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八二九:牡丹見祝紅雪,拒絕!(2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是整個身體和玄脈,氣海,完全是絕對真實的消耗和修鍊。 陽頂天真不知道,這個頭顱大殿是哪裡來的。 但是總之,這個世界還真是玄妙。應該是整個世界的最佳修鍊地點了吧,冰凌就是在裡面修鍊了兩年...

接下來的時間內,一組一組的修鍊者,騎著一隻魔鷲,飛進了禁忌大陸幻境。

或許,等到幾個月的修鍊之後,就會培養出一大批強大的魔鷲了。到時候,擁有幾十隻飛行速度超過兩千里,可以以一敵百的魔鷲強者,那用處就大了。

每隔一個時辰,就進來一組。

足足十幾個時辰后,總共十四組,就全部進入了禁忌大陸幻境之內。

而魔鷲王阿爪和靈碧,則每個一個時辰,就輪流進出頭顱大殿,保持大門的通暢。

陽頂天沒有猜錯,靈碧雖然被教條主義壓制了腦力,但是在服從具體命令上,是做得相當相當準確的。

而魔鷲王阿爪就不用說,這貨都成精了。

光明議會的半數精華,可都在這裡了。現在,每一個人臉上都帶著疲倦,驚訝,玄妙,艱難的表情,開始了第一世界硬石大陸的修鍊。

和陽頂天不一樣,他是茫無目的飛入了幾萬里之後才下降的。

而這十幾組,幾乎是進入禁忌大陸範圍內的第一時間,就開始下降了。所以,第一世界的旅程,他們會比陽頂天多出好幾萬里。

而且,進入禁忌大陸的方向,降落地點都不一樣,因為陽頂天要盡量讓各組在裡面的世界不要相遇。

因為,那種孤獨感,無助感,對修為的提升更明顯。

三人一組,加上一個魔鷲,幾乎是最好的選擇了。

陽頂天已經清晰地看到了,雖然他們是在腦子裡面的幻境進行修鍊。但實際上的效果,和真的是一模一樣的。

因為,所有人的玄氣,都在拚命地消耗。

所有人都在抵抗五倍反重力,甚至陽頂天可以看到許多人筋脈的暴起,肌肉的抽搐。

總之,雖然他們盤坐著一動不動,但是整個身體和玄脈,氣海,完全是絕對真實的消耗和修鍊。

陽頂天真不知道,這個頭顱大殿是哪裡來的。

但是總之,這個世界還真是玄妙。應該是整個世界的最佳修鍊地點了吧,冰凌就是在裡面修鍊了兩年多,直接突破半聖的。

當然,現實世界兩年多,在禁忌大陸幻境裡面,就是無數年了,幾千上萬年都可能不止。

也真虧得她被邪靈鎮壓了意志,否則以她真人的意志和智慧去修鍊,哪怕她堅韌如鐵,在這種漫長歲月中修鍊,也一定一定會崩潰的。

陽頂天當時在硬石大陸,白白耗了半個多月,最後好像足足三個月,才走完第一世界。

也就是說,換算成現實的時間,大約是十六天。

當然因為這十幾組多了幾萬里,所以應該也是差不多這個時間,或許在半個月左右,當然有些組可能還不到半個月。

……

牡丹和冷傲,來到了中京。

「你接下來要賜予的二等邪靈者是誰?」冷傲問道。

「祝紅雪。」牡丹道。

頓時,冷傲眉頭一抽搐,內心湧起一絲妒忌。

很顯然,他不想讓祝紅雪得到二等邪靈,更不願意祝紅雪跟在冰凌的身邊。

因為一開始,祝紅雪才是他真正的情敵。

此時,祝紅雪在北中州!

因為東方涅滅去了禁忌大陸幻境,所以玄天宗主卓青尺,就鎮守中京!成大悲也去了禁忌大陸幻境,寧不死長老,鎮守東洲。秦萬仇,則在西洲,中京來回穿梭,當然他的中心依舊是整個南中洲的整頓。

而祝紅雪,則是北中洲的鎮守,不僅僅是玄天宗了,是近萬里北中洲,二三百萬精銳軍團的最高統帥。

他雖然只剩下了獨臂,但是自從手臂被砍斷之後,他的修為不減反增,真是很奇怪的東西,彷彿卸下了某種束縛,然後修為突飛猛進一般。

他突破宗師,已經差不多兩年時間了。

如今的他,在日理萬機之餘,修為竟然突破了四星宗師,竟然直接快要追上了秦懷玉。

北中洲的軍務是最輕的,軍事整頓基本上已經結束,現在剩下的就是訓練,訓練,訓練。

關於武器的開發,則全部在西洲秘密進行。逆天的上古巨獸梟梟,負責守護秘密海域。

「少主,有人來訪,說是您的故人。」一位玄天宗的長者進來道。

祝紅雪眉頭微微一皺,儘管他成熟很多了,但除了工作事務之外,很不喜歡任何人來打擾他,更別說什麼故人了。

「知道了。」祝紅雪道,然後起身走了出去。

……

祝紅雪見到的第一眼,就是戴著面紗的公主牡丹,當然也是東方冰凌。

很顯然,他呆了呆,然後目光移到後面的冷傲身上,頓時眼眸一寒。

很顯然,對於東方冰凌,他的記憶真的塵封已久,甚至一下子無法回憶起來。

所以,他首先湧起的是憤怒,對冷傲的憤怒。

對於冷傲墮落的事情,他是不知道的。但是他知道,陽頂天親自去了陰陽宗說服冷傲,結果被頂了回來。

所以,他本能地就要說,這裡不歡迎你,請你離開,返回陰陽宗。

因為冷傲的特殊敵對性,光明議會內部對他的意見是半軟禁在陰陽宗內。一旦發現他離開或者行走於世,光明議會是要將他擒獲的,避免他破壞光明議會的大業。

但是他剛要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又看了公主牡丹的身影一眼。

然後,彷彿一道劇烈的閃電,猛地劈打在他的腦海。

所有塵封的記憶,全部湧現出來了。

東方冰凌的一舉一動,她面孔的每一個細節,還有這曼妙無雙的嬌軀曲線,瞬間再次銘刻在他的大腦之內。

然後,是一陣幾乎無法呼吸的壓抑和刺痛。

牡丹緩緩揭下了面紗,露出了那張艷絕人寰的絕美臉蛋。

依舊是記憶中的那種絕世之美,但是冷若冰霜的感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奪人心魄的艷麗。

足足超過五年多了,這是祝紅雪第一次見到東方冰凌的面孔。

面對心中的這段感情,他已經選擇的是塵封,所以對於和她的見面,沒有做任何準備,任何設想。

頓時,他捂住心臟部位,有些艱難地彎下腰來,想要找一個地方坐下來,因為彷彿有些站立不祝

這種見面的反應,比想象中要激烈得多。

「你,你還好嗎?」祝紅雪艱難地啟齒道。

牡丹微笑道:「談不上好,也談不上不好,你呢?你還好嗎?」

「我?」祝紅雪道:「我,我很好。」

牡丹道:「一起走走,要嗎?」

祝紅雪道:「好。」

然後,牡丹輕輕飄飛而起,朝附近最高的山頂飛去。

祝紅雪也跟著飛了上去。

然後,兩個人站在山頂,間隔三四米,並肩漫步。

「祝紅雪,你跟隨陽頂天,是為了什麼?」牡丹問道。

祝紅雪道:「追尋自我價值,自我突破。」

牡丹道:「那麼,更具體一些呢?」

祝紅雪道:「打贏滅世之戰,拯救世界。」

牡丹道:「非常崇高的夢想,那麼你覺得這是最高理想和目標嗎?」

祝紅雪點頭。

牡丹道:「其實,還有一個理想和目標,更加遠大。」

祝紅雪道:「什麼?」

牡丹道:「挑戰宿命,調整混沌世界之神1

頓時,祝紅雪心臟猛地一陣抽搐。

牡丹道:「宿命,你知道什麼是宿命嗎?」

祝紅雪沒有開口。

牡丹道:「宿命,就是神用一隻手,無情地操弄人世間的一切。包括陽頂天註定的崛起,包括我和陽頂天的相愛,包括你對陽頂天的臣服,包括你失去一生所愛。包括,我的魔化1

頓時,祝紅雪渾身一陣抽搐,有些無法前行。

牡丹繼續道:「任何人都是神的棋子,包括我,包括陽頂天,包括你,包括魔王問天。當然,陽頂天是神拿在手裡的一顆棋子,算是他的代言人。上一局,他選擇操作魔王問天為棋子,下的是黑方。這一局,神選擇操作陽頂天為棋子,下的是白方。」

祝紅雪的身體,顫慄得更加厲害。

牡丹道:「所以,我們一切悲劇的根源。這個世界悲劇的根源,這個世界毀滅的源頭,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神,他無情地操弄著我們。」

祝紅雪已經停下腳步,坐了下來。

牡丹道:「而魔王問天,不甘心這種宿命的操弄,所以要挑戰宿命,要對神宣戰。陽頂天率領的你們,應該算是一種螳臂當車吧1

祝紅雪頓時本能地朝著西方的方向望去,陽頂天帶領眾人去了西邊的禁忌大陸。

牡丹道:「所以看起來,陽頂天當然是在率領著你們,匡扶正義。而實際上,他確實帶領著你們助紂為虐,你們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在幫助神無情地操弄所有人的命運。」

然後,牡丹一字一句道:「之前每隔二百年就輪一次的滅世大戰,每一次隱宗的最後勝利,每一次死亡上億,都是神的操弄。所以,挑戰混沌之神,是我們的最高正義1

最後,牡丹直視祝紅雪的眼睛,緩緩道:「加入我們嗎?和我們一起,進行最高正義,挑戰混沌之神1

祝紅雪,呆坐在地上,一動不能動,目光散亂得幾乎沒有任何焦距。

公主牡丹的話,給他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衝擊。而且,這些話完全無法反駁,聽上去完全是正確的,完全是真理的。

祝紅雪絕對是固執之人,他不怕死,不怕犧牲,甚至不怕服從,但是他怕自己做的一切會沒有意義,害怕自己走的方向出現了差錯。

他不由得回憶自己一路走來的種種過往,當然更加是陽頂天一路走來的種種過往。

我們錯了嗎?陽頂天這樣做,真的是在助紂為虐嗎?

這一切,真的像是宿命的安排,神的操弄。

尤其是之前每隔二百年的滅世之戰,每一次都是天道盟獲勝,每一次獲勝都顯得非常玄妙而又神秘。

這一切,真的像是神的操弄。

如果是這樣,那奮鬥的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那自己視為的偉大事業,偉大正義,還有什麼意義?

牡丹微笑道:「來吧,跟我一起,我們去擁有無窮強大的力量,我們去一起挑戰混沌世界,改變我們的宿命,改變整個世界的宿命,寧願璀璨的燃燒逝去,也不願意如同棋子一般按部就班,遭受神的嘲弄1

牡丹的每一句話,都敲擊在祝紅雪心底最深處。

他緩緩站了起來,目光漸漸凝聚,變得堅毅起來。

牡丹微微一笑道:「好了,跟我走吧,祝紅雪1

祝紅雪望著牡丹,搖了搖頭道:「不,你的話確實直擊我的心靈。但是陽頂天是我的領袖,我遇到疑惑迷茫的時候,應該去向他請教,而不是直接改變自己立常你說的話,我會讓陽頂天給我解惑,我要給他一個說服我的機會。」

然後,祝紅雪朝山下飛去。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