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九四三:久別勝新婚!救星!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在一起,不可分割了。原本,她還有另外一個最親最親的人,就是她的師傅海心女王,完全是如同她的母親一般。但是,做上了女王之位后,她的這位親人就露出了猙獰的面孔。於是,她就剩下陽頂天一個親人了。...

沒有得到女兒的回答,凰語頓時微微一愕,然後加快腳步,飛快衝上樓,頓時見到一個男人,緊緊抱著自己的寶貝女兒。

而自己那個厲害聰明的女兒,竟然一動不動,既不哭,也不叫。

反而這個男人,整個後背都在顫抖著,有一種壓抑的哭泣。

凰語先是呆了好一會兒,然後才想起來這個背影,然後她的嬌軀也頓時間一顫,緊接著所有的情緒,洶湧而出,完全不能自抑。

陽頂天來了,這個她夢牽魂繞了無數次的男人,來了。

首先,不管凰語是誰,就算她的身體是獨孤鳳舞,但是她的靈魂和記憶,就是凰語。

所以,她和陽頂天的接觸,也就僅僅短短那麼幾天。

他們成親了,做了幾日的夫妻。要說有多麼多麼深厚的感情,那還不至於。

但是,她和陽頂天有了孩子,這一切一切就都不一樣了。在這個世界上,她和陽頂天就成為了最最親的人了,幾乎是連在一起,不可分割了。

原本,她還有另外一個最親最親的人,就是她的師傅海心女王,完全是如同她的母親一般。

但是,做上了女王之位后,她的這位親人就露出了猙獰的面孔。於是,她就剩下陽頂天一個親人了。

在聖谷,無比艱難的這段時間內。

她無數無數次,夢到陽頂天,想著陽頂天。儘管,對於陽頂天的身影,甚至面孔。她記憶都有些模糊了,但是這並不妨礙她的思念。

她一直期盼著,有一天陽頂天能夠將出現在她的面前,再一次力挽狂瀾。

事實上,凰語一開始離開海心女王。僅僅只是為了慪氣。後來,是真的變成了對立,最後變成了徹底的敵對。

一開始,她成為反抗軍的領袖,僅僅只是腦子一熱,後來就變成了無比沉重的責任。

如今。整個聖谷面臨最最嚴厲的封鎖。自己耕種的糧食,越來越不夠吃。

每天,都有老弱死去。就算要堅持戰鬥的反抗軍你精銳,也根本吃不上東西,沒有力氣戰鬥咯。

當然。頂尖高手不需要吃東西。比如陽頂天曾經一兩年都沒有吃過東西,但是他有丹藥補充埃可是現在的聖谷之內,連糧食都沒有,更別說丹藥了。

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有倒下。

許多孩子,都餓得坐在地上起不來,凰語真的要徹底崩潰了。

曾經不知道多少次。她都想去師傅面前求饒,說我錯了,您原諒我。救救我身邊這些人。

但是,每一次都被逐日貝拉,被其他反抗軍阻止了。他們寧願就這樣餓死,也不願意回到海心女王身邊,這個騙子,這個最無恥的背叛者。

而且。餓死好歹還有一個全屍。而如果回到海心女王身邊,那就要成為奴隸。活生生被折磨死了。

於是,凰語就這麼一天天撐了下來。

沒有糧食。她自己都不怎麼吃,把所有的口糧都給了寶貝女兒。

就算這樣,聖谷之內的糧食,還是徹底耗盡了。

如今最大的庫存,也僅僅只有還算水靈的根莖了。但就算如此,一個月後,聖谷之內就會失去一切吃的,到時候所有人就都會餓死了。

在這最最艱難的時候,他的男人陽頂天,終於終於來了。

其實,之前凰語就曾經多少次,想要派遣使者去人類國度,向陽頂天求援。但是每次逐日貝拉都阻止了她,他說對於我們的情形,陽頂天一定會知道。他之所以沒有來,之所以沒有出手,是因為他不能出手,等到可以來,可以出手的時候,他一定會來的。

於是,凰語就抱著這個信念,苦苦咬牙支撐了下來。

今天,陽頂天終於來了。

等到身體恢復了動彈的能力后,凰語飛快衝上去,將陽頂天還有自己的寶貝女兒,全部抱在懷裡,然後枕在她的背上,大聲地哭泣。

……

一家三口,抱在一起,一大一小兩個女人,足足哭了兩刻鐘后,才漸漸安靜了下來。

而香香公主,早就悄悄地離開了,儘管她也非常想要留下來,但還是把空間留給了他們一家三口。

足足好一會兒,陽頂天才將凰語安撫了下來,然後將自己的女兒抱在腿上,怎麼看都不膩。

真的,真的活生生就是小獨孤鳳舞埃

「怎麼?長得不像你,是我偷人生下來的。」凰語沒聲好氣道。

陽頂天一笑,這個傻女人,還不知道陽舞兒的長相代表著什麼意思呢。他不由得伸手,去撫摸她的臉蛋。

凰語真是瘦了不少啊,原來可是標準的鵝蛋臉。

陽頂天細緻地摸著凰語的面孔輪廓,然後腦子裡面回憶獨孤鳳舞的輪廓,結果發現真的比較難以記起來了,腦子裡面全部是獨孤鳳舞英姿勃勃的絕美面貌,誰去記臉骨埃

凰語不知道陽頂天在做什麼,但是被男人摸著面孔,渾身酥酥麻麻的,有一種非常幸福的感覺。

緊接著,陽頂天想起來了,聽說自己要來東離草原,而且這裡還有一個女兒。

師娘,還有岳母,還有寧柔兒,還有焰焰,都送了禮物。其中,大部分都是她們親手做的點心,果脯,堅果,糕點等等,還有一大堆玩具,漂亮的小衣服。

陽頂天全部拿了出來,頓時將凰語的一整張床,都堆滿了。

小丫頭的眼睛猛地亮了,雖然在聖谷裡面,她受到了所有人的寵愛,但是物質實在太緊缺了,根本就沒有衣服,也沒有玩具,更沒有好吃的。

「爸爸,這都是給我的嗎?」陽舞兒問道。

「對。奶奶聽說爸爸要來,就連夜做了這麼這麼許多東西,全部給小舞兒。」陽頂天道。

陽舞兒立刻第一時間從陽頂天身上下來,衝到床上。

「寶貝,你喜歡哪一樣?」陽頂天問道。

小丫頭直接把小身子撲在床上。試圖用小手抱住所有東西,然後道:「我全部都要,都是我的。」

哇,這丫頭連性子,都是隨獨孤鳳舞的,那麼霸道。那麼大氣。

然後,她開始坐在床上,開始給自己的禮物分門別類,擺整齊。頓時,把陽頂天直接扔在一邊了。

這個丫頭也真有意思。一點都不認生。知道陽頂天是爸爸后,根本沒有矯情,直接就是張嘴喊爸爸,也不埋怨,也不傲嬌。

而她的哥哥陽驪,就很傲嬌,儘管很希望得到陽頂天的關愛,但經常跟陽頂天慪氣。

小丫頭在床上整理禮物。一邊吃著好吃的糕點。

凰語,安靜地躺在陽頂天的懷裡。

「之前,我其實沒有那麼愛你的。」凰語忽然道。

「我知道。」陽頂天道。

凰語又道:「但是。這兩年內,我沒有一刻不想念你,完全把你當成了支柱。」

「對不起,我來晚了。」陽頂天道。

凰語道:「你身邊多少美人兒,哪裡會記得我們娘倆在這裡受苦啊?也多虧你偶然一天記起來我了,要不然我都要死在這裡了。」

獨孤鳳舞。就絕對不會說這樣的話。她一直都是高傲的,都是強硬的。絕對不撒嬌,不說負氣話。

當時。陽頂天就是發現凰語僅僅只是表面氣質像獨孤鳳舞,而內在卻很嬌柔,才斷定她不是獨孤鳳舞了。

而雲君奴,表面上很嬌柔,實際上卻很強硬。當然咯,她看上去也不像獨孤鳳舞,因為她很妖媚,動不動勾引陽頂天,卻又堅決不嫁入雲霄城。

「你要是不來,再過一個月,山谷裡面的人就都要餓死了,到時候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了,我會帶著女兒遠走高飛。」凰語道。

「對不起。」陽頂天再次溫柔道,親吻著她的嘴唇,嗅著她的味道。

「吻什麼吻,今天沒洗澡。」凰語嬌嗔道。

「那屁股洗了沒有?」陽頂天笑道,伸手抹去。

「要死了,女兒就在邊上,耍什麼流氓。」凰語一邊躲避陽頂天的手,一邊嬌軀漸漸發熱起來,漸漸從躲避,變成了迎合。

足足好幾年了,從來沒有碰過男人,也沒有被男人碰過。

被陽頂天大手這麼一弄,她哪裡還忍得住,頓時氣喘吁吁,將手伸進陽頂天衣衫內,張開小嘴和陽頂天深深吻在一起,也不管女兒就在邊上了。

此時,香香臉蛋通紅地跑了進來,低聲埋怨道:「真是的,也不看在什麼地方?」

然後,就要急匆匆地將小丫頭抱走。

「不行,我的東西還沒有數完,不能走。」小丫頭完全無視父母在親熱,繼續專心致志地數自己的零食,還有玩具。

「可是,爸爸媽媽要說話埃」香香道。

「他們要親熱,去其他地方好了啊,幹嘛要讓我走?」陽舞兒道。

於是,陽頂天一把抱起已經渾身酸軟的凰語,朝另外一個房間走去。

去了另外一個房間后,頓時完全是乾柴遇烈火了。

凰語的動作,完全是無比狂野的,兩個人就直接抱在一起,在地上翻滾,糾纏,互相撕扯對方的衣衫。

「小聲點,小聲點,女兒就在隔壁1凰語一邊動,一邊顫聲道。

但,陽頂天只是喘息,根本沒有發出聲音,反而她的聲音越來越大。

旁邊的小丫頭沒事,依舊專心致志數著自己的零食。反而香香公主,聽得面紅耳赤,渾身酥軟,渾身難耐,坐在床上夾緊雙腿都不敢張開。

……

足足快一個時辰后。

凰語趴在陽頂天身上,全身上下,軟綿綿的,彷彿連一根手指頭了都抬不起來。

「從來都沒有覺得,做這種事情竟然會這麼舒服。」凰語道:「洞房那會兒,完全是囫圇吞棗一樣的。」

「是嗎?可是那天晚上你也是張牙舞爪的埃」陽頂天道。

凰語道:「裝的,只是想要表現出狂野而已。根本沒有今天這麼舒服的,連魂都要飛掉了。」

「那還要不要再來一次?」陽頂天問道。

「不,不,不行了……」凰語道:「吃飽了,吃撐了……」

然後,她趴在陽頂天的胸前,輕輕有玉指畫著圓兒,然後用小嘴在圓心上親吻一口,對這種小把戲都玩得不亦樂乎,真真不是獨孤鳳舞的性格。

「喂,你帶來糧食來了嗎?」凰語問道。

「沒帶糧食,但是帶了比糧食更好的東西。」陽頂天道:「足足帶了十幾萬顆丹藥。」

「哇,那太好了。」凰語道:「我們的人,終於不用餓死了。」

接著,凰語柔聲道:「夫君,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把你們接回人類國度,接回雲霄城。」陽頂天道。

凰語道:「我們全部嗎?所有人,都要接回去,否則他們會死的。」

陽頂天望著凰語道:「乖乖,我暫時只能將你和我們的寶貝女兒,還有香香帶走。而且要神不知,鬼不覺地帶走。」

「不行,要走一起走。」凰語立刻炸毛了。

陽頂天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道:「蠢女人!只有先把你們帶走,接下來才能夠安全地將所有人帶走。在海心眼中,剩下十幾萬人還不夠你一根毛值錢。我們把你帶走了,她就沒有要挾我的本錢了。剩下十幾萬人,也就好救了。」

凰語望了陽頂天好一會兒,然後柔聲道:「夫君,先讓我們女兒和香香一起走,我要留下來的。不然,他們都會崩潰的。」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

凰語道:「就如同在關鍵時刻,你不會放棄你的人,我也不會放棄我的人,對嗎?」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陽頂天點了點頭,然後翻轉過身,在她屁股扇打的地方吻了一口,表示同意。

就在此時,小城堡下面響起了逐日.貝拉的聲音。

「凰語公主,海心女王的使者來了,就在聖谷之外,海心女王要見您。」

聽到海心女王要見自己,凰語頓時嬌軀一顫,對於這個師傅,她內心還是非常畏懼的。

「夫君,怎麼辦?」凰語顫聲道。

「不要緊,有我在。」陽頂天道:「我用隱身玄技,跟著你一起出去見見她1

「嗯。」凰語點頭。

然後,她和陽頂天一起,在浴桶裡面洗了澡,換上了趕緊的衣衫。

陽頂天隱身跟在她身後,朝聖谷之外走去。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