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九五一:君奴求愛!作死靈鷲宮!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3-25 18:25  |  字數:7163字

良久之後,凰語抬頭嬌聲道:「夫君,這個獨孤鳳舞太慘了!」

陽頂天頓時猛地一愕,難道自己沒有說清楚,明明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啊,最後甚至說到了雲君奴,還說到了海心女王對她們做了邪惡的靈魂實驗。

只怕任何人都聽得出來,這個獨孤鳳舞就是凰語自己啊。這個女人應該還算是聰明的啊,難道會聽不出來。

「不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凰語道:「所以,我覺得在這件事情上,你沒有做錯什麼。獨孤鳳舞的悲劇,更多是她個人性格的悲劇,她太好強了。如果她帶著孩子跟著陽頂天一起去雲霄城,那不就是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陽頂天更加愕然,這還帶點評的?

頓時,陽頂天內心無比愧疚的的氣氛,獨孤鳳舞的悲劇氣氛,被這個女人破壞得乾乾淨淨。

「凰兒,你,你不痛恨我?」陽頂天道。

凰語道:「這跟我有什麼關係?你是我夫君,是我孩子的父親,是我最親的人。我難道會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女人去痛恨你,我又那麼蠢嗎?」

頓時,陽頂天忍不住去摸凰語的額頭,唯恐她經歷了這麼多,又或者某些靈魂實驗,導致智商有點什麼問題。這隻怕是任何人都聽得出來,陽頂天將的故事就是她自己吧。

「摸什麼摸?」凰語抓住陽頂天的手,摸向自己身體其他誘人部位道:「額頭有什麼好摸的,要摸摸這裡。」

然後,陽頂天就摸著她豐圓的屁股。陷入了驚詫不解中。

良久後,陽頂天終於道:「凰兒,你,你是沒聽明白,還是在假裝啊。你,你用不著這麼委屈自己的?」

「你覺得我腦子有問題?」凰語道。

陽頂天搖頭道:「我確實見過腦子有問題的女人,還不止一個。但,你應該沒問題。」

「傻子……」凰語吻了一口陽頂天的嘴唇,道:「你說的故事,是很感人。也很真實。但是我就問你一句夫君,那個女人和我有關係嗎?」

沒?沒關係嗎?明明是一個身體啊。

緊接著,陽頂天恍然!哦,有關係嗎?雖然是同一個身體。但是從凰語現在的思想角度上去看,確實很難代入獨孤鳳舞吧。而且。此時正是她最幸福的時候,難道要讓她代入鳳舞去苦大仇深?

緊接著,凰語美眸一圓,道:「喂!你,你該不會是想要讓那個獨孤鳳舞出現在你面前,然後再一次被你征服,或者再一次來虐待你,滿足你某些不為人知的嗜好吧?」

陽頂天頓時眼睛睜得更大。雖然凰語說的這種情形它確實非常誘人,但是陽頂天真心真心沒有想過啊。

然後,凰語猛地擰住陽頂天的腰。道:「喂,你該不會是因為把我當成她,才和我成親的吧?你該不會不喜歡我這個人吧?」

陽頂天更加說不出話來,然後腰間傳來一陣痛,卻是被他用逆時針轉了九十度,痛得他都抽抽了。

「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凰語道:「對你百依百順的你不喜歡。反而喜歡那種強勢的,要虐待你的。要揍你的,才會有成就感。你有這種嗜好。我可以滿足你的。」

然後,她張開小嘴,在陽頂天胸口狠狠咬了一口。

「痛,痛,痛,痛……」陽頂天頓時慘叫求饒。

鬆開陽頂天的胸口,凰語用小舌頭舔了舔嘴角的鮮血。

小娘皮咬的真狠,陽頂天胸口真的出現了一個深深的齒印,而且已經出血了。

真的不知道,她是在替獨孤鳳舞報仇,還是在惱怒陽頂天因為獨孤鳳舞的關係而娶的她。

良久之後,凰語忽然問道:「夫君,你是不是非常想念她?」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點點頭道:「對,曾經思想比較偏激,處理事情得不太好。其實,當時溫柔一些,堅決一些,很多事情就不會發生的。我還是放不下自尊,加上因為東方冰凌的事情遷怒於她,造成了這樣的結果。」

良久之後,凰語忽然道:「難道凰語就不好嗎?」

陽頂天猛地一愕,是啊,難道凰語不好嗎?難道一定要鳳舞出現,讓凰語消失吧。

然後,兩個人靜靜擁抱著,沒有再說話。

忽然,凰語開口道:「夫君,我們到南蠻洲,大概還有多久?」

「兩天吧。」陽頂天道。

「要不然,我們去一趟中京,看看那個雲君奴吧。」凰語道。

「你,確定要去?」陽頂天問道。

「嗯。」凰語道。

「好!」

……

兩個時辰後,陽舞兒寶寶醒過來了。

陽頂天抱著她,帶著凰語,騎上魔鷲王,用最快的速度朝著中京飛去。

僅僅兩個多時辰,就已經到達中京,降落在光明議會的總部。

進入雲君奴辦公室的時候,她依舊在無數的文件中征戰,顯然很享受這個過程。

陽頂天進來之後,雲君奴連頭都沒有抬,直接道:「咦,這個時候你來看我。蛇人帝國的事情處理完了?你不是應該陪伴去南蠻洲嗎?卻來中京找我,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企圖?」

說完後,她抬起頭,見到了凰語,還有她懷裡的那個陽舞兒寶寶。

她絕美嬌媚的臉蛋微微一愕,道:「凰語夫人?舞兒小姐?」

「寶貝,叫阿姨。」凰語道。

「奴奴阿姨。」陽舞兒道。

「嗯……」雲君奴絕美的臉蛋微微一搐,想要說什麼親昵的言語,卻說不出口。

當時在雲霄城,她抱著陽驪,也是這樣的。想要表示親昵。想要誇獎,但是卻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