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八三零;陽頂天戰勝牡丹!靈鷲跪求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1-23 23:44  |  字數:4699字

在頭顱大殿呆了足足三天。

這三天之內,光明議會十四組人的修鍊都沒有發生什麼意外,只是越來越艱難,越來越疲倦。

因為,在幻境裡面,已經過去了半個月了。

但是,十幾組人都已經進入一個穩定的修鍊期了,基本上在進入下一個世界之前,不會出現什麼意外情況了。

而且,就算有意外情況,妖靈和無影,也會第一時間進行救護。

所以,陽頂天準備先行離開,返回中京鎮守。

等到接近半個月,十四組人全部準備進入第二關的時候,陽頂天再返回頭顱大殿。

於是,陽頂天用唇語將自己打算告訴了無影。

然後,人類國度的綠色大門打開,靈碧又再一次進來。

魔鷲王阿爪和陽頂天迅速飛出了大門,離開了頭顱大殿。

飛離頭顱大殿的虛空世界後,來到了禁忌大陸的海域上空。此時,已經見不到吳幽冥的身影了。

陽頂天朝魔鷲王阿爪的脖子上摸了摸道:「那我走了,這裡就交給你了啊。」

阿爪蹭了蹭陽頂天的身子,用爪子比划了一個ok的造型。

然後,陽頂天運轉玄氣,騎上在海面上/等候的其中一隻備用魔鷲,朝著中京飛去。

足足兩天一夜後,陽頂天才返回中京,剛剛進入光明議會總部,就見到祝紅雪等在哪裡,鬍鬚橫生,滿臉憔悴,雙眼通紅。

陽頂天內心一陣咯噔,很顯然,祝紅雪內心陷入了一個極大的糾結之中了。

見到陽頂天進來。祝紅雪立刻起來,道:「宗主,你回來了。」

「嗯。」陽頂天道:「你有事情找我?」

「對。」祝紅雪道。

「嗯,來裡面說,順便吃點東西。」陽頂天道。

……

一邊吃東西,一邊喝酒。

「冰凌。來找我了。」祝紅雪道。

陽頂天望了他一眼,點了點頭道:「我猜得到,她手中有五個二等邪靈,第一個給了冷傲,第二個應該是想要給你。」

祝紅雪道:「她跟我說了很多話,有些事情我想不通,所以想要請教你。」

陽頂天道:「你說。」

祝紅雪道:「第一,你覺得這個世界上,有沒有神?有沒有混沌之神?」

陽頂天道:「有一個被稱為混沌之神的東西。」

祝紅雪道:「上古大涅滅之後。自從武道文明再次興盛以來。每個二百年,都要有一次滅世之戰,彷彿輪迴一般。每一次,天道盟都是離奇而又神秘地險勝,每一次都死亡無數。你說,這是不是所謂的宿命,是不是混沌之神的操弄?」

陽頂天點頭道:「對,我覺得是。」

祝紅雪道:「那麼陽宗主你。是不是被混沌之神選中的棋子,而且這次混沌之神下的是白棋。上一輪。被選中的棋子是魔王問天,只不過他是黑棋。」

陽頂天道:「對,我之前對此有些模糊,而此時我知道,我就是那個所謂的神之代言人。」

祝紅雪面孔猛地一顫,道:「冰凌說。我們看似在匡扶正義,世界上是幫助混沌之神助紂為虐。她說魔王問天率領著他們,挑戰混沌之神,是最高正義,您怎麼看?」

陽頂天道:「她。說服你了?」

祝紅雪道:「至少,我找不到反駁的言論。」

陽頂天道:「那你為何沒有接受他的二等邪靈?」

祝紅雪道:「我,想要聽您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我既然聽了東方冰凌的話,我也應該聽一次你說的話,然後做出判斷。」

陽頂天道:「你想要讓我說服你?」

祝紅雪點頭道:「是。」

陽頂天盯著祝紅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非常失望,而且不打算說任何話。如果一個人的內心,還需要靠別人的語言來堅定,那這個人就是永遠的懦夫。」

祝紅雪面色猛地一顫,大聲道:「我不怕犧牲,不怕死,但是我就害怕我的犧牲沒有意義。」

陽頂天道:「我只問你,如果說,這一切都是神的操弄?所謂的匡扶正義,完全是一個笑話,那麼最可悲的一個人是誰?」

祝紅雪內心猛地一震,望著陽頂天道:「是,是你。」

「對,是我。」陽頂天厲聲道:「最可悲我的那個人是,因為神之棋子的那個人是我,最應該產生懷疑,最應該動搖的那個人是我。我他媽都沒有動搖,我他媽都沒有疑惑,我他媽都沒有覺得自己可悲,你祝紅雪傷春悲秋什麼?」

然後,陽頂天一杯酒飲下,盯著祝紅雪道:「你怎麼就這麼矯情啊。還放下了北中洲的要務,守在這裡等我回來,等我給你解釋,給你堅定意志,你幾歲了啊?還要大人哄著你啊,給你炖心靈雞湯啊?我沒有功夫,你現在就兩個選擇,第一個立刻給我滾回北中州,做你的事情。第二你現在就去找牡丹,接受她的二等邪靈?想要從我這裡得到解釋,得到說服?沒有!」

然後,陽頂天轉身離開,回到自己的房內,開始處理海量的公務。

……

一直到次日,陽頂天出來的時候,再次見到了祝紅雪。

他頭髮亂糟糟的,雙眼更加通紅,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見到陽頂天出來,他立刻站起來,道:「我,我不是想要讓你說服我,我,我只是有些想法要跟你彙報一下,你看我想得對不對?」

陽頂天道:「你說。」

祝紅雪道:「首先,不管她說的挑戰混沌之神是不是最高正義。但是,滅世大戰一旦開啟,如果我們不站出來,整個世界都會淪陷於邪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