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九百:去睡了蘭綺女王,炸裂!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放心我有辦法。」然後,問天掏出了一隻瓶子道:「這個瓶子裡面有專門對付娜迦族的情葯,絕對有效的,只要蘭綺女王稍稍聞一下,保證就立刻*大發,到時候你就可以輕而易舉睡了她了。你也知道,娜迦對伴侶是無...

忽然,陽頂天道:「問天,我忽然覺得咱們兩個人,完全不必以地球人的身份自居了,你就是問天,我就是陽頂天,這點已經改變不了了。」

問天臉上的笑容也頓時一收。

陽頂天道:「其實,有些事情我想不通?你究竟哪來那麼大的仇恨,如此處心積慮地要滅世?彷彿,沒有什麼必要啊?就因為你覺得被戲弄了?就因為混沌之神操弄了你的命運?」

問天沉默下來,問道:「陽頂天,你在混沌世界,有妻子嗎?有孩子嗎?」

「有。」陽頂天道:「不止一個妻子,不止一個孩子。」

「如果有人玷污你的妻子,有人殺你的孩子,你會怎樣?」問天道。

陽頂天道:「殺他全家,斷子絕孫,挖掘祖墳,挫骨揚灰。」

「好,說得好。」陽頂天道:「那你這個人會怎樣?」

陽頂天道:「廢掉大半,生無可戀。」

「說得很好。」問天道:「我四個妻子,被人姦殺了,我所有的孩子,全部被殺了。」

頓時,陽頂天猛地一陣抽搐,然後顫聲道:「什麼時候。」

問天道:「在我還沒有成為魔王之前,其實剛剛穿越過來,除了一開始懷念地球上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之前,沒過多久,我就開始接受混沌世界的一切。因為,我奪舍的這個身體,變成了天才,我成為了邪魔道最最傑出的青年。我擁有了四個最美麗可愛的妻子,你的妻子可愛嗎?」

「非常,非常,非常。」陽頂天道。

問天道:「我的妻子也一樣,非常非常非常美麗。可愛。而我也成為上一任魔王的嫡傳弟子,我春風得意。你知道,當時邪魔道經過了一場大敗之後。有多麼的凄慘吧,只能躋身於魔域的附近。喝的水都被*江給污染了。你或許不知道,在邪魔道領地之內,每出生十個孩子,有三個是不正常的,而且還有四五個會夭折,僅僅只有兩三個最後才能活下來。而領地之內的子民,平均壽命很難超過四十。所以你知道,當時我們對外面的土地。有多麼多麼的渴望嗎?」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

問天繼續道:「師父一生嘔心瀝血,和天道盟勾心鬥角又忍辱負重,加上天道盟自身的分裂,才讓邪魔道諸派能夠苟活下去。就算我目睹這樣的慘狀,我也沒有想過要掀起滅世之戰。我師尊一生的理想,就是拿回屬於萬滅神殿的不到萬里領地,可以讓邪魔道的子民得意居身。可是,當時的邪魔道經歷了四百年前的那一次大敗之後,完全四分五裂。」

對於這段歷史,陽頂天是完全完全一無所知的。

問天又道:「師父當年已經一百多歲了。很難完成這個任務了,所以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我的身上。而當時的我,正醉心於我在領地上的改革。還有和妻子,孩子過著幸福的生活。對於和天道盟的鬥爭,並沒有太放在心上。一直到師父的暴斃……」

「暴斃?」陽頂天問道。

「對,暴斃,不正常死亡。」問天道:「所以,我就成為了新的萬滅神殿之主。邪魔道本就四分五裂,當時我又如此年輕,成為萬滅神殿之主怎麼可能服眾?所以,當時接受萬滅神殿。望著四分五裂的邪魔道,望著屈辱苟活的子民們。我是何等的艱難。我不得不放下和家人的天倫之樂,投身於萬滅神殿的事業之中。然而。就在萬滅神殿我也難以服眾,舉目四顧,無依無靠,屢屢被人相欺。」

陽頂天腦子構想那個畫面,和自己遭遇非常相似。西門無涯涅滅之後,自己就成為了名義上的雲霄城主。但當時的西門懼,楊岩哪個把自己放在眼裡,幾次都將自己逼向了絕路。那段日子,是何等之艱難。

問天道:「而最最窮凶極惡的還是你們的天道盟,尤其是陰陽宗和玄天宗,對我們完全如同豬狗一般壓榨,今天要這個,明天要那個,只要我們領地上發現了哪些礦產,就立刻要讓我割讓。不僅如此,還讓我萬滅神殿成為他們的秘密打手,在天道盟中排除異己。我當然拒絕了這些事情,所以天道盟眾人覺得我很不好大交道,不是一個合適的萬滅神殿之主。於是……就和萬滅神殿中的叛徒勾結,要謀害於我,奪走神殿之主的位置。」

說到這裡,問天完全沉默了下來!

足足過了良久后,道:「在九死一生中,我在這個大陰謀中活了下來。但是,卻背上了弒殺師尊的罪名,被奪走了萬滅神殿之主的位置,亡命天涯。我的幾個妻子,全部被凌辱,姦殺,我的孩子,全部被殺得乾乾淨淨……」

瞬間,陽頂天感覺到了一股錐心之痛。

毫無疑問,如果他受到了這樣的重創,他也會直接成為惡魔,摧毀一切。

問天道:「所以,我當時發誓,我要變強,變強,變強。我要完成師父沒有完成的事業,我要將所有的敵人,送入地獄。然後,我忽然有了不斷的奇遇,飛快地變強,變強,變強。彷彿無數的秘籍,珍貴的兵器,神秘的秘境,還有天地級玄火,都朝我湧向而來了。不僅僅如此,還出現了一個世界上最最美麗的女人,拯救了我乾枯碎裂的心靈,然後重新獲得了愛情。」

陽頂天當然知道,這個女人就是虛無飄零,隱宗之主。

問天繼續道:「後面的事情就乏善可陳了,我變得非常強大,在四十歲之前就突破了半聖,我一統邪魔道,我發現了某處非常神秘的地方,建立起了一支無比無比強大的滅世軍團。我要摧毀天道盟,我要統一整個世界,我要徹底結束每個二百年就有一場滅世大戰的宿命。」

深深吸一口氣,問天道:「然而,在某一個時刻。在滅世大戰之前,我發現了所有的一切,都彷彿是被上帝之手操縱的。那個我最愛最愛的女人。其實是我最大的敵人,隱宗之主。靠近我就是為了最終能夠弄死我,虛無飄零弄死了我最後的良心。而我掀起的滅世大戰,也註定會失敗。我所有所有的悲慘經歷,我的命運,都是被操縱的。我所有奮鬥的一切,都毫無意義。那個神,摧毀了我的所有。然後,要將我如同一隻臭蟲一樣踩死。」

問天目光一縮道:「陽頂天。就在你以為你是主角的時候,其實你只不過是一隻臭蟲。有人為了讓你徹底變成惡魔,就弄死你師傅,殺你全家。你怎麼辦?是不是乾死他?如果幹不死,就同歸於盡?」

問天扁了扁嘴道:「可惜啊,這個神太過於強大了,我連他的身影都看不到埃沒辦法啊,那我就摧毀世界,整個混沌世界都毀滅了,他這個神估計也活不了吧。大家同歸於盡,正好啊1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在滅世大戰之前多久。你知道你被操縱了?你知道你必敗必亡?」

「不早不晚。」問天道:「至少讓我全部布局了,但是還比較倉促。」

陽頂天望著問天,道:「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說服你什麼了,天下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化解你內心的仇恨了。」

「嗯。」魔王問天點了點頭,道:「陽頂天,難道你就不用你的腦子想想,你的救世有什麼意義?為何千年來。每隔二百年都會有一次滅世之戰,都會死上億的人?而且每一次邪魔道都會失敗。也不是沒有英明睿智的領袖。想要化解干戈,讓天道盟和邪魔道徹底停戰。但是。這些英明的領袖,全部死絕了。比如我師傅,就多次想要和天道盟徹底停止干戈,恢復往來,甚至不惜向天道盟稱臣妥協。然後,他就暴斃了。」

陽頂天沒有回答。

魔王問天冷笑道:「所謂的滅世之戰,根本就是神的遊戲,他的過家家遊戲,他太過於無聊了。自己和自己下棋,他的左手棋子是我,右手棋子是你,讓你我殺得血流成河,昏天黑地,好給他解悶。你難道就這麼心甘情願被愚弄,成為那個蠢貨,那個臭蟲?」

陽頂天望著問天,道:「魔王陛下,我沒有你聰明。你說的這些問題,很關鍵,是這個世界最大的秘密,也是最關鍵的秘密。但是非常抱歉,我還來不及去思考這麼深邃的問題。我要先解決眼前的困難,才能去思考這麼深的問題。」

「蠢貨。」魔王問天厲聲道:「*說過一句話,革命的首要問題,就是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你連真正的敵人都沒有弄清楚,就在哪裡拋頭顱灑熱血,愚蠢之極1

陽頂天道:「我還是抱歉,我沒有你那麼聰明。所以我首先想的,是拯救人類國度。我知道你的滅世軍團,是幾千萬的毛利蠻族,被徹底改造過,如同野獸惡魔的毛利蠻人。他們會徹底毀滅整個人類國度,會有幾億的人死去,混沌世界所有的家庭,所有的耕地,所有的孩子,全部都會死。」

「他們死,與你何干?」魔王問天冷冷道:「我妻子們被姦殺的時候,我的九個孩子被殺的時候,我被心愛女人背叛擊殺的時候,可有人憐憫過我嗎?」

陽頂天道:「我還是那句話,關於混沌之神的真相,我會去挖掘。但是在這之前,我會拯救人類國度,消滅你的滅世軍團?」

「哈哈哈哈哈……」魔王問天狂笑道:「你以為你是誰?你滅掉我的滅世軍團?你知道我的滅世軍團有多麼強大嗎?你明明知道,我不僅僅有滅世軍團,我還有幽冥帝國,我還有小西天,就憑區區人類國度的天道盟,想要擊敗我,何等之荒謬?陽頂天閣下,我畢竟比你早來了二百多年,不怕說一句損害你自尊的話,我從來都沒有將你當成對手,我的對手始終是混沌之神。」

「我知道,所以我們兩人,沒什麼可談的。」陽頂天道。

魔王問天咧嘴一笑,道:「陽頂天閣下,我來和你做一個交易,如何?」

「你說。」陽頂天道。

「你想要離開這裡,返回人類國度嗎?」魔王問天道。

「當然。」陽頂天道。

魔王問天道:「很簡單,打開藏經閣,得到裡面的空間捲軸就行了。這是虛無飄炎和上古娜迦族一起書寫的。」

陽頂天道:「我也很想得到啊,可惜蘭綺女王是絕對不可能打開藏經閣的。」

魔王問天道:「想要她打開藏經閣,很簡單埃你打開她的大腿,睡了她,就可以了!按照我們人類的話說,她可還是一個處女埃」

「呵呵。」陽頂天用地球網路上最敷衍的兩個字來回復。

問天當然不了解裡面的韻味,但是卻也懂得陽頂天的意思,他笑道:「你是不是覺得,你做不到這一點啊?畢竟你是人類,她是娜迦族,就算再憐憫生命,內心對人類也是瞧不上的。放心我有辦法。」

然後,問天掏出了一隻瓶子道:「這個瓶子裡面有專門對付娜迦族的情葯,絕對有效的,只要蘭綺女王稍稍聞一下,保證就立刻*大發,到時候你就可以輕而易舉睡了她了。你也知道,娜迦對伴侶是無比專一和忠誠的。你睡了她之後,想要得到藏經閣裡面的東西,還不是輕而易舉嗎?」

陽頂天道:「既然這麼多好處,閣下為何自己不去做呢?」

問天道:「我沒有和蘭綺女王獨處的機會啊,她對你非常親密,而且不設防,你才有機會埃」

陽頂天正要開口,卻被問天阻止了,道:「做不做隨你便,不要開口,你那義正言辭的虛偽言語,我聽了有些發膩。如果僅僅是虛偽還好,再加上是愚蠢的真心話,我就完全不能忍受了,我的地球同胞這麼蠢,實在讓我難以忍受。」

說罷,問天將瓶子放在桌子上,然後隻身離去,瞬間沒有了蹤影。

問天離開后,陽頂天坐了下來,清理內心的雜亂思緒。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一道身影出現在陽頂天的身後,是蘭綺女王,她柔聲道:「怎麼今天早上不去書館了,我等了好一會兒你都沒來,你竟坐在這裡發獃?」

陽頂天猛地清醒,結果發現外面已經大亮,自己竟然枯坐發獃了幾個時辰。

「好,我這就去。」陽頂天道。

「砰1就在這時,桌面上的那瓶催情葯,忽然猛地炸開。

陽頂天大驚!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