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八零九:無逅命局!玄火入口!(2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至此,維持一個多月的戰爭,正式結束了。 妖岐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勝,不但徹底瓦解了正義聯盟,還得到了最驍勇善戰銀月族的效忠。 不僅如此,銀月族長妖厲在投降之後,立刻親自前往海奇族,和...

無逅,並不是一個心機很深很深的人,她不是!

她很聰明,但是更多的時候,她懶得思考。除非,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她才會去思考。

但是有一點,她非常非常敏銳。任何生物的情緒波動,她都能清晰感覺到。

而妖厲族長,同樣不是一個心機很深的人。

所以,他剛剛看到無逅的背影時,心湖就徹底波動,完全做不到心靜如水了。

他剛剛邁進洞穴,就再也無法往前一步。

在來的路上,他多少次思考自己的應對方式。裝作若不在乎一般,和她談笑風生,然後確定她的來意之後,又果斷冷酷地殺掉她。

這是他想象中的場景。

然而,見到這個刻骨銘心背影的時候,所有的冷靜,幾乎全部消失得乾乾淨淨。

千言萬語,只化作一句話。

「你,你是來殺我的?」

說完之後,他真的恨不得打自己一個耳光。

這麼說話,豈不是一下子就泄掉了自己的底牌?那如果對方否定了,說只是來和你敘舊的,你怎麼辦?難道還繼續殺掉她嗎?

無逅聽到這句話,手微微抖動。

她不喜歡思考,但是現在也知道了,妖岐識破他了,而且這是一個陷阱!

把陽頂天,東方冰凌和無逅,一起圈進去的陷阱。

其實,在很早很早的時候,她就看不穿妖岐這個人。那時候,他還很年輕,來到永舍的座下學習。經常對著她意淫,而且經常望著她的背影,露出強烈的佔有慾。

當有一個人。把你當成夢中女神的時候,你自然而然會對他的危險係數低估的。因為心中總是在想,一個人幻想著你的模樣進行自褻的話,那麼對你來說,最大的危險無非就是迷奸之類吧,而不會把他幻想成為毒蛇。只會幻想成為一個被情慾所困的少年。

但是現在,她深深感覺到,妖岐那張平靜面孔的背後,蘊藏著何等危險的深邃。

「對。」無逅沒有否定,直接了當回答了,儘管她知道,這樣說很可能就是死。

妖厲心中一顫,無逅還是那個無逅,要麼不開口。要麼就說真話。

「你們設下圈套,要害死妖岐,而我成為你們的障礙,所以你要殺我。」妖厲問道。

無逅沉默了片刻道:「對。」

妖厲道:「我在你心目中,就那麼一文不值?」

無逅道:「倒不至於,當然也沒有很重就是了。」

妖厲道:「你已經離開了小西天,為何還要插手小西天之事情?為何要殺妖岐?」

無逅道:「不大方便說。」

妖厲道:「因為他囚禁了永舍?」

無逅道:「不全是這個原因,你也知道。我早就移情別戀了。」

妖厲道:「你可知道,妖岐不久前剛剛找到我。和我談了許多,有一句話我要問你。妖岐在殺妖驪的時候,你是不是正朝雲霄城趕去?」

無逅道:「對1

妖厲道:「你可知道,我和妖岐,已經結成盟友?」

無逅道:「應該想象得到。」

妖厲道:「那你可知道,妖岐本來要派高手埋伏於你。將你們全部殺死。但是,我說要親自殺你,他信任了我,把你們交到我的手中。」

無逅沉默不言。

妖厲道:「那你覺得,我會不會殺你?」

無逅想了一會兒。道:「應該不會吧。」

妖厲冷笑道:「哈哈哈,你未免也太高估你的魅力了吧。我一心為公,一心只為了妖狐族的霸業,誰阻擋了妖狐族,誰就是我的敵人,我就殺誰。而現在,你就是妖狐族的敵人。」

無逅再次陷入了沉默,沒有說話。

妖厲怒道:「你,你為什麼不說話?你還是像以前一樣,瞧不起我這樣的武夫對不對?還是向以前那樣,連和我說話都不屑,對不對?」

無逅開口道:「我從來不覺得我有什麼魅力,也不覺得我有多美。男不男,女不女的。又不是妖狐族,也不是人類,更不是不語族。眼睛瞎了才會喜歡我,問天就不會愛我,他就愛虛無飄零。」

接著,無逅又道:「我說,你不會殺我,是因為你問我,我基於對你這個人的判斷,才這麼說。沒有任何求饒乞命的意思,你千萬不要多想。」

妖厲道:「那你覺得,我能殺掉你嗎?」

無逅道:「應該可以吧,我的武道已經荒廢很多年了。若不是答應了一些事情,我根本就不願意出來,天天躺在那裡睡大覺。陽頂天派大軍把我幽冥海全部封鎖了,我都懶得理會。」

妖厲道:「那你不怕死嗎?」

無逅想了好一會兒,然後搖搖頭道:「我雖然對這個世界的結局有所好奇,也希望能夠真正幫到我的愛人,但是這個慾望也並不強烈,所以不怕死的。」

妖厲猛地拔劍,橫在無逅的脖子上。

……

陽頂天的房間內,只有他和妖岐二人。

陽頂天望著妖岐的臉,良久之後,開口問道:「能,放過東方冰凌嗎?」

妖岐搖了搖頭,道:「想明白了?」

「嗯,想明白了。」陽頂天道:「你讓無逅去殺妖厲,是一次試探,一次陷阱。」

妖岐道:「你的腦子還可以,只是平常太懶,不愛琢磨。而且這件事情,你事後應該自己想清楚,而不是讓姬雅去提醒你。」

陽頂天道:「抱歉,我的智商就這麼高,很難勉強的。」

接著,陽頂天道:「能不能請求你,饒了冰凌一命1

「不行……她成長得太快了,她以後強大起來的話,我們會很麻煩。」妖岐道:「事實上,她的人頭。正在路上,我會把她送給你的。」

陽頂天一駭,道:「她,她死了?」

「對,死了……」妖岐道。

陽頂天整個身體都開始猛烈顫慄,情緒如同火山一般。瘋狂湧起。

「不,這不可能1他猛地一聲厲吼,然後坐起身體。

妖岐輕輕拍打陽頂天的肩膀道:「一會兒,就看到了。」

然後,陽頂天幾乎完全無法呼吸了,恨不得時間開始停止。

他真的不知道,妖岐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流逝。

妖岐有一句。每一句地和陽頂天說話。

而陽頂天,則沒有任何回應。

一刻鐘后。

有人敲門,而陽頂天心臟猛烈地跳動,一陣劇痛,心臟幾乎要裂出胸腔一般。

「進來1妖岐道。

門開了,整個世界彷彿猛地一寒。

然後,美麗的姬雅走了進來。

她的手上,提著一顆人頭。美麗絕倫,傾國傾城的面孔。

脖子上的鮮血。凝固成冰。

正是公主牡丹,正式他的摯愛,東方冰凌。

姬雅直接一扔,將牡丹的人頭扔在陽頂天的面前。

瞬間,陽頂天的腦內猛地炸開。

真的彷彿有一個核彈,直接在腦子裡面炸開。

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整個身體,整個精神,陷入了徹底的麻木。

悲傷到了極點,就是一片虛無,失去了任何知覺。

就彷彿。整個人,變成了行屍走肉。

他就這樣,木然地捧著牡丹的人頭,和她的雙眸,緊緊對視著,試圖從裡面找到一絲絲生命的氣息。

就在此時,妖岐的聲音在陽頂天耳邊響起。

「陽頂天,虛空裂火的真正秘密是什麼呀?」

瞬間,陽頂天腦子裡面浮現出了答案。

然後,他猛地一陣激靈。

不,這是一個精神陷阱,這一切都是假的,冰凌沒有死!

然後,陽頂天猛地一咬舌頭。

瞬間,眼前的景象瞬間變化。

他手中東方冰凌的人頭,變成了一顆雪白的蛇頭!這是一條很大的白蛇,眼睛甚至還有光芒。

而前面的姬雅,也變成了一個無比蒼老的老者,這是妖岐的精神大師。

妖岐用冰凌的假死訊,解開了陽頂天的心防,然後門打開的一瞬間,陽頂天就進入了精神大師製造的幻境。

在幻境中,白蛇的頭,變成了冰凌的頭顱。陽頂天抱著這顆頭顱,撕心裂肺一般的劇痛,甚至是萬念俱灰,整個精神徹底失守。

然後,妖岐問起了虛空裂火的秘密。

儘管陽頂天清醒得非常非常快,立刻明白了這是一個精神陷阱。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這個精神大師,飛快地在羊皮紙上寫下了一段文字,然後自己不看,直接交給了妖岐。

妖岐拿過來一看,依舊是漢字。

虛空裂火將在八十九天八個時辰兩刻鐘后綻放,虛空邊境的入口,在銀月族無盡永峰下的大海海底。這個入口如同黑洞一般,在虛空裂火綻放前十三天就會出現,但是卻在虛空裂火即將要綻放的時候,這個入口才會打開。在它沒有打開的時候,任何人都進不去。

妖岐先自己閱讀了一遍,然後皺起眉頭道:「哇,你們的這個文字真難啊,我學了兩個月了,都還沒有辦法完全掌握。」

然後,他拿出那本漢字註解,再重新解讀了一遍。

接著,他用混沌語道:「我再讀一遍,你看有沒有什麼差錯埃」

然後,妖岐又用混沌語言讀了一遍。

和永舍告訴他的真實虛空裂火信息,一點沒有錯,完全正確。

接著,妖岐嘆息道:「陽頂天,你了不起啊,你也會腦域屏蔽埃我那老師還真是厲害啊,竟然設下如此厲害的圈套要害死我,故意讓我從你腦子裡面得到假的信息,假信息只差了兩處,第一個是讓我服下黑暗結晶進入口,第二處虛空裂火綻放時間比真實早了十天。我差一點就上當,差一點就沒命了埃」

然後,妖岐拿出了懷中的兩顆黑暗結晶。道:「我向東離交易了兩顆黑暗結晶,有一顆是打算用來給其他妖狐族服下,看是否會死。不過我知道,其他妖狐族服下肯定不會死,而我肯定會死。儘管我不知道為何,但是我服下一定會死。因為我的很多東西,都是老師教的,所以我的某些命門就掌握在他手中。」

陽頂天望著妖岐,面對真實的虛空裂火信息被套走,他甚至沒有任何感覺了。

當你面對面,遇上一個智近乎妖的對手時候,真的任何東西也彌補不了這種差距。

良久之後,他只說了一句話,道:「放走冰凌。甚至無逅,好嗎?」

「好礙…」妖岐道:「但是,要罰你寫一首詩詞!要寫得足夠足夠精彩,讓我嘆為觀止,自認不如,我就答應你。」

陽頂天道:「何時用?」

妖岐道:「你知道嗎?妖厲族長,已經臣服於我了。所以戰爭,很快就要結束了。屆時。小西天的九大部族都會在,慶祝我的偉大勝利。這首詩。需要在這個偉大的典禮上用1

陽頂天道:「我抄,可以嗎?」

妖岐道:「隨便你,只要你寫出來。」

陽頂天道:「你們這裡,最美的酒是什麼?」

妖岐道:「夫庵1

「哇,真巧1陽頂天道。

片刻后,姬雅走了進來。給陽頂天磨墨。

人類國度就沒有毛筆,因為不講究書法。而小西天,是有毛筆的。

陽頂天沒有選擇瘦金體,而是選擇了隨意的筆法,在大羊皮紙上寫到。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唯有夫庵。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

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

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闊談宴,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

妖公吐哺,天下歸心。

這是曹操的《短歌行》,或許是最適合此時志得意滿,慷慨萬千的妖岐。

當然,陽頂天抄這一首,也算是對妖岐的一種詛咒吧。

曹操在赤壁之戰前,吟唱了這首曲,然後就迎接了他有史以來最大的失敗。

而恰好,這首曲竟然可以直接翻譯成混沌語,而且不失意境,僅僅只需要改三個字。

當然,這在人類國度是沒有人欣賞的。只有在小西天,藝術造詣極高的小西天,才會有人品鑒。

果然,妖岐和姬雅,望著這首曲子,目光迷離璀璨,深深震撼迷醉其中。

尤其是妖岐,有種要呼嘯而出的慾望,這首曲子,彷彿將他心中的豪邁,用一種非常文雅而又雄壯的方式,徹底釋放出來。

他也為即將到來的大典寫了一首,但是……真的不如這一首埃

這一首,真的是絕唱。

良久之後,妖岐緩緩道:「姜尚先生,我終於知道,為何智慧生命會沉醉於藝術之中了。因為,武道或有止境,而藝術真的無窮盡矣。看到你這首詩,我心中甚至有些搖曳,覺得藝術彷彿比武道更加偉大。你,還是有才華的。」

陽頂天望著妖岐,認真道:「我,真的是抄的。」

「好吧,好吧……」妖岐笑道:「就當你是抄的吧。」

然後,妖岐卷著這首曲,拿走了。

陽頂天道:「記住你答應我的事情。」

妖岐道:「我本就沒有打算殺她們啊,現在不能殺的,不是時候。而且,妖厲對無逅下不了手的,也因為如此,我才會讓他去。」

……

妖厲的劍,橫在無逅的脖子上。

無逅道:「妖厲,你要麼殺我。如果你不殺我,就不要割破我的脖子好嗎?」

妖厲猛地一陣抽搐,厲聲道:「你,你別以為我不敢殺你。」

無逅搖了搖頭道:「好了,我走了。我去銀月城,帶走牡丹和東離了。」

然後,無逅就這麼走了出去,朝銀月城內飛去。

而妖厲,則瞬間癱倒在地上。

「礙…礙…」

然後,他瘋狂地怒吼,沒有用任何玄氣,沒有用任何防禦,直接用自己的拳頭,瘋狂捶打堅硬的洞壁。

以他的修為,可以輕而易舉毀掉整個洞府,而毫髮無損。

但是,他卻故意讓自己鮮血淋淋,好減輕內心的痛苦。

半個時辰后,無逅帶著牡丹和東離,飛快離開銀月城,飛快離開小西天。

而妖厲,沒有進行任何阻攔。

然後,妖厲上身赤裸,背著鋒利的鐵荊棘,來到妖岐的面前,跪下請罪。

並且,把寶劍遞給妖岐,讓他砍下自己的頭顱。

妖岐猛地一劍,砍掉了妖厲身上的鐵荊棘,但是沒有任何勸慰和安撫,只是用力嘆息一聲,然後轉身離去。

……

次日,銀月族長妖厲,正式率領銀月城,向聯盟大軍投降,向妖岐議長投降。

並且,當著所有人的面,宣布效忠妖岐議長,請求最高議會的處置。

至此,維持一個多月的戰爭,正式結束了。

妖岐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勝,不但徹底瓦解了正義聯盟,還得到了最驍勇善戰銀月族的效忠。

不僅如此,銀月族長妖厲在投降之後,立刻親自前往海奇族,和海奇族長長談了一夜。

所以在三天之後,海奇族,也宣布效忠服從妖岐議長。

自此,小西天的九大部族,全部臣服在妖岐的麾下。

妖岐議長,僅僅不到三個月,就徹底掌握了整個小西天,聲望到達了巔峰。

然後,他帶著陽頂天,來到了銀月城後面無盡永峰的海底。

果然,見到了一個黑暗的時空之門。

這裡,就是虛空裂火的入口之處,已經出現了!只要虛空裂火綻放,這個入口也會自動打開!

……

註:第二更送上,拜求月票啊,老大們!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