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六八:你那鑲鑽了?和親,停戰!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個下賤胚子陽頂天。」靈鷲寒聲道。 「他不是靈鷲宮中人?」老者眼睛大亮道。 「對,他不是。」靈鷲厭惡道。 老者驚喜道:「好,我們嫁,我們嫁1 對於他來說,只要靈兔能夠離開...

靈鷲再一次來到了陽頂天的北府城堡內。

進來之後,她面無表情地脫光自己的衣衫,赤條條地走到陽頂天面前的桌子上,走在上面張開腿道:「來吧1

雲君奴朝她腿間瞥了一眼,然後繼續向陽頂天彙報。

這次陽頂天沒有無視靈鷲,合上了手中的文件,道:「這有什麼說法嗎?」

「陪睡換停戰。」靈鷲道:「你睡了我,然後停戰1

陽頂天目光落在嬌嫩雪白的軀體上,陷入了思索。

雲君奴一愕,心中暗道:「難道這混蛋,還真打算睡啊?」

陽頂天道:「那我要問清楚,是睡一次,還是一直睡下去?」

「什麼意思?」靈鷲問道。

陽頂天望著靈鷲道:「你有想過改嫁我嗎?然後靈鷲宮徹底加入光明議會。雖然你身上發生了我不願意見到的變化,但是現在回頭,或許還來得及?」

靈鷲望著陽頂天良久,然後搖頭道:「你想得到我們的黑鷲軍團。」

「當然。」陽頂天道:「至多三五年,滅世大戰就要開啟。你們的二十幾萬黑鷲,能夠填補天道盟的空軍空缺。」

「不可能的,你別想了。」靈鷲道:「就只睡這麼一次,你想要我改嫁你,想要掌握黑鷲軍團,這是不可能的。這個世界上,誰都可能和你站在一起,唯獨我不可以。」

「為何,不敢面對你唯一純潔的時光嗎?」陽頂天道。

「別把自己說得跟聖人一樣。」靈鷲冷聲道:「你為了黑鷲軍團,而讓我改嫁你,又能好到哪裡去?」

陽頂天面色一寒道:「那就算了,你去告訴無靈子。想要停戰可以,將黑鷲軍團全部滾回靈鷲宮,並且和我聯姻。睡一次就想停戰,這是不可能的,你那又不是鑽石鑲的。」

陽頂天的話,頓時讓靈鷲身體猛地一陣抽搐。

「君奴,送客。」陽頂天道。

雲君奴從地上撿起衣衫,放在靈鷲的面前,道:「請吧。」

雲君奴的身材,實在太過於魔鬼妖嬈了,她彎下腰撿衣衫的時候,那腰臀的曲線,完全無法讓人直視,那種圓滾挺翹,看一眼就要渾身著火埃

陽頂天忍不住道:「而且你也別把我當成色中惡魔,看到女人就要睡。君奴比你誘人多了,我至今都沒有碰過,呃……」

他的話沒有說完,雲君奴走到他的身邊,用鹿皮靴子踩在他的腳指頭上,狠狠碾著,痛得陽頂天猛地一陣哆嗦,下面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雲君奴一邊用腳後跟踩著陽頂天的腳趾,一邊朝靈鷲道:「你是穿上衣服出去,還是就這樣光著身體出去?」

靈鷲抓起衣衫,無比恥辱,無比憤恨地穿上,然後一臉怨出去。

「靈鷲,給你們十二個時辰時間考慮,要麼聯姻,要麼開戰。」陽頂天淡淡道:「君奴,給你師傅的信什麼時候發出去的?」

「五天前吧,她應該在來的路上了。不過,您真的要答應她嗎?」雲君奴道。

「不就是賣身嘛?有什麼了不起的。」陽頂天淡淡道。

靈鷲一顫,然後狠狠地將門關上,離開了北府。

「臨場反應不錯。」陽頂天趕緊脫下靴子,用力揉被踩得青紫的大腳拇指,朝著雲君奴的背影道:「不過你這心狠手辣的架勢,還真的和她一模一樣埃只不過你比她陰,她是那種要殺你quan家,一定要說出口的那種,你是蔫壞啊1

雲君奴彷彿聽不懂陽頂天在說什麼,依舊打開一份文件,正經嚴肅地念著。但是用文件擋住面孔,她絕美嬌俏的嘴角,抿出一道嬌媚甜蜜的笑容。

讀完之後,雲君奴漫不經心道:「宗主,您這樣訛詐無靈子,萬一他最後不上當怎麼辦?」

「那沒法子了,只能假戲真做,真的開戰,真的登陸南蠻洲了。」陽頂天嘆息道:「雖然那將會是一場大大的苦戰,但真到了那一步,也沒有辦法了。」

雲君奴裝著更漫不經心道:「如果真到了開戰的那一步,您真的要賣身給我師傅嗎?」

「不知道埃」陽頂天道:「你師傅心狠手辣,如果我真的賣身給她,讓她成功受孕之時,或許也就是我的死期了。她野心滔天,不受任何人所制1

……

「陽頂天要你改嫁給他?」無靈子嘶聲道:「他這是想要染指我的黑鷲軍團,做夢,做夢,做夢!我就是把二十幾萬黑鷲全部毒死,也不可能給他。」

無靈子憤恨地拿過一杯水,大口飲下,道:「而且他根本沒有幾年活頭了,滅世大戰一到,他就死定了,竟然還想拖著靈鷲宮一起死?做夢,做夢1

「我也直接回絕他了,任何人可以跟他,唯獨我不可以。我可以依附任何人,唯獨他不行。」靈鷲道:「那現在怎麼辦,真的開戰嗎?他給了我們十二個時辰。」

無靈子道:「他是跟你怎麼說的,你一字不差複述一遍。」

「要麼聯姻,要麼開戰,給我們十二個時辰。」靈鷲道:「而且五天前,雲君奴給海心女王寫了一封信,彷彿陽頂天答應了海心某種條件,他說了賣身兩個字。」

無靈子一顫道:「那是指讓海心受孕,目前沒有一個人能夠讓蛇人族發qing,也沒有一個人能夠讓她們受孕,彷彿陽頂天除外1

靈鷲冷笑道:「他還真是一匹種馬埃」

無靈子道:「陽頂天說聯姻,沒有說具體娶誰是嗎?」

靈鷲點點頭。

無靈子冷笑道:「那好,那就成全他!我們靈鷲宮誰最丑?」

「當然是靈兔。」靈鷲冷笑道:「不但是啞巴,還是靈鷲宮中的第一醜人。說來,她還是我的堂姐呢。」

「哈哈哈……」無靈子大笑道:「陽頂天想要聯姻是嗎?我們就挑一個最丑的啞巴給他。你去找靈兔,然後帶去中京,嫁給陽頂天1

「是1靈鷲美眸閃過惡魔一般的光芒。

……

天堂中,也有地獄。紐約,也有貧民窟。

靈鷲宮內,一個冰冷,偏僻的洞穴內,傳來一陣激烈的咳嗽聲,這種咳嗽,幾乎撕心裂肺一般。

一個渾身乾枯的老者,雙腿盡斷,躺在稻草堆上,拚命地咳嗽。

一邊咳嗽,嘴角的黑血不斷湧出。

旁邊,一身粗布的醜女孩,忍著眼淚,拚命撫著老者的胸膛,見到他如此痛苦,恨不得以身相替。

足足咳了幾分鐘,老者終於停了下來。

醜女端著一碗蜂蜜水,放在老人嘴邊上。

這個老人瘦得皮包骨頭,渾身的頭髮稀疏如同雜草,雪白一片。整個人,彷彿如同大風中的燭火,隨時可能熄滅。

他輕輕喝了一口,無限憐愛地望著醜女,沙啞道:「要死了,快死了,我應該是快要死了……」

這話一出,那醜女拚命地搖頭,淚水不斷落下。

「我不甘啊,我不甘心就這麼死掉埃」老者乾枯的眼珠子已經流不出淚水了,如同枯井一般,露出無限的痛苦,道:「我死了,你怎麼辦啊,你怎麼辦啊?我的小兔兒,我的小兔兒……」

「爺……爺……」醜女大哭,嘴裡艱難喊道。

老者嘶聲痛哭,卻沒有淚水,泣聲道:「我死後,我的小兔兒怎麼辦啊,怎麼辦啊?他們會折磨死你的,他們是一群畜生,一群畜生……」

醜女拚命地搖頭,拚命地哭。

老者哭道:「無靈子為了爭奪靈鷲宮之位,害了我的父母,我認了。因為我過於出色,他廢了我,弄斷了我的雙腿,我認了!我的兒子過於出色,他殺了我的兒子兒媳,我也認了。他們不能再害了你,我去求他,我去求他,讓他放你走,放你走……」

醜女拚命抱著老者,拚命地哭泣。

「丑鬼?你在不在?」外面,忽然響起了靈鷲的聲音。

頓時,醜女一顫,目中露出一絲懼色,還有一股恨意。

從小到大,靈鷲就是她的噩夢。從小到大,已經數不清楚她怎麼欺負自己,虐待自己的了。

靈鷲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她靈兔,雖然是靈鷲宮真正的嫡系,卻連最最下等的奴僕都不如。

辱罵,毆打,鞭抽,剪鬼頭,用繩子綁著她的身體,將她扔到黑鷲洞中,在黑鷲吃掉她的前一刻,再飛快地提上來。

這些,都是小時候靈鷲對她做過的事情。

可以這麼說,幸虧她長得丑,否則她的屍骨都已經爛了。

對於靈鷲來說,靈鷲宮是天堂。而對於她來說,靈鷲宮是地獄,而且是地獄中的地獄,是永遠的噩夢。

若不是和爺爺相依為命,她早就活不下去了。

靈兔深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頭髮弄亂,然後走出了山洞。

「啪……」靈鷲直接一個耳光扇過來。

頓時,靈兔頭昏目眩,嘴角吐血,整個人打出去幾尺,摔倒在地。

「你耳朵是聾了嗎?聾了嗎?」靈鷲狠狠用尖指甲扯著她的耳朵,寒聲道:「為何我叫你聽不見,到現在才出來?」

靈兔一言不發,因為她是啞巴。

靈鷲小時候折磨靈兔,為此靈碧還忍無可忍,罵過她幾次。所以,她和母親靈碧的關係一點都不好,她看不起靈碧。

不過稍稍長大后,她也就沒有去折磨靈兔了,因為她差不多不屑為之了。

更大一些后,她對靈兔,又有了那麼一點點同情,當然只有一點點。尤其當他和陽頂天在一起的時候,她心中還會湧起對靈兔的愧疚。

此時她和靈兔,已經差不多好幾年沒有見過了。這還是第一次見,她之所以動手打靈兔,是因為把對陽頂天的憤怒遷到她身上。

靈鷲上前,掐住靈兔的脖子,讓她揚起臉,然後笑道:「七八年過去了,你長得更丑了,正好,正好!讓你嫁給陽頂天剛合適,陽頂天也就配你這樣的丑鬼。」

然後,靈鷲直接揪住她的頭髮,往外拖,便要直接拉去中京,和陽頂天聯姻。

此時,靈兔反而拚命地掙扎,猛地要跑回洞穴之內。

「你還敢反抗,你造反了?」靈鷲寒聲道,然後一腳踢去,直接將她踢到在地,抓住頭髮往外拖。

靈兔飛快從腰中掏出一把匕首,猛地將自己的頭髮隔斷,然後飛快地跑回到洞穴裡面,靈鷲趕緊追了進去。

洞穴內,靈兔緊緊抱著老者,大聲痛苦搖頭。

靈鷲捂住鼻子,上前一把揪住靈兔的頭髮,寒聲道:「今天你是嫁也要嫁,不嫁也要嫁。」

「什麼?嫁人,嫁給誰?」老者激動顫聲道。

「一個下賤胚子陽頂天。」靈鷲寒聲道。

「他不是靈鷲宮中人?」老者眼睛大亮道。

「對,他不是。」靈鷲厭惡道。

老者驚喜道:「好,我們嫁,我們嫁1

對於他來說,只要靈兔能夠離開靈鷲宮這個地獄就什麼都無所謂,甚至嫁給誰都無所謂。哪怕嫁給一個凶神惡煞的人,也比在靈鷲宮更好。

然後,老者朝靈鷲道:「小公主你先出去一下,我勸勸靈兔,一定讓她嫁1

「她不答應,我就殺你。」靈鷲說完后,直接離去。

等到靈鷲出去后,老者朝靈兔道:「孩子,你必須嫁,你必須立刻這個地獄,否則你一定會死,而且是最悲慘地死去。你的臉不好看也沒有用,你的身體已經漸漸出落得動人了,有些畜生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必須嫁。」

靈兔拚命地搖頭,拚命地哭,死死抱住老者。

老者從身邊拔出匕首,橫在自己乾枯的脖子上,道:「你不嫁,那我就死吧。反正我活到現在,也是為了你1

頓時,靈兔一動不敢動,淚水不斷滑落。

……

兩個時辰后,幾個女子為靈兔沐浴,換上大紅的嫁衣。

在一陣譏諷和嘲笑中,靈兔第一次船上了絲綢,然後騎上一隻黑鷲,和靈鷲一起,飛向中京。

幾個時辰后,靈鷲和穿著嫁衣的靈兔,降落北府。

靈鷲宮同意了陽頂天的條件,黑鷲軍團全部撤離南中洲,和陽頂天聯姻,換取停戰。

但是,他們挑選了靈鷲宮最丑的女子,靈兔!

降落北府後,靈鷲的第一句話就是:「陽頂天,我們按照你的話和你聯姻了,你的新妻子,我送過來了1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月票!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