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八零八:姬雅的主動!無逅與妖厲!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1-13 05:14  |  字數:4469字

妖岐伸出手,道:「妖厲族長,和我並肩作戰嗎?接下來的道路,會非常非常的艱難。追莽荒紀,還得上眼快。你是讓我獨自前行,還是和我一起,開創屬於妖狐族的霸業?」

「妖厲族長,您需要一個決定,要麼殺掉我,為您的兒子報仇,要麼和我一起,和這些腐化者,墮落者戰鬥到底!」

妖厲族長的腦子,紛亂如雜。

妖岐,毫無疑問是他的絕對死敵。因為,他殺死了自己最疼愛的兒子。

但是,當時的情形,如果換成了自己,也會殺。

是為了報仇的一時痛快,還是為了妖狐族的大業而拋棄自己的私仇?

他妖厲,當然不是一個庸俗的人,不是一個目光狹窄的人。他的信條是為妖狐族的偉大事業而奮鬥終身,他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孤獨的守道者。當議長永舍帶領著整個妖狐貴族走向另一條道路的時候,他依舊堅守在武道上,並且和永舍抗爭了幾百年。

現在,出現了一個真正的志同道合者,而且還是小西天的最高議長。

或許,眼前這個妖岐,已經是妖狐一族霸業的最後機會了。

我是一個高尚者,一個偉大的殉道者!妖厲不斷地默念這句話,不斷地默念著,然後緩緩洗去了內心的仇恨和私怨。

終於,妖厲族長緩緩伸出手,和妖岐緊緊相握。

妖岐眼睛一紅,一熱,動容道:「妖厲族長,請您記住,今日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啟!」

妖厲族長面孔一陣抽搐道:「妖岐議長,希望你記住你的承諾。否則未來就算是觸犯了妖狐族的鐵條。我也會親自殺你。」

妖岐道:「不用您殺,如果我損害了妖狐族的利益,那就等於殺掉了我自己。因為。我的生命,就是為了妖狐族的霸業而存在。」

妖厲道:「我記住了。那我回去準備一下,直接停止戰爭。」

「且慢。」妖岐道:「妖厲族長,我來其實有一件重要事情與您說。」

妖厲道:「請!」

妖岐道:「無逅正趕來殺你的路上!」

妖厲目光一顫,這個名字瞬間刺中了他內心最深的地方。

他是一個有遠大志向的人,他終身都奉獻給武道,奉獻給妖狐族的事業,要不然他也不會親自將自己的準兒媳妖嬈送到人類世界去借種,讓自己的兒子妖驪痛恨自己一生。

所以。他對男女之事是完全不在意的。但是,無逅真的深深的吸引了他。

那種獨一無二的氣質,那種獨特的面孔美學。

甚至,她沙啞的嗓音不似女子一般嬌嫩。她洒脫大氣的性格,也不像是女子。

但,她這種獨一無二的氣質,就是讓許多人都無比著迷。

可惜……

或許是她太洒脫,太不像女人了,所以在眾多追求者中,她選擇了一個最最文弱的永舍。

這完全是他終身的痛!

「她為何要殺我?」妖厲問道。目光灼灼望著妖岐。

妖岐道:「因為,陽頂天和永舍設下圈套要害死我,而圈套的關鍵。在於四天之後的無盡永峰。然而現在,我被攔在了銀月城外,到不了無盡永峰了。所以你就成為了這個陰謀的障礙,所以她就要殺掉你。」

妖厲道:「也就是說,她殺我,歸根結底是為了殺你?」

「對!」妖岐道。

妖厲道:「你為何得知這一事?」

妖岐道:「因為,這是我安排的,我讓陽頂天去找東方冰凌,讓東方冰凌找無逅殺你。這是我對陽頂天的一個試探。」

妖厲道:「那你準備怎麼做?」

妖岐道:「將她們一網打盡。全部殺光!什麼公主牡丹,什麼無逅。什麼東離,全部殺完。凡是阻礙了妖狐族霸業的。全部都要死。」

妖厲身軀猛地一顫,因為這可是他最心愛的女人。

「妖厲議長,她也是我最心愛的女人。」妖岐緩緩道:「她曾經很長時間照顧過我。但現在,她已經是妖狐一族的敵人了。」

妖厲深深吸一口氣,道:「好,如果就如同你所言,她來刺殺我,而且她已經成為妖狐一族的敵人,那我們就殺掉她!」

「但是……」妖厲目光忽然變得冷冽道:「妖岐議長,我希望這件事情,由我一個人完成,不需要你們的插手。」

妖岐皺起眉頭道:「閣下,你確定?」

「我確定。」妖厲道:「我覺得,我殺她,不太費力。」

妖岐緊緊咬牙,道:「好,如您所願。」

……

無逅和牡丹全速飛行,距離銀月城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很快,就到達了銀月城北邊!

此時整個銀月城,已經被幾百萬大軍,團團包圍,水泄不通。

但是對於無逅來說,穿過大軍包圍圈,進入銀月城依舊不是問題。她可以飛到很高很高的天空,選擇大軍最薄弱的地方進入。

進入銀月城後,無逅拿出了一封撕心遞給牡丹道:「去,把這封信交給妖厲族長,我在飄火洞府等他!」

「是!」牡丹接過了信,然後朝銀月城宮殿飛去。

牡丹和東離,此時都在銀月族大軍中幫助抵禦聯盟大軍,所以她進入宮殿暢通無阻,輕而易舉地見到了妖厲族長。

「妖厲族長,這是無逅宗主給您的信。」牡丹道:「她在飄炎洞府等您。」

妖厲接過信的一瞬間,儘管拚命地壓抑,但是心臟還是猛地一陣抽搐,甚至鋼鐵一般的身軀,也猛地一陣顫慄。

來了,果然還是來了。

打開信箋,是熟悉而又特殊的筆跡,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