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九零:真正王者!智伏妖岐!(1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全是敬而遠之,避之如諱。 所以,從內心上,他對陽頂天這個不語者,當然也是極度不屑的。 但是,出於政*治秀,他還是不得不用恭敬的態度請教,可是眼前這個不語族,無比傲慢地坐在哪裡,一字不言...

兩天後,陽頂天終於見到了這個妖狐一族最年輕的議長。。當然,也是他在小西天最大的敵人。

毫無疑問,在妖狐一族中,他算是長得不太漂亮的。

將近一米九的身高,使得他看起來太高了,而且還有些偏瘦。尤其眼睛深,而且狹長。

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非常不好相處。

對於妖岐,陽頂天還有幾個誤解。

第一個誤解,他之所以當選了議長,並不是因為他的修為高。沒錯,他的修為是比妖驪高出許多,但是在小西天,絕對排不上第一,甚至還不能排進前幾名。

他之所以當選了議長,更多的完全是因為他的政*治魅力,和這個人的領袖氣質。

第二個誤解,他之所以當選了議長,並不是因為他出身高。事實上,他的出身還不如妖驪,妖驪好歹也是一族之少主。而妖岐則是一個孤兒出身,只不過後來成為了金阿部族首領的義子。

在非常年輕的時候,妖岐就呈現了非常出色的才華,短短數百年,就讓一個金阿部族從三線,躋身到九大部族之一。

而金阿部族的首領,曾經想親上加親,讓他入贅,然後進而讓他繼承族長之職。

但是,妖岐捨去了這個唾手可得的榮華富貴,轉投到大賢者永舍的門下為弟子,修鍊武道,哲學和政*治。

三百年前,大賢者永舍,成功當選了西天世界的部族議會議長,妖岐成為了他的助手。

後來,永舍連任了一屆議長后,就開始徹底退隱。過去這一百年間。妖岐成為了部族議會的大仲裁者,負責裁決九大部族的爭端。

然後,這一次的議長緩解選舉中,應該得到了他老師的全力支持,還有影戈族,金阿部族的完全支持。他以一千三百歲的年紀,成功當選了議長,也成為了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議長。

當然,其實他的日子也並不太好過。因為,他這次當選議長得到的票數,也算是歷屆來最低的,完全是險勝。在小西天世界,他也有很多的反對者,尤其他擔任大仲裁者的時候。得罪了許多人。

所以他不但是最年輕的議長,也是最有爭議的議長。

……

而不語族姜尚的降世,對於妖岐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機會,當然也是一個巨大的風險。

因為,妖狐貴族對於不語者的崇拜,完全是狂熱的。所以只要能拉攏不語者姜尚在自己身邊,那麼對自己穩固議長之位。甚至未來的執政,都有巨大的好處。

但如果這個不語者對自己產生了反感。甚至有不利的言論出現,那麼自己的處境就會雪上加霜。

所以,在發現了陽頂天這個假冒的不語者后,作為妖岐的絕對盟友影戈族,立刻第一時間將他帶到了王宮中,然後用最最恭敬的態度招待了他。

得知了這件事情之後。陽頂天內心也不由得一陣譏諷。

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傻子啊,原來自己的岳父大人妖怒二世,對自己表現出來的恭敬,有大部分都是假的啊,都是為了他的好女婿妖岐爭取政*治資源埃

瞬間。陽頂天就覺得自己這個岳父大人臉上的笑容,充滿了現代地球政客的虛偽。

陽頂天也第一次感覺到了,混沌世界人類國度的政*治水準是相當底下的,而小西天的政*治水準,完全有了現代地球國家的神韻了,甚至有過之無不及。

而自己這個所謂的假冒不語者,在剛剛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成為了工具了。

不過,有一件事情是徹底不用擔心了。那就是,自己假冒不語族的身份永遠不會被揭穿了。就算自己是假的,妖岐也會拚命說成是真的。

所以陽頂天現在有一個疑問了,那麼自己這個小姨子姬雅對自己的狂熱,到底是真還是假的呢?

……

「我老師在三百多年前,曾經有幸見到一位不語族的先賢,二人僅僅只談論了一個晝夜,但是卻讓我的老師受益終生,足足數百年方才領悟那位先賢不到一半的智慧。」妖岐同樣非常恭敬有禮地坐在陽頂天的面前,道:「今日,妖岐有幸能夠得到先生教誨,也定能受益終生。」

小姨子姬雅,走在陽頂天的身邊,恭敬地侍茶。

陽頂天只是微微笑了笑,沒有回答。因為作為一個不語族,不需要回答。一眼就能看穿妖岐的目的。

他並不是真的想要來請教自己什麼問題,眼前這個妖岐,毫無疑問是極度自負的那一種。他要的,僅僅只是一個政*治秀而已。

就如同他的老師,和上一個不語族談論了一天一夜,受到了不語族智慧的熏陶。

但實際情況如何,鬼知道?就算兩個人在那裡談怎麼日女人也毫不奇怪。只要讓所有人知道,他們談了一天一夜,就可以了。這是一個政*治資源,利用妖狐族對不語族的崇拜,而產生的一個政*治資源。

所以,接下來妖岐不管說什麼,陽頂天都微笑不語,甚至魂飛天外。

頓時,妖岐臉上也有些不好看了。因為,他內心中對不語族,是完全不屑的,覺得這些不語族孤僻愚蠢,如果要向他們學習,妖狐族早就絕種了。若不語族真的如此智慧,又何至於到滅族絕跡的地步。

他的老師永舍,確實和某個不語族聊了一天一夜。然而聊完之後,他恭恭敬敬地送那個不語族離開之後。第一時間就去了金碧輝煌的茅房,拉了足足半個時辰。

妖岐問為什麼,他老師說,一個好色的男人,和一個禁慾者說話,會有什麼後果?

妖岐搖頭?他當然不是不知道,而是讓老師說。

永舍道:「結果就是,那個好色的男人。有可能變成陽痿。」

妖岐奇怪道:「這是為何?」

永舍說:「因為,那個禁慾者不斷地和你洗腦說,所謂美女和大便沒有什麼區別。這種話說了一萬遍之後,就會讓你中毒,當你看到美女的時候,你就會想到大便。那是不是就陽痿了?」

妖岐道:「老師,那就奇怪了,怎麼美女能夠和大便聯繫在一起呢?美女死後變成白骨,還說得通。」

永舍道:「因為,白骨沒有大便那麼噁心埃那個禁慾者,會把美女身上的這層皮掀掉,然後告訴你說,這層皮下是噁心的油脂,還有血淋淋的肉。和豬肉沒有什麼區別。然後,會扒開肚皮,指著裡面綠油油的腸子說,這腸子裡面就是大便。所以,美女和大便也沒有什麼區別。然後告訴你,所謂的美女,都是來源於你的幻想。然後,所謂的權勢。功業,也全不是虛幻一常你說。聽了這一天一夜的劇毒,我是不是該去排解掉?」

妖岐當時道:「師傅,我,我怎麼聽得好像有些道理埃」

永舍道:「當然有道理,我問你,你覺得世界上最最愚蠢的人是什麼?」

妖岐道:「自作聰明者?」

永舍道:「不。自作聰明者,起碼讓自己舒坦了。真正的愚蠢,是看穿了一切,是智慧到了極點,把一切看得太透。所以失去了一切**。一旦到達了這種地步,那他就可以去死了。反正,你活著也沒什麼意思,對嗎?」

妖岐點頭。

永舍繼續道:「所以,世界上最大的愚蠢,就是所謂的智慧。你說他的話有道理,當然有道理,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真理,看上去都很有道理。但是所有的真理,都是愚蠢的。你想要不愚蠢,很簡單,你去玩弄這些真理,利用這些真理,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了。」

所以,妖岐長期以來,蔑視一切權威。而且,對不語者消極避世的言論,也完全是敬而遠之,避之如諱。

所以,從內心上,他對陽頂天這個不語者,當然也是極度不屑的。

但是,出於政*治秀,他還是不得不用恭敬的態度請教,可是眼前這個不語族,無比傲慢地坐在哪裡,一字不言。

妖岐是王者,當然覺得自己受到了冒犯。而一旦有人冒犯他,別說是不語族,就是任何人,也休想逃脫人間蒸發的命運。

所以,他臉上依舊帶著笑容,但目光已經寒冷道:「莫非先生認為我愚蠢之極,不堪指教嗎?」

陽頂天道:「你若愚蠢,天下便無聰明之人。」

妖岐道:「那姜尚先生為何一言不發?」

陽頂天道:「你心中不喜我,也對我不語族的言論如同蛇蠍,我又何必多言。你想要什麼,我配合你便是,你我自行其事一天一夜便可。」

陽頂天的話非常直接,你想要那我作秀,我也成全你。我們兩人呆坐在裡面一天一夜就好了,至於什麼徹夜長談那就免了。

頓時妖岐面孔一陣抽搐,心中覺得老師果然說得沒錯。這些不語者都是又臭又硬,自詡看穿一切。

他心中怎麼想是一回事,但被陽頂天說破,又是一回事。

頓時間,他好勝心起來,臉上所謂的恭敬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極度自負的傲慢,道:「先生說得不錯,我對你們不語族的信條非常反感,甚至覺得完全一無是處。若完全按照你們無欲無求的態度,那不僅僅是小西天,整個混沌世界早就滅亡了。**,是所有文明種族賴以生存的根基,是所有文明種族發展的絕對動力。若你們不語族真的是所謂的智慧之族,那何至於到如今幾乎滅亡絕跡?」

陽頂天微微一笑,並沒有反駁,而邊上了姬雅頓時充滿了不安,不由得充滿惶恐地朝妖岐望去一眼。

「沒錯,和不語族長談一天一夜,對我會有巨大的好處。很多妖狐族會覺得,我得到了智慧之族的認同和熏陶。」妖岐冷道:「但既然先生如此態度,那這個名望,我不要也罷,告辭了1

然後,妖岐便要起身走出。

「你何時殺我?」陽頂天忽然道。

妖岐一頓,繼續朝外面走出,沒有回答,也沒有否定。

陽頂天當然猜的沒有錯,既然不歡而散,妖岐就必殺自己這個不語族。

因為,不語族有太多的崇拜者,一旦發表了對他不利的言論,那後果就是巨大的。所以,妖岐走出的一剎那,就絕對不允他活在世界上了。

當時,陽頂天完全沒有阻攔,任由妖岐離開了房間。

頓時,姬雅跪在他邊上,道:「先生為何如此?這樣您會丟掉性命的。雖然您是萬人敬仰,但是妖岐閣下想要殺你,依舊不費吹灰之力。」

陽頂天只是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和妖岐接觸的這短短一刻鐘,陽頂天就清晰地感覺到,這或許是自己見到的第一個真正的王者了,而且是一個野心滔天,殺伐果斷的雄主。和中國歷史上的那些優秀地方,非常之相似。

海心女王都不能算是真正的王者,因為她過於陰柔狠毒了,目光也過於狹隘了。

接下來,陽頂天就要判斷,他是不是一個真正優秀而又強大的帝王了。

因為一個帝王,聰明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性格,和胸懷。這種胸懷,基本上會衍生為自我批評,自我否定,和自我懷疑,最後轉變成為正確的思維。

這個妖岐,對不語族的偏見和蔑視,已經根深蒂固。

如果,他接下來想辦法殺掉陽頂天,那麼他就只是一個王者而已。

但如果他沒有殺掉陽頂天,而是逼迫自己去了解反感的不語者,然後確定自己判斷是否正確,才決定要不要殺掉陽頂天。

那麼,那就是一個優秀的王者了。

所以,他假如沒有殺掉陽頂天,那他反而是對人類國度,更加危險的敵人。

……

陽頂天的預感沒有錯,眼前這個妖岐,果然是一個優秀的王者。

幾個時辰后,他再次來到陽頂天的面前,道:「我對不語族的判斷,全部老源於我的老師。所以,這就產生了偏見。這是非常危險的行為,會將我帶往錯誤的方向。所以,我要真的了解,你們不語族是否真的智慧,是否真的對這個世界有害。」

陽頂天朝他點頭。

妖岐道:「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你回答對了。就活下來,回答錯了,就死!你知道,我殺你不費吹灰之力,而且也不會有什麼嚴重後果。」

陽頂天又點了點頭。

妖岐道:「我的這個問題是:你覺得,我現在最擔心的事情是什麼?換句話說,當選議長后我最想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陽頂天目光一縮,回答對就活,回答錯,就死!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月票!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