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七六八:你那鑲鑽了?和親,停戰!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2-24 00:57  |  字數:4763字

靈鷲再一次來到了陽頂天的北府城堡內。

進來之後,她面無表情地脫光自己的衣衫,赤條條地走到陽頂天面前的桌子上,走在上面張開腿道:「來吧!」

雲君奴朝她腿間瞥了一眼,然後繼續向陽頂天彙報。

這次陽頂天沒有無視靈鷲,合上了手中的文件,道:「這有什麼說法嗎?」

「陪睡換停戰。」靈鷲道:「你睡了我,然後停戰!」

陽頂天目光落在嬌嫩雪白的軀體上,陷入了思索。

雲君奴一愕,心中暗道:「難道這混蛋,還真打算睡啊?」

陽頂天道:「那我要問清楚,是睡一次,還是一直睡下去?」

「什麼意思?」靈鷲問道。

陽頂天望著靈鷲道:「你有想過改嫁我嗎?然後靈鷲宮徹底加入光明議會。雖然你身上發生了我不願意見到的變化,但是現在回頭,或許還來得及?」

靈鷲望著陽頂天良久,然後搖頭道:「你想得到我們的黑鷲軍團。」

「當然。」陽頂天道:「至多三五年,滅世大戰就要開啟。你們的二十幾萬黑鷲,能夠填補天道盟的空軍空缺。」

「不可能的,你別想了。」靈鷲道:「就只睡這麼一次,你想要我改嫁你,想要掌握黑鷲軍團,這是不可能的。這個世界上,誰都可能和你站在一起,唯獨我不可以。」

「為何,不敢面對你唯一純潔的時光嗎?」陽頂天道。

「別把自己說得跟聖人一樣。」靈鷲冷聲道:「你為了黑鷲軍團,而讓我改嫁你,又能好到哪裡去?」

陽頂天面色一寒道:「那就算了,你去告訴無靈子。想要停戰可以,將黑鷲軍團全部滾回靈鷲宮,並且和我聯姻。睡一次就想停戰,這是不可能的,你那又不是鑽石鑲的。」

陽頂天的話,頓時讓靈鷲身體猛地一陣抽搐。

「君奴,送客。」陽頂天道。

雲君奴從地上撿起衣衫,放在靈鷲的面前,道:「請吧。」

雲君奴的身材,實在太過於魔鬼妖嬈了,她彎下腰撿衣衫的時候,那腰臀的曲線,完全無法讓人直視,那種圓滾挺翹,看一眼就要渾身著火啊。

陽頂天忍不住道:「而且你也別把我當成色中惡魔,看到女人就要睡。君奴比你誘人多了,我至今都沒有碰過,呃……」

他的話沒有說完,雲君奴走到他的身邊,用鹿皮靴子踩在他的腳指頭上,狠狠碾著,痛得陽頂天猛地一陣哆嗦,下面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雲君奴一邊用腳後跟踩著陽頂天的腳趾,一邊朝靈鷲道:「你是穿上衣服出去,還是就這樣光著身體出去?」

靈鷲抓起衣衫,無比恥辱,無比憤恨地穿上,然後一臉怨毒地走了出去。

「靈鷲,給你們十二個時辰時間考慮,要麼聯姻,要麼開戰。」陽頂天淡淡道:「君奴,給你師傅的信什麼時候發出去的?」

「五天前吧,她應該在來的路上了。不過,您真的要答應她嗎?」雲君奴道。

「不就是賣身嘛?有什麼了不起的。」陽頂天淡淡道。

靈鷲一顫,然後狠狠地將門關上,離開了北府。

「臨場反應不錯。」陽頂天趕緊脫下靴子,用力揉被踩得青紫的大腳拇指,朝著雲君奴的背影道:「不過你這心狠手辣的架勢,還真的和她一模一樣啊。只不過你比她陰,她是那種要殺你quan家,一定要說出口的那種,你是蔫壞啊!」

雲君奴彷彿聽不懂陽頂天在說什麼,依舊打開一份文件,正經嚴肅地念著。但是用文件擋住面孔,她絕美嬌俏的嘴角,抿出一道嬌媚甜蜜的笑容。

讀完之後,雲君奴漫不經心道:「宗主,您這樣訛詐無靈子,萬一他最後不上當怎麼辦?」

「那沒法子了,只能假戲真做,真的開戰,真的登陸南蠻洲了。」陽頂天嘆息道:「雖然那將會是一場大大的苦戰,但真到了那一步,也沒有辦法了。」

雲君奴裝著更漫不經心道:「如果真到了開戰的那一步,您真的要賣身給我師傅嗎?」

「不知道啊。」陽頂天道:「你師傅心狠手辣,如果我真的賣身給她,讓她成功受孕之時,或許也就是我的死期了。她野心滔天,不受任何人所制!」

……

「陽頂天要你改嫁給他?」無靈子嘶聲道:「他這是想要染指我的黑鷲軍團,做夢,做夢,做夢!我就是把二十幾萬黑鷲全部毒死,也不可能給他。」

無靈子憤恨地拿過一杯水,大口飲下,道:「而且他根本沒有幾年活頭了,滅世大戰一到,他就死定了,竟然還想拖著靈鷲宮一起死?做夢,做夢!」

「我也直接回絕他了,任何人可以跟他,唯獨我不可以。我可以依附任何人,唯獨他不行。」靈鷲道:「那現在怎麼辦,真的開戰嗎?他給了我們十二個時辰。」

無靈子道:「他是跟你怎麼說的,你一字不差複述一遍。」

「要麼聯姻,要麼開戰,給我們十二個時辰。」靈鷲道:「而且五天前,雲君奴給海心女王寫了一封信,彷彿陽頂天答應了海心某種條件,他說了賣身兩個字。」

無靈子一顫道:「那是指讓海心受孕,目前沒有一個人能夠讓蛇人族發qing,也沒有一個人能夠讓她們受孕,彷彿陽頂天除外!」

靈鷲冷笑道:「他還真是一匹種馬啊。」

無靈子道:「陽頂天說聯姻,沒有說具體娶誰是嗎?」

靈鷲點點頭。

無靈子冷笑道:「那好,那就成全他!我們靈鷲宮誰最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