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九五四:去地獄海?驚見凌舞!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如果她在陽頂天身邊,那不僅僅我會知道,相信少主也一定會知道的。」 厲冥陷入了短暫的沉默。然後,他笑著說到:「您也知道,一等邪靈除了我們四個之外,還有一個名額,不知道您是否有興趣呢?」 ...

厲冥雖然一瘸一拐的,但是速度還挺快,轉眼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而陽頂天站在原地,久久沒有動彈。

這個時候終於要來了!

兩件事情,第一件是厲冥和東方的成親。第二件,滅世大戰。

雖然,此時的冰靈已經前面被邪靈控制了意志,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是他的本意,但是陽頂天還是絕對絕對不允許她和厲冥成親一事的發生。

而且,東方冰凌和陽頂天已經拜堂成親過了。雖然沒有賓客,但是也是有正式婚約,並且拜過天地的,絕對是真正的夫妻了。

讓自己的妻子,嫁給其他人?陽頂天就算是死,也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哪怕做出最最瘋狂的事情,哪怕再大再大的後果,陽頂天也會阻止這一切。

這一切,實在來得有點突然。

本來,應該再給陽頂天一段時間的。讓他徹底解決靈鷲宮和蛇人帝國后,滅世大戰再到來,才是最合適的時候。

而如今,靈鷲宮僅僅只是解決了八成,而蛇人帝國僅僅只是解救了十幾萬反抗軍而已。剩下殺海心女王,瓦解蛇人帝國一事,都還沒有真正開始!

現在,滅世大戰既然就這麼快要=到來了,而作為邪魔道的第三把手,厲冥太子再一次出現了。

陽頂天站在原地良久,一直到太陽照射到他的眼睛,他才清醒過來。他站在這裡發獃是不對的,如果連他這個領袖都露出迷茫的神情,那麼光明議會的士氣會徹底垮掉的。

於是,陽頂天騰飛上空,騎上魔鷲王阿爪。朝著雲霄城內飛去。

……

然後,在雲霄城的會議室內,陽頂天直接召開了光明議會的統帥部會議。

「邪魔道的三號人物,厲冥太子出現了。」陽頂天道。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猛地一顫。

說來,在場所有人。只有卓青尺和秦萬仇和厲冥有過直接的接觸。剩下其他人,都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的。

但是,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厲冥究竟有何等的恐怖。

一個人有多麼厲害,多麼恐怖,其實有些時候不見得需要看到他做了什麼?

之前南海寧族之主,秦七七的丈夫寧無鳴厲害嗎?那計謀,完全是讓人不寒而慄。如果不是遇到了武力值逆天的祝青主。僅僅一個寧無鳴,就可能滅掉整個光明議會了。

而這個寧無鳴,僅僅只是厲冥的走狗。

吳幽冥足夠厲害了吧?在邪魔道的地位,還排在厲冥之下。

而在人類國度中,幾乎所有的邪魔道秘密潛伏者,邪魔道的勢力布局,全部是厲冥一手完成的。

還不僅僅如此,陰陽鏡事變。更加是厲冥一手策劃的。

陽頂天被他玩弄於鼓掌之中,他設下了陷阱。讓陽頂天沒有選擇地踩了下去。導致了東方冰凌的魔化,魔后亡姬的魔化。

邪魔道中人,太子厲冥才是真正繼承魔王問天衣缽之人。所以,他也是萬滅神殿的下一任主人。

所以對於這個恐怖人物,在場眾多高層,是完全清清楚楚的。

陽頂天繼續道:「他來有兩件事情。第一件事,就是告訴我,滅世軍團已經大體成形了。滅世大戰,應該會在年內爆發1

「第二件事,他專門給我送來喜帖。他要和東方冰凌進行婚禮,邀請我前往參加。」

說完后,東方涅滅的眼皮猛地一顫。

然後,整個大廳內陷入了沉默。

還是秦萬仇開口了,道:「宗主您曾經說過,當時厲冥太子是要讓東方冰凌和您決鬥之後,殺了您,徹底擊敗了天道盟之後,將整個世界作為聘禮,再和她成親的。」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對,他曾經說過這樣的話。」

秦萬仇道:「那麼,此時他為何會改口?他是會輕易改口之人嗎?」

陽頂天沉默了良久,道:「他意志堅定,狡詐如狐,彷彿不像是這樣輕易改口之人。」

秦萬仇道:「那麼,既然他改變了主意,應該就是有原因的。而東方冰凌此時已經被鎮壓了意志,所以肯定不會是她的原因。那是不是意味著,是您的原因……」

陽頂天道:「我有些心亂如麻,秦師叔您請說。」

秦萬仇道:「是不是,您的表現大大大大超過了厲冥的現象。而且我們的光明議會軍團,表現出了無比驚人的戰鬥力。而就您本人,也表現出了驚人的修為。而且,眼看我們就要徹底解決靈鷲宮了。甚至,吳幽冥都徹底放棄和您敵對。這樣發展下去,對邪魔道越來越不利。所以他必須打亂您的節奏,所以演出了這麼一場要成親的把戲。」

陽頂天道:「可是,現在魔王問天的優勢很大很大,他手中掌握的力量是遠遠遠遠超過我們的。」

「沒錯。」秦萬仇道:「但是,遠水解不了近渴。您說過,永舍問天已經重新成為了小西天的議長,但是在那個地方,是進行所謂的民主制度。作為議長,並不能直接掌握所有的權力。真正的直接權力,是掌握在各大部族的手中。而幽冥帝國,問天的靈魂分身,雖然成為了幽冥鬼帝,手中掌握半聖,聖級強者,完全不計其數。但是,他們被徹底封鎖在幽冥位面,是進入不了人類國度的。至於新娜迦帝國的那個問天的靈魂本體,更加不可能離開新娜迦帝國的禁錮空間。」

這話一出,眾人不由得紛紛點頭。

秦萬仇繼續道:「所以,魔王問天掌握的力量非常非常大,是我們的十倍,百倍!但是,那是為了對付混沌之神的,而不是對付光明議會的。甚至,魔王問天的直接對手也不是您。因為吳幽冥的失敗。東離的失敗,導致厲冥太子的出現。而他想要戰勝您,必須依靠他的智謀,還有他的滅世軍團。而我們是不是可以預測,其實的他的滅世軍團其實還沒有成熟,還缺乏最關鍵一環。但是時間又極度緊迫了。等您徹底解決了靈鷲宮和蛇人帝國之後,就徹底統一整個生機大陸了。再加上我們無比強大的光明議會軍團,他覺得沒有勝算。所以,才不得不提前出手。」

最後,秦萬仇道:「而所謂他和東方牡丹的成親,僅僅只是他計謀招數的一部分,只是為了打亂我們的節奏。因為接下來不管是靈鷲宮,還是蛇人帝國,都是宗主您必須親自完成的。我們任何一個人。都無法進行。」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之中。

秦萬仇說得很有道理,這種可能性,非常非常大!

如果是這樣的話,陽頂天應該完全不理會厲冥的舉動,全心全力地解決靈鷲宮問題,還有蛇人帝國的問題。至於厲冥和東方牡丹的婚禮,就當作是計謀的一部分。

而且,厲冥還彷彿開玩笑地說過。她娶的是東方牡丹,而不是東方冰凌。

可是。讓陽頂天就這麼無視這件事情,專心致志地處理靈鷲宮和蛇人帝國,他實在做不到。

就算明明知道可能是計謀,陽頂天也無法坐視。東方冰凌嫁給厲冥這種事情,是絕對絕不可以發生的,哪怕只是可能性。

好。那麼假設陽頂天不坐視,他可以做什麼?

去萬滅神殿直接搶婚?

首先,他的修為足夠嗎?其次,東方冰凌的意志全面被鎮壓,就算陽頂天去搶了。又能怎樣?他還不能解開邪靈的纏繞。

而且最最關鍵的是,所有人都知道地獄海在極西,萬滅神殿也在極西邊。

上次的滅世大戰,滅世軍團就是從地獄海席捲而出的。

但是,地獄海具體在哪裡啊?在場沒有人去過啊,可能除了邪魔道的核心,沒有人知道這個問題。

……

而與此同時,瘸腿的厲冥太子,已經出現在了萬血宮中!

「厲冥,拜見獨孤宮主。」厲冥彎腰行禮。

而獨孤逍,則深深鞠躬,完全拜下道:「萬血宮主獨孤逍,拜見厲冥少主1

厲冥苦笑道:「獨孤宮主,又何必如此多禮。」

獨孤逍笑了笑,卻沒有說話。

厲冥道:「滅世大戰在即,獨孤宮主可準備就緒?」

獨孤逍道:「也沒有什麼準備的,準備一死而已。」

厲冥道:「聽您的語氣,彷彿有些蕭索,為何如此悲觀?」

「倒也不是悲觀。」獨孤逍道。

厲冥沉默了片刻,然後道:「當年,幾個人進入離魂殿中,您是唯一沒有要任何東西的人。所以,您也成為了最超脫的人。不過,我彷彿知道,您彷彿不是什麼都沒有要。」

獨孤逍道:「時間太過於久遠,有些不記得了。」

厲冥道:「我原本也是不知,而是從海心女王處聽說的。聽說您的那個女兒,並不是生的,而是抱來的,是不是從離魂殿抱出來的?」

獨孤逍道:「少主說是,那就是了。」

厲冥道:「聽說,您除了獨孤鳳舞之外,還有一個女兒,從小就長相非常怪異,身上長滿鱗片。不知道令愛在何處,能否請出來讓我一見?」

獨孤逍面露悲傷道:「很不幸,在幾年前,她已經想不通,自盡了1

厲冥面色一跳,道:「哦?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呢?」

獨孤逍道:「就是我改變獨孤鳳舞容貌,洗去她記憶,將她送去迷迭師太那時候,哦,迷迭時代就是後來的海心女王?當然,我好像有些看錯人了,還以為她是方外之人呢。」

厲冥道:「哦,那還真是不幸。不過,您確定她沒有逃走,或者被某些人劫走嗎?比如陽頂天?」

獨孤逍道:「當然沒有,如果她在陽頂天身邊,那不僅僅我會知道,相信少主也一定會知道的。」

厲冥陷入了短暫的沉默。然後,他笑著說到:「您也知道,一等邪靈除了我們四個之外,還有一個名額,不知道您是否有興趣呢?」

獨孤逍搖了搖頭道:「給我未免太浪費了,就不需要了。」

厲冥笑了笑,道:「我明白了。」

接著,他拿出一份喜帖道:「這是給您的請帖,兩個多月後,在地獄海萬滅神殿,我和東方牡丹進行婚禮,算是滅世大戰之前奏,請您屆時務必光臨1

獨孤逍道:「我就算想去,也不知道地獄海在哪裡埃」

厲冥笑道:「屆時,當然有人會帶著您前往地獄海的。」

「那好,我一定去。」獨孤逍道。

厲冥道:「那好,那我就告辭了,再見。」

「不送。」獨孤逍道。

緊接著,厲冥離開了萬血宮,前往下一個地方!

……

一天之後,厲冥太子離開了歡樂宮。

然後,全速朝著靈鷲宮方向飛去!

一天一夜之後,他就進入了南蠻洲,進入了靈鷲宮。

從頭到尾,他每到一處地方,都會有情報源源不斷朝著雲霄城而來。

對於厲冥太子的到來,無靈子和靈鷲的反應,完全是震撼的,是狂喜!

無靈子直接光腳衝出來,二話不說直接跪拜下來,道:「老奴無靈子,拜見少主人!陽頂天欺人太甚,望少主人為老奴做主1

……

光明議會的會議,沒有任何結果!

當然,也不會有任何結果!因為,這個決定只能陽頂天一個人來下。

只要他決定了就會有結果!

所以,陽頂天接下來,就呆在雲霄城裡面,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就是陪著自己的孩子,試圖從中尋找到自己的本心。

整整幾天過去了,陽頂天依舊沒有做出決定!

要不要去地獄海?要不要去參加厲冥太子所謂的婚禮?

此時面對蛇人帝國和靈鷲宮的局面,應該怎麼做?

就在這個時候,蛇尾嬌忽然進入山谷,道:「宗主,凌舞小姐,前來拜會。」

陽頂天頓時一震,凌舞?她,她怎麼會來?

接著,他問道:「是她一個人,還是和吳幽冥一起來的?」

蛇尾嬌道:「就凌舞小姐一人1

陽頂天更加疑惑,按說此時她不會和吳幽冥分開的,為何就她一人前來!

於是,他放下懷中的小女兒,朝著楊一臣道:「義父有事情了,你和舞兒妹妹下棋好嗎?」

楊一臣小大人一般,起身行禮道:「是,義父1

然後,陽頂天走出雲霄城堡,在不遠處的山峰,見到了凌舞!

她真的有些讓人不敢相認了。

……

註:月底了,拜求票票。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