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七九九:搶玄火,計殺妖岐!(重要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1-08 12:06  |  字數:7290字

「永舍閣下,您為何會在這裡?」陽頂天驚訝道。

永舍道:「因為我認錯了我的弟子,我以為他是真的準備和我志同道合。」

「志同道合,何意?」陽頂天道:「他的只想是讓妖狐族成為半神之族,然後一統小西天,建立西天帝國,最後統治整個混沌世界,創造和上古世界娜迦一樣的偉業。」

永舍道:「而我正好相反,我覺得不管是娜迦,還是妖狐族,都不是世界的自然產物。一個因為墮落黑龍而生,一個因為墮落銀龍而生。擁有了不正常的強大能量,所以也註定了毀滅的結局。所以我的志向是毀滅妖狐貴族,留下普通的妖狐族並且引到他們走另外一條更加堅實的道路,等到了必要的時候,再讓他們和人類合作交融,共同渡過這危險的混沌世界法則。」

陽頂天聽到這裡,頓時呆了。

在妖岐嘴裡,甚至在一些秘密文獻裡面,可不是這樣說的。

這位永舍閣下,可是堅定的妖狐貴族至上主義者。三百多年前,他曾經和一個不語族談了一天一夜,在整個世界留下了美談,他公開說在這一天一夜中,不語族給他留下的智慧,讓他享用終身。

而私下真實中,尤其在妖岐面前,他對不語族的看法可是非常之刻薄的,覺得不語族這種消極避世的觀點,完全是極度的愚蠢。而且告訴妖岐,世界上真正的愚蠢,就是看透了一切的智慧,那樣活著也沒有意義,所以不語族不如就這樣徹底死去。真正的智慧,是玩弄所謂的真理。

陽頂天頓時道:「三百多年前。您曾經見過一位不語族的前輩?」

「對,見過,而且還交談了一天一夜。」永舍道。

陽頂天道:「這一天一夜的徹夜長談。也成為您豐厚的政治聲望,您公開說這位不語族給您帶來了享用一生的智慧?」

永舍道:「沒錯。」

陽頂天繼續道:「可是您私下對妖岐說的話。卻完全相反。您非常鄙夷不語族的消極避世,您覺得他們的話完全是狗屎,只是您為了政治作秀,不得不忍受這些超脫消極的言論?」

永舍道:「沒錯,我對妖岐是這麼說的。並且我告訴他,不語族看似最聰明,其實最愚蠢。真正的聰明,就是玩弄真理。不要讓任何事情成為前進道路上的障礙。」

接著,永舍道:「但,我只是不得不這樣告訴妖岐,我不能讓任何人發現我的想法已經改變了。曾經的我,和妖岐想法一模一樣,就是要讓妖狐族成為娜迦一樣的半神之族,稱霸整個宇內。我覺得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我的想法,甚至我的內心,已經完全構思了一條宏大的戰略。於是,我選擇參選議長。因為我擁有非常高的聲望和名譽,所以我成功了。我正要履行我的妖狐稱霸戰略時,一位不語族找到了我。和我徹夜長談,一天一夜。」

「然後,他改變了您的意志?」陽頂天問道。

永舍道:「你能改變妖岐的意志嗎?」

陽頂天道:「不行,他的意志非常之堅定。」

永舍道:「我的意志也非常堅定,沒有任何人可以通過任何語言,任何真理說服我改變意志。別說不語族,就算神族也不可以,別說一天一夜,就是一年十年也不可以。因為我的人生信條和簡單。一往無前,不擇手段。摧毀一切障礙,連真理也不例外。」

陽頂天道:「那麼。這個不語族前輩,是如何做到的?他如何在一天一夜中,說服您改變了意志?」

永舍道:「他沒有說,而是讓我實現了我的理想,妖狐族稱霸世界的理想。」

「怎麼可能?」陽頂天道。

永舍道:「他手無縛雞之力,但卻同樣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精神師,他拉著我進入了極深層次的冥想。雖然在現實世界中,我們只交談了一天一夜,但實際上在最深層的冥想世界中,我足足呆了無盡的歲月,或許幾千年,或許幾萬年,或許更久。」

永舍目光迷惘道:「在冥想世界中,我成功地得到了虛空裂火,成功了進入了娜迦帝國的遺址,然後成功地建立了集權統治的西天帝國,成功孕育出了半神之族,最後我們衝出了和人類的位面之門,消滅了人類國度,消滅了幽冥國度,消滅了海底國度,最終我們成功統治了混沌世界所有的位面,和娜迦族已經成為了宇內唯一的霸主。但是我們的*沒有止境,我們對強大的渴望沒有止境。於是,我們瘋狂了獵取了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能量,我們殺死了所有的智慧生命,所有的妖獸,就是為了獨霸混沌世界所有的能量。殺光了所有的其他生命後,我們又開始自相殘殺,一開始殺低等的妖狐族,最後連高等一起殺,殺到最後,我殺光了所有的競爭者,我成為了有史以來最最強大的生命,但是我也成為了混沌世界唯一的生命。」

永舍停頓了片刻道:「我達到了我的終極目標,成為了混沌世界唯一的神。但是,整個混沌世界,已經變成一片死地了,沒有其他任何生命。然後我無限歲月地活了下去,擁有的只有無邊無際的孤寂,於是我終於忍受不了這種孤寂,所以我選擇了自殺。但可悲的是,我已經是神了,我想死都死不了了。我只能這樣無窮無盡地活著……」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這種人生光想想,就不寒而慄。

永舍沉默了良久道:「然後忽然間,我就醒過來了,發現自己實在做夢,在冥想的世界中做了一個無比漫長的夢,但是這個夢無比真實,至少對於我來說,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