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七一:等死的幽冥!道出真相!(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都在追隨你。如果我是錯誤的,那你也是錯誤的。」 「不,對於我來說,不能用錯誤和正確來形容。」那人道:「如果硬要用一個詞形容的話,那就是正義和邪惡。小舞,我之前種種的一切,都在欺騙你。陽頂天是正...

這是一個腐爛的島嶼!

從上到下,從裡到外,都是腐爛的!

每一腳踩下去,都如同爛泥坑一般噁心,整個島嶼散發出了讓人難以忍受的惡臭。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真不知道這種島嶼是怎麼形成的。

而且,它也只有一種顏色。濃濃的鮮血,被曬到一半幹了之後,那種近乎烏黑的顏色。

凌舞就這樣深一腳,淺一腳地朝島嶼身處走去。

她的那艘晶石動力小船,被海浪推著,漸漸地飄遠,她也完全不在乎。

島嶼噁心的泥漿,已經越來越深,幾乎埋沒到了她的大腿了。

她依舊盲目地往裡面走,不斷地走。

沒錯,是盲目地走。一開始離開中洲的時候,她還抱著希望去找吳幽冥,十天,二十天,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

足足過了一百多天後,她其實已經差不多放棄希望了!

當然,放棄希望,並不等於放棄尋找。她就這樣麻木地找下去,或許她已經不是在找吳幽冥了,而是在堅持一種苦難,一旦放棄,就等於背叛自己。

就如同,從他離開陽頂天身邊的那一刻起,她也無法回頭一樣。一旦回頭,就等於背叛自己。

越望裡面走,就越深。

噁心的血泥,漸漸埋了她的大腿,她的腰,她的胸部,她的喉嚨。

再往前一步,就要徹底埋掉她的嘴巴,她的鼻子,她的眼睛。然後,她就停下來,她就死了。

在很小的時候。她就聽過她母親講的一個故事,說有一種鳥沒有腳,所以只能不斷地飛。不斷地飛,等到它停止飛翔的時候。也就是它死的時候。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凌舞覺得自己就像是這隻無足鳥,找不到寄託,找不到可以降落的地方。就這樣一直飛,然後到死去。

「好吧,那我就這樣死去了,再見陽頂天……」凌舞往前一步,等待著噁心的血泥淹沒她的眼睛和生命。

然而……

她賣出一步后。非但沒有繼續下線,反而上浮了一些。

因為,她彷彿踩到了某種東西。

她此時已經麻木地失去了反應,踩到了之後,還用力往下壓了壓。

然後心中猛地一動,直接伸手,猛地抓住那個東西,提了出來。

這是一個人!

哦,不,這是一個鬼!

因為他渾身上下。已經沒有人的模樣了。

他的整個身體,都在腐爛,甚至比這個島嶼。還要腐爛得厲害,噁心得厲害,惡臭得厲害。

他一動不動,應該是死了。

凌舞鬆開手,它就這麼沉下去,一動不動。

只不過,他的眼睛,彷彿是睜開的,只不過被血泥糊住了。

凌舞伸手抹去他眼中的血泥。頓時露出了一雙枯井般的眼睛,深邃。而又沒有任何光芒,沒有任何焦距。

他的臉。已經看不出來了,全部都爛了。

只有一雙枯井一般的眼睛,還是完整的。

眼看著他又要徹底沉下去,凌舞再次往上一提,讓他浮在噁心的血泥之上。

但是,他依舊一動不動,繼續沉下去。

凌舞再一提,但很快他自己又沉下去,一動不動。

「你死了嗎?」凌舞問道。

「死了1那人道。

「死了,為何還會說話。」凌舞道。

「死了,也會說話。」那人道。

他就算在說話的時候,嘴巴也一動不動的,眼睛也一動不動的。

凌舞看了他一會兒,道:「既然你死了,那我也死了,我們一起死吧。」

凌舞直接躺在他的身邊,和他一起下沉。

終於,那人的眼睛動了動,道:「你,不用死的。」

「你已經死了,我在這個世界就一文不值了,活著也沒有意義了。」凌舞道。

那人道:「你可以去找你愛的人,你可以去找陽頂天。」

凌舞道:「我不會去的,當時我沒有去雲霄城找他,現在我更不會去中京找他。」

那人目光望來,道:「你愛他嗎?」

凌舞沉默片刻,道:「這輩子我只愛一個人,我也只能愛一個人。不是我有多麼專一堅貞,而是一旦我移情,我所有的行為,都會變得可笑可恥。我只有愛他,我的行為才能理直氣壯。只有愛他,我才能維持我內心的驕傲。」

那人道:「那就去找他,只要你說一聲對不起,我來晚了。他就會原諒你,我很了解他。」

凌舞搖頭道:「我現在去找他,就連最後的一絲尊嚴,也失去了。那樣,比死還要痛苦。」

那人道:「不,你這樣想是不對的。你之所以和他成為陌路,是因為你的認知出了問題。你以為你是正義的,是正確的。其實你是錯誤的,陽頂天才是正確的。」

凌舞一顫,望向他道:「可是,我一直都在追隨你。如果我是錯誤的,那你也是錯誤的。」

「不,對於我來說,不能用錯誤和正確來形容。」那人道:「如果硬要用一個詞形容的話,那就是正義和邪惡。小舞,我之前種種的一切,都在欺騙你。陽頂天是正義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拯救這個世界。而我是邪惡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毀滅這個世界。我是邪魔道中人,我是魔王問天的義子1

此人,當然是吳幽冥,失蹤了一百多天的吳幽冥。

說出了真相之後,吳幽冥望著凌舞,道:「你怎麼不覺得驚訝?」

凌舞沉默了片刻,然後道:「我想要讓自己驚訝,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內心就是無法驚訝。或許對於這個真相,我心中早就知道。只不過一直以來,我都不斷地催眠自己。」

吳幽冥道:「你的心不是一直想站在正義一方嗎?」

凌舞凄然笑道:「都這個時候了。也沒有必要再欺騙自己了。正義或許只是我的借口,讓我理直氣壯和他做對的借口。我在他那裡得不到尊嚴,那就換一種方式。得到分量,哪怕是痛恨1

「你真傻。」吳幽冥嘆息道:「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傷害你的自尊。他是無意的。」

凌舞道:「就是這種無意,才最大傷害了我,讓我覺得我是如此的卑微,而我是想要如此的與眾不同。」

頓時,吳幽冥陷入了沉默。

凌舞道:「這個地方,是你選擇的嗎?好遠礙…」

吳幽冥道:「對啊!當時大敗之後,我的靈魂瞬間毀滅。然後我就穿著魔靈霧衣,漫無目的地閃現。閃現,閃現,閃現……我根本不知道我要去哪裡,我也找不到目的地。於是後來我終於找到了一個目標,那就是我找一個地方死吧,一個最好的地方,然後我找到了這裡。」

「這個地方不錯。」凌舞道。

「不錯吧。」吳幽冥笑道:「找到這裡后,我的玄氣剛好耗盡,然後我就躺在這裡,看著自己一天天腐爛掉。這種感覺,倒覺得很幸福。但是不幸福的是,我怎麼都死不了埃我天天都在等自己死。怎麼還沒有死啊1

凌舞道:「你為何一定要死?只不過輸了一次而已。」

吳幽冥笑道:「有一種人,在戰鬥中他可以輸很多次,他不在乎輸贏,就比如陽頂天。他不管輸多少次,哪怕就是他死了,也有很多人愛他,紀念他。而有一種人,他就要一直贏下去,哪怕輸一次。就意味著一無所有,就意味著死!而我。就是這種人。」

凌舞道:「我媽媽小時候,曾經給我講一個故事。說有一種無足鳥。一生都在飛,只要落地一次,就是死1

吳幽冥道:「我就是那隻真正的無足鳥,因為我沒有任何立足之地,我根本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上。我從誕生的那一刻起,就只為了一個人存在。只有徹底戰勝了他,消滅了他,我才可以真正成為一個人,真正站在地上。否則,我永遠都是虛無縹緲的,當然或許我本就是虛無縹緲的。」

「那個人是陽頂天嗎?」凌舞問道。

「他是誰不重要,當我誕生的時候,陽頂天還沒有生出來,甚至他的父母也沒有生出來,甚至他的祖父母等等都沒有生出來。」吳幽冥道:「我是一個破綻,魔王問天的一個作弊器。他造我出來,就是為了證明一件事情,在拚命作弊的情況下,神選出來的代言人,能不能被打敗,是不是能打破所謂之宿命。我已經作弊得如此厲害了,他還沒有出生,我就已經很強大了。就算現在,我也比他強大了十倍,但我還是失敗了。這就證明,一切都是註定的,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徒勞的,我的存在也沒有任何意義。」

凌舞沉默了片刻,道:「我,有些明白了!你是為了證明一件事而存在的,現在結果出來了,你就失去了任何意義。那我想問,除了這件事情之外,你還有活下去的理由嗎?」

「你不想我死?」吳幽冥問道。

「我不知道。」凌舞道:「我只知道,只要你死,我肯定跟著你一起死!因為當我失去愛情和尊嚴的時候,我就嚮往你的孤獨1

吳幽冥微微笑道:「那好,那我們就一起死吧!死在這個永遠不會有人發現的地方,挺好的1

然後,兩個人就靜靜躺在血泥中,漸漸地沉沒下去,等待死亡的到來!

……

註:第二更送上,聖誕節快樂,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也不過這節日,但找一個理由熱鬧樂呵一下,還是可以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