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七七:幽冥落幕!征服海心女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那我該怎麼辦?」凌舞驚道:「我,我不像變成上癮者和墮落者。」 「直接對抗是不行的。」吳幽冥道:「就如同你是一艘小船,而邪靈一條奔騰的大河,你想要逆水行舟。根本就是痴人說夢。唯一的辦...

蛻變后,凌舞趕到了中京,見到了吳幽冥!

「感覺怎麼樣?」吳幽冥朝凌舞望去。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眼.快么?

凌舞變美麗了那麼多,他不由抱於驚艷的眼神。

「感覺很奇怪。」凌舞道:「和想象中的不一樣,本以為那種黑暗可怕的感覺,會瞬間籠罩我的全身,讓我無法抵擋。但誰知道不是,而是一種輕飄飄的,彷彿無比迷離,無比幸福的感覺。我有些無法形容,總之感覺整個人都很興奮,彷彿飄飄欲仙一般。」

「這就對了。」吳幽冥道:「邪靈能量,就是這樣潛移默化,讓人深深地墮落。你的這種興奮和幸福感,會持續很長的時間,因為你原本過於弱小了。等過了一段時間,這種興奮和幸福感漸漸淡去的時候,你就會變得無比難過,頹喪,以至於瘋狂再去追求這種感覺。而能夠帶來這種感覺的,便是能量的強大,權勢的高漲,所以你只能拚命地去追逐權勢和力量,讓自己越來越強大,而且毫無止境,直到你的意志完全被邪靈能量所統治。」

「那你呢?」凌舞問道:「一等邪靈,讓你直接突破了半聖,你會感覺到興奮和幸福嗎?」

吳幽冥用力搖搖頭,道:「小舞,我和你不一樣的,我的過去太過於漫長和沉重,以至於這麼一點點興奮,完全無法抵消內心的迷茫。所以突破半聖,非但不能讓我興奮,反而讓我更加的頹喪。包括東方冰凌,一等邪靈能量帶來的強大,只能讓她無比的痛苦。你知道,她原本是隱宗之主,她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天下第一人。但現在一等邪靈,已經毀掉了她所有的努力。」

接著,吳幽冥笑道:「好了。不說我們了,說說你。和陽頂天談得怎麼樣?」

「很好埃」凌舞道:「至少我不再恨他,轉而痛恨我自己了。」

吳幽冥道:「儘管這是更深一步的執念,但也算是進步。陽頂天是怎麼勸你,讓你放棄自殺的?」

凌舞道:「她說我現在自殺而死,這一生就太沒有價值。所以,要我努力尋找自己的價值,第一步就從戰勝邪靈意志的侵襲開始。」

吳幽冥道:「他你戰勝二等邪靈,並不是目的。而是讓你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待問題,拓展你的心胸,從而進一步尋找你的人生價值,知道嗎?」

凌舞點點頭。

吳幽冥道:「二等邪靈,就彷彿是一種讓人上癮的魔物。那種幸福和興奮的感覺,讓你拚命追逐,直到欲罷不能,最後邪靈完全控制你的意志,讓你變成它的工具,瘋狂地追逐強大。」

凌舞顫聲道:「那。那我能抵禦嗎?」

「直接的抵抗,是沒有意義的。」吳幽冥道:「因為你現在能夠拒絕內心的興奮和幸福感嗎?」

凌舞搖頭,道:「我無法拒絕。事實上我之所以第一時間返回中洲,是因為我害怕我抵擋不住內心的幸福感,會衝到陽頂天的面前去求愛。因為我感覺到,這種幸福感正在漸漸摧毀我的強烈的自尊心。」

「沒錯,它就是這樣實現控制你的目的。」吳幽冥道:「在不知不覺中,瓦解你的意志。」

「那我該怎麼辦?」凌舞驚道:「我,我不像變成上癮者和墮落者。」

「直接對抗是不行的。」吳幽冥道:「就如同你是一艘小船,而邪靈一條奔騰的大河,你想要逆水行舟。根本就是痴人說夢。唯一的辦法,就是順流而下。」

「那。那不是墮落和迷失嗎?」凌舞道。

「你不但要順流而下,而且還要比河水流得更快。你要超過它的速度。」吳幽冥道:「現在你趕到無比的滿足和幸福,這種感覺會持續幾個月的時間。然後,你會陷入極度的空虛,你會拚命去追逐強大來填補自己,以達到再一次的滿足。可是,我們不要給他空虛的機會,我們拚命地追逐,拚命地滿足,滿足,超過二等邪靈所需求的能量,這樣你就會漸漸麻木,你就能徹底解放出來。」

「那,那你也可以這樣。」凌舞道。

「我,我不行。東方冰凌也不行,我們是一等邪靈,可以隨時控制壓制我們的意志。」吳幽冥道:「你或許不知道,現在指使東方冰凌做任何事情的,已經不是她自己的,完全是邪靈的意志。邪靈壓制了東方冰凌所有的意志,只要稍稍鬆懈,你知道會發生什麼嗎?」

「東方冰凌自殺。」凌舞道。

「對,東方冰凌會自殺。」吳幽冥道:「所以我聽說過,東方冰凌在剛剛魔化的時候,就曾經定下了和陽頂天的決鬥,我曾經仔細想過,從東方冰凌的立場上,這種比武是沒有必要的。所以我懷疑,這個比武是東方冰凌給自己設下的一個陷阱。」

「她,她想要讓陽頂天殺了她,在比武中,她積攢蟄伏了幾年的意志,會瞬間爆發,然後讓自己輸掉決鬥,死在陽頂天的劍下?」凌舞道。

吳幽冥道:「這僅僅只是我的猜測,因為我不管從哪一方面去想,她都沒有必要和陽頂天決鬥。事實上,那個時候,她面對陽頂天已經沒有任何戰鬥的**了,而魔化之後,更加沒有了。」

「為什麼說魔化之後,她對陽頂天沒有戰鬥**?」凌舞疑惑道。

「首先,在邪魔道的使命中,我才是唯一對付陽頂天的棋子。」吳幽冥道:「而厲冥也有一定的戰鬥**,因為他深愛東方冰凌,所以妒忌陽頂天。唯獨東方冰凌自己,當時沒有任何戰鬥**,卻提出了決鬥。所以唯一的解釋是,她想讓陽頂天殺了自己,然後從一等邪靈解脫出來。」

「可是,可是,擁有邪靈的人,是死不了的埃」凌舞道。

「別人或許殺不了。但……陽頂天未必做不到。」吳幽冥道。

凌舞道:「那陽頂天知道這件事情嗎?」

吳幽冥道:「他應該不知道吧,他不想我這樣心細若微的。」

凌舞道:「那,那我想告訴他。」

吳幽冥道:「可是你告訴他了。他在決鬥中,就可能會失手。導致殺然,這一切都隨你的意志,你想告訴他,隨時都可以去說。」

凌舞頓時陷入了沉思。

「好了,我們走吧。」吳幽冥道。

「去哪裡?」凌舞道。

吳幽冥笑道:「我們先去把南府解散掉,讓幽冥海的人回去。然後,我帶著你走遍天涯海角,讓你在最短的時間內。變得強大起來,讓你戰勝二等邪靈的吞噬**,從而擺脫它的控制。」

「要多久?」凌舞問道。

「誰知道,或許幾年,或許更久吧。」吳幽冥道。

凌舞道:「可是,可是你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啊,難道這幾年,你全部陪著我,幫助我變得強大嗎?」

吳幽冥道:「反正我現在找不到任何人生的目標,你也算是我唯一的親人了。我總得找些事情做,不能天天看報紙吧。而且現在混沌時報又變成七天一期了,之前攢下的所有報紙。我快要讀完了。」

然後,在凌舞有些難以理解的目光中,吳幽冥走出了客棧,直接進入了南府。

南府的所有人,見到吳幽冥的出現。

瞬間,完全驚呆了。然後,是無限的狂喜。

此時駐守在南府的,除了幽冥海的人之外,就是最最忠誠於邪魔道。或者說已經無路可走的人了。比如說,不死小強西門懼。還有秋若涵,還有楊錚。都潛伏在南府中。

如果說,還有人希望吳幽冥平安歸來的,就是他們了。只不過,他們和凌舞又不一樣,他們只是把吳幽冥當成靠山,還有復仇的希望。

尤其是西門懼,見到吳幽冥的瞬間,幾乎是渾身顫慄,然後跪倒在地上。

在吳幽冥大敗之後,西門懼等人幾乎是徹底的絕望了。如今,吳幽冥歸來,而且彷彿變得更加深邃,更加深不可測的感覺了,怎麼能夠讓他們不欣喜若狂。

「宗主回來了,屬下拜見宗主。」西門懼等人,拚命地叩首,頓時渾身上下,又充滿了戰鬥的**。

吳幽冥道:「我來,就是告訴你們,從今以後,南府解散了。你們就當我不存在吧。」

西門懼一愕,不敢置通道:「難道,難道宗主您要放棄嗎?」

「我不是什麼宗主。」吳幽冥道:「我只是邪魔道中人,魔王問天名義上的義子之一。」

「管他什麼?」西門懼道:「成王敗寇,只要您贏了,您就是天道盟之主。我覺得,陽頂天戰勝您純屬偶然,不管從哪一方面,他都遠遠不是您的對手。我們,依舊有巨大的勝算。」

「不用說了。」吳幽冥道:「從今以後,沒有南府了,你們自便吧。」

秋若涵冷聲激將道:「宗主,難道您被陽頂天那小人嚇破了膽子嗎?難道您就這樣做了縮頭烏龜,任由陽頂天得意張狂嗎?」

吳幽冥望了她一眼道:「對,從今以後,我對陽頂天退避三舍,有他在的地方,我會立刻遠遁千里。」

然後,吳幽冥直接閃現消失。

「那,那我們怎麼辦,等著陽頂天來宰割嗎?」西門懼大聲道。

吳幽冥的聲音遠遠傳來道:「如果公主牡丹願意接收,你們去投她吧。」

然後,他就徹底消失了。

留下徹底驚呆的秋若涵和西門懼,他們就算死也無法想象,為何吳幽冥僅僅敗了一次之後,就會如此一蹶不振,甚至會說出退避三舍的話來。

當然他們不知道,吳幽冥彷彿就是一段程序,他的最終命運上寫的代碼是,要麼殺死陽頂天獲得新生,要麼死!並且,只允許一次機會。因為,這是測試宿命的真偽。

吳幽冥敗了,證明了宿命。他本應該死的,可是,有人不讓他死。那麼,他如果再遇到陽頂天,就彷彿程序遇到致命的bug一樣。本應永遠無法再相遇的人遇到了,那隻能退避三舍。

……

就這樣,幾個時辰后!

中京傳來震撼性的消息。南府解散,幽冥海全部撤回。相關人等,全部解散。

頓時,所有人才最後確定,吳幽冥的時代,結束了。

而那些在暗中觀望,並且抱有希望的中洲首領們,也斷絕了最後的希望。

吳幽冥行走這個世界已經無數年了,他為了打敗神之代言人。所以近百年來,一直以隱形人的身份一般,行走整個世界,不斷讓自己變得強大。所以之前,他距離半聖,也只有半步之遙。

所以,對於這個世界的了解程度,他甚至遠遠超過了東方涅滅。

哪一個地方會誕生玄火,哪一個地方有秘境,他最熟悉不過了。他要帶著凌舞。去吞噬他所知道的所有玄火,去試煉他所知道的所有秘境。

他要讓凌舞走到二等邪靈**的前面,幫助她戰勝二等邪靈。

反正。他也沒有什麼事情可做了。

……

在離開中洲的海面上,吳幽冥遇到了東方冰凌。

「你要去哪裡?」東方冰凌問道。

「帶著凌舞去修鍊。」吳幽冥道。

「可是,你應該完成你自己的使命。」東方冰凌道:「滅世大軍馬上就要降世了,但是還缺乏一支人類指揮官。你應該去尋找合適的人選,並且賜予你的二等邪靈,讓他們成為未來滅世大軍的中堅力量。你要知道,萬血宮和歡樂宮,已經半瓦解了。」

吳幽冥道:「我知道,我不想去做這件事情。因為這不是我的使命。」

牡丹公主道:「你是魔王陛下的義子,你不是東方冰凌。我們不想用邪靈的意志直接鎮壓你的靈魂。你不要逼迫我們對付東方冰凌一樣對付你。」

吳幽冥道:「我拼盡全力想戰勝陽頂天,就是為了獲得重生。成為一個真正的人。如果你們想對付東方冰凌一樣,鎮壓我的意志,那你們就隨便吧。」

牡丹公主道:「那你連魔王陛下的命令都不理了嗎?」

吳幽冥道:「他是我的全部,我的天,我的地。我一生都在執行他的命令,而他也只給我下了一道命令,戰勝陽頂天,挑戰宿命論。只不過我失敗了,而你們又不讓我死!其他使命,不管我事。」

牡丹公主冷冷地盯著吳幽冥好一會兒,然後猛地扇動光翅,朝著西北東離草原的方向飛去。

魔王陛下放在混沌世界的義子,已經廢掉了一個。剩下來的那個,就不能再廢了。

吳幽冥的唯一使命,就是戰勝陽頂天,掌握天道盟,他失敗了。

而東離的使命,就是征服蛇人族,讓所有蛇人族發情,並且誕生出半神種族,成為邪魔道的絕對盟友,或者說是臣服者。

所以,公主牡丹要去督促東離,加快征服蛇人族的腳步了,而且此時她已經找到讓蛇人族發情的關鍵了。

望著冰凌遠去的身影,凌舞問道:「她這是要去哪裡?」

「去東離草原。」吳幽冥道。

凌舞道:「她去東離草原做什麼?」

「督促東離,加快征服海心女王的節奏。」吳幽冥道:「這個世界上,只有陽頂天成功讓妖狐族懷孕。也只有陽頂天能夠讓蛇人族發情。以前,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而陽頂天和我一戰之後,就被極少數人看出了關鍵了。」

「什麼關鍵?」凌舞問道。

「黑暗玄火,是讓蛇人族發情的關鍵。」吳幽冥道:「陽頂天擁有更高夾火,所以才能秒殺擊敗我。而海心女王,也確實懷疑過黑暗玄火可以讓蛇人族動情。而我有黑暗玄火,所以她曾經暗中見過我,卻發現我沒法讓她動情,於是她和東離都放棄了這個路線。其實這個路線是對的,而我之所以不能讓海心女王發情,是因為我不是完整的男人,這點你也知道。」

凌舞頓時臉一紅,溫柔道:「吳大哥,不管你在別人眼中怎樣?在我心中,你永遠是最好的男人。」

吳幽冥望著凌舞的目光,充滿了溫柔和憐惜,微微一笑。

「牡丹也知道這這一點?那她知道怎麼知道黑暗玄火嗎?」凌舞問道。

「具體的肯定不知道。」吳幽冥道:「但是這種事情對於頂尖強者來說,一點就破。西門焰焰曾經中過黑暗結晶之毒,陽頂天救了她,結果有了黑暗玄火。稍稍一推測,便可得出結論。」

「那東離也能夠製造出黑暗玄火,也能夠讓海心女王發情嗎?」凌舞問道。

「或許可以吧。」吳幽冥道。

「那怎麼辦?海心女王豈不是危險了,要落入東離的魔爪之中了。」凌舞道。

吳幽冥道:「或許是東離落入海心的魔爪也不一定呢。海心也一直想要得到一個讓她發情的男人,只不過是陽頂天危險而且太不好控制,所以她沒有正式出手,況且上一次她就想借我的手除掉陽頂天。」

凌舞道:「那,那我們是不是有必要,立刻去告訴陽頂天埃」

吳幽冥道:「你決定,如果你想告訴他,你就去告訴。至於我,沒有這個動力。我雖然不殺他,對他退避三舍,但是想要讓我幫他,我也沒有這個動力。因為我不在乎海心是否和東離苟且,並且孕育出後代。」

凌舞頓時一愕,內心想著,要不要告訴陽頂天這件事。

……

註: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