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八二一:海心妥協陽頂天!東離絕望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心女王道:「現在看來,黑暗玄火只是能夠讓我心中悸動,根本無法讓我發情。陽頂天之所以能夠讓我發情,是因為其他原因,而不是黑暗玄火。所以,你的努力白費了1 說罷,海心女王轉身而出。 而東離...

「怎麼可能?」東離駭然道:「我,我已經得到虛空裂火了,並且已經成功誕生出黑暗玄火了埃」

海心女王道:「我知道,我已經聞到了你體內的黑暗能量氣息,讓我一陣悸動,甚至身體開始發熱。」

東離面孔一喜,道:「那,那不就是可以了嗎?」

海心女王道:「可是,僅此而已了。接下來我再沒有任何感覺了,甚至當你靠近我的時候,要撫摸親吻我的時候,那種悸動和身體發熱的感覺,都已經完全消失了。而且,全身所有地方都開始封閉,抗拒你的接近。」

東離道:「要不然,我釋放出黑暗玄火,讓您感受一下能量氣息?」

然後,東離從氣海內召喚出了黑暗玄火。

頓時一股黑暗的火焰,在手心中燃燒。

海心女王望著這朵黑暗玄火,美眸頓時陷入了一陣迷離,芳心感覺到一陣陣悸動。

好美麗的黑暗玄火啊?彷彿是這個世界上最最美麗,最最讓人心動的東西。

頓時,海心女王的呼吸又變得急促起來,雪白的嬌軀湧上了一股酡紅。

東離大喜,便要去抱住海心豐滿誘惑的嬌軀,然後吻上去。

但是,剛剛靠近。海心女?王滾燙的嬌軀,瞬間冰冷下來,從內到外,湧現出了極度的冷淡和抗拒。

東離心臟欲裂,哀聲道:「女王陛下,尋常男女歡好,也需要親吻,撫摸之後,才會漸漸情動。您,您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一定會讓你情動的。」

然後,東離跪在床榻之上,淚水橫流。

海心見到他這模樣,頓時嘆息一聲,道:「那好吧。我給你唯一的一次機會。」

「謝謝女王陛下,謝謝女王陛下……」

東離從床榻上爬起來,便要將他調情的手段用到極致。

他就是專門為了搞女人而生的,所以手段自然到了極致,以往面對任何女人,幾乎都無往而不利。

他先來到海心女王的腳下!

捧著她穿著鱷皮玉靴的玉足,輕輕地揉捏,然後朝著鞋子裡面,輕輕地吹氣。

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對待。

面對至高無上的海心女王,她從腳下開始。

海心女王緩緩閉上美眸,彷彿也要從東離的侍奉中,尋找到一絲美妙的感覺。

揉捏過後,東離矜誠地脫下了她精巧的鞋子,然後湊上嘴唇,便要親吻她的腳底最敏感處。

「嗯……」

但是,東離的手剛剛觸碰到她腳上的肌膚。頓時讓她渾身猛地一顫。

一種噁心反感的情緒瞬間湧起,就彷彿人被毒蛇舔了一口一般。

她再也無法承受。另外一腳,猛地踢出。

頓時,東離直接被踢飛出去。

然後,她直接起身,拚命擦拭腳上被東離觸碰過的地方,重新穿上了鱷皮鞋子。離開了床榻。

「抱歉東離,我做不到。」海心女王淡淡道:「我們蛇人族和你們人類不一樣,你們人類女子可以讓很多男人觸碰。而我們蛇人族,除非是發情,否則被人觸碰之後那種恐懼和噁心的感覺。是完全無法抵禦的。」

深深吸一口氣,海心女王道:「現在看來,黑暗玄火只是能夠讓我心中悸動,根本無法讓我發情。陽頂天之所以能夠讓我發情,是因為其他原因,而不是黑暗玄火。所以,你的努力白費了1

說罷,海心女王轉身而出。

而東離整個人,彷彿被雷擊了一般,直接癱倒在地上!

一個人,如果受到打擊太大,那麼就會陷入短暫的麻木,完全失去任何反應!

而此時,東離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如果是虛空裂火被陽頂天搶了,那麼這個打擊還不會如此巨大。

可是,他明明已經得到虛空裂火了,明明已經成功誕生了黑暗玄火了。為何還是不行?為何還是不行?

既然黑暗玄火都不能夠讓蛇人族發情,那為何有又要讓他成功誕生黑暗玄火,這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老天爺這是在玩弄他嗎?這是在耍他嗎?

幽冥這一生的使命,就是為了對付神之代言人陽頂天,就是為了掌控人類國度。

而東離誕生的使命,就是為了掌控蛇人族,就是為了讓蛇人族發情。

幽冥和陽頂天決鬥敗了之後,明明修為是陽頂天十倍,但依舊放棄了所有的希望,直接一心求死。

就算賜予他一等邪靈,讓他突破了半聖之後,他也失去了任何的雄心壯志,失去了任何的目標,天天帶著凌舞遊山玩水,想盡一切辦法,讓凌舞變得強大,戰勝二等邪靈的慾望。

那東離呢?

這次的失敗,基本上就意味著徹底的失敗了。

就意味著,東離這一生的使命,都徹底失敗了。

就意味著,他的誕生失去了任何意義了,就意味著他徹底一事無成了。

那,那他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頓時,東離完全理解了,為何幽冥會一心求死了。

一旦發現自己的存在沒有任何意義,那任何人都可能失去生存的動力。

「噗……」

一口鮮血猛地噴出。

東離頹喪地躺在地上,望著金碧輝煌的穹頂發獃。

我應該怎麼辦?應該怎麼辦?

像幽冥一樣,一心求死嗎?

不,不!老天爺,你憑什麼這樣對我?憑什麼這樣對我?

為什麼陽頂天就能得到你所有的眷顧?為什麼所有的好事都是他的?

不管想要的,不想要的,你都統統給了陽頂天。

為何我一生為之奮鬥的目標,陽頂天卻唾手可得,棄之如敝履。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我絕對不會像幽冥那麼窩囊!我絕對不會向命運低頭。

陽頂天,你給我等著,你給我等著,我一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不能讓海心發情,但是我總可以強暴你的妻子吧。

你的武莫織。你的西門焰焰,你的寧柔兒,你的所有女人,我都要全部凌辱一遍。

我一定要讓你嘗嘗這種痛不欲生的味道。

接下來我的使命,我想好了。

就是報復,傾盡所有的力量去報復你,陽頂天!

……

其實,海心女王也非常的頹喪!

東離失敗了,難道就註定著。這個世界上真的只有陽頂天一個男人才可以讓自己發情,讓蛇人族發情嗎?

難道上天註定,自己只能選擇陽頂天嗎?

難道上天註定,陽頂天是自己的剋星嗎?

她也真的不甘心啊!

「祭師閣下?我應該怎麼辦呢?」海心女王道:「事實證明了,陽頂天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男人,唯一能夠讓我們蛇人帝國蛻變傳承的男人,沒有他,我們的蛇人帝國就要一代而亡了。」

海心女王的話沒有說錯。

蛇人族的雌雄性之間。當然可以交配產下後代。

但是,那是要在蛇人族雌性還沒有出現人形的時候。還完全是蛇身的時候。

那個時候的蛇人族,是最不智慧,也最弱小的時候。那樣誕生下來的後代,就又變成最普通的海蛇族了,而且陸地上的海蛇族,是永遠沒有前途的。

而蛇人族雌性一旦超過了二三百歲。開始有智慧,而且出現部分人形特徵的時候,就絕對不會和雄蛇交配了。

那就意味著,如果沒有陽頂天。

蛇人帝國作為一個智慧種族,就要徹底消失了。因為。現在畢竟不是海底帝國了,她們這支蛇人族是上古時代留下來的最後一支血脈了。

當然,蛇人族壽命很長很長,但是只要不蛻變成為娜迦,或許三千年,或許五千年,總有一日會死的。

到那個時候,蛇人帝國就徹底滅亡了。

一代而亡的蛇人帝國,就算再強大又有什麼意義,就算統治了全世界,又有什麼意義。

之前,海心還可以把希望寄托在東離身上,而此時,這個希望徹底破滅了。

「祭師閣下,我應該怎麼辦?」海心女王道。

蛇人帝國的祭師沉默了片刻,緩緩道:「女王陛下,其實您可以和陽頂天談判的。幫助他對抗邪魔道,幫助他答應滅世之戰。作為回報,他幫助您和蛇人族,孕育出足夠的後代。」

海心女王道:「那豈不是意味著,我們的妥協嗎?我不願意妥協,尤其不願意向他妥協?」

大祭師道:「女王陛下,有一件事情您忘記了。我們還可以活幾千歲,而陽頂天頂多二百歲了不起了。等到他死了之後,那他的意見還重要嗎?總不能他死了之後,依舊控制我們蛇人帝國吧。」

海心女王一愕!

沒錯啊,陽頂天充其量只能活二百歲而已。這個重要的點,一直被他忘卻了。

不管自己答應過他什麼,不管他生前掌握了什麼,只要他死了,那一切都煙消雲散了,到時候還有什麼可以制約自己的?

二百年時間,對於人類來說或許很漫長,但是對於自己來說,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片段而已!

事不宜遲,海心決定,立刻去人類國度,和陽頂天進行談判,或者說進行一次借種之旅。

和大祭師告別後,海心女王沒有和任何人說,直接秘密離開了蛇人帝國。

她沒有去雲霄城,而是先去的中京,以迷迭師太的面目,出現在光明議會總部面前。

雲君奴見到這張熟悉的面孔,頓時驚呆了!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