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八九九:來自北大的魔王問天!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魔王早就把什麼交易的事情拋之腦後,跟陽頂天大講特講他在文*革時候的威風史,然後在山上下鄉的時候有多少女人喜歡他。說起老毛的時候,他是極度的崇拜,又極度的恨之入骨。說起美帝國主義,說起蘇修,...

魔王問天,對於陽頂天來說,毫無疑問是最大的敵人,也是這個世界最大的大的boss了。

但是,他就這麼猛地出現在陽頂天面前。沒有呼風喚雨,沒有山呼海嘯,沒有天崩地裂,更沒有如同地獄一般的黑暗作為他的背景幕牆。

問天的這次露面,甚至還不如在幽冥鬼地的那個了,威風的。

第一次,波瀾無驚地跟在卜夷考的身後,一言不發。

第二次,靜靜地坐在那裡,等候陽頂天的到來。

不管是從長相上,還是從氣質上,他都不像是一個*oss埃

而且如果有史書的話,問天和陽頂天的相遇,應該充滿了某種宿命的感覺。但實際上,確實如此的平常和普通。

「能不能問問,你是怎麼找到這個新娜迦帝國的啊?」陽頂天疑惑問道。

問天攤了攤手道:「你是怎麼找到的,你是怎麼來的,我自然就是怎來的埃」

陽頂天道:「可是,這第三黑暗領域,到處都是吞噬濃霧,我有魔靈妖火能量罩,都到不了這個漩渦中心,直接墜落出去了。你又沒有魔靈妖火,也沒有能量罩,怎麼穿過這六萬里的吞噬濃霧的?」

問天道:「用虛空裂火啊,可以直接開闢出一條幹凈的道路的。虛空裂火可以吞噬深淵邊境的能量,這所謂的吞噬濃霧,只是深淵邊境能量的最低級狀態,虛空裂火更不在話下。」

頓時,陽頂天一愕,然後暗罵了一句:『我日1

明明用虛空裂火就可以了,自己偏偏畫蛇添足,還要將虛空裂火滲入魔靈妖火能量罩。白白浪費了大部分的玄氣。

陽頂天懊惱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好吧,你可以說了。」陽頂天道。

問天道:「你來新娜迦帝國,想要什麼?」

陽頂天驚訝道:「你不知道?」

「我當然不知道。」問天道:「陽頂天閣下。雖然我們是一輩子的宿敵,雖然我確定你是那個所謂神選中的代言人。但我們還是第一次見面好吧。」

「我……」陽頂天道:「我們見過啊,在幽冥鬼地,那個奪走幽冥鬼火的靈魂分神,不是你派去的嗎,不也是你的一部分嗎?他可是很牛逼地說,我撕裂空間,縱橫十幾萬里而來。」

「那廝是吹牛的。」問天道:「大空間術何等牛逼,藏經閣沒有打開。我怎麼可能學得會埃那只是我的一個靈魂分身,早早就隱藏在幽冥位面了。他見過你,我可沒有見過。」

「哦,原來如此。」陽頂天疑惑道:「人可以有好幾個靈魂分身嗎?」

「啊,這是萬滅神殿的最高玄技埃」問天道:「你知道噬魂訣嗎?」

「知道。」陽頂天道:「我還會呢。」

問天道:「哦,你還會?會什麼?」

陽頂天道:「攝魂,和爆魂啊?攝魂將人抽出靈魂,變成白痴。爆魂,就是將這個抽出的傀儡戰魂,攻打在其他活人身上。把他打成白痴。」

問天驚愕道:「你練了?」

「啊1陽頂天道。

「你不是天道盟的嗎?怎麼練我邪魔道至高邪法啊?」問天道。

陽侗我很小的時候,被活生生灌進腦子的。」

問天攤了攤手道:「唉,可惜埃你那個所謂的攝魂訣,是被我改過的偽裝版。」

「什麼?」陽頂天猛地驚愕,噬魂訣是被問天改造過的。

問天道:「真正的噬魂訣,是把別人的靈魂抽出來,變成一個沒有意識的傀儡靈魂,然後注入自己的意識之後,就會變成一個靈魂分身了。」

陽頂天真正驚悚了,不敢置通道:「也,也就是說。只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無數個分身。」

「埃是這個意思。」問天道:「不過,無數個是不可能的。人的靈魂能量有限,分成好幾個可受不了。你看我,現在動不動精神不濟,經常頭疼,就是靈魂分身的後果埃」

陽頂天此時,真正感覺到驚悚了。

這樣的噬魂訣,是真正的至高邪術埃一個人,可以有幾個分身,而且每一個都有獨立智慧,這,這也太恐怖了。

緊接著,陽頂天想到了一個問題,問天改過了邪魂訣?那就意味著,關於秘籍裡面的邏輯秘密,他也知道了。所謂的秘籍捲軸,就是相當於計算機的軟體這個秘密,這個神之境界,他也領悟了?

甚至,他自己還能修改了,那就意味著他的境界比陽頂天還要高。

「我,我日他大爺埃」陽頂天不由自主地說了一句漢語。

頓時問天猛地一顫,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大聲道:「兄弟,你也是從地球過來的?」

問天此時說出的就是漢語,而且還一口上海味。

「啊1陽頂天點頭。

頓時,問天狂喜,猛地上前,狠狠抱住了陽頂天,拚命拍打他的後背,然後淚水洶湧而出。

「天那,我真的有些不敢相信這是事實。」問天無比激動道:「阿拉上海人,你哪裡的啊?」

「東北的。」陽頂天道,緊接著他想起了問天在這裡取的名字叫未名,不由得道:「你,你是北大的?」

「礙…」問天用力點頭道:「北大的,你從我名字猜出來的?你呢?」

「我清華的。」陽頂天道。

魔王問天頓時怒罵道:「狗日的混沌之神,專挑地球人坑啊,專挑中國人坑埃而且還只挑北大和清華的,你讓人大中科大的同學們怎麼想啊?」

問天的這句冷幽默,頓時讓陽頂天有些晃不過神來。

緊接著,魔王問天道:「對了,兄弟,你是哪年從地球過來的?」

「七年前。」陽頂天道:「穿越過來的時候,應該是2007年。」

「你才過來七年。就這麼牛逼了?」問天驚詫道:「兄弟行啊,你比哥哥強埃」

「你是哪年過來的?」陽頂天問道。

「一九七九年,剛恢復高考不久。哥們上山下鄉回來,第一年沒考上北大。第二年考上了。」魔王問天道:「我日他大爺,老子剛考上北大不久,老子媳婦考上了人大,而且剛剛懷孕了。就讓老子穿越過來了,我操他混沌之神八輩子祖宗。」

興奮之後,忽然問天身體一陣搖晃,趕緊捂住腦袋,立刻做了下來。神情間非常地痛苦。

足足幾分鐘后,他才緩過來,大口喘息道:「這就是靈魂分裂后的後遺症啊,我平時根本不敢大喜大悲,頭疼起來你真恨不得死去,我日他混沌之神的祖宗。」

好了之後,問天立刻起身去拿過兩個杯子,一瓶酒,道:「來來來,兄弟。人生有幾大喜事,他鄉遇故知就是其中之一。縱觀整個世界史,沒有比我們這個他鄉遇故知更加牛逼的吧。說給地球人聽。絕對把老美帝國的下巴都驚嚇掉了。」

然後,陽頂天就稀里糊塗地和魔王喝起酒來了。

酒喝多了,話也就多了。魔王早就把什麼交易的事情拋之腦後,跟陽頂天大講特講他在文*革時候的威風史,然後在山上下鄉的時候有多少女人喜歡他。

說起老毛的時候,他是極度的崇拜,又極度的恨之入骨。

說起美帝國主義,說起蘇修,又完全咬牙切齒。二百多年過去了,還那麼憤青。真心不容易埃說起中國的落後,他又拚命捶胸。痛入心肺。

「兄弟,你說咱們兩人,在這混沌世界也算混得極度牛逼了吧。」問天道:「哪天,我們倆要是穿越回地球,保證把蘇修揍得屎都出來,什麼美帝,英帝統統踩在腳下。」

陽頂天此時回了一句,道:「這個,蘇聯已經解體了。」

問天一驚道:「啥時候的事情?」

「1991年。」陽頂天道。

正在喋喋不休,波瀾壯闊的問天停了下來,神情變得落寞,道:「連,連蘇聯都不行了嗎?那,那社會主義還有得救嗎?蘇聯沒了,那美帝還不把中國往死了壓啊,兄弟你來的時候,咱中國還好嗎?」

「還,還算好吧。」陽頂天道:「有人說,中國成為資本主義最後的堡壘和救星了,我來的2007年,gdp全球第三了,大概幾年後就會超過小日本成世界第二,二十年內會超過美帝,成世界第一了。」

「我……」問天喃喃自語道:「看來,中國不需要我們倆啊1

頓時,陽頂天再次被這句冷幽默絕倒。

兩個人滔滔不絕,聊了兩個時辰,都已經天黑了。

大部分時間,都是陽頂天在聽,問天在說。他的口才,真是牛逼極了,辯才也絕對無敵,不愧是在特殊時期練出來的,辯論起來十個陽頂天都不是對手。

最終,兩個人把所有酒都喝完了。問天醉眼迷離搖晃了一下空酒瓶,吐出一口酒氣,大聲道:「今天,是哥們我二百多年來,最最高興的一天埃」

然後他上前,勾住陽頂天的肩膀,醉醺醺道:「兄弟,咱們都是穿越過來的。所以咱們就是親人,整個混沌世界就咱們兩人是地球人,所以咱們要貼心埃這樣,咱們兩兄弟聯起手來,絕對能夠在混沌世界混出個模樣來。」

陽頂天忍不住道:「兄弟,你現在是邪魔道的霸主,幾個位面的絕對主宰。我是人類國度的最高統帥,這應該算是混得可以了吧,沒有比咱倆更高的位置了。」

「礙…」問天彷彿被噎住了,呆了一會兒道:「唉,這話說習慣了。當時和幾個朋友要去北京念書的時候,就說的是這句話。總之,咱們都是從地球過來的,就要一條心,你和哥哥聯起手來,把那個狗屁混沌之神干倒,好不?」

陽頂天沒有開口。

「怎麼,你不恨那個把你弄過來的什麼混沌之神?」問天道:「你是不是覺得,你被他挑中很榮幸啊,而且你從一個區區的平凡人類,成為混沌世界人類國度之主,你覺得很榮耀,很感激他啊?」

陽頂天依舊搖頭,道:「或許我恨他,但是現在還來不及去恨他,至少沒有那麼那麼的恨他。」

「窩囊,沒有出息。」魔王問天厲聲道:「我最恨,就是別人操縱我的命運。*操縱過我的命運也還罷了,因為那也是我的理想,不管現實如何,但理想是飧齬菲煦韁神憑什麼,憑什麼讓我成為棋子一般操弄,憑什麼在二百年前讓我成為所謂的邪魔道最高領袖,然後又活生生要將我滅掉,而且還是讓我最愛的女人滅掉?憑什麼?他憑什麼操縱我的命運?」

然後,魔王問天指著陽頂天的鼻子罵道:「你這個沒出息的,就這麼任由別人操縱你的命運?你這個沒有理想,沒有追求的行屍走肉。」

「我有理想埃」陽頂天道。

「什麼?」問天道。

「拯救混沌世界。」陽頂天道。

「呸1問天啐了一口,道:「天真,虛偽,愚蠢,白痴,被洗腦的蠢貨。你這是妥協主義,你這是投降主義。你這樣正好中了我們最大敵人混沌之神的圈套!我們馬克思主義信仰者,就應該無所畏懼,什麼混沌之神,狗屁都不是。他不是想要操縱我的命運嗎?他不是在二百年前就想要讓我敗滅嗎?結果呢,他最大的打手虛無飄零成為我的女人,被我種下邪靈了。混沌世界的幾大位面,全部落入我的手中了。幽冥帝國,小西天,馬上新娜迦帝國也要落入我的手中了。混沌之神,他就是個屁,你竟然被這種屁嚇唬住,竟然去畏懼他,哈哈哈?沒有出息的東西。」

陽頂天正色道:「我有畏懼的東西,比如無數人的性命,比如我的親人。但是這裡面,絕對不包括所謂的混沌之神。」

「那我告訴你,你為何不和聯手,對付混沌之神?」魔王問天厲聲道:「你就是貪戀他給你的權勢和名望。」

陽頂天一字一句道:「如果你放棄同歸於盡,毀滅世界的想法,我就和你聯手。」

這話一出,魔王問天,瞬間陷入了沉默。

陽頂天的話,直接擊中他內心最深處。同歸於盡,是他擊敗混沌之神的唯一途徑!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