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八九七:藏經閣,精神突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天驚愕道:「卵?娜迦族,不是直接生育出來的嗎?是胎生,而不是卵生的埃」蘭綺女王道:「和人類結合后,剩下的強大娜迦,是太是,娜迦和娜迦的結合,卻是卵生的。」「原來如此。」陽頂天道:「我沒有記...

「請問,這些捲軸在哪裡?」陽頂天問道。

「在帝國的藏經閣之中。」蘭綺道。

「那請問,我能進去借閱嗎?」陽頂天問道。

蘭綺道:「抱歉,不行1

陽頂天一愕,道:「為何?因為我是人類嗎?」

蘭綺道:「不,因為藏經閣已經被徹底封存起來了。」

陽垛是為何?」

蘭綺道:「上古娜迦,毫無節制的強大,吞噬世界上的一切能量,給整個世界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我們新娜迦帝國痛定思痛,決定封存一切上古武道秘籍,也不強行吞噬能量,安分守己,平和倖存。」

陽叮頓時陷入了一種矛盾的情緒中。

首先,他當然非常慶幸新娜迦帝國的改變。但是,徹底封存了自己,自己也就看不到了埃

頓時,陽頂天不由得道:「可是,我是人類埃」

蘭綺道:「我們封存的是整個藏經閣,而不是禁止新娜迦的進入。所以不管是人類,還是娜迦,都無法進入藏經閣借閱了。」

陽頂天沉默了良久,道:「你們走了新的道路,我當然非常高興,那我能不能冒昧一下,此時的娜迦族,是否強大?」

蘭綺道:「我們有進行正常的武道修鍊,但是非常克制,所以比起上古的娜迦祖先,自然柔弱不堪。但是比起你們人類來說,畢竟很多新娜迦已經生存了萬年,所以肯定是要強大得多的。」

陽頂天道:「關於藏經閣一事,真的一點商量都不行嗎?」

蘭綺絕美的面孔,充滿了歉然道:「非常抱歉,這是祖先的規矩。任何人都不能違背。」

陽頂天道:「可,可我是虛無飄炎的傳人,難道也不行嗎?」

蘭綺搖了搖頭道:「抱歉。我們封鎖的是整個藏經閣,認為那是罪惡之源。所以任何人也不得進入借閱。」

陽頂天頓時嘆息一聲,沒有再開口哀求。

良久后,陽頂天道:「那請問新娜迦帝國的武道捲軸,我可以借閱嗎?」

蘭綺道:「當然,歡迎借閱,我們全部用混沌世界通用語書寫而成的,我可以親自帶著您去。」

陽頂天一愕道:「您是一國之主,日理萬機。這樣小小事情還要勞煩您,實在不好。」

蘭綺絕美的面孔露出無奈的笑容,道:「事實上,我沒有任何事務,你的到來已經是幾百年來的第一件大事了。我們整個新娜迦帝國,幾乎都在無所事事。」

「礙…」陽頂天表示驚詫不解,雖然新娜迦帝國只有幾百萬口,但是也應該有很多政務吧。

蘭綺道:「我們新娜迦族,基本上以家族的形式存在,而且完全井水不犯河水。所以也不會有矛盾。我這個國主,也僅僅只是在這個王宮之內,剩下沒有任何事務。」

陽頂天驚詫道:「那。那我完全無法想象,娜迦族是怎麼度過這如此孤寂的歲月?這可不是幾十年幾百年,而是幾千上萬年。」

蘭綺道:「冥想,因為娜迦有近乎無窮的壽命,所以只能拚命地冥想,渡過孤寂的光陰。」

陽頂天道:「那,那從來就沒有任何一個娜迦,想著要擴張,衝出新娜迦帝國。再一次統治全世界嗎?」

蘭綺道:「當然有,可是上古的祖先早就想好了這個可能性。所以他們已經徹底封鎖了我們的擴展之路。」

「什麼意思?」陽頂天問道。

「進入新娜迦帝國的空間后,就出不去了。」蘭綺道。

陽頂天頓時無比驚愕。還,還有這回事?竟然出不去了?頓時,他趕緊問道:「是娜迦族出不去了,還是所有人都出不去了?」

蘭綺道:「是所有人,都出不去了。」

陽頂天心神俱震,如果,如果所有人都出不去了,那,那自己怎麼辦?

自己可一定要回到人類國度去的。

陽頂天道:「難道,難道就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出去嗎?」

蘭綺搖頭。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虛無飄炎先生寫下了一個捲軸叫殺豬劍法。在第五階的殺豬劍法中,就是大空間術。學習了這套捲軸之後,就可以撕裂空間,離開這裡。」

蘭綺頓時一顫,美眸閃過一道迅速的光芒,然後很快沉浸起來,搖搖頭道:「祖先之命,不可違1

接著,蘭綺道:「現在,我確認您真的是虛無飄炎先生的弟子了,因為這個秘密,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的。可是真的非常抱歉,藏經閣裡面的一切,都是萬惡之源,我們不能讓任何人進去。」

陽頂天道:「我其他什麼都不敢,就只是去找殺豬劍法第五階,可以嗎?」

蘭綺為難地搖搖頭道:「非常抱歉閣下,如果藏經閣打開了,我們的新娜迦帝國就毀了。就會走回之前席捲世界,毀滅世界的老路,相信閣下也不會願意看到這一點。」

陽頂天嘆息一聲,朝她笑道:「談了這麼久,竟然沒有進行自我介紹,非常慚愧。我叫陽頂天,人類國度的最高統帥。」

「幸會,陽頂天閣下。」蘭綺道:「我這就帶您去觀閱我們新娜迦帝國的捲軸如何?」

「好。」陽頂天道。

然後,蘭綺女王裊裊地在前方引路,帶著陽頂天去了新娜迦帝國的捲軸大殿。

這裡的捲軸,完全如山,如海一般。

蘭綺女王道:「這裡的捲軸,您可以隨意觀閱,有任何不解的,都可以來問我。」

看來,新娜迦帝國的生活實在無聊到了極點,堂堂女王竟然視陪陽頂天讀書為巨大樂趣。

接下來,陽頂天暫時放下一切,開始閱讀新娜迦帝國的捲軸。

他當然沒有放棄藏經閣,但是這種事情不能急。要慢慢來。反正看樣子,接下來的時間內,這個蘭綺女王都會陪伴自己讀書。聊天。自己可以漸漸把人類國度的事情告訴他,把自己救世一事一五一十告訴她。培養起她對人類的憐憫,這樣或許她就會心軟改變主意了。

接下來,足足一整天,陽頂天都在閱讀新娜迦帝國的捲軸,這不是做戲,甚至有些沉迷於此。

因為,這裡面的智慧,實在是浩瀚如海。完全不是人類武道秘籍能夠比擬的,甚至也不是上古人類國度的秘籍能夠比擬的。

這還是陽頂天第一次看到,在智慧深度上,能夠和殺豬劍法比肩的捲軸。

甚至,陽頂天用宏觀的視野去閱讀這些捲軸,會發現這裡的語法,邏輯完全到了最最絕妙的地步。這對陽頂天研究神之境界,完全是大有裨益。

當然,如果陽頂天想要通過這些捲軸提升自己的修為,就是妄想了。

因為這些捲軸。雖然和武道有關,但是更加追求的是一種境界。

足足閱讀了十卷的捲軸之後,陽頂天確定。這些捲軸與其說是武道秘籍,更不如說是一種經書,一種修鍊身心的經書。

很明顯,新娜迦帝國正在苦苦反思之前的罪惡。徹底屏棄了吞噬能量,獲得修為提升的道路。這些捲軸全部都有一個共同的主題,那就是探尋娜迦族新的道路,新的生存之道,強大之道,甚至是超脫之道。

然後。毫無意外,所有的捲軸都指向了一個方向。那就是精神的強大,精神的超脫。而不僅僅只是能量的吞噬和提升。

陽頂天閱讀之後,真的嘆為觀止,甚至敬佩萬分。

難怪新娜迦族,可以渡過無窮的歲月,原來他們一直在冥想,一直在思考。

在這種智慧的冥想之中,時光完全是如同飛梭一般。

陽頂天問道:「是不是,世界毀滅之後,你們所有倖存的娜迦都還沒有真正降世。」

「對。」蘭綺女王道:「我們,都還只是卵而已。」

陽頂天驚愕道:「卵?娜迦族,不是直接生育出來的嗎?是胎生,而不是卵生的埃」

蘭綺女王道:「和人類結合后,剩下的強大娜迦,是太是,娜迦和娜迦的結合,卻是卵生的。」

「原來如此。」陽頂天道:「我沒有記錯的話,娜迦族應該是非常殘暴,嗜血的,強大和野心,完全根植於血脈和基因之中。為何在新娜迦帝國之中,娜迦是如此的平和。」

蘭綺道:「因為,我們是新娜迦。在確定整個世界要毀滅之後,上古娜迦就用特殊的能量手段,孕育了我們這群新娜迦。然後我們孵化之後,完全接觸不到這些殘暴吞噬的武道秘籍,而是全新的智慧平和秘籍,所以新娜迦體內的屬性已經被改變了。」

接著,蘭綺道:「當然,人魚後裔的娜迦,偏向於平和。但是海蛇後裔的娜迦,還是有些狂躁的。」

陽頂天驚愕道:「整個新娜迦帝國,還分為兩個部分嗎?」

「不,只有一個新娜迦帝國。」蘭綺道:「但是有兩個種族,一個海蛇族後裔,一個人魚族後裔。上古娜迦,安排人魚族後裔,作為新的國王,鎮守王宮,封鎖並守護藏經閣。」

陽頂天道:「也就是說,你作為新娜迦帝國的女王,最大最大的責任,就是守護藏經閣。」

「對,藏經閣是娜迦帝國的罪惡之源,一旦打開,就意味著新娜迦帝國的毀滅。」蘭綺女王道:「我終生的使命,就是守護藏經閣,封鎖藏經閣。一旦被打開,我也只能隨之毀滅。」

儘管說的話和第一次一樣,但是卻在陽頂天內心深處一陣重擊。

他現在,確切感覺到這句話的分量了。新娜迦帝國,被封鎖在這個獨立的空間裡面,對整個混沌世界,毫無疑問是一個幸事,一旦娜迦族衝出去,那整個世界面臨的將是奴役和毀滅了。

可是,自己真的很需要殺豬劍法第五階埃所以,這真的是一個無比巨大的矛盾。

而、而且,陽頂天在這些捲軸中也看到了,新娜迦族也拚命地在尋求自由和解脫之路。他們並沒有從吞噬能量提高修為之上著手,而是尋求精神上的突破和自由。

這其實,已經上升到了宇宙學了。

就如同人類,走的是科技升級的道路。先離開自己的家園,再離開自己的家鄉,再離開自己的國度,現在已經離開了地球,踏上了月球。

未來,或許還會踏上火星,然後會離開太陽系。

而被徹底封鎖在一個隔絕獨立空間內的新娜迦帝國,就努力從精神上尋求突破,尋求超脫。

這是一個偉大的方向,甚至陽頂天也覺得,這是一個永恆,而又正確的方向。

所以,陽頂天不由得深深感嘆,娜迦族真不愧是一個偉大的種族。不管是對武道的探索,還是對智慧的探索,都超過人類很大的級別。

可是,這也是一個漫長,而又讓人絕望的方向。

所以,新娜迦族中,肯定有不少娜迦,對這個精神突破的方向失去了信心,想要回到吞噬進化,突破升級的老路上,繼續席捲世界,毀滅世界。

所以,這個王宮的藏經閣就變得尤為重要,也成為了某些娜迦族,突破空間禁錮,席捲世界的最大希望。一旦得到藏經閣裡面的武道秘籍,空間捲軸,娜迦族就可以離開這個禁錮空間的新娜迦帝國,去攻佔任何地方。

而且,在這些新娜迦帝國的智慧捲軸中,陽頂天已經嗅到了一股消極和失落的味道了。可見,他們在精神的探索上,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進展了。

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就在陽頂天和蘭綺女王,一邊閱讀,一邊交流的時候。

忽然,一個娜迦女將進入稟報道:「國主,海蛇族的卜夷考,聽說王宮來了一個尊貴的人類客人,所以特來求見。隨同的,還有另外一個人類客人。」

另外一個人類客人?陽頂天頓時一驚,難道是真正的魔王問天?頓時,他覺得內心駭然。

而蘭綺女王眉頭微微一皺。

陽頂天道:「您不喜歡這個卜夷考嗎?」

蘭綺女王道:「他,對於藏經閣太熱切了,而且身上有種危險的氣息。」

接著,蘭綺女王道:「讓他們進來。」

卜夷考身邊的人類是不是魔王問天?

很快就會知道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