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九零二:逼婚,劇變!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3-01 01:36  |  字數:4621字

聽到蘭綺女王的話後,陽頂天一愕之後,望著她良久道:「女王陛下,你說什麼?」

「不要叫我女王,我不是什麼女王。」蘭綺女王道,語氣稍稍有些急躁,彷彿非常不喜歡這個詞語。

陽頂天道:「蘭綺女士,你剛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蘭綺女王道:「如果你永遠離不開這裡,我願意嫁給你,讓你在這過一輩子。」

陽頂天道:「你喜歡我嗎?男女的那種喜歡?」

蘭綺女王搖頭道:「和你在一起非常舒服。」

陽頂天道:「那也就是說,你對我並內有多少男女之間的喜歡,只是把我當成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對嗎?」

蘭綺女王沉默不語。

陽頂天道:「那就是因為內疚,覺得要彌補我了?」

蘭綺女王道:「我覺得非常對不起你,你明明可以離開這裡,明明可以得到殺豬劍法第五階的,而且那個捲軸也確實屬於你,但是卻因為我們的禁令,而不得不被困在這裡。」

陽頂天道:「我被困在這裡,是因為我的擅入。守護封鎖藏經閣是你的終身使命,你沒有半點對不起我的地方。所以類似嫁我的話,不用說了,免得兩個人都非常難受。」

蘭綺女王尷尬地站在那裡不動,陽頂天實在無法想像,新娜迦帝國的女王竟然是一個如此善良純真的娜迦,和上古娜迦的兇殘和嗜血,完全是兩個極端啊。

或許,這是上古娜迦刻意這樣做的,只有蘭綺這樣純真和善良,才能真正守住藏經閣。才會不讓這個潘多拉的魔盒被打開。

忽然陽頂天道:「蘭綺女士,既然這個藏經閣是罪惡之源,那為何不直接毀掉呢?直接毀掉。不就是一了百了?」

蘭綺女王道:「我不知道,或許我們的智慧。我們在精神領域的探索還不到那個級別,無法領悟到其中的原因。」

然後,兩個人陷入了稍稍尷尬的寂靜之中。

「蘭綺女士,過去的這無盡的歲月中,你都在做什麼?」陽頂天忽然問道:「我們人類生活幾十年,就滿心滄桑了,而你們幾千上萬歲了,為何卻依舊保持青春心態?」

「沉睡。思考。」蘭綺女王道:「時間一晃而過,彷彿無比的漫長,又彷彿瞬間而逝。其實重要不投入愛恨,人的心境是不會變得滄桑的。」

陽頂天點了點頭。

不經歷感情的波折,人的心就不會成長,也不會蒼老。

當然,所以的感情波折,就是喜怒哀樂,七情六慾。

每一次成功帶來的喜悅,每一次挫折帶來的打擊。每一次愛情帶來的甜蜜,每一次痛苦帶來的折磨,使得人變得成熟的同時。也一點點使得心境變得滄桑,所以人才會老。

「那這無盡的歲月中,你可曾經喜歡過哪個人嗎?哦,似乎哪個雄性娜迦?」陽頂天問道。

蘭綺女王想了一會兒,絕美的臉蛋微微一紅,然後點了點頭。

「說說他。」陽頂天道。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他是一個非常非常冷酷而又特殊的海蛇裔娜迦,長得不算好看,但是非常有味道。對我的追求也非常大膽激烈,我有些承受不住。就和他陷入了愛河。」蘭綺女王道:「當然,我們並沒有交尾。你知道。我們娜迦一生只能有一個伴侶,所以交尾是很神聖的,是身體能量的交換,是真正的彼此進入對方。」

陽頂天點了點頭。

蘭綺女王道:「後來,我們也要準備婚禮了,在成婚之前,我問他最大最大的理想是什麼,他說是離開新娜迦帝國的禁錮空間,前往廣闊無垠的世界,恢復上古祖先的榮耀。」

陽頂天眉頭頓時微微一皺。

蘭綺女王道:「所以,我覺得他是為了藏經閣而來,根本不是因為愛我而來。於是,我怒斥他的背叛,當眾解除的婚約。」

陽頂天道:「然後呢?」

蘭綺女王道:「然後,他為了證明自己,隻身一身前往東海世界的盡頭,一去無回,徹底迷失在無盡的虛空之中,永遠地消失了。」

陽頂天道:「就是我們今天去見過的那個世界盡頭嗎?」

「對。」蘭綺女王道:「後來,我多次去世界的盡頭尋找他,都找不到蹤跡。我也知道,他永遠不可能回來了,因為他一往無前。」

陽頂天道:「你很愛他嗎?」

「我們娜迦在沒有交尾之前,都談不上刻骨之愛的。」蘭綺女王道:「但至少,他是我唯一愛過的雄性娜迦,或許稱為男人你聽著更加自然一些。。」

陽頂天道:「他也確實沒有辜負和背叛你們的感情。」

蘭綺女王道:「可是我們沒有結合是正確的,如果一旦結合了,他的野心或許會改變我的意志,最終重蹈上古娜迦的覆轍,毀滅整個世界。你不知道,一旦娜迦交之後,交出去的不僅僅是自己的身體和心,還有自己一半的意志。我們娜迦的結合,是真正徹底的結合。就彷彿把兩個徹底融合在一起,然後又重新分成兩半。」

……

接下來的時間內,蘭綺女王依舊和陽頂天形影不離,每一天在一起看書,下棋,打牌,交談。

陽頂天從來都沒有過如此純粹的女性好友,沒有想到在這裡竟然遇上了一個,

他也完全確定,上古娜迦為何把封鎖和防守藏經閣的重任交給了蘭綺女王。

她真的是絕對的平和,幾乎無欲無求,純真善良,但是意志力絕對的堅定,完全是一根筋,無法改變,

而陽頂天拚命想著離開這裡的辦法,一邊和蘭綺女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