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九八:虛空裂火之秘!割喉妖岐!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師,他最大的政治靠山。小西天歷史上最偉大傑出的議長,而且還是陽頂天到來之前,唯一的大賢師。 他不是避世遠遊去了嗎?怎麼,怎麼怎麼會被囚禁在這裡? …… 妖岐又一次去見了妖嬈。<...

姬雅沒有任何反抗,主動地跪了下來,甚至還主動伸手去解開陽頂天的褲腰。

只不過整個過程中,她依舊面無表情,彷彿機器人一般。

陽頂天此時明白了,什麼是雕塑了。眼前這個女人,就是一個極致完美的雕塑。美麗到了極點,但就算是強J犯面對他,也會意興闌珊。

陽頂天內心的狂暴氣息,在她這種格式化的面無表情中冷靜了下來,揮了揮手道:「走吧,走吧……」

姬雅渾身赤裸地站起來,道:「您確定不需要在我身上發泄一下?我非常樂意的。」

「不用了。」陽頂天揮了揮手。

「那您好好休息,我告辭了。」姬雅望了一眼被撕碎的衣衫,就這樣渾身赤裸地走了出去。

「慢著……」陽頂天道。

「哦,您改變主意了?」姬雅道:「那麼請來吧。」

「不。」陽頂天道:「我剛才變身成為墮落銀龍模樣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

「震撼。」姬雅道。

「難道沒有崇拜和熱情嗎?」陽頂天奇怪問道:「你們妖狐族對墮落銀龍,有著無以倫比的狂熱埃」

姬雅道:「第一,作為不語族,您只是比較靠近墮落銀龍的血脈,二者還是有本質的區別。第二,我是妖狐族,所以永遠只會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思考問題。」

「哦,明白了……」陽頂天點了點頭。

「您還有什麼事情嗎?」姬雅問道。

「沒有了。」陽頂天道。

「那我告辭了。」姬雅道。

……

重新穿著銀色錦袍的姬雅,重新回到了大殿之內。

「議長閣下,這個姜尚很危險。」姬雅道。

「是啊,很危險。」妖岐道:「服用了黑暗結晶后,竟然能夠出發墮落銀龍的外形,這無疑會引起整個妖狐貴族的最狂熱崇拜。墮落銀龍是整個小西天的圖騰,一旦讓貴族們看到他的變形,那麼這個姜尚很有可能會取代我,成為整個小西天唯一的領袖。」

「那麼?殺掉他?」姬雅道。

「不,不……」妖岐道:「那樣太暴殄天物了,或許有一天他會死,但卻是在他的利用價值完全耗盡的時候。」

姬雅道:「我還有一個擔心,原本無欲無求,無喜無怒的不語族,在服用了黑暗結晶之後,竟然產生了負面的情緒,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危險。因為很可能慾望也會因此而誕生,以不語族的智慧和天賦,一旦產生了慾望,加上妖狐族對他們的狂熱崇拜,很有可能他們會成為整個小西天的主宰。」

妖岐點了點頭。

姬雅道:「所以,我覺得有必要秘密獵殺整個小西天所有的不語族。」

妖岐點了點頭,道:「或許,這個使命仍舊要落在這位姜尚先生的頭上了。」

……

接下來的時間內,陽頂天這個假冒的不語族成為銀宮內最最尊貴的人,幾乎和妖岐議長並駕齊驅。

他可以去銀宮的任何一個角落,包括去看妖嬈母子。

當然,他唯獨不可以離開銀宮之外,因為擔心東離還有一些反叛者,會對他不利。

而妖岐在他面前,也變得無比的恭敬,完全和姬雅一樣行弟子之禮。

不僅僅如此,妖岐還公告整個小西天世界,他正式拜姜尚先生為師,終生聽從他的教誨。

並且在半個月之後,要為姜尚先生辦一個前所未有的宴會。

宴會就在銀宮舉行,屆時幾乎所有的高等貴族,都會受到邀請。

在宴會上,妖岐將正式行拜師禮,並聘請姜尚先生為小西天世界的終身制大賢師。

大賢師,地位在大賢者之上。

而妖岐曾經的老師永舍,原先就是大賢者,而後當選了議長。

卸任了議長之後,永舍也被奉為了大賢師。

所以,陽頂天成為小西天的第二位大賢師。

這是一個非常超脫的位置,幾乎不再議長之下,而且是終身制的。

於是,陽頂天這個假冒的不語族姜尚,成為了整個小西天最最尊貴的人。整個妖狐貴族對他的狂熱,又上升了一個全新的台階。

而他就職大賢師典禮,同時在半個月後的宴會舉行。

……

「大賢師閣下,十天之後,我將為你舉辦小西天有史以來最宏大的宴會。」妖岐道:「我已經派出了幾萬個使者,去通知小西天每一個大小部族的高等貴族了。」

「多謝。」陽頂天淡淡道。

「您見過了妖嬈母子,有何感覺?」妖岐問道。

「妖嬈借種成功,那個叫陽易的孩子,是半神之族。」陽頂天道。

妖岐眼睛一亮道:「聽說,那個孩子對您非常親近?」

「是的。」陽頂天道。

妖岐道:「這個孩子,以後會成為我的繼承人。在幾百年之後,他會成為整個西天帝國的首任皇帝,在千年之後,他就會成為混沌世界所有位面的唯一至高皇帝。」

陽頂天點了點頭,沒有任何回應。

妖岐道:「您也知道,我想迎娶妖嬈女士,但是很顯然她不準備配合,您覺得我應該怎麼辦?」

陽頂天搖了搖頭,同樣沒有回應。

「哈哈,我當然知道,在這件事情您不會幫我。」妖岐道:「那麼,我還有一件事情請您幫我如何?」

「請說。」陽頂天道。

「在銀宮的最深地宮之中,囚禁著一個人,他的腦子裡面有關於虛空裂火的秘密。」妖岐道:「我們都知道,虛空裂火在虛空邊境之中,那是另外一個位面。但我們卻不知道這個位面的入口在那裡,怎麼去這個位面。」

瞬間,陽頂天內心猛地一顫!虛空裂火,他終於聽到這個名詞了。

「而這個人知道?」陽爾知道虛空裂火在哪裡?怎麼去虛空邊境位面?」

「對,他知道。」妖岐道。

陽頂天道:「那您為何不自己去問?」

「他不會告訴我的。」妖岐道。

陽頂天道:「那你憑什麼覺得,他會告訴我呢?」

「他一定會告訴您的,因為您是不語族。」妖岐道。

陽頂天道:「你想讓他告訴我,然後我告訴你?」

「對。」妖岐道。

「那你憑什麼覺得我會告訴你呢?難道我的意志,還不如那個被囚禁者嗎?」陽頂天問道。

「你一定會告訴我的。」妖岐淡淡道:「好了,您這就去見那個地宮中的囚禁者吧。我也如同往日一樣,要去見妖嬈女士了。」

……

陽頂天在兩個無比強大的妖狐強者率領下,進入了深深的地宮甬道。

這兩個妖狐強者有多麼強?陽頂天不知道,反正在他們面前,陽頂天完全無法探測他們的能量級別。

這個深深的地宮甬道,真的是深邃到了極點。

有多麼深?一萬米?十萬米?甚至更深?

最後,到達了幾乎是幽冥地獄深處的一個地宮之內。

這裡,伸手不見五指,沒有任何光華,是極。

哪怕以陽頂天的修為,也什麼都看不見。

陽頂天走進了地宮的囚牢之中,後面的巨門緩緩關上,然後兩個不語族高手,徹底的遠離,返回到地面。

整個地宮之中,就剩下陽頂天,還有那個被囚禁者。

當然,事實上陽頂天完全看不到那個被囚禁者,甚至不知道他是否存在。

於是,他就要點亮火焰。

「不,不要點,這是一個無以倫比的能量囚牢,不能輸出任何能量,否則一切都會灰飛煙滅,包括你我。」忽然,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

陽頂天脫下了身上的衣衫,露出了身軀。

因為,他的身上符文,擁有天然的光芒。雖然很淡,但在極度黑暗中,已經顯得非常光亮。

然後,他看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隻雪白的狐狸。它的整個身體,都被特殊的能量黑線環繞,完全無法動彈。

「不語族,不語族……」那個狐狸發出了無比激動的聲音顫抖道,淚水幾乎洶湧而出。

「老師,老師,是你派來挽救小西天世界的嗎?」那隻狐狸仰天顫道。

陽頂天朝著他彎腰行禮道:「不語族姜尚,見過先生,請問先生貴姓1

那隻狐狸用最莊嚴的態度,拚命讓自己行禮道:「妖狐族弟子永舍,拜見不語族賢師1

頓時間,陽頂天徹底徹底驚呆了!

他,他是永舍?妖岐的老師,他最大的政治靠山。小西天歷史上最偉大傑出的議長,而且還是陽頂天到來之前,唯一的大賢師。

他不是避世遠遊去了嗎?怎麼,怎麼怎麼會被囚禁在這裡?

……

妖岐又一次去見了妖嬈。

而妖嬈,依舊抱著陽易,在畫板上畫畫。

只不過這次畫的,是西門焰焰了。

妖岐每一天,都要來見妖嬈母子的。而妖嬈對他,完全視如無物一般。

「她很美,是陽頂天的正妻,好像是叫作西門焰焰,對嗎?」妖岐微笑道。

妖嬈依舊當他是空氣一般。

妖岐繼續道:「你每天都在畫陽頂天的畫像,畫西門焰焰的畫像,看上去彷彿是為了和我對抗。是為了讓陽易寶寶記住,這些才是他的家人。而實際上,你這樣做,只是在對抗自己。」

妖嬈嬌軀頓時猛地一顫。

妖岐微笑道:「你其實是害怕自己淡忘了陽頂天,淡忘了雲霄城,你害怕有一天你會向我妥協,投入我的懷抱,所以你拚命地畫畫,讓陽頂天日復一日地銘刻在你的腦海之內。」

妖嬈的玉手一斜,頓時在畫布上,多了一條不該有的線。

妖岐道:「你對陽頂天,或許有家人的眷戀和熱愛,但是卻很難有男女的情愛。畢竟,你已經一千多歲了是嗎?而他,畢竟也是人類。我聽聞,你們之間彷彿除了肉體關係,就沒有任何其他了,事實上你們連相處的時間都很短,也談不上什麼愛情。而你懷中的孩子,幾乎是和他唯一的關聯體。」

妖嬈繼續安靜下來。

妖岐繼續道:「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也不怎麼逼迫你。因為我知道,終有一日,你會淡忘的。就算有刻骨的愛情,也經歷不了時光的洗刷,更何況你和她之前,僅僅只是孩子他媽,孩子他爸的關係。你畫吧,畫吧,有朝一日,你會越畫越模糊,一直到自己都徹底記不起來陽頂天的模樣了。」

妖嬈的嬌軀開始顫抖,嘴唇開始發白。

妖岐道:「當然,你的內心還在等待陽頂天的到來。如果他來了,哪怕沒能救你出去,只要出現在你面前一瞬間。那麼,所有的模糊都會變成清醒,然後你的心瞬間會發生異變,會對他產生無比濃烈的愛意。愛情這東西很簡單,也很玄妙。可是,他不會出現在你面前了。你儘管讓他不要來,但是你的內心,卻在渴望他來。而在這種渴望和等待中,你對他的印象,會漸漸模糊和淡忘,一直到你徹底投入我的懷抱。」

妖岐在下毒!在他妖嬈的心中下毒。

沒錯,妖嬈一直不想讓陽頂天來,她想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等待陽易的強大,然後將她帶回到雲霄城。

而妖岐卻給她種下了一顆種子,等待陽頂天來。

而陽頂天最終沒有來,妖嬈的內心就會覺得這是一種背叛,最後在憤恨和失望中,改變自己的心。

這就是妖岐給她的內心下的毒。

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對手!

見到媽媽的手在顫抖,陽易忽然拿過了媽媽手中的畫筆,然後朝妖岐張開了雙臂。

妖岐一愕,然後瞬間受寵若驚。這是半神之族啊,他未來所有的希望。而這個半神之族,永遠是對他冷淡的,他一直都想抱一抱,可對方永遠都不理會,此時陽易寶寶竟然主動伸出了雙臂。

妖岐呼吸一促,然後立刻伸手抱住了陽易寶寶。

「陽易,不可以認賊作父。」妖嬈頓時怒道。

陽易寶寶漂亮到了極點的面孔朝著妖岐一笑,妖岐也趕緊回之一笑,彷彿要把所有的情感和討好,都凝聚其中。

然後,陽易寶寶用畫筆,緩緩地在他的脖子上一劃。

這是紅色的畫筆,在妖岐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鮮血一般的紅色印記。

割喉!

沒錯,陽易寶寶給了妖岐一個割喉禮!用血紅的畫筆,割他的喉嚨。

那就意味著,在未來,會用鋒利的刀刃,真正割開他的喉嚨,而到時候流下的就不是紅色的顏料,而是真正的鮮血!

妖岐瞬間震撼了,整個身體,彷彿被定身了一般,無比僵硬,一動不能動。

全身其他地方,彷彿徹底消失了感覺,唯獨脖子上的那道冰涼,無比的清晰。

那明明是畫筆,但是他卻真的感覺到,自己的喉嚨彷彿被割開了一般。

良久良久之後,妖岐在將目光落在這個無比漂亮的小臉蛋之上,他寶石一般的大眼睛裡面,依舊充滿了天真和安寧,漂亮得不像人類的面孔,依舊無辜地看著他。

彷彿,剛才那個割喉禮,不是她畫的一般。

畫完之後,陽易寶寶朝著媽媽張開雙臂。

妖嬈驚呆了,本能地抱回了寶寶。而陽易拿過另外一支畫筆,指著畫布上的面孔奶聲奶氣道:「焰焰媽媽。」

良久后,妖岐彷彿才恢復了動彈,望著陽易寶寶道:「神族,神族,真的是神族。」

然後,他猛地仰天長笑道:「哈哈哈哈,只有這樣的神族,才配得上做我的繼承者。陽易,你長大了才會知道,誰才是娜恕N一你得到虛空裂火,我會為你得到娜迦帝國的遺址。我會為你打下一個大大的帝國,不出三十年,你就會成為整個西天帝國的太子1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謝謝大家月票。

感謝莫笑痴情太痴狂和火書蟲的一萬起點幣也感謝其他兄弟的打賞和月票,糕點深深拜下!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