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七五:凌舞的解脫!(2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吧,只要是非常美麗的,性感的,身材超好的,就算她性格不太好,只要她撞進了我的世界,我都會喜歡上。而一旦我們真正開始了戀愛,我也就會將喜歡轉變成為愛,我就是這麼一個膚淺的男人。我不像是吳幽冥,他對愛情,...

「為何之前到了雲霄城,也沒有進去看我?」妖嬈問道,用的是玄狐一族特有的語言。!

「男人保護不了自己的女人,沒臉去見。」妖驪道,但言語中卻已經有了負氣。

「我的男人是陽頂天。」妖嬈笑道:「哥哥你不要弄錯了。」

「你的男人是我?」妖驪望著妖嬈,一字一句道:「陽頂天只是一個卑劣下賤的人類,他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種馬。我們是高貴的銀龍血脈者,你不要因為在人類世界呆久了,就忘記了這一點1

「妖驪,關於這一點我不和你爭辯。」妖嬈道:「我在這裡直接了當告訴你,我不會隨你走的。在這裡有我的丈夫,我的兒子,這裡才是我的家1

「你愛他?你愛陽頂天那隻猴子?」妖驪厲聲道。

「對,或許不能說愛,因為我畢竟不像是他的其他妻子和他一起經歷了許多。」妖嬈緩緩道:「但毫無疑問,我非常眷戀他。就如同一個女子嫁給了一個從未見過的男人,一起做了最親密的事情,一起生下了孩子之後,就會眷戀他,愛戀他!所以儘管我的愛和西門焰焰她們不同,但終究也是愛。」

「那我呢?」妖驪怒道:「那我算什麼?你難道要背叛我們之間的感情嗎?」

「妖驪,首先你我雖然是從小一起長大,但也不是激烈的男女之愛,我更多是將你當成自己的哥哥。」妖嬈道:「當然,如果我們順利成婚的話,那這種感情或許會變成夫妻之愛,我們也會成為一對恩愛而不可分的雌雄。但是現在,我已經是陽頂天的女人了。在懷孕之後。我就想過要離開他,要回到小西天,但是我發現我做不到。」

「那如果,我強行帶走你呢?」妖驪道:「你應該知道,陽頂天就算叫上他所有的猴子爪牙,也阻攔不了我。」

「那你就是我的敵人。」妖嬈寒聲道:「你將我帶回小西天。我也無力阻攔。但是我的寶貝兒子卻會努力變得強大,將你們殺盡,然後帶著我回到陽頂天的身邊,哪怕是花二十年,三十年。當然,甚至不需要我的寶貝兒子,或許不需要十年,陽頂天就會殺進小西天,將我帶回家。」

「做夢。做夢1妖驪冷笑道:「陽頂天一個區區人類猴子,想要擊敗我們高貴的銀龍血脈者,純粹是做夢1

「妖驪,坐井觀天,說的就是你們這些人。」妖嬈冷冷道。

妖驪道:「看來人類世界果然是不能呆,呆久了就會被污染,如同你一樣。」

「隨便你怎麼說。」妖嬈寒聲道:「總之,你想要帶走我和寶寶。除非殺了我,把我的屍體帶回去。」

妖驪暴怒道:「你不跟我走。我就殺了陽頂天1

妖嬈厲聲道:「在你殺了陽頂天之前,先踩過我的屍體1

「背叛,背叛1妖驪瞬間怒火衝天,大聲道:「你這是可恥的背叛,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怎麼可以背叛我們的感情?而且,還是對一隻人類猴子。」

「還是那句話。隨你怎麼說。」妖嬈道:「但是你知道,我做出的決定,永遠不會改變1

然後,她猛地便要轉身離去。

「慢著……」忽然妖驪道:「這樣好嗎?你的兒子,你可以留下給陽頂天。但是。你必須跟我走,跟我回小西天。」

「不可能的,一女不事二夫1妖嬈冷冷說道,然後騎上魔鷲,返回雲霄城!

不過飛出百里后,她又折了回來。

妖驪頓時喜出望外,以為她回心轉意了。

重新飛到妖驪的面前,妖嬈問道:「對了,剛才氣糊塗了,忘記問你。我在人類國度已經成功懷孕,並且生下孩子的事情,除了你,小西天內還有誰知道?」

妖驪頓時失望大怒,沒聲好氣道:「不知道1

妖嬈道:「他們都不知道嗎?」

妖驪道:「是……我不清楚他們是否知道你成功孕育了後代?」

妖嬈道:「那你就用你的腦子,回憶回憶1

妖驪深深吸一口氣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也不敢保證1

妖嬈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然後調轉方向,返回雲霄城!

……

陽頂天見到凌舞的那一剎那,非常的驚愕,他完全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竟然還可以見到凌舞。

不過,此時的凌舞,他幾乎已經認不出來了,肌膚已經雪白得幾乎沒有血色。而且,整個人也消瘦了許多,使得她整個人不但氣質變了,連容貌都有些變了。

從一個健美有力的麥色女子,變成了一個美麗的芊芊玉女,單純容貌上看,倒彷彿是真的美了許多,但陽頂天還是喜歡之前那個矯健有力,帶著小麥色肌膚的女子。

當然,之前的凌舞一直帶著一股隱藏的潑辣憤恨之氣,而此時的她,卻一臉的從容,平淡,倒真的彷彿發生了某一種蛻變,以至於陽頂天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她。

「坐。」良久后,陽頂天說了這麼一個字,然後道:「要不要喝茶?」

凌舞微微一愕,然後點了點頭。

陽頂天找了香茗,然後提起水壺,卻發現水是涼的,於是他趕緊度入玄氣,加熱裡面的水,然後再倒了兩杯茶。

凌舞接過茶以後,便端在手裡發獃。

陽頂天也坐在桌子後面,一下子不知道如何開口,頓時兩個人便尷尬地僵在那裡。

「你,怎麼不問我有沒有找到吳幽冥?」凌舞終於開口了。

陽頂天道:「我,我不好問吧。」

凌舞道:「那你怎麼不問,我這個時候來找你做什麼?」

陽頂天撓了撓頭,道:「你這個時候,找我做什麼?

「噗哧……」凌舞忍不住一笑,但是美麗的面孔。卻無比的落寞,然後笑道:「之前你每次見到我,不是罵得我挺厲害的嗎?怎麼現在又那麼溫和?」

陽頂天道:「是因為你先諷刺我,我才會開口罵還你。別人沒有惹我,我幹嘛罵他?」

凌舞一愕,然後笑容中充滿了更多的苦澀。

凌舞又問道:「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陽頂天道:「你說。不過不要太難的問題。」

凌舞道:「當你成功贏得城主之位的時候,為何……為何沒有去烈火島接我?」

她幾乎用盡所有勇氣,問出了這個答案。

陽頂天咬牙想了一會兒道:「因為……非常非常忙,當然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的原因是,我希望你能夠成功地嫁給別人。」

凌舞道:「是因為我在你心中的分量,還不夠,對嗎?」

「可以這麼說。」陽頂天道:「其實到了那時候,感情對我已經是一種負擔,我有些無力承擔了。」

「那你怎麼又能娶秦嬌嬌。又到後來的穆漣漪,又到後來的武莫織,又到後面的寧柔兒?」凌舞道:「武莫織和寧柔兒,我比美麗動人我不敢相比。但是秦嬌嬌難道也勝過我許多嗎?」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然後道:「首先,嬌嬌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我也非常喜歡她,疼愛她。每一個女人。都有獨特的內心世界。包括你也是,你幾乎算是我見過最最特別的女孩。但是。我並不是很有勇氣,去探究每一個女孩的內心世界。因為那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感情負擔。因為那意味著一份責任,而我卻未必擔得起那麼大的責任。」

凌舞眼圈一紅,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為何可以輕易地迎娶秦嬌嬌。卻不能派一個人,哪怕是隨便一個人,一個口信,傳到烈火島上,讓我來雲霄城。來到你的身邊?」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凌舞,我在娶秦嬌嬌之前,對她只有討厭,她的名氣非常不好。但是為了雲霄城,我只能娶她。而在決定娶她之後,我才決定去了解她,去愛護她,而事實證明了,她確實是一個可愛的女孩。」

「不,這個答案,仍舊不能讓我滿意。」凌舞泣聲道。

陽頂天道:「我彷彿告訴過你,也可能沒有告訴過。我愛過兩個半女人,一個是東方冰凌,因為憧憬而產生的愛意,然後因為仇恨而變得更加濃烈。另外就是我的妻子西門焰焰,還有西門寧寧。別問我愛誰多一點,我不忍心回答。事實上,後面我還經歷了許多女人,尤其是武莫織。她比焰焰和寧寧都要美麗,都要特殊,都要曲折和複雜,完全可以讓人愛得如痴如狂。可以這麼說,如果我在遇到東方冰凌之前見到武莫織,我會近乎瘋狂地追求她,甚至無法再喜歡上其他的女人。但是,我確實先遇上了東方冰凌。」

飲下了一口茶,陽頂天道:「凌舞,我是一個很普通的男人。我對女人的愛,也非常的膚淺。我說得再直接一些吧,只要是非常美麗的,性感的,身材超好的,就算她性格不太好,只要她撞進了我的世界,我都會喜歡上。而一旦我們真正開始了戀愛,我也就會將喜歡轉變成為愛,我就是這麼一個膚淺的男人。我不像是吳幽冥,他對愛情,近乎苛刻,只有極度極度少數的女人,才可以讓他心動。而我,只要足夠美麗,就可以讓我心動。然後性格可愛一些,就可以讓我沉迷。」

「所以凌舞。」陽頂天緩緩道:「我的愛不神秘,也不高貴,更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精神。我的愛非常膚淺,我之所以沒有足夠愛你,是因為我在你之前,已經被塞入了足夠的情感,也已經失去了主動去佔有一個女人的**了。所以,當時的你,如果來到雲霄城,那麼我會做好準備迎接你的到來,去真正去了解你,愛護你。但是,想要讓我主動去迎娶你上門,抱歉我做不到。」

陽頂天又喝下一杯茶,嘆息道:「凌舞,有一句話說過,每一個女人,都是一個天使。我其實不贊同這句話。這個世界上,有很大部分的女人是庸俗的,還有一部分女人是狠毒的,而複雜充滿了強烈個性的女人,僅僅只有一小部分。而你,彷彿就在這一小部分之中。因為你有強烈到近乎變態的意志和自尊。」

「當然,這並不是一個褒獎。」陽頂天道:「事實上,這種女人讓我望而生畏。但是……如果說世界上有哪一種女人,最值得擁有幸福,最值得成為天使,那麼你可以成為其中一個。只不過……膚淺的我,在那個時候,無法匹配你如此複雜而又強烈的感情意志1

聽到這裡,凌舞終於忍不住淚水。如同掉線的珠子,不斷滑落。

「凌舞,我曾經說過你墮落,說過你背叛了你的過往,你開始鄙夷你的過去你的勞動。」陽頂天緩緩道:「或許,我說錯了大部分,因為我當時還不足夠了解你。你之所以怨恨跑船,你之所以怨恨你有些淡黑色的肌膚。你之所以痛恨你的不華麗的服裝。並不是你背叛了過去,而是因為我的責任。」

凌舞開始咬住自己的嘴唇。開始不斷地顫抖。

「因為我沒有去接你,因為我迎娶了秦嬌嬌,你才會覺得自卑,你覺得你的身份配不上了我。而這個時候,吳幽冥的出現,無疑給了你榜樣的力量。於是。你主動開始改變,你不但要配得上我,你還要超過我,然後華彩萬千地出現在我的面前,讓我開始為你驚艷。並且後悔對你的漠視。」陽垛種心理很正常,就如同一個**絲喜歡上了女神,但是女神對他不屑一顧,於是他心中發奮,我一定要發達,終有一天要光彩奪目地出現在女神的面前,讓她後悔當初沒有選擇我!當然,這裡的**絲是指**毛的意思,比喻身份卑微的男人。」

嘆息一聲,陽頂天道:「只不過,你的這種意志太過於強烈了,所以越走越遠,而且你的智慧,也無法駕御你的意志,導致於內心的迷失。但是究其根本,你這種不能算是自我墮落,而很多部分是因為我的原因。真正的自我墮落,是像靈鷲那一種,因為貪婪。」

此時,凌舞終於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開始激烈地抽泣。

陽頂天沒有阻止她,就讓她哭個痛快。

足足哭了近半個時辰,她才漸漸安靜下來,抬頭問道:「陽頂天,如果你能預見到後面發生的事情,那當時你會去烈火島接我嗎?」

「會,如果知道會給你帶來這麼大的傷害,我一定會去接你。」陽頂天道:「我說過,我是一個膚淺的男人。所以,因為不會捨得一個美麗獨特的女人,墜落深淵魔障。」

凌舞用力抹去臉上的淚水,第一次朝陽頂天露出了笑容,道:「其實,我本來是想要想你道歉的,但是現在不需要了。」

凌舞接著又道:「我本來也是要向你解釋的,解釋我一切行為的原因,我的心路。但是,現在也不需要了。」

凌舞又道:「我甚至是向你發出最後的挑釁。沒錯是挑釁,我就是想要讓你知道,哪怕我站在邪惡的一方我也沒有錯,但是錯的是你。但是,我還沒有開口,你就主動說這是你的錯。哪怕,這其實是我的錯。我太過於執念,太過於自尊,以個性之名,行逼迫他人之事。因為我愛你要嫁給你,而你沒有給我同等的反應,我就覺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傷害和屈辱,其實你從來都沒有傷害過我,反而是救了我和我的家人。我與其說是愛你,還不如說是太過於愛自己。」

凌舞喝下手中的茶,然後朝陽頂天笑道:「好了,我現在真正解脫了。」

然後,她走到陽頂天面前,道:「如果你有那麼一點點憐惜我,那麼請給我最後的解脫,親手殺了我,好嗎?」

……

註:第二更送上,兄弟們,免費的最佳作品票,可以給我投幾張的。

這一更太難寫了,劇情不難寫,但是完全進入情緒很難。足足喝了兩杯酒,然後寫到了早上九點。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