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九三三:偉大時刻!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3-16 15:00  |  字數:4658字

偷盜毒莎女王的軀體,是陽頂天親自做的。因為毒莎女王的軀體,在蛇人帝國金字塔最核心的能量陣內。

這個能量陣,哪怕半聖級強者,也會被秒殺。

為了這個能量陣,海心女王動用了不計其數的晶石,黑暗結晶,還有不知道多少個千年妖獸的妖核,組成了這個無以倫比強大的能量陣。

而這個能量陣的鑰匙,時時刻刻都在海心女王身上。

可以這麼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可以穿過這個能量陣,盜取毒莎女王的軀體。

當然,陽頂天例外,因為他可以製造空間門,直接穿過能量陣。

妖璃已經將蛇人帝國鬧得雞犬不寧了,海心女王依舊坐鎮南蠻洲,巍然不動。眼看距離決鬥之日,越來越近,海心女王沒有半點離開南蠻洲的意思,所以陽頂天不得不出此下策,動了海心女王最最害怕,也最最在意的事物。

果不其然,聽到這個消息後,海心女王首先是覺得不可能,絕對絕對不可能,沒有人可以穿過那個能量陣。緊接著,整個心臟都提起來,這是有人要挖她的根,要顛覆她的蛇人帝國。

所以,她哪裡管的上南蠻洲的事情,用最快速度,朝著蛇人帝國飛去。

……

陽頂天要在天啟學院和無道子比武的消息,瞬間傳遍了整個世界。

如今,光明議會幾乎已經控制了整個人類國度,也絕對算得上是人心所向,所以這場決鬥絕對算得上是舉世矚目。

兩年多前,無道子來天啟學院挑釁,打敗了所有的高手。踐踏了天啟學院的尊嚴。當時陽頂天就說過,被踐踏的尊嚴,他會去找回來。天啟學院的學員們何必作垂頭喪氣之姿態。

所以,距離比武開始還有幾天的時候。整個天啟學院所有的學院,已經完全熱血沸騰了。

甚至,整個西京,都陷入了一種非常狂熱的狀態。

而要說最最關心這場比武的,除了陽頂天的家人,戰友,還有天啟學院的學員之外。毫無疑問就是無靈子,還有靈鷲了。

儘管無靈子口口聲聲說陽頂天不要干涉靈鷲宮的時候。他讓出靈鷲宮主之位,是完全心甘情願的。

但是在內心深處,他真的是恨不得無道子立刻去死。

再聽說,陽頂天和無道子比武的名義,就是撥亂反正,剪除叛逆。儘管這是陽頂天的不安好心,但是無靈子還是心中一動。

當然,所有的興奮,所有的期待,僅僅只有一瞬間。

因為。在無靈子心目中,陽頂天想要取勝是不可能的,死也不可能。

「唉。不管怎樣?陽頂天這個小賊曾經得罪我們太甚,死了也是好事。」無靈子道。

靈鷲道:「有沒有一點點可能,陽頂天會獲勝,就如同和吳幽冥的決鬥一樣。所有人都不看好陽頂天,但是他依舊獲勝了?」

無靈子瞥了一眼靈鷲道:「你覺得可能嗎?當日陽頂天和吳幽冥決鬥,修為和吳幽冥天差地別,只不過吳幽冥蠢貨竟然動用黑暗玄火才會落敗。你覺得,無道子會給陽頂天機會嗎?你覺得陽頂天的黑暗玄火,能奈何無道子嗎?」

靈鷲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道:「不能。」

接著,靈鷲道:「可是。如果陽頂天明知道自己不是對手,為何還要應戰?」

無靈子道:「因為他曾經答應過天啟學院的學院。曾經公開大言不讒,說要打敗無道子討回天啟學院之尊嚴。而且,更多的是一種離間計,對我和無道子的離間計。動用幾百萬大軍包圍南蠻洲,另外又和無道子比武,就是試圖逼迫我站隊,造成既定事實,最好我直接在靈鷲宮發動政變,奪回靈鷲宮主之位。」

接著,無靈子冷笑道:「他以為我蠢嗎?會這麼輕而易舉被他唬住,登上他這艘註定要沉默的破船?我想得很清楚,無道子還能活多少年,了不起三十年,五十年而已。屆時他一死,靈鷲宮會還能擋得住我,就憑靈兔兒那個小女孩,也坐得穩靈鷲宮主之位,所以到時候靈鷲宮還是我的。」

靈鷲幽幽地望著無靈子一眼,道:「你可以忍辱負重五十年,那我呢?」

無靈子道:「我能忍,你為什麼不能忍。你給我記住,邪魔道已經不是之前的邪魔道了,已經是權勢傾天了,區區陽頂天想要阻擋,只不過是螳臂當車。」

靈鷲沉默了片刻,然後道:「當日我求他幫我,他不允予。為何,後來又要和無道子決鬥?」

無靈子目光一寒,冷道:「你以為他是為了你?不要自作多情了,此時你在他心目中,只怕連娼妓都不如。你只有一條道路,那就是好好侍奉東離少主,未來才有時來運轉的一天。等著吧,等著吧,明日就可以得到陽頂天戰敗的消息了,然後天道盟這唬人的幾百萬大軍,就要灰溜溜地撤走了,陽頂天這個跳樑小丑,想要我中計?完全是做夢!」

靈鷲美麗的面孔微微一陣抽搐,再也沒有說什麼。

……

此時,整個西京,完全是人山人海。

儘管,陽頂天說了自己必勝,但是光明議會,還是做出了最最周密的準備。

光明議會所有的一線軍團,二線軍團,全部取消休整,進入備戰狀態。

只要一聲令下,可以輕而易舉鎮壓任何叛亂,或者開赴任何地方。

整個西京,也徹底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兵營,足足百萬大軍的進入,完全制止任何興風作浪的可能性。

在所有光明議會高層心中,陽頂天贏不贏且不說,但是他一定不會死。

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