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九五零:收香香!告知真相!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個表率,會讓半人族更加好的融入人類國度。」「討厭……」凰語埋怨道:「明明很好的事情,被你說得這麼勢利。」接著,凰語道:「香香以前是很大膽的,但是現在也變得很敏感了,所以這件事情你自己一定要...

望著漸漸平靜下來的湖面,陽頂天頓時心緒複雜。

他真沒想到,這次的風波竟然就這麼平息下來了,海心女王竟然就這麼算了。原本,陽頂天是準備使出殺手,用這個聖地作為威脅的。

要知道,陽頂天的三玄火閃電完全是威力無窮的,遠超過了十九階的威力。雖然打不中海心女王,但是這個所謂的蛇人帝國聖地卻無法移動,肯定是擋不住陽頂天的三玄火閃電的。

屆時,海心女王肯定是要妥協的。

因為這個聖地,此時算是蛇人帝國的命根子了,萬萬不能損傷的。

而陽頂天,是堅決不會交出毒莎女王軀體的。所以這次的爭端,還是能夠平息下去。

當然,這樣一來陽頂天和海心女王的撕裂,就更加厲害。

可是沒有想到,海心女王最後竟然放棄了威脅陽丁

不知道是因為她在陽頂天的事情上,有著心中的底線,還是因為其他原因。又或者是她儘管表面上不在意凰語的死活了,但畢竟……那是她的親人,這個世界上的第二個親人,第一個人當然是毒莎女王。

不過這個結果,才是最好的。

陽頂天總算是明白了海心女王的修為了,真的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訖根本沒有直接和自己戰鬥,僅僅只是用一汪湖水,就幾乎要了自己的性命。

而她強大的根源,毫無疑問是眼前這個巨大的殊個聖地就在湖泊之下,應該是蛇人帝國最大的秘密了,也是蛇人帝國高手快速出現的原因了。

陽頂天倒是很想進入探個究竟。但是此時絕對是不可能的,因為海心女王就在下面。

最後望了一眼湖泊,彷彿試圖要看穿湖泊,看到裡面的聖地,還有最深處的海心女王。

接著。陽頂天猛地騰空而起,朝著南邊飛去。

飛出幾百里,魔鷲王阿爪立刻迎上來,陽頂天騎上魔鷲王,用最快最快的速度,呼嘯著朝著西北大陸飛去。

……

半天後。陽頂天就來到了西北大陸的上空,不過他卻沒有在雲霄城停留,而是直接朝著海面飛去。

陽頂天已經去了一趟蛇人帝國回來了,而運載半人族反抗軍的艦隊,距離南蠻洲還有很遠。

僅僅兩個時辰后。陽頂天就追上了這支艦隊,降落在最大的那艘艦船上,凰語和逐日.貝拉,香香都在這艘船上。

見到陽頂天平安歸來,凰語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而小寶貝,陽舞兒正在睡覺,這個小丫頭睡覺,還要香香在陪著。

這支艦隊的艦船。噸位都非常大,每艘船裝一千多人,完全綽綽有餘。像凰語和香香。都擁有獨自的一個艙房,足足有十幾平米。

陽頂天進來后,凰語第一時間就撲進他的懷裡,而獨孤鳳舞是絕對不可能這樣做的。

「夫君,她有沒有把你怎麼樣?」凰語問道。

「沒有,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陽頂天道。

「她有這麼好說話?」凰語道:「我看她肯定是企圖。別以為我沒看出來。」

接著,她輕輕依偎在陽頂天的懷裡道:「這件事情過去了就好。和她的恩恩怨怨我也不想管了。接下來,我什麼事情都不管了。就安安心心做你的妻子,陪著我們的寶貝長大,等寶貝大了一些之後,我們再生一個男寶1

陽頂天本能地想說,其實你還有一個男寶寶的,但是終究沒有說出來,只是溫柔地說了一聲好。

眼前凰語的性格,真心不是獨孤鳳舞。鳳舞是絕對沒有任何做賢妻良母的理想的。

所以,凰語看似厲害霸道,實際上的靈魂卻成為了小女人。

雲君奴看上去嬌柔嫵媚,實際上卻很有事業心,所以她不嫁給陽頂天,反而成為了他的貼身女官,成為了光明議會非常重要的人物之一。這一點,和鳳舞是非常相似的。

「喂,你們要親熱的話,去我的艙房啊,你們的寶貝女兒好不容易睡著了,哄她睡覺很難的埃」香香忽然道,口氣有點酸。

陽頂天頓時不好意思笑笑,但是凰語竟然美眸一熱,低聲道:「夫君,我們去那邊吧?我們好久都沒有親熱了,我又想了。」

陽頂天一愕,之前幾年沒有親熱都沒事,這次也差不多一個月時間埃

不過,他也一個月忙碌得沒有休息過了,更別說和女人親熱了。既然自己女人想要,那自己就要儘力埃

於是,她直接將凰語抱起,朝著另外一個艙房走去。

還沒有開始,凰語就直接媚眼如絲,嬌喘吁吁了。

……

來到了另外一個艙房后,陽頂天猛地將她扔在床上,結果凰語道:「不,夫君。上次我們太激烈了,現在時間很多,我想要慢慢來,很溫柔的那種。」

陽頂天道:「沒問題啊,這方面我懂得很多的,保證春風細雨一般,讓你徹底升天。」

「可是,我想要主動來著。」凰語吃吃笑道。

陽頂天一愕,道:「好啊,不過我萬里迢迢來,還沒有洗澡,身上估計有味道。」

「我洗過了,洗得香香的。」凰語道:「你不許洗,我要的就是這種你濃濃的味道。」

陽頂天大愕,這,這是什麼愛好啊?鳳舞好像沒有這個愛好啊,凰語之前好像也沒有埃

他正發獃間,直接被凰語推到在地上了。然後,她坐在陽頂天的腰上,服下嬌軀,伸出小舌頭輕輕舔舐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臉上的每一寸地方。

就如同她所說。她要的就是陽頂天的味道。

她的舌頭很軟,彷彿很輕,又彷彿比較用力。

所以,陽頂天被親吻舔舐過的地方,有一種酥麻顫慄的感覺。

她小貓一樣的舌頭。親吻舔舐陽頂天胸膛的時候,每親吻一寸,就脫掉一寸。

就這樣,每一寸都被她的小香舌洗禮過去了,一直往下……

陽頂天頓時微微一顫道:「那,那還是洗一下吧。不然真有味道……」

「要的,就是你的味道。」凰語嬌膩道。

陽頂天頓時猛地一抽,腳指頭都彎了起來!

這,這絕對不是獨孤鳳舞做得出來的,雲君奴才會這麼嬌媚如狐狸精!

……

這一場春風細雨一般的恩愛。足足維持了一個半時辰。

結束之後,陽頂天覺得每一根腳指頭都在抽搐。

這種比狂風暴雨,來得更加激烈啊,完全是靈魂都在顫慄的感覺。

而凰語,則完全成為一灘水一般,軟在陽頂天的懷裡。

「夫君,你說我這次能懷上嗎?」凰語忽然問道。

「今天,是你容易受孕的日期嗎?」陽頂天道。

「大概。或許吧,我希望是。」凰語道:「我的周期,非常非常不準的。」

陽頂天知道。雲君奴也是這樣的,周期很不準。當然,他沒有和雲君奴發生親密的關係,因為她周期來的時候,完全是喜怒無常的。前一刻鐘,還脾氣很差。抓住機會就訓陽頂天一頓。但是后一刻鐘,又會忽然來勾引他。

所以。每一次雲君奴尤其喜怒無常的時候,大概就是周期來了。而她的周期。是非常混亂的,完全沒有規律可言。

這也應該是海心女王那個邪惡實驗的後果。

「夫君,你還會娶其他女人嗎?」凰語忽然問道。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道:「我不知道。」

「好色鬼。」凰語嬌聲埋怨道。

陽頂天道:「有些,是責任的。」

凰語輕輕在陽頂天的胸膛上畫圈,然後道:「你必須給香香一個交代的,她都等了這麼多年,而且無微不至照顧著你的女兒。」

「我知道。」陽頂天道:「而且,我取香香,也會給狐人族和人類的聯姻,做一個表率,會讓半人族更加好的融入人類國度。」

「討厭……」凰語埋怨道:「明明很好的事情,被你說得這麼勢利。」

接著,凰語道:「香香以前是很大膽的,但是現在也變得很敏感了,所以這件事情你自己一定要主動,知道嗎?」

「嗯,好。」陽頂天道。

接著,他又道:「你說,我讓師傅去想逐日.貝拉族長求婚,是不是更莊重嚴肅一點。」

凰語想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道:「是好,但好像還不夠,不能只向她父親求婚,也要向香香求婚埃」

陽頂天道:「那好,我去找焰焰,向香香求婚。」

「是我們姐妹的那個老大嗎?」凰語用很奇怪的口氣道。

陽頂天道:「嗯,你到家裡可不能欺負她,因為她最容易被人欺負,所以才做老大的。」

「噗哧……」凰語一笑,然後狠狠白了陽頂天一眼,嬌聲道:「偏心鬼1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望著凰語的目光,忍不住流露出愧疚。他對不起很多女人,但獨孤鳳舞應該是最對不起的一個。

「幹嘛?我說著玩的,這也要生氣埃」凰語嬌聲道:「她是大婦,我們做小的,當然要小心翼翼侍候著。我打不還手,罵不還手,總可以了吧。」

「傻瓜……」陽頂天輕輕捏了捏她的屁股,然後道:「凰兒,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

「什麼事情?很重要嗎?」凰語道。

「嗯,算是很重要。」陽頂天道。

「關於我的嗎?」凰語問道。

「嗯,是關於你的。」陽頂天道。

「你真討厭。」凰語捶了陽頂天胸口一計,道:「我本來不想知道重要沉重的事情,但是你說出來之後,讓我變得非常好奇了。那你說吧。」

陽頂天道:「那,那我還是從很早很早時候說起吧。」

「嗯,你說吧,不過我要是聽睡著了,你可不能怪我。」凰語道。

「這件事情,應該是從七年多前說起了,那個時候,我剛到雲霄城不久,焰焰被秦少白勢力所擒,被栽贓殺人之罪,為了救她,我要求進行比武決鬥,而秦少白也正想要利用此機會殺我。」陽侗時,他修為高我很多,大概有兩階左右吧。完全無計可施下,我去萬血宮,就是邪魔道的地盤,要去那裡的萬血池,尋求突破……」

陽頂天將自己和獨孤鳳舞的故事,娓娓道來,每一個細節,都沒有放過。包括第一次獨孤鳳舞,她和東方冰凌大戰一事,也全部說出。

不過,當陽頂天說到在萬血池中,見到渾身光溜溜的獨孤鳳舞時,凰語已經閉上眼睛了,好像聽睡著了。

不過,陽頂天知道她沒有睡著,而是為了更加專註,舒服的聽。

陽頂天說得很慢,每一個細節都說得清清楚楚。

說到因為獨孤逍的原因,讓獨孤鳳舞誤會自己趁機佔有了她。

然後,在西南海上的相遇,自己多次相救。

鳳舞逼自己聯繫隱宗的假劍法,假冒隱宗傳人無名,上神兵山莊騙取玄火魔錘。

然後再到火雲魔洞裡面,兩個人鍛造魂劍,發現秘境,再到鳳舞要殺自己之前,把身體交給自己,然後一掌劈死自己。

說到這裡的時候,凰語嬌軀微微一顫。

陽頂天繼續說,在秘境中自己因為聖水緣故,活了過來。

然後,說到在東離草原和鳳舞的相遇,鳳舞與孤獨無歡等人一夥,爭奪億靈妖火,並且對著東方冰凌下手。

說到在狐人族的山谷,東方冰凌和自己,聯手大戰獨孤鳳舞,秦懷玉,孤獨無歡。自己,猛地一劍,刺穿了獨孤鳳舞的胸膛。

凰語嬌軀猛地一抽搐,然後捂住自己胸口的位置,彷彿感覺到那裡一陣抽痛。

說到獨孤鳳舞已經有了孩子。自己刺穿鳳舞,不但差點殺了她,還差點傷害了自己的孩子。

儘管事情已經過去很久,說到這裡陽頂天還是一陣陣抽搐,心中劇痛,無比的后怕。

如果當時真的發生了什麼意外,那他真的只有抹脖子了。

最後,說到獨孤鳳舞和東方冰凌都中了噬魂魔玄,陽頂天要用眼淚結晶救其中一個。

東方冰凌選擇救獨孤鳳舞,然後將她的孩子從身邊搶走,帶到雲霄城。

獨孤逍洗去她的記憶,改變她的容貌,將她送到了迷迭師太的身邊。就是為了避免獨孤鳳舞捲入正邪大戰,避免她和陽頂天自相殘殺。

說到這裡的時候,凰語已經完全徹底淚流滿面,整個嬌軀都在抽搐。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講完之後,陽頂天就只能不斷地重複這三個字!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