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八五零:犧牲東離!姬雅迷情!(1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然他內心想要這麼做,但知道這是完全完全不可能的。 當天晚上,陽頂天就坐在床邊上,看著沉沉入睡的寶寶。 姬雅忽然道:「你就打算這麼坐一夜嗎?」 陽頂天一愕,之前如同敵寇的時候,陽...

「那是不是所謂的第二世界,第三世界,都屬於黑暗領域?」陽頂天問道。

「對。」妖怒二世道:「當然這個定義是非常非常廣泛的,第三世界還好,尤其是第二世界,根本不知道是幾次涅滅后的結果,只是統稱為第二世界。」

陽頂天道:「那麼,妖狐一族通常修亮蚴竊諛睦錚俊

「第三世界。」妖怒二世道:「當然,你不要抱有進入娜迦帝國遺址的希望。幾千年來,不知道多少妖狐在進入黑暗領域修鍊過,但是卻連娜迦帝國的邊,都沒有摸到。或者更直接了當地說,妖狐族進入修鍊的所謂黑暗領域,僅僅只有一片不到萬里的區域而已,再深入的地方已經被深淵邊境隔絕,任何人掉下去,只會徹底的迷失。」

陽頂天道:「我不算是妖狐族中人,能夠進入黑暗領域修鍊?」

「不行了。」妖怒二世道:「當然,並不是不准你去,而是因為黑暗領域的門沒有打開,所以你無法進入。」

陽頂天一愕道:「黑暗領域的大門,是不是就是頭顱大殿裡面的第二扇門,無色之門?」

「對。」妖怒二世道:「這扇門打開的時間並不是非常規律,但基本上近一百年才開一次。而不巧的是,在近一年wc+前,這扇無色之門剛剛開過,所以短時間內不可能再開了,除非近百年之後。」

陽頂天記起來了,妖驪在近一年前,剛剛從黑暗領域出來。

看來,試圖從頭顱大殿的無色之門進入黑暗領域,已經不可能了。

陽頂天道:「對了,我記得您說過。其實世界上有很多天然的深淵邊境,那是幾個世界之間的交界處,可能直接通往黑暗領域對嗎?」

「對。」妖怒二世道:「頭顱大殿的無色之門絕對不是黑暗領域的唯一入口。小西天和你們人類國度的世界邊緣,都有不少神秘的深淵邊境通往黑暗領域。但是這些邊境和黑暗領域還隔著一道虛空幻境,任何生命都無法越過,只要進入就會徹底之迷失。」

「有例外嗎?」陽頂天問道。

妖怒二世望了陽頂天一眼。道:「聽說,虛空裂火可以幫助穿越深淵邊境能量場!但是,只是聽說而已。」

頓時,陽頂天臉上流露出一道失望。

儘管他內心是驚喜的,但還是第一時間流露出失望,因為他得到虛空裂火的秘密,就算妖怒二世也不能告訴。

而且這樣一來,帝釋邊就不能穿過深淵邊境了。

不過,這終究是一個好消息!虛空裂火可以穿越深淵邊境。就代表著陽頂天可以通過其他渠道,前往黑暗領域,前往第三世界,甚至是娜迦帝國遺址。

或許,所謂得到虛空裂火就能找到娜迦帝國遺址,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因為虛空裂火能夠穿過深淵邊境!

……

暫時放下了黑暗領域的事情。

陽頂天想起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殺掉東離。

他因為在征服海心一事上遭到了徹底的失敗。而且被陽頂天挖掉了眼睛,肯定對他恨之入骨。說不定已經成為一條瘋狗了。一旦他回到人類國度,一定會瘋狂報復陽頂天。

而且,這個人肯定不像牡丹那麼有底線,一定會對陽頂天下手的。

所以,陽頂天千方百計,也要弄死他。

但。就在陽頂天要開口讓妖怒二世幫忙弄死東離的時候,他立刻停了下來。

因為,你陽頂天憑什麼知道東離在小西天呢?如果你知道,那就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你看破了永舍問天。

妖怒二世現在和陽頂天是盟友不假,但是他更需要永舍問天。儘管他不知道永舍已經被奪舍了,當然他也不在乎這一點。他在乎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永舍在二百年後,推姬雅成為新的議長。

所以在妖怒二世心中,永舍問天的分量,比陽頂天要重。

一旦陽頂天要求他殺死東離,很有可能他會將此時上報給永舍問天。

屆時,永舍就會知道,陽頂天已經識破了他,那問題就大了。

所以,不能讓永舍殺東離,而是要陽頂天自己去殺。

如果……如果東離還沒有得到一等邪靈的話,那麼陽頂天加上帝釋邊,應該足夠殺他了。

但如果東離得到了一等邪靈?

那,那……

然後,陽頂天換了一種說法道:「妖怒閣下,您對於姬雅非常鍾愛,那妖嬈呢?她同樣是您的女兒,陽易也同樣是您的外孫。」

妖怒二世微微一陣抽搐,道:「你想說什麼?」

陽頂天道:「您或許不知,邪魔道東離雖然成功得到了虛空裂火,並且孕育出了黑暗玄火,但依舊不能讓蛇人族發情,所以他終身的使命失敗了。我變成了唯一能夠讓蛇人族,妖狐族發情的人類。所以他恨我入骨,他不敢殺我,但是卻會將報復之爪伸向我的家人。妖嬈和陽易,也是您的親人,所以我想請您幫忙。」

妖怒臉上露出微微古怪的表情道:「你讓妖嬈和陽易來銀都,和姬雅母子做伴,不就可以了?」

陽頂天道:「可是,她們母子已經不願意了,因為銀宮內發生的一切,給了她們很不好的回憶。」

妖怒道:「那你想怎麼辦?」

陽頂天道:「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得到一等邪靈,如果沒有得到,那我光明議會還可以殺掉他。而萬一他已經得到一等邪靈,那麼我們便無力制他了。我希望得到您的幫忙,除掉這個東離。」

妖怒道:「你要知道,那意味著我和邪魔道的徹底敵對,你也知道,現在邪魔道的問天,勢力何等之強大?我想,你會不會高估了我們之間的結盟之力了?或者說句更實際的話。你對我最大的用處,就是幫助姬雅誕下一個半神後裔,現在已經成功了。你對我來說,價值已經不大了。僅僅只是一個大賢師的身份了,而你不常駐小西天,這個身份也沒有多大用處了。」

陽頂天沉默下來。

這個妖怒。還真是冷酷無情埃剛才還和顏悅色的,說翻臉就翻臉。

陽頂天卻也並不介意道:「那麼,能夠請閣下派出一名半聖級強者,去守護雲霄城,保護妖嬈母子呢?」

妖怒淡淡望了陽頂天一眼,道:「閣下,妖嬈離家已經幾百年了,她已經徹底是你的女人了。那麼,她的安全。就只能由你來負責了。況且,妖狐族強者進入人類國度后,修為都會急劇下降,沒有一個人會去接受這樣的任務的。」

陽頂天再次感覺到了高等文明的冰冷!

沒有觸犯到利益的時候,你好我好大家好。但哪怕觸碰到一點點,就徹底的變臉。

當然,陽頂天內心也覺得對自己一陣不滿。以往,他從來都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基本上不會去央求任何人。但,他這是為了家人。所以迫不得已,彎下腰來。

「知道了,那告辭。」陽頂天道。

……

半個時辰后。

妖怒二世出現在永舍問天的密室之內,將陽頂天的言語,原原本本地告訴給了永舍。

「聽到虛空裂火可能可以穿過深淵邊境的時候,他臉上露出了失望?」永舍問道。

「對。他露出了失望。」妖怒二世道。

「他讓你幫忙殺東離,有沒有非常迫切的味道,就比如今天,或者明天,立刻執行?」永舍問天道。

「沒有。」妖怒二世道:「聽他之意。是想要我派出半聖級以上高手,駐守雲霄城,保護他的家人。」

「你拒絕了?」永舍問天道。

「對,我拒絕了。」妖怒二世道。

「行,我知道了。」永舍問天道。

「告辭1妖怒二世道。

……

片刻后,東離出現在永舍問天的面前,囚禁了足足半年多,他已經消瘦了許多,面孔也變得瘦削蒼白了。

「囚禁了你半年,想通了嗎?」永舍問道。

「想通了,義父。」東離道:「陽頂天現在不能殺,也不能死。雖然我征服蛇人族的使命失敗了,但是絕對不能像幽冥那樣自暴自棄,我對神殿,對魔王陛下,還沒有貢獻出應有的價值。」

「不,你沒有想通。」永舍問天道:「真正想通了,你就會如同幽冥一樣,一片迷茫,找不到人生的目標和方向。你雖然不殺陽頂天,但是你會去報復他的家人,他的親人,對嗎?」

東離俊美瘦削的面孔,猛地一陣抽搐。

他不願意承認,但也不願意撒謊,他確實是這麼想的,囚禁了半年多,依舊無法熄滅他內心的仇恨。

「回答我。」永舍問天冷道。

「是。」東離顫聲道:「義父,我不懂!陽頂天成為唯一能夠讓蛇人族和妖狐族發情的人,所以他不能死,我也就認了。怎麼他的家人,也不能碰了呢?為何要讓他如此舒坦?」

永舍道:「因為,裡面的某個人,是絕對不能碰的,但是又不能告訴任何人,哪一個不能碰!所以,就變得都不能碰了,明白嗎?」

東離一愕,腦子裡面開始回憶陽頂天的各個妻子和孩子,想要知道究竟哪一個人,是不能碰的。

「義父,你告訴我,哪一個不能碰1東離道。

「哈哈……」永舍問天帶著怒意和失望大笑,揮了揮手道:「你出去吧1

真的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永舍問天的失望。

眼前的東離,真的徹底被仇恨和妒忌蒙蔽了心智,竟然變得如此愚蠢了。

他剛才告訴東離的這個秘密,是何等的絕密。一會兒馬上要東離的腦子裡面這段談話記憶洗去,他還奢望永舍告訴他哪個不能碰。

這樣的蠢貨,還能不能完成邪魔道的使命了,對於東離的將來,永舍真的要好好考慮了。

……

半個時辰后。

無逅進入了永舍的密室之內,道:「您剛才告訴東離的秘密,已經在他腦子裡面被精神大師暴力洗去了。但是,我們得到了一些非常非常負面的東西。「

「什麼?」永舍問道。

「仇恨,甚至對我們的仇恨。」無逅道:「他甚至想著突破半聖之後,和蛇人帝國海心合謀,徹底用虛空裂火將幽冥和牡丹徹底放逐到黑暗世界,然後逼迫無靈子的臣服。最後徹底關閉人類國度之門,他要獨自一人,在人類國度稱王稱霸,和海心女王一起,分享整個生機大陸。」

「還真是喪心病狂埃」永舍問天淡淡道:「他既然如此白日做夢,那,那就成全他吧。他想殺陽頂天?就讓他去嘗嘗陽頂天的屠刀吧,正好也試一試陽頂天。」

「那,那放棄他?」無逅問道。

永舍陷入了沉默不語!

……

接下來一天內!

陽頂天便都沒有離開姬雅母女的身邊,因為他只能在這裡呆一天,所以想要盡量和寶寶在一起。

當然,他也從來沒有提出將姬雅生的寶寶帶回雲霄城,雖然他內心想要這麼做,但知道這是完全完全不可能的。

當天晚上,陽頂天就坐在床邊上,看著沉沉入睡的寶寶。

姬雅忽然道:「你就打算這麼坐一夜嗎?」

陽頂天一愕,之前如同敵寇的時候,陽頂天還可以心安理得和姬雅同眠共枕,如今反而變得不自然了。

「你馬上就要走了,難道一夜都不準備給我嗎?」姬雅道。

陽頂天稍稍尷尬,頓時爬上床來。

然後,姬雅竟然伸手去脫陽頂天衣衫。

「這,這不好吧?」陽頂天道。

「什麼不好?我有沒說做什麼事埃」姬雅道:「只是想要抱著睡一夜而已。」

就這樣,陽頂天被剝去了衣衫,然後抱著姬雅大白羊的身軀,安靜地躺著。

妖狐族的女人,是不用做月子的,而且修為高的女子,身材很快很快就可以恢復。

所以,陽頂天摟住姬雅腰的時候,完全嚇了一大跳。

此時,已經完全恢復了充滿彈力和緊湊的小蠻腰了,只一天她的身材就恢復了,只是稍稍豐腴了一些。

「我們妖狐族和人類不一樣,不僅僅腰部恢復了,其他地方也完全恢復如初了。」姬雅道:「妖狐族的高等血脈女子,分娩結束后第二天,就和丈夫歡好的也不少。」

「還,還是不要了吧。」陽頂天尷尬道

……

註:老大們,拜求保底月票埃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