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七四:凌舞見陽頂天,最後一面!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定的。」 陽頂天將她抱進懷裡,柔聲道:「你是我的,記住,你是我的,這點沒有人可以改變。誰想改變,我就殺他全家。今天殺不了,明天也要殺他全家。」 「我知道,我是你的。我永遠都是你的。」妖...

等到吳幽冥再次恍惚過來的時候,公主牡丹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此時,沒有人能夠形容他內心的感受。

缺什麼,就越追求什麼。吳幽冥之前近乎瘋狂地要擊敗陽頂天,就是為了要證明自己的價值。所以這許多許多年內,他拚命地修鍊,如同一個隱形人一般,瘋狂地走遍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當他發現黑暗玄火的時候,他和陽頂天一樣興奮,他覺得自己彷彿找到了這個世界能量的根源。

然後,他開始瘋狂地尋找玄火,各式各樣的玄火,用來餵養這個黑暗玄火。

這個黑暗玄火無比之強大,但是他從來都沒有用過。因為,他要用在神之代言人身上。

他每一年,都在等待這個神之代言人的出現,每一年都充滿了期待和迫切。

所以,在陽頂天還沒有出現的時候,他就神交已久已久了。

他要把這個無比強大的黑暗玄火,用在這個神之代言人身上。一旦打敗了神之代言人,那麼他就獲得了新生,成為一個真正的人。

而當陽頂天出現的時候,他……他真的好失望,無比無比的失望。

神之代言人,怎麼可以這麼弱?就憑他,怎麼可以成為神的代言人?

於是一開始吳幽冥對陽頂天,不屑一顧間,還充滿了痛恨。你這麼弱,怎麼對得起我一輩子的努力,怎麼配得上我的黑暗玄火?

所以,在雲天閣的山上,他沒有忍住內心的失望,對陽頂天說出了內心的鄙夷。

然而接下來,陽頂天表現了一次又一次的奇。終於讓吳幽冥正視他了。最後陽頂天多少次刺痛了吳幽冥,讓他又開始痛恨陽頂天。

最終,在即將決鬥的時候,連這種痛恨的情緒都消失了。

因為,他要用黑暗玄火殺死陽頂天了,他要獲得新生了。

然後。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他戰敗了,瞬間被秒殺了。

或許很多人會以為他不甘心,但是他真的沒有不甘心,儘管重傷之後,他的修為還遠遠超過了陽頂天。但是,他沒有不甘心,他只想找一個地方等死。

因為,這證明了宿命是不可違抗的。哪怕他比神之代言人強大了十倍。但依舊是瞬間被秒殺,彷彿一切都是註定的。

得到了這個答案,那一切對吳幽冥都沒有了意義。

至於得到了一等邪靈,讓他瞬間變得無比強大,突破了某個不可思議的瓶頸。對於別人來說,或許會欣喜若狂。

但是對於吳幽冥來說,是什麼感覺?

就彷彿玩遊戲的時候,90級是巔峰。是幾乎沒有人可以逾越的巔峰。然後,你不眠不休。瘋狂地練級,一年,兩年,三年,五年,八年。

你花費了無數的生命和精力。終於到了八十五級,馬上就要突破90級了。

結果嗖的一聲,系統裝入了私服系統,瞬間秒生90級,而且連100級都很簡單。

頓時間。之前幾十上百年的努力奮鬥,一切都沒有了意義!

……

他的手,虛空一抬。

頓時,渾身血泥的凌舞,從泥潭中緩緩飛起。

他輕輕一揮,頓時身上的血漿瞬間飛去!凌舞變乾淨了,只不過渾身消瘦,虛弱無比,奄奄一息。

「我死不了了,你打算怎麼辦?」吳幽冥問道。

凌舞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吳幽冥想了一會兒道:「我現在身上有了一等邪靈,應該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人類之一了,但是我找不到生存的目標,接下來的日子,我會一直努力尋找我人生的目標。至於你,我無權決定你的命運,就讓自己來決定,好嗎?」

凌舞點了點頭。

吳幽冥道:「我是一等邪靈擁有者,所以能夠賜予五個人二等邪靈,我會把其中一個送給你。」

他伸出手掌,頓時一顆藍色的珠子,漂浮在他的手心上。輕輕一彈,這顆藍色的珠子,飛進了凌舞的氣海之內。

「你有三天的時間去思考你未來的人生。」吳幽冥道:「當然,這種選擇其實就是生和死。三天後,我會在我的邪靈樹上激活你體內的二等邪靈。到時候,你固然會變得非常強大,但你就真的連死都死不了了。你假如不想這樣的話,三天之內,你就選擇自盡而死好嗎?」

凌舞又點了點頭。

吳幽冥往她的體內輸入一股玄氣,讓她漸漸恢復了生機,恢復了能量。

然後,他輕輕提著凌舞的後背,朝著中洲的方向飛去。

三天,在這三天內,凌舞可以選擇死。三天後,她體內的二等邪靈激活,就再也死不了了。

……

此時,陽頂天在雲霄城堡內,和妖嬈正在說話。

「妖驪,他確實是我曾經的未婚夫,而且我們應該算是青梅竹馬吧,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在一起玩了。」妖嬈道:「我們的父親,都是各自部族的族長,所以很小就定下了婚約。」

陽頂天道:「可是,我覺得他很討厭啊,一個愚蠢的種族主義者。」

妖嬈微微一笑,道:「他這個人,就是這樣目空一切的。」

陽頂天冷笑道:「一個任由自己未婚妻離開小西天,尋找人類借種的男人,還談什麼狗屁驕傲?」

妖嬈嬌軀頓時猛地一顫,低聲道:「小天,其實……當時我離開小西天,來人類國度借種的時候,他並不在,他去了最最危險的地方修鍊了。而……而他拚命修鍊的目的,就是……就是不想讓我出來人類借種。」

陽頂天頓時一愕。

妖嬈繼續道:「他其實一直都是借種論最瘋狂的反對者,他瞧不起人類,他一直堅定認為,銀龍血脈者要依靠自己的努力晉陞半神之族,而不是走和娜迦一樣的借種道路。當時部族大會上,抽中了我作為借種雌狐。而且還是最重要的一個,他便要帶著我私奔,甚至要慫恿所有部族的年輕人造反。於是,部族聯盟議會只能表面上取消了我的借種資格,給妖驪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然後他就孤身一人。去了最最危險的暗黑領域修鍊。趁著他不在,聯盟議會就把我送出了小西天,來人類國度借種。」

頓時,陽頂天陷入了沉默,然後道:「他雖然有變態的種族傾向,但……但還不至於一無是處。」

妖嬈頓時複雜一笑!

「你喜歡過他,對嗎?」陽頂天忽然道。

妖嬈微笑道:「青梅竹馬的,談什麼喜歡不喜歡,但是親人一樣的情感。是肯定的。」

陽頂天將她抱進懷裡,柔聲道:「你是我的,記住,你是我的,這點沒有人可以改變。誰想改變,我就殺他全家。今天殺不了,明天也要殺他全家。」

「我知道,我是你的。我永遠都是你的。」妖嬈親吻著陽頂天的胸膛,柔聲道:「夫君。對於妖驪我並不擔心,他……他雖然近乎瘋狂地瞧不起人類,但是……但是他心不壞。我擔心的是小西天內,那些部族長老們,一旦他們知道了我們有了孩子,一個近乎完美的半神之族孩子。就真的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會不惜殺光我們全家,然後搶走孩子的。」

陽頂天面孔頓時猛地一陣抽搐,咬了咬牙,沒有說話。

「寶貝……」妖嬈輕輕撫摸陽頂天的面孔。柔聲道:「我去見見妖驪,我去和他談談,看究竟情況惡化到什麼地步了。如果,還沒有壞到一定程度,我可以要求他放我們一馬。雖然這句話不好聽,但是為了寶寶,為了我們的家,這不丟人。」

陽頂天親吻了她嬌俏的嘴唇,柔聲道:「你信任他嗎?」

「我信任他,就如同你信任秦懷玉,宋春華一樣。」妖嬈道。

「好。」陽頂天道:「那你就去和他談談。」

……

吳幽冥和凌舞,回到了大中京。

他改頭換面,如同一個普通人,漫無目的走在街道上,觀察著路上的每一個人,思考著他人生的意義,尋找著他人生的目標。

然後,來到了一個報攤面前,買了一份混沌時報。

他很仔細地看完了這份報紙,然後又掏出一把金幣,給報攤的老闆道:「麻煩你把這一百多天,所有的混沌時報都給我找一份,謝謝。」

報攤老闆見到這把金幣,眼睛都亮了,立刻回去翻找,把自己留下來看的報紙,疊好交給了吳幽冥。

接過之後,吳幽冥朝他點頭致謝。

然後,抱著厚厚的報紙,找到了一家普通的客棧住下來,細細地閱讀。

他經過了自己曾經顯赫的南府,此時依舊還在,甚至連幽冥海的人還沒有離去。

但是,他不但沒有進去,連看一眼都沒有。

在普通的房間之內,他開始一篇一篇,細細閱讀。

然後,他就讀到了關於自己的文章。

足足一百多篇,自己成為了混沌時報近乎唯一的男主角,風頭完全蓋過了陽頂天。

他就這樣一篇接著一篇讀下來。

沒有一個字造謠,沒有一個字抹黑,沒有一個字玷污。

吳幽冥所經歷的任何一件事情,都無比客觀的描寫下來。

當他忘記吳幽冥的身份,把自己當成一個讀者的時候,讀完這足足幾十萬字關於吳幽冥的連載。立刻對這個人產生了複雜的情感,憐憫,同情,敬佩,但是卻沒有多少厭惡。

反而,這裡面關於吳幽冥妻子靈鷲的印象,變得非常讓人反感。而凌舞,也多少有些負面。

這也是所有讀者,對吳幽冥的感覺。

在這一百篇文章之後,吳幽冥幾乎成為第一名人了。有無數人同情他,憐憫他,但是單純的厭惡,卻幾乎沒有。甚至,還有了一群數量驚人的粉絲,幾乎清一色都是女子。

這個粉絲團,現在也頻頻上報紙新聞了。

其中最最誇張的是,陽頂天的大女兒,陽寧兒還是鐵爐炎城粉絲團的領袖,她當然不是吳幽冥的粉絲,她只崇拜陽頂天一個人的。

她的原話是這樣的,吳幽冥能夠成為我父親的敵人,也不容易。為了不讓這個粉絲團走歪,我就勉為其難做她們的領袖吧。

吳幽冥看完之後,頓時忍不住會心一笑,腦子開始回憶那個陽寧兒,結果卻發現自己好像沒有見過這個精靈一般的小女孩。

看完了關於自己所有的文章之後,他嘆息一聲,閉上眼睛,躺在床上,開始思考自己人生的意義。

然後,他頓時真的很羨慕陽頂天,至少他的人生,很有意義埃

……

而凌舞,也在思考自己的選擇。

要麼死,要麼讓自己體內的二等邪靈復活,那樣自己會變得非常強大,但是那時候,就算是想死也死不了了。

而且,她的路,在吳幽冥戰敗,透露出他邪魔道身份的時候,就已經走絕了。

吳幽冥已經清清楚楚告訴她,他是邪惡的,陽頂天是正義的。那麼,這個正義的借口,她就用不了了。

那麼,既然走到了絕路,那就只有去死,才是正確的。

她來到了中京北府,求見陽頂天。

是雲君奴接待了她,見到蒼白沒有任何血色的凌舞,還有沒有任何生氣的眼睛,雲君奴不由得呆了。

「宗主不在中京,他在雲霄城。」

凌舞道:「那能不能請你撥一隻魔鷲給我,我需要最快時間內去見到他。」

雲君奴道:「你見他幹嘛?又要去罵他嗎?」

頓時,凌舞忍不住一陣苦笑。自己果然給了陽頂天身邊人一種如此惡劣的影響,每一次來,都是諷刺他,罵他。而偏偏自己身份卑微,陽頂天都是咬著牙聽自己那些話,卻又不好殺了自己。

「放心,不是的,其實在蠻久之前,我也不大敢去見他了。」凌舞道:「我是找他解脫的。」

雲君奴盯著凌舞良久,然後點了點頭。

然後,給她撥了一隻最快的魔鷲。

雲君奴騎上魔鷲,朝著西北大陸雲霄城飛去。

而與此同時,妖嬈騎著魔鷲,朝著北邊的陰陽鏡飛去。

因為,擁有瘋狂種族主義的妖驪不能住在任何有人類味道的地方,所以他選擇住在了萬里無人的陰陽鏡。

六個時辰后,凌舞降落在雲霄城,求見陽頂天。

也是差不多同一時候,妖嬈降落在陰陽鏡,而此時妖驪,正盤坐在鏡面水上,一動不動。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那個什麼最佳作品的票,兄弟們可以隨便投兩張。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