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九五三:香香洞房!再見厲冥!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他先等著,我這邊事情結束了之後,再去見他。」 「是。」蛇尾嬌道。 然後。陽頂天繼續把玩香香。 「夫君,真,真的不要緊嗎?」香香嬌聲道。...

?

見到厲冥的身影,大雲霄城門上的那個軍官面色微微一變。

沒錯,他認識厲冥!

事實上,不僅僅是厲冥,還有牡丹,魔后亡姬,東離,還有幽冥,光明議會的底層士兵全部都認識,尤其是斥候,還有飛騎巡邏,基本上對這幾個人的長相了如指掌。

因為,光明議會高層曾經用最高明的畫師,將這幾個人的面貌描繪了下來,而且專門是用陽頂天教的寫實素描。

每一個光明議會的一線軍團士兵,都能記住他們的長相。

這樣一來,基本上任何人只要一出現,就會被當成最高情報,傳送出去。

這個城門的中層軍官認識厲冥后,內心猛地驚駭后,然後很快恢復了正常。

雖然,厲冥雖然是邪魔道的最高層之一,但是基本上所有人都沒有接觸過,也不了解他的可怕。所以雖然很震撼,但是也很遙遠。

「請問先生,可有拜帖?當然,我不知道宗主是否在雲霄城內,但是我可以將您的拜帖,送進去。」那個軍官道。

厲冥微微躬身道:「那麼,勞煩了1

然後,他遞上來了一個玉石拜帖,直接飄飛到城頭上。

這個軍官,接過玉石拜帖之後,立刻騎上一隻飛騎,朝著雲霄城城堡飛去。

……

此時,陽頂天和香香的婚禮,已經到了最*。

按照半人族的風俗,又按照人類國度的風俗。加上他的寶貝兒子,女兒們在邊上起鬨,陽頂天和香香完全被折騰了一遍又一遍。

一開始。香香膽子還不大,玩到一半后,她直接豁開了,直接把陽頂天玩得面紅耳赤。

一直快到了半夜,婚禮才算結束。將新郎和新娘送進了洞房之中!

剛才還大膽火辣的香香公主,進入洞房之後立刻變成了一隻小鵪鶉,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陽頂天輕輕地捻起她的下巴,望著她美麗嬌媚的臉蛋。

香香大眼睛眨了眨,然後直接泛紅了,一顆眼淚直接滑落下來。

「對不起埃讓你違心娶了我。」香香忽然道:「要不是為了讓半人族安心,為了表示人類和半人族的融合態度,你也不需要娶我。」

她肯定是有心結,這一點放在任何人身上也難免。

陽頂天非但沒有安慰,反而噗哧一笑。然後道:「你知道嗎?莫織曾經說過一句話,有的女人不睡,後果很嚴重的。」

這話一出,香香頓時哭得更厲害了。

陽頂天道:「曾經有一個例子,就是凌舞,因為和她的情感沒有結果,於是她拚命和我做對,為敵給我造成了無比巨大的損失。還有一個。就是靈鷲。如果很早的時候,我果斷一些,那麼靈鷲宮的事情也不至於變化到後面的程度。」

香香此時不但在哭。而且是變得非常生氣,惱怒了。

「但是你不一樣。」陽頂天道:「你很善良,溫柔,天真,可愛。就算我再對不起你,你也不會做出什麼壞事。依舊會對舞兒好,依舊會對我們好。而且這麼多年,一直都在等我。還從來沒有提過半點要求,而且你也從來沒有得到半分承諾。你或許覺得委屈,迎娶你之前,我也沒有表現出非常熱切的樣子。但是你要相信,那是因為我已經沒有臉面表示出自己對你的貪婪了,但是你相信我,迎娶你我內心真的是很愉快的,你幾乎是男人最最喜歡的姑娘。」

「真的?我覺得你在騙人。」香香道。

「真的,因為你很好欺負。」陽頂天認真道:「其實,在幾年前,我還娶了另外一個姑娘,她就是靈鷲宮的靈兔兒。她比你還要美,而且也非常善良,純潔,正義,幾乎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女孩,最讓人憐惜的女孩。」

香香頓時有些妒忌,道:「那她呢?今天怎麼沒有看到她?我看到所有的姐姐都來了。」

陽洱走了,離開我了,離開這個家了。」

香香頓時猛地一顫,道:「為,為什麼?」

陽頂天道:「因為,她的爺爺是光明議會的敵人,會給我們帶來很大很大的傷害。所以我在比武中,戰勝了他,摧毀了他。」

陽洱會離開這個家,但是你應該不會離開這個家。所以,迎娶你我真的很高興。當然你看到我沒有那麼殷勤,沒有那麼熱切,是因為愧疚。因為進入我的家門,一年到頭和我在一起的時間,或許不會超過三五天,而且還要天天都在擔驚受怕。」

「那我也願意。」香香嬌聲道。

「好,我我們就要開始了哦。」陽頂天伸手輕輕揉著香香的小蠻腰,不斷下滑道:「你要做好思想準備,我可是非常非常好色的哦。」

「這點我早就知道了,男人不好色,女人才不愛,木頭一樣的男人誰會喜歡。」香香嬌聲道。

陽頂天猛地一把將她按在床上,然後將她嬌軀翻過去,就要掀開她的裙子。

「你,你要做什麼?」香香顫聲道。

陽頂天道:「我想要看你身後的這條尾巴很久了,今天終於如願以償了。」

「別,別,別……」香香顫聲道:「會很癢很癢的,洞房又用不上那個地方。」

「別人用不上,我可不一定,我早就跟你說過,我是一個非常荒誕的男人。」陽頂天嘎嘎笑道,猛地一扯。

頓時,看到雪白滿月的上方中央,一條雪白的狐狸尾巴,無比嬌媚,無比動人。

狐人族,全身上下的非人類特徵就這麼兩點,臀後有一條尾巴,耳朵有點尖,像是狐狸的尾巴。長著可愛的絨毛。

陽頂天輕輕捏著這條尾巴,香香整個身體如同觸電一般,不斷地顫慄,連說話都是哆嗦的。

「放……放……放開,求求你放開……」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了蛇尾嬌的聲音。

「宗主,有情報。」

陽垛個時候,有情報也別來打攪我。」

蛇尾嬌道:「是s級情報,黑桃a歸來,就在雲霄城外1

陽頂天頓時猛地一陣顫慄,終於。終於來了嗎?

這,這意味著什麼?

對於邪魔道中人,陽頂天編了一副撲克牌。

大王是魔王問天,小王是魔后亡姬。

黑桃a,就是邪魔道的三號人物。太子厲冥。

多少年了?五年多了吧,厲冥終於再一次出現了。

這意味著什麼呢?

天下大變?天下大亂?

「夫君?怎麼了?」香香怯聲道:「要不然,你還是先去吧,公事為重。」

陽頂天道:「沒什麼,就一個瘸子而已。」

然後,他朝外面的蛇尾嬌道:「讓他先等著,我這邊事情結束了之後,再去見他。」

「是。」蛇尾嬌道。

然後。陽頂天繼續把玩香香。

「夫君,真,真的不要緊嗎?」香香嬌聲道。

「不要緊。是我一個情敵。」陽頂天道,然後揪住她的小尾巴輕輕一提。

「礙…」香香嬌軀猛地一顫,然後整個人被提著跪了起來,擺成了最最誘人的姿勢。

緊接著,陽頂天如同大灰狼一般,猛地撲了過去。

接下來……

在小白狐的求饒嬌呼中。大灰狼把香噴噴的小白狐吃掉了,還不止吃了一遍。

最後。小白狐都哭了,然後蜷縮在大灰狼的懷中。沉沉睡了過去。

……

陽頂天地從香香的懷抱中抽身出來,然後將柔軟的被子,蓋在他香噴噴的嬌軀之上。

走到了外間,焰焰過來,為陽頂天沐浴,穿上了衣衫。

「怎麼還沒睡?」陽頂天柔聲道。

「我知道發生大事了。」焰焰道:「蛇尾嬌只把情報彙報給你一個人,連公公都沒給,可見事情很大很大……」

「唉,一個討厭的人,又回來了。」陽頂天嘆息道:「本來今天晚上睡完香香,還想來睡你的,希望他不至於那麼沒眼色,影響我和焰焰的敦倫。」

「討厭,這個詞真難聽。」焰焰嬌聲道。

「那你喜歡用什麼詞?」陽頂天笑道。

焰焰湊到陽頂天的耳邊,低聲道:「弄我1

陽頂天火焰,瞬間就燒起來了。

這,這個詞,比敦倫還要粗魯吧。

「遵命1陽頂天道。

然後,一把將焰焰抓到浴桶裡面。

「別,別,夫君你不是還有重要事情嗎?」焰焰道。

陽頂天大聲道:「蛇尾嬌,再傳令去,讓那個瘸子再等我一個時辰,我還有更重要事情要辦。」

蛇尾嬌在外面暗啐了一口,然後面紅耳赤道:「是1

……

真的過了一個時辰,天都蒙蒙亮了。

陽頂天才騎上魔鷲王,朝著大雲霄城的城門飛去。

厲冥也真是好耐心,足足等了三個多時辰,就這麼站在外面,一動不動!

陽頂天直接在他身邊降落。

那麼多年了,終於再次見到這個人了!

他依舊是那個瘸子的裝扮,長相雖然英俊,但是一臉的痞賴,一身白色長袍,又臟又亂,油滋滋的也不知道多久沒有洗過了。

就算隔著好幾米,也有一股不太好聞的味道傳來。

陽頂天下了魔鷲,躬身行禮道:「我是該稱呼你厲冥兄,還是宴兄呢?」

「宴蹁躚,見過人類國度之主,隱宗之主,天道盟之主,光明議會之主,陽頂天閣下。」厲冥一絲不苟地向陽頂天躬身行禮。

他就算一絲不苟地行禮,也顯得非常痞賴。

「陽頂天,見過萬滅神殿少主,宴蹁躚閣下。」陽頂天回禮道。

厲冥太子道:「陽兄,你真是讓我好等我,足足三個多時辰啊,你看這大半夜的天那麼冷。我的腿腳還有問題,真心不是待客之道埃你的屬下,連一杯熱茶都不給,哎喲,我的天。我現在連腿腳都是麻的。」

陽頂天笑道:「沒辦法啊,誰叫我今天剛好成親呢?受到你的消息時,我正好還洞房,總不能新娘都不睡,就跑來見你吧。」

「當然不行,當然不行。這樣的男人是最蠢的。」厲冥笑道:「那今天還真是巧啊,竟然碰到你成親,是哪家的佳麗啊?」

「東離草原的狐人族公主,香香。」陽頂天道。

「哦,雖然我不認識。但是一聽名字就就感覺是個大美人。」厲冥道:「陽兄真是好福氣啊!我真不知道你今天成親,不然肯定會準備一份厚禮的。」

然後,他開始在身上的臟袍子搜索,找了好一會兒,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銅幣,不好意思地過來道:「抱歉啊,人類國度被你治理得太好,物產豐富。酒樓的東西好吃埃酒好喝埃就是有一點不好,對女性產業清理太狠,搞得青樓數量大大減少了。我好不容易找一個姑娘,價錢比幾年前漲了三四倍,而且還沒那麼漂亮,活生生把我積蓄掏空了,就剩下這個一個銅幣了。不怕老實告訴你,我已經三四天沒有吃飯了。」

陽頂天道:「那等到天亮后。我請宴兄進城好好吃一頓。」

「給我打包一份就可以了,吃飽飯我才有力氣趕路埃」厲冥道:「有一句話叫作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你很讓我驚詫埃這短短几年,你竟然闖下了這麼大一片事業了。如此興旺發達,混得這麼好,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埃」

「瞎混。」陽頂天道:「宴兄呢,這些年都在忙什麼呢?好些年都沒見到了,找很久也都沒有找到。」

「我啊?就瞎忙。」厲冥道:「就是忙一些滅世軍團的事情,你都不知道,這事情有多麻煩埃」

「哦?」陽頂天道:「那現在結果怎樣?忙得差不多了嗎?」

「唉,總算差不多了吧。」厲冥道:「隊伍嘛,也算是建好了。中高層的人事呢,也還在磨合之中。唉,現在這隊伍吧,行不行要拉出來實踐才知道。所以,這麼瞎忙了多少年,也不知道這隊伍究竟怎麼樣?」

「還真是。」陽頂天道:「那大概準備什麼時候,拉出來練練呢?」

「快了,快了。」厲冥道:「如果順利的話,也就是年內吧。我是真不想再拖了,這天天那麼多事情,準備到哪天是個頭啊,直接拉出來干仗算逑。」

「年內啊,那時間有點緊埃」陽頂天道:「其實我這邊,準備也不充分。你看看,靈鷲宮那邊,蛇人帝國那邊,都還沒弄好啊,一團亂麻。」

「陽兄,沒有辦法的嘛,這天下的事情,哪可能準備得那麼充分呢,你說是吧,差不多就可以了,我看過了,你的隊伍發展的不錯,從高層的人事團結,到底層的士氣,都做得不錯,比我的好多了,我隊伍裡面,就一群禽獸,沒前途的。」厲冥道。

陽垛東西,真要上手練了才知道的,你哪天要拉隊伍出來練練,千萬記得提前告訴我埃哦,對了,你們大概打算從哪個方向進行突破呢?」

「關於這一點,我還沒想好啊,看吧,到時候哪個方向合適,就從哪個方向。」厲冥道。

「北邊,冰天雪地那方向就不錯,你說呢?大家在那邊一頓亂砍亂殺,也不影響下面大陸的花花草草,也不會砸壞了農民的房屋,也不會破壞市場經濟,你說呢?」陽頂天問道。

「我再考慮考慮,好吧。」厲冥道:「對了陽兄,天也亮了,包子鋪應該也開門了,你打發幾個人給我買一籠包子如何?」

「行啊,咱倆的交情,一籠包子算什麼埃」陽頂天道。

然後,立刻召喚城頭上的軍官,道:「去,給這位客人買一籠包子來,最好是百八十個的那種。」

「是1那個軍官騎著飛騎進入大雲霄城內。

短短片刻后,他就回來了,整整提著一籃子的肉包子。

厲冥接過之後,立刻抓住一個,三口兩口吃完,狼吞虎咽。

「好了,我這就該走了。」然後他從懷中掏出一個紅色的喜帖道:「對了,我這次來是專門來送陽兄送請帖的,我要成親了,在地獄海萬滅神殿,陽頂天有空的話,記得一定來埃」

陽頂天接過了這油滋滋的請帖,面色猛地一變。

這是最最簡單,廉價的喜帖。

上面寫著:

送呈:陽頂天先生台啟

后武道文明大曆一萬零五年九月九日

為宴先生和東方小姐舉行結婚典禮敬備喜筵

恭請光臨地獄海萬滅神殿。

宴翩躚敬邀!

厲冥竟然要和牡丹成親,他竟然是送請帖來的。

陽頂天臉上的笑容再也維持不下去了,道:「宴先生何其急也?」

厲冥道:「沒有辦法啊,滅世大戰一開始,誰知道打到什麼時候埃還是先辦了吧。」

陽頂天道:「那東方冰凌同意嗎?你不是說,要遵循她的意志嗎?」

厲冥道:「我娶的是東方牡丹,又不是東方冰凌埃而且,陽兄你過於出色了,我覺得還是先娶為安,免得夜長夢多埃」

接著,厲冥一邊吃包子,一邊道:「好了,陽兄如果有空的話,兩個月後一定要到場哦。那好,那你忙,我還要去別的地方送喜帖,萬血宮啊,歡樂宮,幽冥海,靈鷲宮,蛇人帝國,小西天還有許多份呢?」

「對了,你曉得我那個不爭氣的兄弟幽冥去哪了嗎?我要送請帖,都不知道往哪送啊?」厲冥一邊走,一邊搖頭嘆息道。

……

註:月底了,拜求票票,謝謝諸位!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