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九一零:酒後亂!進藏經閣!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奔流到無盡的深淵,消失得無影無蹤。 前面,就是無盡的虛空了。 但是,蘭綺女王並沒有喝止,而是繼續前進,前進,前進。 「陽頂天閣下,你知道嗎?在娜迦帝國最最全盛的時候,全世界的娜...

? 其實,陽頂天很想讓蘭綺女王把魔王問天這個禍害殺掉。

但,這是不可能的。在一百多萬的娜迦,此時內心都在偏向卜夷考這個悲壯的失敗者。在他們眼中,卜夷考是為了他們而死的。

所以蘭綺女王若動手殺魔王問天,只會徹底地引起了眾怒。

陽頂天用虛空裂火,非常非常艱難地在能量罩,打開了一個非常細微的入口。

蘭綺女王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鑽了進去。

半刻鐘后,她關閉了能量罩,陽頂天進入了王城之內。

進入王城后,陽頂天第一時間把藏經閣立方體交給了蘭綺女王。

蘭綺女王望著陽頂天,沉默了片刻,拿回了藏經閣能量體,放入自己體內,道:「我想喝酒,陪我大醉一場1

……

陽頂天和蘭綺女王,根本不知道喝下了多少酒下去,而且兩個人故意不用能量化解,完全讓自己喝得淋漓大醉。

兩個人什麼都沒有說,就是不斷地喝酒,喝酒,喝酒。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下去后,蘭綺女王忽然道:「陽頂天閣下,你覺得我是不是做錯了,我的堅持是不是錯誤的?」

陽頂天道:「你是不是正確的,我沒有資格評判。但是在我的家鄉,有這麼一句話,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

蘭綺女王聽完后一愕,道:「那這句話,是真理嗎?」。

「對,這句話是真理,在我那個世界,無數次被驗證了。這句話是真理。」陽頂天道:「如果這句話還無法讓你心安的話,還有一句話。如果你做的事情,讓你的敵人感覺到不安,那證明你做對了。」

蘭綺道:「卜夷考不是我的敵人。」

「但魔王問天是。」陽頂天道:「卜夷考的叛亂,很大程度是魔王問天慫恿的,否則他還會繼續等待下去的。」

蘭綺女王想了一會兒。點點頭道:「對,你說的對。能夠讓敵人不安,那一定是正確的。」

這句話,彷彿讓蘭綺女王得到了些許的解脫,然後她繼續喝酒,喝酒,陽頂天也陪著她喝酒,喝酒。

然後,兩個人徹底醉倒。不省人事。

……

酒後亂性,是常有的事情。但是這種狗血的事情,沒有發生在陽頂天頭上。

儘管,兩個人胡亂躺在地上,睡了一天一夜,但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儘管,蘭綺女王的身體直接壓在陽頂天身上。

雖然,她絕美無雙。但是陽頂天的身體幾乎沒有任何反應。

滿懷心事之下,陽頂天也實在很難很難有什麼慾念了。

蘭綺女王醒來之後。從陽頂天身上爬了起來,用力甩了甩有些迷離的腦袋,頓時將精緻的髮型全部弄亂了,披頭散髮的。

看了陽頂天一眼,然後她微微踉蹌著離去了,同樣沒有說一句話。

而陽頂天。也用力爬起來,用力拍了拍腦袋,去去宿醉。

很快,幾個陌生的侍女進來,為陽頂天沐浴更衣。

陽頂天注意到。這些侍女勉強只有一小半人類特徵的,這已經是第三代後世代娜迦了。

王城內的叛亂死了太多后時代娜迦了,使得連完整人類形象的侍女,都很難找到了。

洗完澡,換完衣衫后,沒有過多久,蘭綺女王又來了。倒是讓陽頂天微微驚詫了,他本以為至少幾天之內蘭綺女王都不會出現了,但誰知道她洗完澡,換完衣衫就來了。

不夠,她穿得非常簡單,只是一道雪白的長裙,連頭髮都沒有梳理。

「陽頂天閣下,陪我去一趟世界盡頭深處,好嗎?」。蘭綺女王道。

「好。」陽頂天點了點頭。

……

然後,陽頂天和蘭綺女王,騎著一隻巨大的白鷹,朝著東邊的世界盡頭飛去。

幾個時辰后,就到了幾千裡外的世界盡頭,再次看到了這個無比宏偉的海洋瀑布,看著無盡的海水,奔流到無盡的深淵,消失得無影無蹤。

前面,就是無盡的虛空了。

但是,蘭綺女王並沒有喝止,而是繼續前進,前進,前進。

「陽頂天閣下,你知道嗎?在娜迦帝國最最全盛的時候,全世界的娜迦加起來,也沒有超過三萬。」蘭綺女王道:「所以上古娜迦帝國中,幾百億的臣民,絕大部分都是海蛇族和人魚族,還有其他必須的海底種族。娜迦的數量,不到百萬分之一。當然,後來上古娜迦不但屠戮了整個世界的其他海底文明,甚至連海蛇族和人魚族,也幾乎屠殺乾淨了。」

陽頂天見過這一幕,在海底迷城,一隻精神娜迦,就瞬間將整個城市的海蛇族,全部變成了石頭。

「為何如此?」陽頂天道:「海蛇族和人魚族,算得上是娜迦的祖先埃」

蘭綺女王道:「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阻擋末日的到來,當然最終還是沒能阻擋。」

接著,蘭綺女王道:「當時,娜迦帝國縱橫近幾十萬里,領地面積足足是相當的幾百上千倍。但也只生存了幾萬的娜迦。而現在,僅僅一萬里縱橫的新娜迦帝國,卻足足生活了幾百萬的娜迦,儘管是我們都不是真正的娜迦,但是這一萬里的新娜迦帝國,實在是太小太小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上百萬的後世代娜迦,可以輕而易舉地摧毀這個新娜迦帝國,也可以輕而易舉地重建。新娜迦帝國,對於你們來說,實在是太小了。」

「沒錯,這是一個囚牢。」蘭綺女王道。

陽頂天沒有開口,但是卻承認蘭綺女王的話,這是一個囚牢。

「但是,這是一個囚牢,才是正確的。」蘭綺女王道:「我們正式因為犯了罪,所以才會被囚禁到囚牢之中。想要離開囚牢,很簡單?刑期結束,改造結束,就可以出去了。怎麼可以強行越獄?我明明是正確的,為何卻成為了絕對的孤立者?」

陽頂天緩緩道:「因為,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囚牢,所有的娜迦都是囚犯,而你是唯一的看守者。你們自然就是對立的,站在囚犯的立場,當然叛亂和造反才是正確的。」

蘭綺女王沒有說話,但是毫無疑問,她的身心都因為這次的叛亂,受到了巨大的傷害。

然後,兩個人騎著白鷹,一直前進,前進,前進。

在無盡的虛空之中前進。身後的新娜迦帝國已經看不見了,周圍的一切都是一片虛無。

前進了五千里。

一萬里。

兩萬里。

五萬里。

十萬里。

二十萬里。

三十萬里。

依舊是無窮無盡的虛空。

距離她們離開世界盡頭進入虛空,已經足足將近半個月了。

這就是無盡的虛空,就是無盡的循環和複製,永遠沒有盡頭的。

陽頂天有一種感覺,如同在魔獸世界中,乘坐飛行坐騎,朝著無盡之海飛去。但是在魔獸世界遊戲中,很快就會疲倦,會死。

終於,蘭綺女王忽然道:「我最遠最遠的時候,就來過這裡。」

陽頂天沒有開口。

蘭綺女王忽然問道:「你說,如果再往前,會不會遇到殷紂?」

殷紂,是他的情人。因為蘭綺女王和他立場不和,結束了婚約,於是他之身進入世界盡頭的虛無,徹底消失了。

「不會遇到。」陽頂天道。

「是啊,不會遇到,他已經死了。」蘭綺女王道:「好了,我們回去吧。」

然後,蘭綺女王和陽頂天,又騎著白鷹返回。

回去的歸途中,蘭綺女王忽然道:「陽頂天閣下,這裡算是新娜迦帝國嗎?」。

陽頂天知道她要說什麼了,但是他搖搖頭道:「我不知道,這裡算不算是新娜迦帝國。」

「應該不算,這裡是虛無。」蘭綺女王道:「既然這裡不是新娜迦帝國,是虛無。那麼,所有的規矩,應該也可以虛無。」

陽頂天沉默不言。

然後,她將手心放在胸口,一股能量開始凝聚。

金色的藏經閣立方體,凝聚在她手心之中,她望著這個立方體,道:「陽頂天閣下,距離我們回到新娜迦帝國,應該還有半個月,所以你只有半個月時間。」

然後,蘭綺女王將藏經閣立方體交給了陽頂天。

陽頂天接了過來,道:「蘭綺,你確定要這樣?」

「對。」蘭綺女王道:「因為,你是救世者。」

「可是,我的人類國度,對你新娜迦帝國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的。」陽頂天道。

蘭綺女王道:「我隱隱覺得,你或許救的,不僅僅是人類國度。我不想一千年後,兩千年後,我們的在精神領域突破了,離開了這個囚牢,進入混沌世界,結果發現已經成為一片死地,整個世界已經徹底毀滅了。」

「多謝。」陽頂天朝著蘭綺女王深深拜下。

然後,他直接盤坐下來,手捧著這個立方能量體,要進去藏經閣,尋找殺豬劍法第五階,大空間術!

他有半個月的時間!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眸,將自己的神識,緩緩注入到這個藏經閣立方體之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