尖之女子了。

如果說有醜小鴨蛻變成為天鵝,那麼她此時已經真正蛻變成為天鵝了。

就是不知道,她的修為究竟突破了多少,在兩年多前,結束禁忌大陸幻境修鍊的時候,她的修為已經是二星五等大宗師了。

見到陽頂天,她微微抿嘴一笑道:「好久不見啊,陽頂天!」

「好久不見。」陽頂天道:「你們好嗎?」

「還好吧。」凌舞道。

此時凌舞說話,也已經不像兩年半以前那麼張揚了,變得隨意了許多。那種表面的自信,也已經沒有出現在她的語言和表情之中了。

陽頂天道:「對了,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來啊,幽冥兄呢?」

凌舞想了一會兒,沒有直接回答陽頂天的問題。而是笑著問道:「陽頂天,你覺得人生的真正價值是什麼?」

陽頂天一愕,沒有想到凌舞一見面,就問這麼深邃的問題。

「應該是自我價值的實現。」陽頂天道。

凌舞道:「那表現的再直接一點,通俗一點呢?」

陽頂天道:「應該是得到別人的認同。再高一點的話,就是得到別人的追隨和仰慕。」

「哇,你這樣說,真的好俗氣啊。」凌舞道。

陽頂天道:「是你要讓我說得盡量俗氣一些的。」

凌舞道:「陽頂天,我是來向你求助的。」

陽頂天道:「怎麼了?」

凌舞道:「這段時間一來,幽冥大哥變得越來越怪了。他彷彿漸漸控制不了自己的意志了。」

陽頂天心中一顫,邪魔道果然還是動手了嗎?還是選擇用一等邪靈能量,直接壓制吳幽冥的意志了嗎?

陽頂天道:「我能幫上什麼忙嗎?目前對於邪靈能量,我還沒有什麼辦法。」

凌舞道:「幽冥大哥不願意就這樣被壓制住意志,變成行屍走肉。所以。他決定進行自我放逐。」

「自我放逐?什麼意思?」陽頂天驚愕道。

凌舞道:「他製造了一個能量陣,然後要把自己徹底關起來。而且用海底某一種黑暗物質,製造出一個囚牢,然後將自己一生一世關在裡面。到時候,就算是邪靈徹底控制了他的意志,也無法離開這個囚牢了。」

頓時,陽頂天真的徹底驚愕了。

沒有想到,吳幽冥竟然如此之決絕。為了自己意志的自由。竟然要將自己徹底囚禁。

那個黑暗物質,陽頂天是曾經在海底世界中見過的。在海底迷城,陽頂天親眼看到。那種黑暗物質,直接侵襲了整個城市。而且,那東西完全是無解的,任何物理和能量攻擊,都完全無效。

一旦被這種能量物質包圍,那大概任何人。也都無法逃脫了。

陽頂天道:「你想要我怎麼做?」

凌舞道:「我希望你去勸說一下他,讓他改變主意。」

陽頂天道:「可是。假如他被邪靈徹底控制了意志之後,就會成為我的敵人。邪魔道陣營中。就等於多了一個半聖強者了。」

凌舞道:「可是,我想要讓吳幽冥大哥戰勝一等邪靈!他幫助我戰勝二等邪靈,我也希望他能夠戰勝邪靈,真正奪回意志自由。到那個時候,對於他來說也或許意味著重生。」

陽頂天道:「可是,你要知道,一等邪靈和二等邪靈,是完全完全不一樣的。二等邪靈,緊緊只是影響意志,侵蝕意志。而一等邪靈,則完全是控制意志。」

凌舞道:「我知道!所以,我僅僅只是來要求你幫忙,不管你答應還是不答應,我都非常感激。然後……我會跟著他,一起囚禁自己。」

陽頂天頓時一驚,道:「為何你也要囚禁自己?」

凌舞道:「幽冥大哥都徹底敗給了邪靈,那麼我的掙扎還有什麼意義。而且,他將我視為唯一的親人,那麼當他面對永遠的孤寂時候,我陪伴他也是天經地義的。」

陽頂天頓時陷入了沉默之中,然後道:「凌舞,你給我一些時間!我目前也遇到了一個非常難以選擇的問題。」

凌舞道:「什麼問題,你或許說給我聽聽,我可以從旁觀者角度觀察一下。」

陽頂天就將厲冥送來成親請帖一事,說給了凌舞!

凌舞想了一會兒,然後道:「陽頂天,對於厲冥我並不了解,但是相信幽冥大哥是非常了解的,所以我覺得您在這件事情上,應該詢問幽冥大哥的意見,趁著他還清醒著!」

接著,凌舞柔聲道:「陽頂天請你幫幫我,你就去勸勸他,和他說幾句話。不管成或者不成,我都感激你。」

陽頂天望著凌舞,良久道:「如果我去見他一面,就算他要永遠囚禁自己,你也不要跟著他一起永遠囚禁,好嗎?」

凌舞點了點頭道:「好,我答應你。只要你去勸他!」

陽頂天問道:「他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