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九五一:君奴求愛!作死靈鷲宮!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艦隊的方向飛去。凰語背著女兒,在陽頂天某處擰了一下。低聲道:「不要臉的女人。」而陽頂天離開后,雲君奴第一時間離開辦公桌,飛一般朝自己的室衝去。足足一刻鐘才出來,並且從裡到外的衣衫,...

良久之後,凰語抬頭嬌聲道:「夫君,這個獨孤鳳舞太慘了1

陽頂天頓時猛地一愕,難道自己沒有說清楚,明明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啊,最後甚至說到了雲君奴,還說到了海心女王對她們做了邪惡的靈魂實驗。

只怕任何人都聽得出來,這個獨孤鳳舞就是凰語自己埃這個女人應該還算是聰明的啊,難道會聽不出來。

「不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凰語道:「所以,我覺得在這件事情上,你沒有做錯什麼。獨孤鳳舞的悲劇,更多是她個人性格的悲劇,她太好強了。如果她帶著孩子跟著陽頂天一起去雲霄城,那不就是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陽頂天更加愕然,這還帶點評的?

頓時,陽頂天內心無比愧疚的的氣氛,獨孤鳳舞的悲劇氣氛,被這個女人破壞得乾乾淨淨。

「凰兒,你,你不痛恨我?」陽頂天道。

凰語道:「這跟我有什麼關係?你是我夫君,是我孩子的父親,是我最親的人。我難道會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女人去痛恨你,我又那麼蠢嗎?」

頓時,陽頂天忍不住去摸凰語的額頭,唯恐她經歷了這麼多,又或者某些靈魂實驗,導致智商有點什麼問題。這隻怕是任何人都聽得出來,陽頂天將的故事就是她自己吧。

「摸什麼摸?」凰語抓住陽頂天的手,摸向自己身體其他誘人部位道:「額頭有什麼好摸的,要摸摸這裡。」

然後,陽頂天就摸著她豐圓的屁股。陷入了驚詫不解中。

良久后,陽頂天終於道:「凰兒,你,你是沒聽明白,還是在假裝埃你,你用不著這麼委屈自己的?」

「你覺得我腦子有問題?」凰語道。

陽頂天搖頭道:「我確實見過腦子有問題的女人,還不止一個。但,你應該沒問題。」

「傻子……」凰語吻了一口陽頂天的嘴唇,道:「你說的故事,是很感人。也很真實。但是我就問你一句夫君,那個女人和我有關係嗎?」

沒?沒關係嗎?明明是一個身體埃

緊接著,陽頂天恍然!哦,有關係嗎?雖然是同一個身體。但是從凰語現在的思想角度上去看,確實很難代入獨孤鳳舞吧。而且。此時正是她最幸福的時候,難道要讓她代入鳳舞去苦大仇深?

緊接著,凰語美眸一圓,道:「喂!你,你該不會是想要讓那個獨孤鳳舞出現在你面前,然後再一次被你征服,或者再一次來虐待你,滿足你某些不為人知的嗜好吧?」

陽頂天頓時眼睛睜得更大。雖然凰語說的這種情形它確實非常誘人,但是陽頂天真心真心沒有想過埃

然後,凰語猛地擰住陽頂天的腰。道:「喂,你該不會是因為把我當成她,才和我成親的吧?你該不會不喜歡我這個人吧?」

陽頂天更加說不出話來,然後腰間傳來一陣痛,卻是被他用逆時針轉了九十度,痛得他都抽抽了。

「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凰語道:「對你百依百順的你不喜歡。反而喜歡那種強勢的,要虐待你的。要揍你的,才會有成就感。你有這種嗜好。我可以滿足你的。」

然後,她張開小嘴,在陽頂天胸口狠狠咬了一口。

「痛,痛,痛,痛……」陽頂天頓時慘叫求饒。

鬆開陽頂天的胸口,凰語用小舌頭舔了舔嘴角的鮮血。

小娘皮咬的真狠,陽頂天胸口真的出現了一個深深的齒印,而且已經出血了。

真的不知道,她是在替獨孤鳳舞報仇,還是在惱怒陽頂天因為獨孤鳳舞的關係而娶的她。

良久之後,凰語忽然問道:「夫君,你是不是非常想念她?」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點點頭道:「對,曾經思想比較偏激,處理事情得不太好。其實,當時溫柔一些,堅決一些,很多事情就不會發生的。我還是放不下自尊,加上因為東方冰凌的事情遷怒於她,造成了這樣的結果。」

良久之後,凰語忽然道:「難道凰語就不好嗎?」

陽頂天猛地一愕,是啊,難道凰語不好嗎?難道一定要鳳舞出現,讓凰語消失吧。

然後,兩個人靜靜擁抱著,沒有再說話。

忽然,凰語開口道:「夫君,我們到南蠻洲,大概還有多久?」

「兩天吧。」陽頂天道。

「要不然,我們去一趟中京,看看那個雲君奴吧。」凰語道。

「你,確定要去?」陽頂天問道。

「嗯。」凰語道。

「好1

……

兩個時辰后,陽舞兒寶寶醒過來了。

陽頂天抱著她,帶著凰語,騎上魔鷲王,用最快的速度朝著中京飛去。

僅僅兩個多時辰,就已經到達中京,降落在光明議會的總部。

進入雲君奴辦公室的時候,她依舊在無數的文件中征戰,顯然很享受這個過程。

陽頂天進來之後,雲君奴連頭都沒有抬,直接道:「咦,這個時候你來看我。蛇人帝國的事情處理完了?你不是應該陪伴去南蠻洲嗎?卻來中京找我,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企圖?」

說完后,她抬起頭,見到了凰語,還有她懷裡的那個陽舞兒寶寶。

她絕美嬌媚的臉蛋微微一愕,道:「凰語夫人?舞兒小姐?」

「寶貝,叫阿姨。」凰語道。

「奴奴阿姨。」陽舞兒道。

「嗯……」雲君奴絕美的臉蛋微微一搐,想要說什麼親昵的言語,卻說不出口。

當時在雲霄城,她抱著陽驪,也是這樣的。想要表示親昵。想要誇獎,但是卻很不自然。所以看上去,她對小孩的態度彷彿有些冷淡。

這就是鳳舞的性格,她就是這樣的。只不過這種性格配上雲君奴的嬌媚,實在有些矛盾。

然後。就陷入了尷尬的寂靜。

凰語是明白兩人的關係,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雲君奴雖然不知道的那麼清楚,但是卻很聰明可以猜到,甚至很早就猜到。

凰語本來很急切地要見面,但是見面之後卻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你,你長得真美。」凰語道。

「你。你也是。」雲君奴道,言語很不自然。、

凰語道:「你,你竟然處理那麼多事情,你真了不起。」

雲君奴道:「你在蛇人帝國,率領反抗軍抵抗海心女王那麼多年。你更了不起。」

兩個人互相奉承完了之後,頓時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呢。

這兩個人,本是陌生人。但是又無比的親密,因為對方的靈魂,都在自己的身軀之內。

而偏偏這靈魂的交換,卻沒有帶上自己原有的記憶。

所以,這個靈魂就繼承了新的身體和新的記憶。於是,兩個人都變成了全新的人。

凰語終於又想到一句話。道:「對了,這是我的女兒,你要不要抱抱?」

「好……啊1雲君奴道。然後要伸出手。

「我不要。」但是陽舞兒很不給面子,直接扭過小臉。

然後,雲君奴就尷尬地縮回手了。

「那,那我們走了埃」凰語終於扛不住這尷尬的氣氛,抱著女兒就要離開。

「嗯,那。那我不送了,下次再見。」雲君奴道。

接著。凰語就抱著女兒離開了,而陽頂天卻不知道該走。還是該留。

「我在外面等你,快點埃」凰語狠狠白了陽頂天一眼,彷彿這尷尬的見面都是他的錯一般,她都忘記了,明明是自己要來見雲君奴的。

凰語走了之後,雲君奴又狠狠白了陽頂天一眼,道:「都是你乾的好事。」

陽頂天無語,這,這關我什麼事情?

良久之後,雲君奴道:「事實上,我確實有一段時間,感覺很奇怪。彷彿長長地睡了一覺后,自己就變成另外一個人了。我回憶起之前的很多事情,都覺得很奇怪,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然後,拚命地不屑,諷刺之前的自己,覺得很傻。足足好久,才漸漸地自然起來。」

接著,雲君奴舉起自己兩隻手,道:「你看,我這兩隻手有什麼分別?」

陽頂天看了一會兒,道:「沒什麼分別埃」

「蠢貨。」雲君奴道:「沒看到嗎?我的左手有些許磨損,可見之前都是左手練劍,是左撇子。但是莫名其妙又變成右手拿劍,右手寫字了。但是很多時候,我無意中拿筆的時候,都是左手拿的。」

陽頂天道:「我師傅東方涅滅,就佔據了冷青塵師伯的身體。但是,他的記憶完全是自己的,沒有一點是冷青塵師伯的埃當然,因為他當時自爆的時候,靈魂逃逸,所以記憶也缺損很多,蠻多事情都記不起來。」

「蠢貨。」雲君奴道:「東方宗主的靈魂奪舍的時候,冷青塵前輩的記憶和靈魂,全部都被你摧毀了,是一個絕對空白的身體。而我們兩人的情形,是不一樣的。」

「你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什麼事情了?」陽頂天道。

「比你知道得更早。」雲君奴道:「我又不蠢,之前不敢確定,現在看著你將她帶來,就可以確定了。而且記載中的某些移魂*,活人之間的靈魂流轉,就是帶不走完整記憶的。因為靈魂和記憶,彷彿不是一個整體。靈魂,是某一種能量,記憶是儲存在大腦的某一種信息。」

陽頂天道:「你現在兇巴巴的樣子,越來越像她了。」

雲君奴道:「因為,我現在正在擺脫原有身體的記憶困擾,重新恢復成為自己的獨立人格。當然,終究還是要被這個身體的原有記憶所影響的。要不然,也不會三番兩次勾引你。心中明明不屑男女歡愛之情,但很多時候還是會心生嚮往。」

接著,雲君奴嬌媚道:「我現在心亂如麻。正是最脆弱的時候,也是你將我哄騙上床的最好機會,你不試試嗎?」

陽頂天心臟猛地一跳,道:「我,我可不敢。」

「哼……。錯過這個機會,沒有下次了埃」雲君奴白了她一眼道:「那就快滾吧,那個女人等你很久了。」

陽頂天道:「那我下次,再來看你。」

「滾吧滾吧,討厭鬼1雲君奴扭過身道。

陽頂天走了出去。

「等等……」雲君奴道。

陽頂天又站定。

「過來,抱一抱我。」雲君奴道。

陽頂天上前。輕輕將她抱在懷中。

雲君奴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腰下豐滿部位,問道:「我比她,怎麼樣?」

「你,你很妖。」陽頂天老實道。

「嗯。我感覺到了,你有些地方已經不老實了。」雲君奴道,呼吸稍稍有些急促,嬌軀也漸漸熱了起來。

接著,雲君奴的小嘴在他嘴唇上吻了一口,抓住他的手在自己腰下圓翹豐滿處用力一按,道:「好好享受吧,這是唯一的機會。以後不讓你摸了,我要繼續我的獨身主義的。」

陽頂天微微用力一抓。

「嗯……」雲君奴嬌軀一顫,喉嚨底下情不自禁發出聲音。

接著。她猛地用力一推,道:「好了,時間到了,你走吧1

然後,她重新坐回到自己的辦公桌上,繼續和無數文件奮戰。

陽頂天心亂如麻的離開了。和凰語一起,騎上魔鷲王阿爪。朝著大海那支艦隊的方向飛去。

凰語背著女兒,在陽頂天某處擰了一下。低聲道:「不要臉的女人。」

而陽頂天離開后,雲君奴第一時間離開辦公桌,飛一般朝自己的室衝去。

足足一刻鐘才出來,並且從裡到外的衣衫,都換了。

不僅僅如此,竟然還換了一身雪白的男裝!

……

陽頂天帶著凰語,重新降落在那支秘密艦隊。

兩天後,這支龐大的艦隊,終於到達了南蠻洲。

此時,在女王新城的舊址上,已經全新修建了一個無比巨大的碼頭。

碼頭上,海面上,已經徹底清空。

十幾萬已經被洗去短暫記憶的反抗軍,從大船出來之後,頓時看到了一片全新的陸地,遠處有無數的半人族,還有無數的房子。

他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逃離聖谷的,自己是怎麼來的這裡的。但是,在聖谷絕望的經歷,那種餓肚子等死的經歷,他們是記得清清楚楚。

此時,見到這片嶄新的城市,嶄新的大陸,無數人頓時心生狂喜,心潮澎湃!

陽頂天微笑道:「從今以後,這裡就是你們的家,你們就是光明議會的一部分。」

「萬歲……萬歲……」

十幾萬的半人族反抗軍,頓時再也忍不住,熱淚盈眶,大聲狂呼。

在遭受了蛇人帝國的可怕暴政后,再遭受了幾年聖谷的可怕日子之後,他們本以為必死無疑了,誰知道他們還可以得到重生,得到拯救,得到家園?

甚至,有些半人族直接跪在來,拚命嗅著地上的泥土,將泥土抹在自己的臉上。

……

安置十幾萬半人族,對於如今的光明議會來說,完全是小菜一切。

本來,有人建議,將這十幾萬反抗軍分開安置在不同的小鎮,不同的村落之間。

但是,陽頂天還是拒絕了,仍舊讓這批半人族聚居在一起,甚至給他們挑選了一個類似東離草原狐人族的區域,足足有幾萬平方公里,也有巨大的山谷,還有潔凈的湖泊。

陽頂天帶領著凰語,還有逐日.貝拉,前往光明議會在南蠻洲的總部城堡!

今天,就要確定逐日.貝拉在南蠻洲防區的第二統帥地位,並且確定他在光明議會的地位。

還有,半人族的精銳,進入光明議會一線軍團的事情!

不過,在城堡裡面,還是由最最重要的事情開始,那就是靈鷲宮的事情。

沒錯,陽頂天離開之後的幾天,靈鷲宮的作死舉動,就開始了!

……

註:月底了,拜求幾張票票。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