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八一一:吞噬玄火!妖岐之死!(2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灰飛煙滅。 「閣下,我……我真的很喜歡,很欣賞你這樣的人,能夠如此的聰明,還如此的光明磊落,以至於設置陰謀的時候,還要先騙過你自己。難怪你會成為所有人敬仰的領袖,希望你走的路,能夠成功,保重...

望著虛空裂火入口的緩緩打開。

妖岐雙手猛地一顫,然後瞬間安靜了下來。

哪怕在無比狂喜無比激動之下,他也會控制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冷靜下來。

因為他一直堅信一句話,致命的錯誤,大多數在貪婪和激動的時候犯下的。

虛空裂火對於他是最最關鍵的一環,得到了虛空裂火,得到了娜迦帝國的寶藏,就意味著西天帝國的第一步完成。

所以,這應該是他最激動的時候。

之前,銀月族的投降,還有在銀宮大殿上的大宴會,他表現得非常激動。實際上,他卻沒有那麼激動,他反而非常冷靜地觀察所有人。

只有在更早之前,和妖厲族長握手的那一剎那,他有了小小的一陣激動而已。

但是現在,他真的很激動,等了足足一百多年的虛空裂火,終於要綻放了。

入口已經打開到足夠大了,甚至已經完全能夠看到裡面虛空邊境的神秘畫面了。

妖岐還不著急,朝著陽頂天微微笑道:「姜尚先生,這該不會是你們又設下的一個陷阱吧。」

「是就好了。」陽頂天心中道,卻沒有回答他。

沒錯,是陷阱就好了!但可惜一本讀小說ybdu..不是。

這個妖岐,竟然多疑到如此之程度埃

忽然,妖岐道:「這樣吧,一起進去吧。」

陽頂天忍不住笑道:「你真的不怕,我搶你的虛空裂火啊?」

妖岐笑道:「你都說是我的虛空裂火了,當然搶不走了。」

然後,他一手抓住陽頂天一手抓住姬雅,緩緩地走進了這個虛空裂火的入口。

如果是個陷阱的話,那陽頂天就一起死了。

……

果然。不是陷阱!

陽頂天彷彿穿過了一道特殊的空間門一般,瞬間到達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裡,就是虛空邊境埃

哦,沒錯,這裡就是虛空邊境。

腳上猜的,應該是叫作陸地的東西。但完全是一片黑暗。完全感覺不到這是陸地,而只是一種特殊的黑暗物質一般,倒是和海底那種不斷蔓延的黑暗物質有些想象。

妖岐甚至忍不住拿出一把劍,狠狠劈砍在這腳下的黑暗物質。發現,完全不能傷害分毫。

這個虛空邊境,彷彿無窮大,又彷彿很校

因為,後面只有一片黑暗,你根本不知道那是看不見的黑暗。還是腳下的這種黑暗物質。

前面,是無窮無盡的深淵,無數的光陸離奇影像。

整個虛空邊境,沒有任何生命的跡象。

哦,也算有!在深淵光影裡面,彷彿可以看得見能量生物在遊動。

混沌世界中,是很難很難見到電系生物的,而這裡就多得是了。那種藍色透明的游蛇。根本就沒有任何.,就只是一團光影。但是它也是生命。

虛空邊境如此之惡劣環境,也就只有這種能量生物才能生存下來了。

此時,虛空裂火應該還沒有真正綻放。

因為,虛空邊境的深淵下面,還沒有見到升騰的火焰。按照永舍所說,虛空裂火綻放的時候。會充斥整個邊境的深淵。

「來,我們坐下來等吧1妖岐拍了拍地面。

然後三個人坐了下來

「姬雅,等下玄火綻放的時候,記住看住你的夫君。」妖岐道:「別讓他動彈,也不要讓他飄出一絲玄氣。一絲意識。」

「是,議長。」姬雅道:「我會好好照顧我的夫君的。」

然後,她的玉手緊緊握住了陽頂天的手,用強大的能量,死死鎖住陽頂天全部玄脈。

儘管,此時陽頂天的氣海裝作完全廢掉的樣子,但是他們還是不放心。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失。

按說,這個時候應該非常緊張的,但是妖岐沒有,反而變得非常寧靜下來。

「姜尚先生,你最近一直在看《魔王問天傳》有何心得?」妖岐問道。

陽頂天道:「我好奇一個問題啊,這個魔王的修為到底是如何啊?我每次都聽說,好像無限接近於聖級,而且虛無飄零也是,當然我說的是二百年前埃」

「那就是無限接近於聖級吧。」妖岐道:「反正比我現在要厲害一點。」

「比你還要厲害一些?」陽頂天驚訝道。

「當然。」妖岐道:「我並不在意修為這東西的,因為在小西天世界,已經不是修為說了算了。而且小西天最強大的一群人,現在效忠於我。」

接著,妖岐道:「當然,我在小西天世界中的年輕一代,依舊算是最強的。」

陽頂天道:「那麼像魔王問天和虛無飄零二百年前的修為,和你們小西天的頂級強者相比如何?」

妖岐道:「這沒有辦法比的,如果是在小西天世界,那麼當然是小西天的頂級強者勝之。而如果是在人類國度,我們妖狐族的局限性就很大的,所以不是萬不得已,我們基本上不會進入人類國度,對修為損害太大了。」

陽頂天道:「也幸虧如此,否則人類國度要遭殃了。」

妖岐搖了搖頭道:「等我們孕育出大量的半神後裔,他們就不會有這個局限性了,所以到那個時候,整個人類國度,也是我們帝國的一部分。」

「呼……」

忽然,一道火焰在虛空深淵中冒起。

儘管剛剛冒出,但已經非常之刺眼,因為是雪白色的。

陽頂天還是第一次見到,雪白色的火焰。

妖岐呼吸一滯,朝著陽頂天一笑。

而姬雅的玄氣,緊緊鎖住了陽頂天身體的每一寸地方。

然後,三個人都沒有說話。

這道白色的火焰,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然後,猛地分裂。直接變成了兩朵。

一朵黑色的,一朵白色的。

這,這就是虛空裂火的由來嗎?

分裂出來的火焰,繼續變大,大到了一點程度,又開始分裂。

就這樣。這道神秘的火焰,不斷地分裂,不斷地分裂。

頓時間,整個深淵,完全被這神秘的虛空裂火充斥著。

黑色的火焰,原本是看不見的,但是在白色的襯托下,它才變得清晰可見。

此時,妖岐完全堅信了。這是虛空裂火,這一定是虛空裂火。

天下排名第裂火。

整個玄火,依舊在不斷地分裂,不斷地分裂。

最後,除了腳下的黑暗物質之外,已經看不到其他任何東西了,入目的一切,全部是虛空裂火。

終於。

虛空裂火停止了分裂。

但是。依舊在變化。

黑色的火焰和白色的火焰,漸漸開始融合。變成了一種極度複雜,不斷變幻的顏色。

最後,整個火焰,完全趨向於透明。

不斷地透明,透明,透明!

一旦徹底的透明。就意味著看不見了,也就意味著徹底成熟吧。

瞬間,整個虛空邊境變得無比之華麗。

除了腳下的黑暗物質之外,剩下整個深淵,變得如同一塊完整的水晶一般。晶瑩剔透。

沒錯,虛空裂火完全綻放了。

妖岐朝陽頂天望來一眼。

在永舍的話中,虛空裂火的吞噬方式,是直接跳下去,直接跳下火焰之中,這樣不但會吞噬了火焰,而且還會進入特殊的空間之內。

但是妖岐,本能地懷疑別人說的任何一句重要的話。

如果,跳入火焰還是一個陷阱怎麼辦?

於是,他選擇小心翼翼朝著虛空裂火輸入一股玄氣。

沒有任何反應,一點點反應都沒有。

緊接著,他目光盯著虛空裂火,注入一股神識。

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那麼,彷彿除了跳下去之外,沒有任何任何辦法了?

而此時,陽頂天也目光迷離地望著眼前的虛空裂火,他以為氣海之內的黑綠玄火一定會瘋狂,一定會貪婪躁誰知道沒有,它反而蟄伏得更深了。

妖岐忽然開口道:「姜尚先生,你說如果,這是永舍給我最後的圈套,我應該怎麼辦?」

陽頂天很好奇,為何妖岐在姬雅面前,始終稱呼自己為姜尚。

聽到他的話,陽頂天沉默了片刻道:「我不知道,這個問題,只有你自己一個人能夠回答。」

妖岐問道:「那你覺得,我到底是不是應該跳下去?」

陽頂天道:「虛空裂火,對你那麼重要嗎?和你的命比起來,哪一樣更重要?」

「當然是命更重要,有了命,就有了一切。」妖岐道。

陽頂天道:「那就不要跳,萬一是陷阱,就死定了。」

妖岐嘆息道:「可是,還有一種比生命更加重要,那就是意志和決絕。如果是一種懦弱的生命,那麼這條命也就不值一提了。」

妖岐緩緩站起身來,望著下面晶瑩剔透的虛空裂火。

一道玄火的成熟時間,是非常非常短暫的,很快就會消失了。一旦消失,就要再等二百年。

就如同妖岐所說。

如果這萬一是永舍的陷阱,那麼跳下去就會死。

但是如果不跳下去,那就意味著懦弱,意味著對自己的妥協。這或許比死亡,還要可怕。

妖岐緩緩道:「閣下,如果我今天不跳下去,那麼永遠也不敢跳下去了,二百年後,四百年後,八百年後都不敢跳下去的,我就永遠失去了虛空裂火。因為不跳下去,怎麼知道是真還是假?一個懦弱的生命,就承建不起整個帝國的。」

妖岐緩緩朝深淵走去,道:「如果這真的是老師給我的圈套,那麼請轉告一句,我服他,他把我算得死死的。」

站到了深淵邊上,下面就是熊熊的虛空裂火。

妖岐扭過頭來道:「閣下,你給我做的那首短歌行,我非常喜歡。但是我沒有在宴會上念,因為我覺得那個場合還不配。那麼我現在就念出來吧。」

接著。妖岐一字一句,念出了豪邁壯闊的短歌行。而且,是用漢語。

沒錯,是漢語,不是妖狐族語言,也不是混沌語。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唯有夫庵。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

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

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闊談宴,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

妖公吐哺,天下歸心。

儘管,妖岐應該是第一次念漢字。他完全是對著註解上的讀音去學的。

所以,算不上很標準。但是比陽頂天的妖狐族語言要好得多。

儘管不標準,但是抑揚頓挫,完全把這首曲的精髓釋放了出來。

那種內心的豪邁,那種波瀾壯闊的氣勢。

甚至,陽頂天來讀這首曲子的話,都完全無法擁有這種氣勢。

讀完后。妖岐望著陽頂天道:「謝謝,你的詩1

然後,他猛地躍入了透明的,熊熊的,虛空裂火!

首先。是徹底的靜止!

然後……

噗哧,他的雙腳灰飛煙滅。

然後,他的雙腿灰飛煙滅。

他的整個身體,飛快地消失,徹底的消失。

他面孔猛地一顫,露出一道笑容道:「真,真的是陷阱!老師,你好厲害,這個陷阱,我根本不可能逃得過……厲害,厲害……」

然後,他完全無法掙脫,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可怕的火焰,瘋狂地摧毀自己的一切。

姬雅瞬間呆了,完全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切。

「礙…礙…礙…」

接著,她猛地發出一陣陣尖叫。

然後,猛地扔開陽頂天,就直接要朝火焰跳下去,試圖下去救妖岐。

「不,你停篆…」妖岐猛地一聲厲喝。

他的時間不多的,整個身體,飛快地徹底消失。

「姬雅,我時間不多了,我接下來說的話,你要全部記祝」妖岐顫聲道。

姬雅淚流滿面,渾身抽搐,站在火焰邊上,徹底崩潰。

此時,陽頂天只要輕輕一推,就可以讓她也送命。但是,陽頂天沒有那麼做。

「拿出回影玉,記錄我此時的畫面。」妖岐道。

姬雅從懷中拿出了回影玉。

「我死後,讓,讓永舍大賢師和姜尚大賢師監國1妖岐道,因為記不了聲音,所以妖岐讓嘴型非常的清晰。

「不,不?」姬雅大哭道:「是他們害死了你,我要將他們碎屍萬段,碎屍萬段……」

妖岐用力地搖頭,道:「我死了,小西天就沒有人可以撐得起建立帝國的霸業了。也,也沒有人控制得住姜尚的,也沒有人能夠孕育出半神了。」

接著,妖岐朝陽頂天望來,道:「姜尚先生,其實……其實……我真的對你說的那個路線心動過,讓妖狐族永恆生存下去。而不是像娜迦帝國一樣,璀璨即逝,毀掉世界。但是,我真的不甘心這樣默默無聞,孤寂地活著,不如璀璨的死去!所以,我活著,我就一定要轟轟烈烈,要稱霸世界。但是我死了……那麼,那麼就走你們說的道路吧。」

「我死之後,你和永舍老師監國,繼續走你們說的那個道路吧。」

陽頂天點了點頭。

此時,妖岐的整個身體,已經完全消失了,只剩下脖子和腦袋。

他拚命地喘息,但是已經沒有身體讓他呼吸了。他此時,已經完全只剩下靈魂了。

「閣下,我……我做錯了什麼了嗎?為何我會失敗?」妖岐問道。

陽頂天搖頭道:「你沒有做錯任何東西,在和任何人的爭鬥中,你都沒有輸。」

妖岐道:「那,那我為什麼會死?會失敗?」

陽垛是天註定的,也是你的性格註定的,性格決定命運。再來十次,再來一百次,你也是這樣的結果,因為你依舊是這樣的選擇。寧可轟烈而死,不容窩囊而活。」

妖岐道:「那就是說,我沒有做錯任何一個步驟?」

陽頂天道:「你沒有,你是我見過最最傑出的王霸之才,只不過或許,這個世界不允許你的存在了。」

「那就好,那就好……」妖岐微微一笑。

他的脖子,灰飛煙滅。

他的下巴,灰飛煙滅。

「閣下,我……我真的很喜歡,很欣賞你這樣的人,能夠如此的聰明,還如此的光明磊落,以至於設置陰謀的時候,還要先騙過你自己。難怪你會成為所有人敬仰的領袖,希望你走的路,能夠成功,保重……」

然後,妖岐的嘴,灰飛煙滅。

然後鼻子,眼睛。

最後,整個頭顱,消失。

妖岐的整個人,整個生命,整個靈魂,徹底灰飛煙滅。

這個陽頂天見過最最聰明,最最傑出的王霸之才,真正的一代梟雄。

就這樣,死在自己的面前!

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情,沒有做錯任何步驟。

每一步,他都在贏!

甚至到了最後,他都在懷疑,這是不是永舍的計謀。

跳下去,就是死。

不跳下去,就意味著懦弱和妥協,就意味著永遠失去虛空裂火。

所以,他選擇跳下去。

然後,他死了!

陽頂天的整個身心,都在震撼!

在這個人面前,陽頂天沒有贏過一分一毫!

一直都在輸,一直被弄於鼓掌之中。

但此時,他依舊沉浸在悲傷之中。當然,如果可以選擇,他每一次都會讓妖岐去死。

因為,妖岐是真正的敵人,無可改變的敵人。

但是敵人的死,帶來的悲傷更加震動!

……

註:第二更送上,我要出門辦事了。拜求兄弟們的月票!未完待續……R107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