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八三六:靈鷲妒忌!阻擊海心無道子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只要命令十幾萬黑鷲直接入侵中京,或者入侵西洲,就會給光明議會帶來毀滅性打擊。要麼,無靈子獨自殺入中京,也可以給光明議會帶來毀滅性打擊。 但是他不敢啊,被陽頂天的戰略訛詐嚇破了膽子。又害怕陽頂天...

一個時辰后,陽頂天見到了靈鷲!

這差不多是近一年後,再一次見到靈鷲,她彷彿又成熟了許多。此時,已經不復之前小女孩的模樣了,而是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女子了。

她的面孔五官,原本也是非常精緻的,但是比起靈兔兒的精緻絕倫,真是高下立判。

而且,此時的靈鷲面孔還多了幾許艷麗了。當然,或許是天生的,她的胸部曲線依舊不壯觀,比起之前只是稍稍好一些,用地球的說法,依舊是A罩杯,但是身段卻顯得丰韻了許多。

「沒有想到,陽宗主竟然還有主動拜訪靈鷲宮的一天埃」靈鷲帶著半嘲諷道:「有什麼事情?說吧。」

陽頂天道:「你做不了主,我與你太祖父談。」

靈鷲道:「你只管說便是。」

陽頂天彷彿復讀機一般,道:「你做不了主,我與你太祖父談。」

靈鷲面色一陰,然後道:「好,想要和我太爺爺談可以,但是你親自進入靈鷲宮中,你有膽嗎?」

陽頂天瞥了瞥嘴,難道他還怕進靈鷲宮?

二話不說,陽頂天直接朝著靈鷲宮飛去。

……

經過了迷霧陣,黑鷲大陣,陽頂天來到了靈鷲宮。

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靈鷲宮的地面那道深深的裂縫,還有已經消失的一整座高山。

「這是無道子突破半聖造成的印跡?」陽頂天問道。

靈鷲的面孔一顫,不願意對這件事情發表任何看法。對於這件事情,刺激最大是無靈子,接下來就是靈鷲了。

儘管還沒有人公開依附無道子,也沒有人敢說半句無靈子的不是。但是從靈鷲宮眾人的眼神,表情中,靈鷲已經感覺到些許的不對了,有些人已經開始疏遠她了。

依舊在山巔的草廬中,陽頂天見到了仙風道骨的無靈子。

此時的無靈子,依舊是鶴髮童顏的模樣,但是距離上一次陽頂天見到,他彷彿已經老了許多了。

見到陽頂天,無靈子面色一寒,道:「陽宗主竟然還敢來?就不怕有來無回嗎?」

要論無靈子痛恨之名單,陽頂天跟定名列前位。

近一年前,無靈子可是反覆被陽頂天打臉啊,損失了幾萬黑鷲,並且逼迫著送出了靈兔和親,才換取了陽頂天的停戰。

如今見到陽頂天,無靈子真是有種惡從膽邊生的感覺,恨不得將眼前這人碎屍萬段。

陽頂天一笑道:「無靈子前輩,我如果是你,絕對不做這些無聊的威脅。你應該知道,現在整個人類國度還沒有人敢殺我,當然也未必殺得了我了。」

「是嗎?」無靈子寒聲道:「你想試試嗎?」

頓時,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瞬間籠罩整個山巔,讓人幾乎無法呼吸。

如果是對無靈子不了解,此時大概會被嚇得魂飛魄散吧。但是陽頂天卻有一種非常荒謬的感覺,眼前這人的色厲內荏,真是陽頂天所見之極埃

「好了,好了……」陽頂天道:「你什麼時候耍完威風了,我們什麼時候再談。」

無靈子面色一變,頓時覺得尤為憤怒不甘。

雖然他現在已經不是邪魔道的核心層了,但是也知道,隨著幽冥和東離的徹底失敗,陽頂天又重新獲得了不殺令了。

他無靈子還沒有膽子敢忤逆魔王陛下的命令。

但是,就這麼善罷甘休,更是讓人難堪。這個時候,陽頂天本應該裝模作樣請罪道歉,他無靈子也好就坡下驢。

但陽頂天非但沒有,反而開口諷刺。

就這樣尷尬地寂靜了半個時辰,無靈子終於忍不住了,道:「你,所為何事?」

陽頂天道:「無靈子閣下,原本你我之間的矛盾,不可調和。但是,最近無道子得到了二等邪靈,突破了半聖。那麼你我之間的矛盾,就變成了次要矛盾。你和無道子,就成為了主要矛盾,不是嗎?更直接地說,完全是你死我活的矛盾。」

「是嗎?」無靈子道:「不至於吧。」

陽頂天笑道:「無靈子前輩,你說這樣的話,是欺人,還是欺己埃如果你是無道子,會放得下這血海深仇嗎?會放得下這靈鷲宮嗎?沒得選的,他一定會殺你,一定會搶走靈鷲宮的。」

頓時,無靈子面色猛地一變,恨不得直接捂住耳朵不聽。

「昨天,無道子去找我了,要將靈兔帶回靈鷲宮,我拒絕了。」陽兒以他惱羞成怒,要和海心女王聯手對付我。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們合作一次,各取所需,滅掉他無道子,如何?」

無靈子頓時目光猛地一亮。

而靈鷲在邊上道:「你不讓靈兔回來?」

陽頂天道:「不,我是把選擇權交給靈兔。她說要留下,那就沒有人可以帶走她。」

靈鷲面色變得無比複雜,道:「你,你為了一個區區靈兔,和一個半聖級強者翻臉?」

「對。」陽頂天道。

靈鷲的臉蛋頓時變得苦澀,緊接著變得怨毒,道:「憑什麼?憑什麼?靈兔她算得了什麼,她只是一個又丑又啞巴的賤婢而已。她憑什麼得到這樣的對待?為什麼沒有人這樣對我,吳幽冥那個狗賊憑什麼如此對我?」

陽頂天目光一眯道:「吳幽冥怎麼對你了?她雖然沒有那麼愛你,但是他也從來沒有負你吧。」

靈鷲厲聲道:「在幽冥鬼地,他就自私地剝奪了我得到幽冥鬼火的機會。後來,他又毫不猶豫地拋棄了我,拋棄了整個靈鷲宮。他和我的關係,還不如你和靈兔的關係,他憑什麼這樣對我?」

陽頂天道:「那只是因為你在他的心目中分量還不夠,他現在為了凌舞,什麼都願意做。」

靈鷲表情頓時更加怨恨道:「狗男女,我就知道這對狗男女!他也就配得上凌舞這種卑賤的女人。」

望著靈鷲有些扭曲的面孔,陽頂天失去了和她說話的興緻,目光望向無靈子道:「閣下,你意下如何?因為魔王和牡丹的關係,你不敢對無道子如何,但是我敢啊!滅掉無道子之後,就沒有人和你搶靈鷲宮了,如何?」

無靈子非常心動,但是他內心又一萬個不願意,對陽頂天有一萬個懷疑。

陽頂天有那麼好心?不可能的。

頓時,無靈子一道冷笑道:「陽頂天,你以為我會上當?你明明是和無道子合謀,想要害死我,你以為我會上當,做你的春秋大夢1

陽頂天一愕,一下子根本無法明白無靈子的想法,頓時道;「無道子為了逼迫我妥協,已經去蛇人帝國找海心女王。而現在,我光明議會的高手正在禁忌大陸幻境中修鍊,無道子和海心正要聯手破壞摧毀光明議會高層的修鍊計劃,並以此逼迫我的妥協。」

無靈子冷笑道:「開什麼玩笑?無道子是半聖級強者,他想要破壞你們光明議會的修鍊,還用得著找海心幫忙?你們光明議會有一個人是他對手嗎?」

陽頂天道:「因為,此時在禁忌大陸入口防禦的,是吳幽冥,他已經是半聖級強者。」

「吳幽冥?」靈鷲駭聲道:「不可能,你是他的生死大敵,他怎麼可能幫你守入口?」

陽頂天道:「因為,凌辱也在裡面修鍊。」

「狗男女,狗男女,不得好死。」靈鷲又厲聲怒道。

無靈子大笑道:「陽頂天,你不要再演戲了。我知道你的陰謀,你和無道子合謀要害死我,你要幫助無道子登上靈鷲宮主之位,別以為我不知道。還說因為要留下靈兔所以和無道子翻臉,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啊?別說是一個靈兔,就算是十個,一百個,也不值得你和一個半聖級強者翻臉,這是陰謀,這是赤裸裸的陰謀。」

陽頂天頓時徹底無語了,徹底拜服了。

人和人,真的是一點的都不一樣的。

無靈子之貪生怕死,他的多疑,真的是舉世罕見埃

而且,此人完全是吃硬不吃軟的!只要上門找他幫忙合作的,他永遠都不會答應,因為他內心深處,就不願意成全任何人的好處。哪怕這件事情對他非常有利。

如此自私多疑之人,真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無靈子望著陽頂天道:「你和靈兔,非常恩愛?她有了你的孩子?」

陽頂天搖頭道:「沒有,我們還沒有夫妻之實。」

「哈哈哈……」無靈子大笑道:「這就是破綻,這就是破綻。你和靈兔兒什麼關係都不是,你會為了她和無道子翻臉?怎麼可能?你就是和無道子合謀要害死我。」

陽頂天一下子就放棄了解釋的念頭了。自己為了靈兔兒而不惜和半聖翻臉,不惜冒上生命之險,這種事情在無靈子心中根本就是荒謬至極的。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道:「如果,我是真的來邀約你滅掉無道子,你會答應嗎?」

無靈子沉默良久后,搖頭道:「不會。」

陽頂天大愕道:「為何?你和他完全是你死我活的鬥爭了。」

無靈子道:「魔王陛下需要我,無道子未必敢和我做對,也未必能搶得走我的靈鷲宮,他有他的使命。」

陽頂天,真正嘆為觀止了。

眼前這個二百多歲的人,實在是天下奇葩埃

色厲內荏,自私怕死也就罷了。關鍵,內心深處還如此怯懦,如今無道子突破半聖了,他竟然還抱有幻想,把希望寄托在別人不殺他,不搶他靈鷲宮上。

這種人,貪婪陰毒欺軟怕硬,卻又懦弱幼稚,除非死到臨頭,否則是不願意冒險的。

當然,也正因為他是這樣的人,才會出現陽頂天按著靈鷲宮一頓狂揍,逼得無靈子和親妥協。要知道,當時其實陽頂天對大規模的黑鷲軍團是沒有辦法的,而且當時修為只有無靈子幾十分之一都不到。

當時的無靈子,只要命令十幾萬黑鷲直接入侵中京,或者入侵西洲,就會給光明議會帶來毀滅性打擊。要麼,無靈子獨自殺入中京,也可以給光明議會帶來毀滅性打擊。

但是他不敢啊,被陽頂天的戰略訛詐嚇破了膽子。又害怕陽頂天在中京設下圈套要害死他,所以寧願屈辱求和,也要縮在靈鷲宮換得平安。

陽頂天望著無靈子道:「閣下,這可能真的是你最後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消滅無道子的機會了。」

無靈子智珠在握一般笑道:「陽頂天,不要演戲,不要做夢了。靈鷲,送客1

……

就這樣,陽頂天的靈鷲宮之行結束了,以失敗而告終。

離開的時候,陽頂天想要對靈鷲說什麼,但最終什麼都沒有說,獨自朝著西邊飛去。

陽頂天堅信,靈鷲宮的大變肯定馬上就要來了。

無道子現在是在觀察,在醞釀。一旦準備完畢,就會以雷霆之勢,弄死無靈子,奪回靈鷲宮的。

他和無靈子是完全不一樣的,他殺伐果斷得多,從他帶不走靈兔,就果斷聯手海心朝著陽頂天的軟肋捅刀子,就可以看出。

聯手無靈子失敗了,當然原本陽頂天還可以去找獨孤逍的,他雖然不到半聖,但絕對無限接近於半聖。

而只要陽頂天開口,獨孤逍一定會答應。

可是,陽頂天不能那麼做。沒錯,陽頂天是多次讓獨孤逍幫忙過,但全部是保護雲霄城的家人,這些都是私事。

而這次保護頭顱大殿內的光明議會高層,是絕對的公事。

天道盟的公事去找獨孤逍,是觸犯原則的。

所以,陽頂天已經找不到任何幫手了。

現在唯一的選擇,就只有他一個人,前往禁忌大陸海域,和吳幽冥聯手,阻擊海心和無道子兩個半聖。

那麼,可以成功嗎?

毫無疑問,單純從武道修為上,陽頂天加吳幽冥,是遠不如海心加無道子的。

但是,如果是為了阻擊對方,卻未必不能成功。

只要陽頂天願意捨命相搏,露出置於死地後生的意志。

不管是海心,還是無道子,都只能妥協的。

因為,他們是來逼迫陽頂天退讓,而不是來拚命的。

……

到了西京后,陽頂天騎上一隻魔鷲,朝著禁忌大陸海域飛去。

而與此同時,無道子,海心女王,離開蛇人帝國,朝著禁忌大陸海域進發!

這場突兀的頂冀,一觸即發!

……

註:下一更,依舊是明天中午了,謝謝大家!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