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九五:妖嬈母子!偉大結盟!(2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東離道:「那如果,他成功的欺騙了您,並且已經睡掉了您曾經的未婚妻。而且,此時正潛伏在您的身邊,打算將妖嬈和她的孩子也一併偷走呢?」 妖岐目光一縮道:「你,什麼意思?」 東離道...

「見誰?」陽頂天問道。|

姬雅道:「見到,你就知道了。」

然後,她直接轉身走出。

儘管兩個人發生了超乎尋常的負距離接觸,但是兩人關係卻陷入更陌生的地步。之前姬雅還行弟子之禮,照顧得無微不至。現在,已經完全不行客套虛偽之禮了,兩個人的關係頓時變成了冷冰冰的陌生。

走過了長長的廣場,還有經過了一道華麗而又宏偉的巨大天橋。

最後,來到一個美輪美奐的院落。

這個院落,種滿了美麗的紅葉。此時,正飄飄洒洒,美不勝收。

推開華麗的水晶大門,進入到一個夢幻的宮殿內。

因為這座宮殿,有相當部分是露天的,因為這座宮殿到處都種著紅葉,包括屋頂之上。

陽頂天頓時看到了那兩個夢牽魂繞的身影。

妖嬈穿著雪白的輕裘,抱著漂亮無比的寶寶陽易,正在一個畫板面前作畫。她的小手,牽著陽易更小的小手在畫。

畫的正式陽頂天,一邊畫一邊嬌聲道:「喏,這是爸爸的眼睛,爸爸的眼睛看起來很老實,其實很不老實。你爸爸一張臉上,也就這雙眼睛還能看了。」

聽到這句話,陽頂天頓時心中猛地一顫,彷彿被電流打過一般,渾身的酥麻。

他和妖嬈,談不上什麼真正的愛情。說白了,就和古代奉子成婚的男女沒什麼區別。談不上愛情,但是說愛人總是可以的。

愛人,親人,她隨便一句話,就可以勾起你的心弦。

剩下陽易之後,妖嬈已經徹底定為人形的。否則。她回到小西天還會有些變化的。但此時的妖嬈,和在雲霄城的妖嬈,幾乎沒有任何兩樣。

反而陽易小寶寶有了些許的變化,小耳朵變得可愛了一些。原本是非常近狐的耳朵,而此時反而更加靠近人類一些了。

還有,小臉比在雲霄城稍稍長了那麼一點點。眼睛更亮了,瞳孔之內甚至有一個斑斕的世界。

總之,在人類國度,陽易只是看起來非常非常的漂亮。然而在小西天,完全一眼就能讓人看出他的不同。甚至,他身上還有一股非常特殊的氣場,一靠近就讓人覺得有些安寧眷戀的氣常

「來,寶寶,另外一隻眼睛。寶寶畫。」妖嬈道。

陽易拿著畫筆,開始畫陽頂天的另外一隻眼睛。

他畫得並不快,但是卻沒有停頓,也沒有太多的思考,而是非常自然流暢地畫了出來。

然後不僅僅是陽頂天驚呆了,連妖嬈也驚呆了。

因為陽易畫的眼睛,更加充滿了細節。她捕捉的是曾經陽頂天的一個表情,當時陽頂天在做什麼?哦。對了,是在表揚楊一臣。

楊一臣因為父親的離去和傷害。所以已經變得非常敏感。也非常渴望得到別人的保護和愛惜,所以陽頂天從來不會吝嗇對他的表揚和關注,會認真去聽他說的話,然後給予最真誠和美好的回答。

陽頂天和孩子們呆的時間非常短,但只要在一起的時候,他都願意很努力讓孩子們感覺到他的愛意。

而這一幕。顯然讓陽易寶寶非常記憶深刻,所以自然而然就畫了出來。

不到兩歲的他,甚至有一種照片式的記憶了。很多細節,比他的母親妖嬈都要記得清晰。

所以,在母子的合作下。一個活靈活現的陽頂天,出現在幾個人的眼前。

「寶寶真乖,真厲害。」妖嬈吻了陽易一口,然後道:「畫完了爸爸,我們再畫奶奶,畫焰焰媽媽,畫陽驪哥哥,楊一臣哥哥,寧寧大姐姐,陽沁姐姐好不好,我們把家裡的每一個人,都畫一遍,對不對?」

陽易依舊認真地畫,小臉甜甜地笑,然後用力地點頭。

「姐姐。」姬雅喊道。

妖嬈彷彿才注意到有人來一般,然後抱著陽易道:「寶寶,喊阿姨。」

陽易轉過小臉,喊道:「阿姨。」

然後他目光落在陽頂天臉上,頓時一愕,然後停止了作畫,就這樣望著他,亮亮的大眼睛,彷彿在找尋某種特殊的感覺。

此時,妖嬈才第一次正眼看陽頂天,也微微一愕。

陽頂天自己,非常非常親密的人,依舊是能夠從自己的面孔輪廓找到陽頂天的痕的,但絕對要非常非常親密的人。

但陽頂天現在的變化是驚人的,一張已經和人類完全迥異的面孔,甚至連身體構造都有些變化了,而且身高已經足足將近兩米。

尤其是一雙眼睛,不管是瞳孔還是眉眼,已經和人類非常的不一樣了。

「姐姐,這位是不語族的智者,姜尚先生。」姬雅道:「當然,也是我的未婚夫。」

妖嬈目光更加愕然,上上下下望著陽頂天良久,她沒有在輕嗅,但是陽頂天知道她在嗅著陽頂天特殊的氣息。

人類是不能讓雌狐發情的,陽頂天是例外。

而就是他身上的這股氣息,才讓妖嬈發情。但是,剩下了陽易之後,妖嬈體內關於妖狐一族的所有特殊能量,彷彿完全消失了。她就如同一個完整的人類女人了,所以和陽頂天在一起,也無關乎發情什麼了,但她們親熱的時候,就是因為想親熱了,而無關乎什麼能量了。

所以,妖嬈已經嗅不出陽頂天體內的黑暗玄火氣息了。

她的目光在陽頂天臉上凝視良久,然後朝姬雅道:「你確定?」

「我確定。」姬雅道。

此時,陽頂天朝著陽易張開雙手要抱。

妖嬈目光一鎖,但是陽易小寶寶卻主動張開了雙臂,使得她一愕。

陽頂天將陽易抱在懷中,有些貪婪地嗅著他身上的奶香味,還有他輕輕柔柔的身體。

在雲霄城的時候,因為要抱陽沁。所以抱陽易的時候並不多。如今抱在懷中,竟然有一種全世界都在懷中的感覺。

陽易寶寶的那種獨特的氣息,讓陽頂天彷彿瞬間覺得自己無比強大。

這是一種非常玄妙的感覺,擁抱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妻子,會讓自己覺得強大。因為只有強大了。才能保護他們。

當然,他此時不能擁抱妻子。

其實,他也不應該擁抱陽易寶寶,會非常容易讓姬雅看出破綻。

但是,這無所謂。不語族智者的行為,都可以得到解釋,甚至不需要解釋。

此時,陽易寶寶被抱在懷裡,他的胳膊樓主陽頂天的脖子。小手在他的背上輕輕地寫著:爸爸。

沒錯,是漢字的爸爸。

陽頂天的心,彷彿被投進一顆萬斤巨石一般。

他和寶寶們在一起的時候,偶爾會教他們寫漢字。這種語言,他準備只交給自己的孩子們。不過可惜,還沒有教幾個字,就匆匆離開了。

而此時,陽易寶寶在他背上寫的。就是漢字的爸爸。

陽易竟然認出了自己,他竟然認出了自己。陽頂天內心的震撼,完全無以言表。

怎麼可能?陽易寶寶僅僅才一歲多,自己從頭到腳,從裡到外,都發生了無比巨大的變化,他怎麼還能認出了自己。

……

另一種恢宏的大殿之內。

東離和幽冥海使者。前來拜見妖岐議長。

「魔王問天陛下之義子,蛇人帝國之丞相東離,拜見尊敬偉大的議長閣下。」東離進來后,躬身行了一禮。

「幽冥海之主無逅特使華黎,拜見議長閣下。」後面。一個渾身面紗的女子,穿著美人魚服飾,款款行禮,曼妙婀娜。

「請坐。」妖岐並沒有起身,對於人類,他也不想虛偽的做戲。

坐下之後,妖岐道:「非常感謝東離閣下將吾妻妖嬈之事告之。」

「這是我應該做的。」東離道:「能夠為偉大的議長閣下幫忙,東離非常榮幸。」

妖岐道:「那麼東離閣下此次前來,有何目的?」

東離道:「妖岐閣下可知,許多年前,小西天派往人類國度的雌狐,成千上萬。但借種成功者,卻唯獨只有妖嬈一人,議長可知是為何?」

妖岐道:「因為陽頂天這個人類的特殊性。」

「不。」東離道:「或許陽頂天非常之特殊,但這絕對不是他成功讓妖狐雌性發情孕育的理由。真正的理由,我們已經徹底掌握,並且我也能夠做到,我也可以讓無數的妖狐雌性發情孕育。」

「哦。」妖岐目光一顫道。

東離道:「議長閣下想想看,如果您擁有一大批半神的後裔,那未來整個小西天,就會變成您一個人的帝國。什麼九大部族,什麼部族議會,就會全部不存在。您會創建一個偉大的帝國,您會成為這個帝國唯一的主人,您的皇位會幾百年,幾千年地獨佔下去。」

妖岐面色一股潮紅道:「果然是非常非常誘惑的遠景,那麼東離閣下想要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呢?」

東離道:「兩件東西,第一,虛空裂火。第二,小西天和萬滅神殿的徹底結盟。」

「結盟?有這個必要嗎?」妖岐道:「再說,結盟要對付誰呢?總不能是人類陽頂天的光明議會吧。」

「陽頂天?他不值一提。」東離道:「這是一個世界上最偉大,也最強大的結盟。北方娜迦族的後裔,強大的蛇人帝國。西南幽冥位面,擁有數千聖級強者的幽冥帝國。再加上擁有幾千年文明歷史,偉大墮落銀龍之血脈的小西天,哦,或許未來會變成銀龍帝國,還有我們即將統治整個人類國度的邪魔帝國。這世界上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四個帝國,就構建成為一個偉大的聯盟。」

妖岐目光猛地一縮,道:「那麼,這個偉大聯盟的敵人,是誰呢?」

「混沌之神。」東離道:「操縱整個世界命運,無人知道他的存在,他卻無所不在的混沌之神。只要我們擊敗了他,就擊敗了神賦予我們的命運。我們就能稱霸宇內,甚至離開混沌世界,我們的帝國可以征服星辰大海。」

妖岐吸了一口氣道:「真是偉大的幻想!但我就想問一句。我也知道混沌之神的存在,還有他對我們所有人無情的操弄,但是……請問他在哪裡?一個連敵人都不知道在哪裡的戰爭,是沒有意義的。」

東離道:「我至高無上的魔王陛下,已經知道了神的方位,而且他也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知道混沌之神在哪裡的人。為了打敗混沌之神。他甚至故意輸掉了二百年前的滅世之戰。」

「哦……」妖岐大笑道:「原來,二百年前人類國度的滅世之戰,問天閣下是故意輸掉的?」

「當然1東離道:「否則,憑藉虛無飄零,又怎麼能夠擊敗我偉大的魔王問天陛下。而如今的虛無飄零,已經成為我們同樣偉大的魔后陛下。」

「那麼,為什麼的?」妖岐道:「為何問天陛下,在二百年前要故意失敗呢?」

「他在等一個人。」東離道。

「誰?」妖岐問道。

「神之代言人,陽頂天。」東離道。

「哦?」妖岐微笑道:「那就好笑了。你明明說他不值一提,如今他的分量怎麼又高到如此地步呢?」

「他本人當然是微不足道,甚至所謂的神之代言人,也完全不值一提。」東離道:「但是,他確實一個棋子,將所有人都串聯起來的棋子。沒有他的出現,幽冥帝國的無數強者,就無法離開位面。沒有他。妖狐一族的半神後裔就無法誕生。沒有他,蛇人帝國的半神後裔也無法誕生。總之。他就是那個關鍵的棋子,讓我們偉大聯盟擊敗神的棋子。而如今,這個棋子的使命已經結束了,所以他也可以死去了。」

妖岐微微一笑道:「東離閣下的話,非常的鼓動人心。那麼如你所說,想要讓你為妖狐一族誕生半神後裔。虛空裂火是必要條件,對嗎?」

「當然。」東離道。

妖岐笑道:「那我為何要捨近求遠呢?我為何不直接和陽頂天進行合作呢?一個偉大的帝國,尋找一個弱者聯盟,或許更加的智慧。」

東離道:「可是這已經不可能了對嗎?您搶走了陽頂天的妻子和兒子,你們已經仇恨如海了。而且。您在雲霄城大開殺戒,這完全不像是您要和他合作的樣子。」

妖岐道:「東離閣下難道沒有聽過一句話嗎?正所謂,以抗爭求團結,則團結存。以妥協求團結,則團結亡。」

東離道:「我明白您的意思,您是想要讓他先畏懼,再妥協。但是您完全不了解這位陽頂天,他是不可能屈服的,甚至他也不會畏懼,在他非常非常弱小的時候,他都沒有學會畏懼,更別說此時。」

「那可不一定,據我所知,他非常非常在意自己的家人和孩子。」妖岐淡淡道:「所以,我覺得我和陽頂天的合作,還是非常大空間的。或許,我非常有必要再次去雲霄城,邀請陽頂天的哪個妻子,或者那個孩子,來我銀宮做客。」

這個妖岐,還真是不折手段啊,陽頂天真的沒有想到,他還有繼續綁架他兒女的打算。

東離道:「如果陽頂天此時就在您的身邊,您覺得怎麼做呢?」

妖岐道:「廢掉他的一切修為,包括腦子,只留下他作為種馬有用的那一部分。」

東離道:「那如果,他成功的欺騙了您,並且已經睡掉了您曾經的未婚妻。而且,此時正潛伏在您的身邊,打算將妖嬈和她的孩子也一併偷走呢?」

妖岐目光一縮道:「你,什麼意思?」

東離道:「陽頂天已經消失在雲霄城了,也不在中京。而恰巧,小西天內就多了一個所謂的不語族姜尚,您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妖岐道:「你的意思是說,姜尚就是陽頂天假冒?」

東離道:「此人可是非常之姦猾,一切皆有可能。」

妖岐道:「但是,不語族的模樣卻是無人可以冒充的。」

東離道:「但是,又有幾個人真正見過不語族,就連您自己也沒有見過,對嗎?我知道您的老師曾經見過,但他已經避世遠遊去了,不知所蹤。所以,其實幾乎沒有人真正見過不語族,只是理所當然地把一個假冒者當成了不語族,對嗎?」

妖岐眉頭微微一抖,沒有說話。

東離繼續道:「我想問一句,如果姜尚就是陽頂天,您準備如何做?」

「那他就觸怒了一個王者的逆鱗,完全罪無可恕1妖岐淡淡道:「我會殺掉他,並且會控制著妖嬈親手殺掉他,在陽易的面前殺掉,這對他來說就是最殘忍的死法。」

東離笑道:「那正好,我身邊剛好帶來了一個對陽頂天無比之熟悉的人,哪怕化成灰也認得出來,正是他的生死仇敵!我能否讓他們進來。」

「當然。」妖岐道。

然後,兩個身影走進了這無比宏偉的大殿。

楊錚,還有比不死小強還要小強,不知道幾姓家奴的西門懼!

「雲霄城真正繼承人楊錚,西門焰焰之原未婚夫,楊錚,拜見議長閣下。」

「雲霄城原城主西門無涯義子,西門懼,拜見議長閣下。」

「果然是熟得不能再熟。」妖岐招招手道:「來人,去請不語族的姜尚大人進殿1

「是1兩個妖狐族高手,直接閃現消失在殿宇之後。

……

註:第二更五千字送上,雙倍月票好像只有兩天了。老大們,拜求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