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九九:搶玄火,計殺妖岐!(重要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但是哪怕有萬分之一的不同,那也是不同。」 「姜尚先生,您果然是一個智者。」永舍道:「事實上,我也思考了很久很久很久,在明白這個道理,也確定了生存,是智慧種族的唯一發展動力。然後。也充分認識到了...

「永舍閣下,您為何會在這裡?」陽頂天驚訝道。

永舍道:「因為我認錯了我的弟子,我以為他是真的準備和我志同道合。」

「志同道合,何意?」陽爾的只想是讓妖狐族成為半神之族,然後一統小西天,建立西天帝國,最後統治整個混沌世界,創造和上古世界娜迦一樣的偉業。」

永舍道:「而我正好相反,我覺得不管是娜迦,還是妖狐族,都不是世界的自然產物。一個因為墮落黑龍而生,一個因為墮落銀龍而生。擁有了不正常的強大能量,所以也註定了毀滅的結局。所以我的志向是毀滅妖狐貴族,留下普通的妖狐族並且引到他們走另外一條更加堅實的道路,等到了必要的時候,再讓他們和人類合作交融,共同渡過這危險的混沌世界法則。」

陽頂天聽到這裡,頓時呆了。

在妖岐嘴裡,甚至在一些秘密文獻裡面,可不是這樣說的。

這位永舍閣下,可是堅定的妖狐貴族至上主義者。三百多年前,他曾經和一個不語族談了一天一夜,在整個世界留下了美談,他公開說在這一天一夜中,不語族給他留下的智慧,讓他享用終身。

而私下真實中,尤其在妖岐面前,他對不語族的看法可是非常之刻薄的,覺得不語族這種消極避世的觀點,完全是極度的愚蠢。而且告訴妖岐,世界上真正的愚蠢,就是看透了一切的智慧,那樣活著也沒有意義,所以不語族不如就這樣徹底死去。真正的智慧,是玩弄所謂的真理。

陽頂天頓時道:「三百多年前。您曾經見過一位不語族的前輩?」

「對,見過,而且還交談了一天一夜。」永舍道。

陽垛一天一夜的徹夜長談。也成為您豐厚的政治聲望,您公開說這位不語族給您帶來了享用一生的智慧?」

永舍道:「沒錯。」

陽頂天繼續道:「可是您私下對妖岐說的話。卻完全相反。您非常鄙夷不語族的消極避世,您覺得他們的話完全是狗屎,只是您為了政治作秀,不得不忍受這些超脫消極的言論?」

永舍道:「沒錯,我對妖岐是這麼說的。並且我告訴他,不語族看似最聰明,其實最愚蠢。真正的聰明,就是玩弄真理。不要讓任何事情成為前進道路上的障礙。」

接著,永舍道:「但,我只是不得不這樣告訴妖岐,我不能讓任何人發現我的想法已經改變了。曾經的我,和妖岐想法一模一樣,就是要讓妖狐族成為娜迦一樣的半神之族,稱霸整個宇內。我覺得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我的想法,甚至我的內心,已經完全構思了一條宏大的戰略。於是,我選擇參選議長。因為我擁有非常高的聲望和名譽,所以我成功了。我正要履行我的妖狐稱霸戰略時,一位不語族找到了我。和我徹夜長談,一天一夜。」

「然後,他改變了您的意志?」陽頂天問道。

永舍道:「你能改變妖岐的意志嗎?」

陽頂天道:「不行,他的意志非常之堅定。」

永舍道:「我的意志也非常堅定,沒有任何人可以通過任何語言,任何真理說服我改變意志。別說不語族,就算神族也不可以,別說一天一夜,就是一年十年也不可以。因為我的人生信條和簡單。一往無前,不擇手段。摧毀一切障礙,連真理也不例外。」

陽頂天道:「那麼。這個不語族前輩,是如何做到的?他如何在一天一夜中,說服您改變了意志?」

永舍道:「他沒有說,而是讓我實現了我的理想,妖狐族稱霸世界的理想。」

「怎麼可能?」陽頂天道。

永舍道:「他手無縛雞之力,但卻同樣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精神師,他拉著我進入了極深層次的冥想。雖然在現實世界中,我們只交談了一天一夜,但實際上在最深層的冥想世界中,我足足呆了無盡的歲月,或許幾千年,或許幾萬年,或許更久。」

永舍目光迷惘道:「在冥想世界中,我成功地得到了虛空裂火,成功了進入了娜迦帝國的遺址,然後成功地建立了集權統治的西天帝國,成功孕育出了半神之族,最後我們衝出了和人類的位面之門,消滅了人類國度,消滅了幽冥國度,消滅了海底國度,最終我們成功統治了混沌世界所有的位面,和娜迦族已經成為了宇內唯一的霸主。但是我們的*沒有止境,我們對強大的渴望沒有止境。於是,我們瘋狂了獵取了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能量,我們殺死了所有的智慧生命,所有的妖獸,就是為了獨霸混沌世界所有的能量。殺光了所有的其他生命后,我們又開始自相殘殺,一開始殺低等的妖狐族,最後連高等一起殺,殺到最後,我殺光了所有的競爭者,我成為了有史以來最最強大的生命,但是我也成為了混沌世界唯一的生命。」

永舍停頓了片刻道:「我達到了我的終極目標,成為了混沌世界唯一的神。但是,整個混沌世界,已經變成一片死地了,沒有其他任何生命。然後我無限歲月地活了下去,擁有的只有無邊無際的孤寂,於是我終於忍受不了這種孤寂,所以我選擇了自殺。但可悲的是,我已經是神了,我想死都死不了了。我只能這樣無窮無盡地活著……」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這種人生光想想,就不寒而慄。

永舍沉默了良久道:「然後忽然間,我就醒過來了,發現自己實在做夢,在冥想的世界中做了一個無比漫長的夢,但是這個夢無比真實,至少對於我來說,完全是真實的經歷。於是,根本就不需要說服,我就放棄了我所謂的理想。因為當你再強大。可是整個世界只有你一個人的時候,那麼極度的強大,就是極度的弱校一切都沒有意義。」

陽頂天點了點頭!沒錯,那位不語族的前輩。確實是無上的智者,用絕對的辦法,讓永舍這樣的智者改變了自己的理想和意志。

永舍道:「姜尚先生,您覺得一個生命,或者說一個種族的發展動力,究竟是什麼?是*嗎?」

陽頂天搖頭道:「任何否定*的人,都是虛偽的。而任何只認*的人,卻是無恥的。任何智慧生命的永恆發展動力只有一個。那就是生存。只不過很多人,把它解釋為*,而這兩者確實非常非常的相似,比雙胞胎還要相似。但是哪怕有萬分之一的不同,那也是不同。」

「姜尚先生,您果然是一個智者。」永舍道:「事實上,我也思考了很久很久很久,在明白這個道理,也確定了生存,是智慧種族的唯一發展動力。然後。也充分認識到了,所謂生存的本質,就是延續。而高等妖狐種族擁有幾千歲的壽命。就已經霸佔了小西天幾乎所有的資源,而正因為幾乎無盡的壽命,使得他們自私地放棄延續,因為已經越來越少的妖狐貴族願意生育了。於是,我花了足足一百年的時間,將小西天的文明從武道,引向了虛無縹緲的藝術和階級,尤其是近乎變態的血統論。因為這樣,最多不超過兩三千年。幾乎所有的妖狐貴族,都會毀滅。就算有人想要阻擋。也做不到。」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陽頂天明白了。為何這位永舍議長,要將妖狐貴族引到想腐朽滅亡的邊緣。他是為了妖狐種族的新生,為了讓所有普通妖狐族,成為小西天的主宰,想要妖狐族重新回到正軌。

陽頂天絕對做不到這麼冷酷絕情,這麼自我毀滅。

「您,您如何能夠做到這種殘忍?」陽頂天道:「換做我,就算知道是正確的,我也做不到。」

「因為有人向我做了示範。」永舍道:「其實您的不語族,擁有比我們高得多的智慧和天賦,他們更加有稱霸世界的能力。但是,他們可以看清楚稱霸世界后的結果,所以他們放棄了。為了徹底杜絕未來世界毀滅的道路,他們放棄了延續生命,最後甚至完全放棄了生命。比如說,和我談了一天一夜的那位不語族先賢,交談過後,他就選擇了自我圓寂1

瞬間,陽頂天的內心中,湧起了無限的敬意。

之前,陽頂天也曾經輕浮地判斷了不語族,覺得他們太過於消極避世。殊不知,他們是真正的智慧,他們拒絕了墮落銀龍的誘惑,用絕對的智慧和意志,還有無上的情操,挽救了這個世界。

否則,以他們的智慧和天賦,可以比娜迦族走得更遠。

永舍道:「其實,我距離成功已經很近了,我連任了兩屆。然後,我把下一步戰略,交給了我的繼承人妖岐。而他,也非常非常完美了在我面前做了掩飾,欺騙了我,成功地讓我將他推上了議長之位,然後……然後發生的一切,您已經知道了,他正在走上毀滅世界的道路。所謂的虛空裂火和娜迦帝國遺址,就是他的第一步。統治小西天,成立西天帝國,是他的第二步。孕育半神後裔,就是他的第三步1

「不,這個第三步,他已經成功了一半。」陽頂天道:「因為,確實有一個妖狐族的半神後裔,出現了。」

「什麼?」永舍猛地顫慄,然後深深吸一口氣道:「姜尚先生,在我即將要走上毀滅世界道路的時候,上一個不語族的先賢來到我身邊,制止了我的一切。如今,妖岐要走上了毀滅世界的道路,於是您出現了,您就是來阻止他的對嗎?您可以阻止他對嗎?」

陽頂天沉默片刻,然後搖搖頭道:「抱歉,我改變不了他的意志。」

「為何改變不了?」永舍道:「您可以將他帶到冥想世界,在冥想世界中成就他的理想霸業。就如同上一個不語族對我所做的事情一樣。」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搖頭道:「抱歉,我依舊做不到?」

「怎麼可能做不到?妖岐的意志,不可能比我堅決,除非……」永舍忽然一顫,目光望向陽頂天道:「除非……除非你不是……」

他的話沒有說完。除非你不是不語族。

陽頂天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但是,這就意味著承認。其實在這個時候。承認是極度危險的事情,非常聰明的人都不會承認的。但陽頂天還是承認了,永舍已經明白了。

不過放心,這裡是絕對的能量囚牢,沒有任何人可以竊聽。

永舍沉默了,良久了沉默下來。

」你是站在他那邊嗎?」忽然,永舍問道。

「不,永遠不可能。」陽頂天一字一句道:「我和您,是絕籃險摺!

「你過來。將你的心臟部位,放在我的手掌下。」永舍道。

陽頂天依言照辦。

頓時,彷彿一縷能量,進入陽頂天的心臟。

良久后,永舍道:「哦,我明白了,沒錯,你確實不可能站在妖岐的那邊。你就是人類的王者,陽頂天對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

「我通過一個故人,知道你的許多故事和奇。」永舍道。

陽頂天沒有問是哪位故人。

永舍道:「他是來讓你問虛空裂火下落的對嗎?」

「孩子。有一個壞消息。」永舍道:「妖岐,已經識破你了,或者說他很早很早就識破你了。」

陽頂天一震。如同雷擊一般道:「這,這怎麼可能?」

永舍道:「這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妖岐能識破我的內心,還能成功地欺騙過我,那麼識破你,又有什麼不可能的。你是通過什麼變成不語族的。」

陽頂天道:「吞噬妖驪的銀龍結晶。」

「怎麼可能?」永舍道:「銀龍血脈,是無法進入人體的。」

陽頂天道:「我,我是那個特殊者。而且,也是我誕下那個妖狐半神後裔的。」

永舍震撼了良久,然後道:「那。那就難怪他識破你了。因為,每一個銀龍血晶都是有具體登記的。在一個銀龍幻鏡之內,這是整個小西天最大的秘密。而這個銀龍幻鏡。掌握在每一任的議長手中,象徵著小西天的最高權力,也是最高機密。而且議長卸任之後,就會洗去關於銀龍幻鏡的所有秘密。當然,因為我腦子被不語族先賢改造過,無法被洗去才保留了這個最高機密。所以,在妖驪的銀龍血晶進入你體內的一剎那,他,他就已經識破了。」

頓時,陽頂天完全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妖岐,何等何等之狡詐埃而這個所謂的銀龍幻境竟然掌握著所有的銀龍血晶,只有歷屆的議長知道,聽上去這完全像是地球上大國元首的核按鈕埃

陽爾早就識破了我,但是卻不殺我。就是讓我和您見面,得到虛空裂火的秘密?」

「對。」永舍道:「因為我本身就是精神師,而且不語族的先賢曾經改造過我的腦域,所以他無法用任何精神手段探究我腦子裡面的秘密。但是,卻可以從你哪裡得到,只要我告訴了你。」

陽東是,您可以不告訴我。」

永舍道:「不,我會告訴你,因為我絕對信任不語族。」

陽頂天道:「可是,我這個不語族是假冒的埃」

永舍道:「但是在妖岐那裡,覺得我不可能知道你是假冒的。因為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看出來你是假的,而是你自己主動承認了。妖岐算無餘策,但是他過於狡詐無法理解你的高尚和真誠,所以算漏了一點,你竟然會冒著生命的危險承認自己是假冒的。」

永舍繼續道:「這是妖岐唯一的破綻,也是我們戰勝他的唯一機會。」

然後,永舍閉上眼睛良久,進行飛快的思考,然後睜開眼睛道:「妖岐的目標就是虛空裂火,通過你的腦子得到虛空裂火。那我們就將計就計,利用虛空裂火,殺掉他。」

陽頂天一驚道:「可以做到嗎?前輩1

永舍道:「很難很難,或者說完全不可能。因為你的腦域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沒有秘密。你嘴上可以撒謊,但是你的腦子,卻永遠不能撒謊。除非,你的腦子也被極度強大的精神師改造過。」

陽頂天道:「改造?怎麼改造?」

永舍道:「說來很簡單。就是在你的腦子裡面,隔絕出一個絕對安全的領域。然後將所有的重要信息,放在這個領域裡面。任何精神師都無法讀到。」

陽頂天聽到這裡,立刻想到了自己的空間指環。這在現實宏觀世界中。是絕對安全的隔絕領域,沒有任何人可以發現。

接著,陽頂天腦子一動,立刻喚醒毒莎道:「莎莎,你有沒有辦法,在我腦子裡面隔絕出一個絕對安全的領域,任何精神師都無法讀取?」

毒莎女王道:「當然可以,輕而易舉。你的腦子區域。是我的絕對主場,我可以輕而易舉屏蔽某個區域,不讓任何人讀到。」

陽頂天道:「可以,我可以屏蔽我的任何腦域。」

永舍眼睛一亮道:「果真?」

「嗯。」陽頂天道。

永舍道:「那好,那根據我們的計策,妖岐就必死無疑。」

陽頂天道:「您說。」

永舍道:「我將告訴你兩條信息,第一條是真的,你聽過之後,就要將它徹底隔絕在某個腦域之中,一直到一個月後才開放。第二條信息是假的。就留在你的腦域裡面。所以在這一個月內,連你自己都以為第二條是假的,第一條不存在。只有這樣才可以騙過妖岐的精神師,明白嗎?」

陽頂天點頭道:「明白。」

永舍道:「那好,我先告訴你第一條真的信息。虛空裂火將在七十九天八個時辰兩刻鐘后綻放,虛空邊境的入口,在銀月族無盡永峰下的大海海底。這個入口如同黑洞一般,在虛空裂火綻放前十三天就會出現,但是卻在虛空裂火即將要綻放的時候,這個入口才會打開。在它沒有打開的時候,任何人都進不去。」

陽頂天道:「那如何吞噬?」

永舍道:「進入虛空邊境之後。你要記住,除了徹底黑暗的大陸之外。剩下你看到的一切虛無光影,其實都是虛空裂火。你只需要跳下深淵。就等於跳入虛空裂火之中,就等於吞噬了虛空裂火,因為虛空裂火的屬性是空間穿越。」

陽頂天道:「永舍閣下,這些秘密您是如何得知的?」

永舍道:「因為三百年,不語族賢者在給我製造的冥想世界中,我就是這樣得到了的虛空裂火。」

陽頂天點了點頭。

永舍道:「那麼這一條真的信息,你記住了嗎?」

陽頂天道:「記住了。」

永舍道:「那好,那就將這條真的信息,還有前面一直到你承認假冒不語族的這段記憶,全部封鎖隔絕起來,一個月之後再打開。」

陽頂天道:「好。」

然後,陽頂天朝毒莎女王道:「莎莎,將我說做不到改變妖岐意志之後的所有記憶,全部封鎖,屏蔽起來。」

「好。」毒莎女王道:「你要徹底放下防禦。」

陽頂天頓時腦子進入清明無防狀態,然後覺得腦域中猛地一道白光,這一道記憶,瞬間全部被封閉起來。

頓時,陽頂天彷彿短暫迷離了片刻。

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從他承認自己是假冒不語族的之後記憶,就全部被封閉消失了。

他輕輕地搖了搖頭道:「抱歉,永舍大師,我做不到,我無法改變妖岐的意志。」

永舍輕輕嘆息一聲道:「哦,您,您不是專攻精神方面的智者,那請問您是專攻何等內容?」

「智慧種族,生存哲學。」陽頂天道。

永舍道:「那麼,還有一種辦法,可以斷絕妖岐的野心。他第一步目標,就是得到虛空裂火,進而得到娜迦寶藏。你先人一步,去搶到這個虛空裂火。沒有了虛空裂火,沒有了娜迦寶藏,他的稱霸計劃,起碼少了一半支撐。」

陽頂天心臟一跳道:「那麼,如何得到虛空裂火?」

永舍道:「你記清楚,虛空裂火將在七十九天八個時辰兩刻鐘后綻放,通往虛空邊境的入口,在銀月族無盡永峰的海底。你體內需要黑暗結晶的能量,才可以通過這個入口進入虛空邊境。而進入之後,等你見到裡面世界亮起,除了黑暗的陸地之外,剩餘的虛空光影,全部都是虛空裂火,你只需跳下去,就可以得到虛空裂火,因為他的屬性是,空間穿越1

此時,陽頂天當然不知道這條信息是假的。只有一個月之後,真實信息解開之後,他才會知道。

真正虛空裂火的綻放時間,是八十九天八個時辰兩刻鐘后。而此時,永舍說是七十九天八個時辰兩刻鐘。中間差了十天。那個虛空邊境入口,是在玄火綻放前一個時辰自己打開的。而此時永舍說的是要黑暗結晶能量才能打開。

目的,是誘使妖岐服用黑暗結晶。而作為銀龍血脈的妖岐,一旦服用黑暗結晶,是活生生被兩股可怕的能量互相吞噬,互相撕裂,粉身碎骨而死。

永舍道:「記住了嗎?姜尚先生。」

陽頂天道:「記住了。」

永舍道:「請記住我的話,搶先一步,奪走虛空裂火,毀掉妖岐的一般戰略支撐。」

「是1陽頂天道,然後躬身告辭離去。

……

註:第二更送上,足足六千五百字,寫到了九點半,汗一個!

今天兩更一萬一,拜求支持啊!未完待續R65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