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九零八:霜兒劇變,最後命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乾乾淨淨。因為冥想中的娜迦,是沒有任何抵抗力的。 事實上,研究精神領域的娜迦,在武道上的修為本來就非常弱。 蘭綺女王一到,二話不說,直接大開殺戒。 短短片刻之間,就將地宮門口所...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h2如同狂風席捲落葉一般。

短短功夫,問天情人率領的幾百個叛亂者,被殺得乾乾淨淨。

有七成,是被蘭綺女王殺掉的。還有三成,是被娜迦霜兒,活活吞噬的。

此時,霜兒已經成為一隻巨大的雪白娜迦,渾身都是鮮血,沒有半點人的模樣,甚至也看不出來蛇的模樣,和龍已經非常相似了。

漸漸的角,鋒利的獠牙,足足幾十米的身長,還有鋒利的爪子。

這就是娜迦的原型,和海蛇族,人魚族有著本能的區別。

此時,在場中只剩下一個人,那就是魔王問天的情人。

而蘭綺女王和娜迦霜兒,同時盯上了她。

這個美貌的侍女,整個嬌軀都在發抖,完全被娜迦霜兒和蘭綺女王的殺戮驚駭住了。雖然她的修為其實比娜迦霜兒更高,但是被這股能量氣場鎮住,真的連半點反抗的勇氣都很難提起。

說來,她們都已經是新娜迦帝國的第二代娜迦了。

「陽頂天閣下,她曾經是我的侍女,好姐妹,就交給我來了結吧。」蘭綺女王道。

問天的情人冷聲道:「不用,我自己了解。」

然後,她猛地拔出利劍,就要自荊

然而,娜迦霜兒巨大的身軀忽然猛地撲了上去,鋒利的爪子頓時將問天情人香噴噴的嬌軀直接撕成碎片,鮮血橫飛,碎肉亂濺。

甚至,問天的情人還來不及發出慘叫,就已經粉身碎骨。

然後,娜迦霜兒張開嘴巴,將問天情人的能量,鮮血等等,飛快地吞噬。

此時,陽頂天終於見到她的吞噬方式了,先用劇毒直接化成綠色的能量液,然後飛快的吞噬。

整個過程,無比的快,陽頂天幾乎無法看清楚。

吞噬完了問天的情人後,娜迦霜兒充滿嗜血的殘暴的目光,狠狠盯住了蘭綺女王,蠢蠢欲動,竟然想要撲上去噬咬。

真正的娜迦就是這樣的,殺紅了眼睛之後,完全會失去了理智。

蘭綺女王一驚,立刻運轉玄氣,準備抵擋。

雖然娜迦霜兒的能量氣場也讓她非常的心悸,但畢竟他是新娜迦帝國的第一代,而且本身修為比霜兒強大得多得多。所以,所以不會被她徹底鎮住,還有反抗的餘地。

「霜兒,這個不可以,這個不可以……」陽頂天大聲道。

然後,他小心翼翼地上前,要去輕輕撫摸她的頸部。

「嗷……」忽然猛地一聲嘶吼,娜迦霜兒對準陽頂天的手臂,猛地咬下。

「礙…」陽頂天頓時一陣劇痛,娜迦特有的毒素洶湧而入,瞬間陽頂天全身都失去了知覺。

「礙…」而剛剛吸到陽頂天的第一口血時候,娜迦霜兒猛地一聲慘呼,巨大的身軀猛地一顫,身體漸漸縮小,變成了人的模樣。

但是,依舊是渾身嗜血。

霜兒清醒過來后,獃獃地望著陽頂天手臂上深深的傷口,然後猛地一聲凄呼。

「嚓……」然後她猛地一口,咬在自己雪嫩的胳膊上,頓時血肉模糊,鮮血如注。

她又一次咬了陽頂天,所以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於是,用自殘來表達自己的內疚和痛苦。

咬了一下還不算,她拚命噬咬自己的身體。

陽頂天一驚,趕緊上前,緊緊抱住她的嬌軀。

然後,霜兒開始無聲的哭泣,哭泣,被陽頂天抱著一直哭泣。

第一次咬了陽頂天,她還拚命地道歉,說對不起。這一次,她沒有道歉,只是嘶聲力竭的哭泣。

她畢竟是娜迦,雖然身體被自己咬得血肉模糊,但很快又完全恢復如初,沒有任何的傷痕。

陽頂天用凝水珠,輕輕擦拭霜兒的身體,重新將她雪白的嬌軀洗得乾乾淨淨。

蘭綺女王,仗劍守在圖書館的門外,阻止任何人看到裡面的一切。

娜迦霜兒哭了足足一刻鐘,然後她仰起美麗得讓人屏息的面孔,道:「夫君,我想進去睡覺了。」

然後,她吻了一口陽頂天,鑽進了他的空間指環之內沉睡。

這還是娜迦霜兒第一次主動進去睡覺,或許她已經不想呆在外面了,她自己都想著一直沉睡著,免得自己再變得殘暴嗜血,連心愛之人都咬。

……

「儘管她救了我,但我還是要說,這個世界僅僅她一個,就可以屠戮一切,摧毀世界。」蘭綺女王道:「她和我印象中的上古娜迦,也不一樣。我們的祖先,雖然也是吞噬能量,但還是需要修鍊的,沒有她那麼直接,竟然活生生靠吞噬生命來提升能量。」

陽頂天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是放心,我一定看住她的。」

蘭綺女王點了點頭道:「下次,或許遇到再危險的局面,都不能讓她出現了,否則她凶性大發,只怕連你都會有性命之危。」

陽頂天點了點頭。

這是霜兒第二次咬自己,第一次剛剛咬下去,她就清醒過來了,並沒有造成傷害。

而第二次,她不但兇狠地咬了下去,還直接注入了毒液。

幸虧是陽頂天,換成其他任何人,早就已經徹底斃命了。

但第三次,霜兒還能不能在咬死陽頂天之前清醒過來,就真的不知道了。

所以就如同蘭綺女王所說,就算遇到再危急的情形,或許也不能讓霜兒蘇醒過來了。

算來,直接吞噬能量精華,或者地獄魔晶才是最最合適的,在沉睡之中就讓霜兒蛻變了。

「走吧,攘外必先安內。」蘭綺女王道,然後直接提劍殺了出去。

……

此時,王城之內,一片混戰。

叛亂者和忠於蘭綺女王的勢力,廝殺成一團。

其實,王城之內還是忠誠於蘭綺女王的更多。只不過有很大一部分都守護在城牆之上,監視外面的叛軍,還有就是分散各處,根本沒有凝聚在一起。

叛亂者,雖然只有三分之一都不到,但是因為匯聚在一起,所以一時間完全佔盡了上風,幾乎取了陽頂天的壽命。

而陽頂天也發現了,這個王城內,第一代娜迦是不少,足足有大幾百之多。

但是除了蘭綺女王之外,其餘清一色都是精神智者,而且就算大戰的時候,他們還有很多都在冥想中沒有醒過來。

想來也不奇怪,所有對武道有追求的,肯定都去交尾,並且成立自己的家族的,而不是留在王城之內侍奉蘭綺女王。

蘭綺女王帶著陽頂天,來到了地宮的入口。

叛亂者,重點攻擊兩個方向,一個是追殺蘭綺女王,另外更多的力量,是去攻打地宮。

因為,幾百個娜迦智者,都在地宮裡面冥想。

而忠誠於蘭綺女王的相當部分力量,都在防守地宮。因為對於新娜迦帝國來說,地宮裡面的幾百個冥想智者,甚至比蘭綺女王更加重要。因為,這代表著新娜迦帝國未來的方向。

蘭綺女王和陽頂天趕到地宮的之後,這裡的廝殺已經進入最危急的時刻,幾千名守護者已經死傷無數。而叛亂者也死傷無數,但是他們很快就要突破防線,沖入地宮了。

一旦他們沖入地宮,哪怕只有一兩個,也可以將裡面冥想的娜迦智者殺得乾乾淨淨。因為冥想中的娜迦,是沒有任何抵抗力的。

事實上,研究精神領域的娜迦,在武道上的修為本來就非常弱。

蘭綺女王一到,二話不說,直接大開殺戒。

短短片刻之間,就將地宮門口所有的叛亂者,殺得乾乾淨淨,保護地宮的方向不被突破。

……

接下來,蘭綺女王不斷地廝殺,足足花了半天時間,終於將所有的叛亂者,全部殺荊

整個王城之內,屍橫滿地,血流成河。

這個突如其來的叛亂,終於被徹底鎮壓了下去。而原本有八萬偽娜迦的王城,此時僅僅之剩下一半不到了,剩下的全部死於非命。

但是,蘭綺女王帶領陽頂天,再次站在王城城頭的時候,還是讓外面的卜夷考,魔王問天,還有所有的叛亂族長們震驚了。

蘭綺女王望著卜夷考道:「你的玉碎計劃失敗了,所有的叛逆,都已經被我屠盡了。」

卜夷考不敢置信地望著魔王問天道:「你不是說,你的虛無之毒根本就是無解的嗎?」

「絕對無解。」魔王問天道。

「那,那難道她根本就沒有中毒,你的情人下毒被發現了?」卜夷考道。

魔王問天道:「這已經不重要了,關鍵是三天的約定時間已經到了。」

是啊,和海底種族的約定時間已經到了,三天之間如果還沒有打下來,卜夷考就要退兵,否則否則海底族就要出兵勤王了。

卜夷考望著東邊的天空,太陽已經快要墜落世界的盡頭了,天馬上就要黑了。海底人魚裔娜迦族的大軍,說不定已經在路上了。

王城內亂沒能殺死蘭綺女王,能量罩依舊無法打開。

卜夷考看來,只有退兵一條路了。如果不退兵,人魚裔娜迦族一來,就真的爆發大戰,就意味著新娜迦帝國的世界大戰了,這對於新娜迦帝國來說,完全是毀滅性的打擊。

而如果退兵的話,就無功而返,那就一定有人要為這場叛亂負上責任。所以,卜夷考必死無疑。

當他宣布退兵的時候,就是他自盡的時候。

「未名先生,我其實不怕死亡,但是我害怕無謂的死亡。」卜夷考朝魔王問天緩緩道:「你說得對,蘭綺女王那一套根本是走不通的,這樣下去娜迦族已經會毀滅的。可惜天不助我,就算我徹底卑鄙去暗殺我心愛的女人,也依舊失敗了。或許,這是上天的旨意。」

卜夷考緩緩拔出了巨劍,抬頭望了一眼王城上的蘭綺女王,又望了一眼身後密密麻麻的海蛇裔娜迦族叛軍。

他明明有百萬大軍,卻完全無濟於事。

「轟轟轟……」

忽然,整個空氣,激烈的震動。

整個大地,不斷地顫抖,轟隆隆的巨響。

遠處的原野,忽然被巨大的海浪席捲,幾百里的海浪,洶湧而來。

海底人魚裔的娜迦大軍來了!

它們其實可以離開海水的,但是他們每次出動的時候,依舊習慣連大海一起帶過來。

沒錯,把大海帶上陸地,而他們幾十萬大軍,依舊在海水裡面。

遠處的地平線,徹底被汪洋覆蓋,幾十萬的人魚裔勤王大軍,在海浪之中,快速而至。

在叛亂進行了幾天之後,他們的大軍終於來了。儘管他們不想來,儘管他們內心希望卜夷考成功。

人魚裔的娜迦族大軍,沒有直接衝到卜夷考大軍面前對峙,而是在幾十里之外停了下來。

幾十萬勤王大軍,因為帶著海浪,所以更加的遮天蔽日,氣勢比近百萬的海蛇裔娜迦叛軍更加宏大。

勤王軍不想打戰,所以停在幾十里之外,等待著卜夷考的決定。

「最後的時刻,終於來了。」卜夷考緩緩道:「先生,你和族長們一起,把海蛇裔的娜迦大軍帶回領地吧。非常抱歉,沒法和您繼續並肩作戰了。」

卜夷考舉起巨劍,就要自盡,並且宣布退兵。

就在此時,魔王問天忽然道:「閣下,稍等!我,或許可以打開這個能量罩。」

卜夷考驚愕道:「不,不可能!這個能量罩,是不可能被打開的。」

魔王問天道:「我只能說有可能,我只能試試看。而且就算打開了,也只有一個小小的缺口,應該只能容一個人進去。」

卜夷考眼睛大亮,道:「那拜託先生,立刻嘗試。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她的劍下,而不是窩囊的自殺。」

魔王問天點了點頭。

「呼……」問天猛地召喚出了一朵黑色的火焰,一朵白色的火焰,然後凝聚在一起,成為無色之火焰。

虛空裂火,陽頂天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這朵虛空裂火,直接飛到能量罩上。

「呼……」虛空裂火焚燒著能量罩,果然一個小小的洞口出現了。

虛空裂火,果然可以撕開王城能量罩,但只有一點點。魔王問天,傾盡全力,也只能讓這個缺口稍稍變大一點點,然後無比艱難地維持這個小小的缺口。

「多謝先生。」卜夷考猛地化作一道流光,從這個小小的缺口,穿過能量罩,進入了王城。

問天渾身一顫,頓時能量罩的缺口,直接再次合攏。

卜夷考望著蘭綺女王道:「蘭綺,我進來,就沒有想過要活著離開。這樣如何,我們進行一次決鬥,如果你贏了,我自殺,新娜迦帝國依舊按照你的路線,繼續走下去,我們努力在精神領域,進行突破。」

卜夷考的聲音很大,讓在場所有偽娜迦全部聽見。

他深情望著蘭綺女王道:「如果你輸了,那麼請你交出藏經閣。然後,你可以繼續活著,如何?」

聽完卜夷考的話后,在場所有娜迦族,徹底靜寂,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就算遠處的人魚裔娜迦族,也沒有任何異議,眼睛反而露出了期切的光芒。

決鬥定輸贏。卜夷考輸了,他自殺,新娜迦帝國繼續按照蘭綺女王的意志。

卜夷考贏了,蘭綺不用死,只需交出藏經閣。

整個天地間,徹底的安靜,所有娜迦族,都在等待蘭綺女王的回應。

蘭綺女王依舊是如此的乾脆果斷,沒有猶豫,直接了當道:「好,我答應決鬥。但是如果我輸了,我不會活,我會死1

卜夷考沉默片刻,然後點頭道:「好1

然後,就在能量罩之內,蘭綺女王和卜夷考,用最後的決鬥,來決定新娜迦帝國的命運,或者說是整個混沌世界的命運。

……

註:拜求保底票票,拜託了!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