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八九八:我就是問天!女王親密!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雙宿雙飛了嗎?」蘭綺目光一寒道:「卜夷考,你不要信口雌黃。」卜夷考並不理會蘭綺。目光望向陽垛位人類的客人,這王宮裡面相當部分都是雌的,你可能會不舒服的。不如隨我一同去舊都如何?況且,我的身...

很快,兩個人出現在了陽頂天的面前。

一個身影,顯得非常的偉岸,足足有兩米多高,身上穿著金色長袍,頭上長著兩支微微凸出的尖角。不過第一時間吸引陽頂天注意力的,並不是他額頭的尖角,而是他碩大而又筆直的鼻子。

陽頂天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這樣筆直的鼻子。

一般男人的鼻子,都是越挺拔筆直就越好看。而這個男人的鼻子,就筆直到了極點,但是卻顯得一點都不好看。

而且,他的五官也算是非常俊朗,稜角極度分明,如同刀劈斧砍一般。但也很奇怪,這張本應該顯得非常英俊的面孔,卻一點點都不好看,反而讓人覺得彆扭。

總之,這個人一出現就顯得鋒芒畢露,彷彿要蜇人一般。他應該就海蛇裔娜迦族的首領,卜夷考。

而他旁邊的那個男子反而和他正好相反,他纖細而又修長的身軀,在卜夷考身邊顯得非常的柔弱。

他的五官分開來看,並沒有一處顯得特別精緻俊美,但是組合在一起,卻顯得非常的秀氣,而且有一種非常的魅力,那種神秘而又親近的氣質,是極其極其難得的。

因為,神秘和親近,完全是兩種矛盾的氣質,是很難糅合在一起的。

就比如陽頂天,比較陽光,也給人親近感,卻沒有半點神秘感。

眼前這個五官平凡卻面目秀美的男子,卻給人這種矛盾的特質,神秘而又親近。

在他進來的第一時間,陽頂天幾乎沒有去看那個卜夷考,就直接望向了這個秀美的男子。

而這個秀美的男子同樣如此,進來之後一眼都沒有看邊上的蘭綺女王。目光直接落在陽頂天的臉上。

就僅僅一個對視,兩個人就彷彿交流了無數次。

甚至,陽頂天還從對方的眼神中讀出了一句話:「你就是那個人1

同時。陽頂天也幾乎第一時間讀出了對方的身份。雖然,陽頂天從來都沒有見過他。

這個世界有時真心沒有什麼意外的。預料中的事情就這麼*裸地發生。

……

「蘭綺閣下。」卜夷考*地行了一禮,道:「我聽說有一個人類貴賓來我們新娜迦帝國,就是你身邊這位嗎?」

蘭綺並沒有掩飾自己內心的不快,點頭道:「沒錯,我身邊這位就是人類國度的統帥,陽頂天閣下。」

卜夷考目光望向陽頂天道:「陽頂天閣下,你來我們新娜迦帝國,應該非常非常辛苦吧?」

「不僅僅是辛苦。簡直是九死一生。」陽頂天道。

「哈哈哈哈……」卜夷考大笑道:「那是自然,凡夫俗子怎麼可能進入我尊貴的娜迦帝國,對於你們而言,這就相當於從人間到了仙界吧。」

這個卜夷考言語中的優越感,幾乎完全爆棚了。

陽頂天笑了笑,並沒有回答。

蘭綺道:「請問卜夷考閣下還有什麼事情,如果沒有事情的話,我就要和陽頂天閣下繼續閱讀捲軸了。」

卜夷考目光一顫,然後大笑道:「怎麼,新娜迦帝國的女國主。也耐不住寂寞了,要和男人雙宿雙飛了嗎?」

蘭綺目光一寒道:「卜夷考,你不要信口雌黃。」

卜夷考並不理會蘭綺。目光望向陽垛位人類的客人,這王宮裡面相當部分都是雌的,你可能會不舒服的。不如隨我一同去舊都如何?況且,我的身邊已經有了一位人類,和同胞之間應該有更多的共同語言吧。」

陽頂天笑道:「非常感激您的邀請,我剛來王宮不久,對這裡的捲軸和書籍還有好奇。如果在王宮呆得久了,而您依舊好客的話,我是願意去做客的。」

卜夷考盯著陽頂天良久。然後笑道:「這王宮裡面美人雖然多,尤其你身邊就是一個絕色芳華的大美人。但是不要忘記你的身份。你只是一個區區人類而已,不要有痴心妄想。我說得在難聽一些。真正到了交尾的時候,娜迦可是會先出原形的,只怕你那根東西連同你的人,也會被碾成碎片。」

這話一出,蘭綺面色一寒,怒道:「卜夷考,不要用你骯髒的思想來揣測他人。」

而陽頂天笑道:「非常感謝卜夷考大人的警告,我一定會注意的。」

卜夷考然後深深望了一眼陽頂天,道:「你確認,不和我一起去舊都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沒有再回答。

卜夷考頓時不再掩飾目光的殺意,然後帶著身邊的那個秀美男子離去。

他這次來,彷彿就是真的來見陽頂天一眼,並且警告一下而已。對於藏經閣一事,他半點都沒有提。

而等到這兩個人都離去了之後,陽頂天也都沒有機會和那個秀美男子說過一句話。

……

「卜夷考身邊的那個人類,叫什麼名字?」陽頂天忽然問道。

「未名1蘭綺道。

陽頂天頓時一愕,這個名字也真夠奇怪的。

然後陽頂天問道:「真奇怪,為何卜夷考從頭到尾,都沒有提藏經閣的事情。」

蘭綺道:「他不用說,說了也沒有用。」

然後,陽頂天和蘭綺,繼續閱讀裡面的捲軸,並且互相探討。

不過此時陽頂天的心境,已經不那麼平靜了,腦子裡面總是浮現哪個秀美男子的身影。

他和蘭綺女王一直看書,一直看到了天黑,然後兩人一起用餐。

菜肴依舊無比的精美,美酒依舊無比的醇香,而且就只有兩個人享用。

蘭綺女王吃得很慢,彷彿在感受每一種食物的味道,而陽頂天則吃得很快。

見到陽頂天的大快朵頤,蘭綺女王則露出了羨慕的光芒,道:「你肯定是事情很多很忙,所以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對。我很少很少正經吃過飯。」

蘭綺女王道:「而我們實際上已經可以不吃東西了,但是我們的日子實在太乏味了,以至於需要用吃東西來打發時間。免得自己過於無聊了。」

兩個人一邊吃,旁邊的美貌侍女。不斷地端上新的菜肴和點心,水果。

陽頂天注意到,她的身上已經布滿了鱗片了,不過不是蛇的鱗片,而類似於魚的鱗片。

「這是新娜迦帝國的第二代娜迦。」蘭綺女王道:「事實上,完全能夠化作人性的,就只有我們這一代了,甚至我們這一代也不能完全化作人形了。比如卜夷考的頭上會長角。而我身上也同樣有人魚族的特徵了。」

「喲?」陽頂天頓時好奇道:「你身上的人魚特徵?我怎麼沒有看到,在哪裡?」

蘭綺女王落落大方笑道:「不太方便讓你看到。」

陽頂天立刻覺得非常不好意思。

很快,又有一個上菜的娜迦過來了,不過這個娜迦只有不到一半的人類特徵了,下半身完全是蛇身了。

「這就是新娜迦帝國的第三代娜迦了,她其實是人魚後裔娜迦和海蛇後裔娜迦結合的後代,只不過顯露出了海蛇族的特徵。」蘭綺女王道。

陽頂天看了這個第三代娜迦一眼,她的面孔非常美麗溫柔,一點都不像是海蛇族的面孔,而尾巴遊動的時候。也顯得非常之優雅,陽頂天目光看過去的時候,她美麗的面孔微微一紅。

陽頂天道:「為何看不到人魚族特徵的第三代娜迦?」

蘭綺嘆息道:「人魚族的第三代娜迦。很難在陸地上遊走,所以大部分生活在水下。」

陽頂天一愕道:「這樣,是不是對你越來越不利,海蛇族後裔娜迦的勢力,會越來越強大。」

蘭綺道:「陽頂天閣下,你非常的敏銳。沒錯,人魚裔娜迦第三代以後,都只能在水底生活。而偏偏現在的王宮,卻在地上。所以卜夷考種族的勢力越來越強大。所以他的野心已經越來越難制止了。」

陽頂天道:「我今天發現,他對你還算克制。因為他彷彿非常愛慕您。」

蘭綺嘆息道:「應該是這樣,所以我的王宮還能夠安然無恙。」

陽頂天道:「如果卜夷考造反呢。那該怎麼辦?」

蘭綺沉默片刻,然後搖搖頭道:「那我也不知道。事實上,你也看到了,我們在精神領域的探索陷入了瓶頸之中,整個新娜迦帝國都沉浸在灰暗和失望之中。所以對祖先的束縛,已經越來越不滿了。一旦這種不滿在卜夷考的操縱下爆發,那我也不知道結果會怎樣?」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問道:「現在力量對比,已經非常懸殊了嗎?」

「嗯。」蘭綺點了點頭道:「卜夷考對族人非常的*,而我則非常的民主。可是在關鍵時刻,民主就意味著散漫。萬一卜夷考造反,攻打王城要打開藏經閣,學習空間捲軸,試圖衝出新娜迦帝國的禁錮空間,我不知道會有都少娜迦願意追隨我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因為,遵守祖先的信條就等於囚禁自己,就等於犧牲。而這個世界上不掛是哪個種族,願意犧牲自己的總是少數。」

陽頂天點了點頭,可以想象出,海蛇族天生殘酷冷血,哪怕毒莎女王也可以完全無視幾千萬半人族的性命。而人魚族更加智慧,卻天生浪漫,在戰鬥力上或許要遜色不少。

一旦卜夷考叛亂造反,那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而且此時,陽頂天徹底搞明白一件事情了。

其實,新娜迦帝國裡面,根本沒有一隻真正的娜迦,這個世界上唯一真正的娜迦,就是獨孤傲霜。

所謂真正的娜迦,其實只有一種。那就是胎生娜迦,就是不完美的初代娜迦和人類的結晶。

而眼前的蘭綺女王,包括新娜迦帝國最強大的八千多個娜迦,其實都是娜迦和娜迦的產物,算是二代娜迦了。

她們體內的強大,原本就遠遠不如真正的一代娜迦。

總之,只有初代娜迦和人類孕育出來,才是真正的半神之族。

在交談之中,陽頂天已經清晰感覺到眼前蘭綺女王和娜迦霜兒的不同。

娜迦霜兒雖然對陽頂天無比的依戀和嬌憨,但是她骨子裡面是冷酷的,是嗜血的,對生命是完全的漠視。

而眼前的蘭綺女王,身上人魚族的基因屬性顯露無疑,非常的浪漫,好奇,而且善良,對生命天生的憐惜。

雖然她是所謂的女王,但她已經不是真正的娜迦了。

接下來,她開始好奇地打聽陽頂天的生活,桑還有人類國度的事情。

陽頂天說得非常的詳細,但是他一開始並沒有說什麼滅世之戰,也沒有說人類國度即將面臨滅亡,更沒有說魔王問天。則只是將自己的妻子,還有孩子。

而蘭綺女王,非常非常喜歡聽這個,尤其每次陽頂天說起自己孩子的時候,她美眸中的光芒,彷彿要醉倒一般,甚至她本能地伸出手,彷彿要去摸陽頂天剛出生女耙話恪

雖然霜兒是自己的愛人,但是陽頂天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蘭綺女王的內心,真的是無比的美好。

……

接下來的時間內,蘭綺女王和陽頂天完全形影不離,看書在一起,吃飯在一起,當然睡覺並不在一起。

陽頂天也徹底體會到了,她這個所謂的女王有多麼多麼的孤寂和無聊了。她的唯一使命就是守護藏經閣,封鎖藏經閣。剩下的,她真的一點事情都沒有,也沒有任何政務。

於是,陽頂天教會了她象棋,圍棋,還有鬥地主,打麻將等等。

頓時,她彷彿陷入了歡樂的海洋,度過了有生以來最歡樂的時光。

而隨著和她的相處,陽頂天的內心越來越矛盾,越來越矛盾。

到底要不要打開藏經閣?這對自己雖然很重要,但是對蘭綺女王來說,卻彷彿更重要。

……

一天晚上,陽頂天和蘭綺女王下完棋后,回到自己的室,見到了那個秀美的男子人類,他正安靜地坐在那裡等候。

「不速之客,請見諒。」他微笑道。

陽頂天停頓片刻,然後坐在他對邊,道:「請問,你是問天閣下嗎?」

「哦,對,我就是問天,你們口中的魔王問天。」秀美男子道。

儘管已經猜到,但陽頂天還是一震,然後道:「魔王閣下前來,所謂何事?」

魔王問天道:「和你做一個交易1

交易?什麼交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