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六七:靈鷲,你賠睡換停戰!(2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啪1雲君奴一個耳光,狠狠扇過去。 靈鷲想要是卻被陽頂天的能量生生困住,一動不動。 頓時一聲脆響。靈鷲精緻的面孔,直接被扇紅扇腫,整個嬌軀被扇飛了出去。 然後,她頓...

他這是早就計劃好的啊,打敗了吳幽冥之後,就準備滅掉靈鷲宮了埃

「丫頭,你說陽頂天這次是來真的,還是來假的?」無靈子問道。

靈鷲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我對他已經喪失了判斷能力了。」

「那你覺得,他有滅掉靈鷲宮的能力嗎?」無靈子問道:「他展示出來的那幾千枚大型飛彈,是真的嗎?還有幾萬幾十萬的小型晶石彈,是真的嗎?」

「我也不知道。」靈鷲搖頭道:「但是我知道,他還有一樣最厲害的殺手武器,沒有拿出來。」

「什麼?」無靈子問道。

「您還記得雲霄城面前的那個血池嗎?可以腐蝕一切的那個血池,飛快的漫延,短短几天就蔓延吞噬了上百里的土地,很快就要吞噬整個大雲霄城。」靈鷲道:「這個在雲霄城內部,被稱為生化武器。陽頂天就是用它瞬間殺死了寧無鳴的三萬血瞳魔軍,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寧無鳴失去了軍隊,被打斷了腰桿,只能去依附祝青主和吳幽冥。」

「生化武器?」無靈子道:「就是那個吳幽冥也想到得到,祝青主也想要得到的毒液。任由蔓延,可能足矣腐蝕吞噬整個西北大陸的毒液?」

「對。」靈鷲道:「除了對付寧無鳴和秦七七之外,陽頂天從來沒有用過這種生化武器。吳幽冥曾經和我推測過,說那可能是深海玄毒的變種。」

「深海玄毒?娜迦之物?」無靈子頓時驚駭道:「那為何陽頂天一直不用?如果用這種武器,當時消滅祝青主的大軍豈不是更容易?用這種所謂的生化武器,消滅黑鷲軍團豈不是更容易?」

「我推測過,這種沾了劇毒的晶石箭,只需一箭。就可以將一隻黑鷲化成一團膿水。」靈鷲道。

無靈子道:「陽頂天之所以不用這致命生化武器,是不是因為這種武器太過於歹毒,所以他只用在邪魔道身上。而祝青主。他視為是天道盟之間的內戰。甚至對我靈鷲宮,他目前也視為天道盟之內戰。所以不想用如此歹毒的武器,將我們趕盡殺絕?」

靈鷲道:「我想了很久,應該是這樣的。就如同陽頂天之前收服宋逍,收服秦懷玉一樣,或許他也想收服我們的黑鷲軍團,成為未來滅世之戰的主力。」

「做夢,做夢,做他的春秋大夢。」無靈子冷笑道:「我和他之仇。不共戴天,我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想要黑鷲軍團為他所用,純粹是白日做夢1

靈鷲道:「可是逼得他沒有法子的話,他就真的會將我們黑鷲軍團趕盡殺絕的。因為,只有消滅了我們的黑鷲軍團,他才可以放心去整頓中洲。」

無靈子頓時陷入了沉默。

良久后,他問道:「丫頭,你說我和陽頂天這一戰,是為了什麼?」

靈鷲想了一會兒道:「負氣,面子!其實。我們靈鷲宮和他,確實是生死對立。但是,卻不是在軍隊上。而是在您和陽頂天之間生死不共戴天。所以我們的關鍵是殺陽頂天,而不是消滅他的軍隊。」

無靈子用力點頭道:「對了,我們的目的,就是殺陽頂天。至於消滅他多少軍隊,佔領多少地盤,對我們沒有意義,真的打敗了陽頂天的軍隊,只能便宜那些中洲看熱鬧的混蛋。如今,吳幽冥都不知死活了。我還拼死拼活和陽頂天打個什麼勁1

「對,對於我們的關鍵。就是殺陽頂天。光明議會的軍隊,和我們沒有關係。就算消滅一百萬一千萬,也意義不大。」靈鷲道。

「罷罷罷,丫頭你和她也算是有交情,你去和他說一下,雙方停戰吧。」無靈子道。

靈鷲道:「我不想去。」

「這次,你必須去。」無靈子道:「因為,只有你和他,有一定交情,必要的時候,可以使一些手段。」

靈鷲色變道:「你說的是,我用色誘嗎?」

「我沒有說,我只是說可以便宜行事,知道達到停戰之目的。」無靈子道。

靈鷲咬了咬牙,然後道:「好,我去1

……

陽頂天的五路大軍,足足四百萬,依舊從海上,陸地上,不斷地逼近南中洲,逼近南蠻洲。

頓時,整個混沌世界,完全是山雨欲來風滿樓!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大戰的爆發!

而比較奇怪的是,對於眼前的一切,幽冥海徹底禁聲,沒有發表任何態度。但是他們依舊在中京南府,沒有撤離。

一天後,靈鷲騎著黑鷲,進入中京,求見陽頂天。

「陽頂天,我知道你對付我靈鷲宮是假,整頓中洲才是真。」靈鷲緩緩道:「聰明人面前,就不要講假話了,保留南府,放回我的母親,割據南中洲,便可以停戰1

陽頂天愕然地望著靈鷲,良久之後說了一句話,道:「你腦子壞掉了嗎?消滅了黑鷲軍團,我隨時可以收拾中洲。不為了殺絕你黑鷲軍團,我運送這麼多小型晶石飛彈做什麼?」

靈鷲道:「誰知道你那些晶石飛彈是真的,還只是一些空殼子啊?」

靈鷲負氣之下,倒是說出了真相。

陽頂天低下頭,道:「君奴,送靈鷲小姐出去。」

然後,直接拒絕了談判。

雲君奴上前,用毫不客氣的態度,直接趕走了靈鷲。

靈鷲大怒,冷聲道:「雲君奴,你有什麼資格這樣對我說話,別忘記了我是南府的女主人,你只是一個奴才。」

雲君奴望著靈鷲,冷笑道:「你不看報紙的嗎?你夫君已經成為邪魔道的少主之一了,已經臭名昭著,你不和他劃清界限,我們就隨時逮捕你,並且處死了。」

「你敢?」靈鷲寒聲道:「雲君奴你敢如此對我說話,小心有一日。橫屍街頭。」

「君奴,掌她嘴1陽頂天下令道。

「啪1雲君奴一個耳光,狠狠扇過去。

靈鷲想要是卻被陽頂天的能量生生困住,一動不動。

頓時一聲脆響。靈鷲精緻的面孔,直接被扇紅扇腫,整個嬌軀被扇飛了出去。

然後,她頓時露出無比怨毒的目光,要口出惡言。

「你敢威脅一句,我就立刻處死你。」陽頂天淡淡道:「別忘了,你家老畜生是半聖,雲君奴的師傅也是半聖。」

頓時。靈鷲無比恥辱,無比憤恨地走了出來。

走到外面后,靈鷲大聲道:「陽頂天,你的那些飛彈全部都是虛張聲勢,別以為我不知道。我告訴你,今天讓你停戰你不答應,來日再想要求我們停戰,就晚了。」

然後,靈鷲憤怒而出。

……

「這幾日,我們的小型晶石飛彈。新造出了多少只?」陽頂天問道。

雲君奴道:「我們派出去的三萬探礦隊伍,已經回來四支,總共帶回來了四十七斤血烏金伴生晶石。這是之前一個半月的所有成果。一共製造了一百一十五隻凰級晶石飛彈。」

陽頂天道:「全部用掉,派一支魔鷲小隊,對黑鷲軍團的營地,進行偷襲。」

「是1雲君奴又道:「對了,莫織夫人給術士祖提供了一種屍毒,專門製造了五十幾枚鬼級飛彈,要不要用?」

陽頂天知道這種屍毒,當然遠遠比不上深海玄也是無數的屍體提煉出來的,這還是寧無鳴時代留下來的東西。在製造血瞳魔軍的時候。十個裡面只有一個才能變成血瞳魔軍,剩餘的都會慘死。然後煉化成屍毒,這些屍毒會成為血瞳魔軍的養分。

但是對於正常生物來說。這些屍毒完全是噩夢。沾上了雖然不會死,但是身體會漸漸潰爛,而且這東西還有一定的傳染性。

「用十枚,然後這些屍毒彈全部封存起來,也不要再造了。」陽垛只黑鷲軍團,以後我們也需要的,不能全部殺光。」

「是1雲君奴道。

然後,她起草了命令,陽頂天簽字。

這次偷襲任務,直接交給宋春華完成。

……

接到命令的宋春華,立刻挑選出最最精銳的一百來只黑鷲。

在黑暗中,升空到一萬多米,在夜色的掩護下,朝南邊飛去。

此時,不能直接飛向南中洲,否則很容易背黑鷲軍團空中巡邏發現。要知道,在飛行高度上,黑鷲軍團並不差魔鷲軍團多少的,此時整個南中洲,起碼有上萬隻的黑鷲正在監視和巡邏。

所以,要繞海路,避開巡邏黑鷲,從南中洲的背後沖入偷襲。

不僅僅如此,還要專門派出魔鷲王,進行佯攻,必要的時候,吸引黑鷲的巡邏隊。

魔鷲王和偷襲小隊,一東一西,繞了一萬多里,頓時來到南中洲的南邊。

然後,葵卿駕馭著魔鷲王,猛地衝進南中洲內。

一直衝入幾百里后,立刻被黑鷲巡邏騎兵發現。然後,無數的黑鷲巡邏騎兵,拚命地吹響了敵襲的號角。

頓時,周圍幾百里,上千里內的黑鷲巡邏,全部瘋狂地圍追堵截。

地上的黑鷲軍團,如臨大敵,紛紛升空。

但是很快,發現就只有一隻魔鷲而已。只不過這隻魔鷲,飛行速度竟然達到了驚人的四千里每個時辰。足足是黑鷲的四倍以上,根本就追不上。

就這樣,魔鷲王一隻,就牽著幾百上千隻黑鷲在空中亂轉,別說抓不到,連影子都追不到。

頓時,氣得靈鷲宮破口大罵。

而此時,宋春華率領的黑鷲偷襲小隊,就潛伏在海面上。

魔鷲王吸引了方圓內千里的所有巡邏黑鷲,在空中將它們折騰得欲生欲死,足足兩個時辰后。靈鷲宮終於放棄了,圍堵。

黑鷲大營內,回復了平靜。

但是巡邏秩序,完全被打亂,需要重新分類巡邏任務。

於是,整個黑鷲大營上空。出現了短暫的巡邏空洞和混亂。

就在這時候,宋春華率領的偷襲小隊,如同箭一般。猛地升空。

用最快最快的速度,幾乎一千里一小時。瘋狂地扎進南中洲內部。

靈鷲宮的黑鷲大營,縱橫百里,距離南邊海域七百里。

不到一個小時,魔鷲偷襲分隊,就到達了大營的上空。

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瞄準地面的大營。

點火,發射!

瞬間,一百多枚的凰級飛彈。還有五枚的屍毒彈,在空中呼嘯而下。

「嗖嗖嗖嗖嗖嗖……」

晶石動力,再加上重力加速度,從萬米高空射下來的飛彈,進入低空兩千米的時候,速度是無比之驚人的,足足有三四倍的音速。

此時黑鷲大營別說升空攔截了,在見到這些飛彈射下來之後。

剛剛喊出敵襲,敵襲!飛彈就已經進入五千米空中了。

然後,靈鷲宮高手下令開啟大型晶石強弩。對空中射擊的時候就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只要上弦就要耗費晶石能量,所以不到戰時,是不上弦的。偶有大型晶石強弩時刻上弦防空。但此時想要射中飛彈,完全是痴人說夢。

「嗖嗖嗖嗖嗖……」

一百多枚飛彈,呼嘯著,以每秒鐘千米的速度,狠狠砸入地面。

「轟轟轟轟轟轟……」

一百多枚飛彈,如同暴雨一般,襲擊了十幾里的黑鷲大營。

瞬間,爆出百米的火焰。

整個夜空,徹底被照亮。

無數的黑鷲。武士的黑鷲武士,瞬間粉身碎骨。

而其中幾枚飛彈。爆炸之後竟然不見火光,只有漫天綠色的煙霧。

然後不管是黑鷲還是人。只要粘到這些綠色煙霧,就只見到身上的肉,開始潰爛,無比之噁心恐怖。

而宋春華率領的魔鷲偷襲隊伍,發射出飛彈之後,連戰果都沒有看,直接升空,朝著西邊飛去。

沒錯,是朝西邊飛去,而不是直接北上。因為北上,會源源不斷遇到黑鷲的攔截。朝西邊而去,憑著魔鷲的速度,黑鷲軍團根本不可能追上。

而被偷襲的黑鷲軍團,除了拚命追擊偷襲的魔鷲軍團之外,根本不能對中京進行反擊,只能再一次向靈鷲宮無靈子稟告,等待命令。

因為靈楚子,沒有任何權力。

……

無靈子收到這份情報的時候,頓時身體瑟瑟發抖。

這次的偷襲,讓黑鷲死近千隻,傷一千多隻。這個傷亡數字不算什麼,但是意義非常重大。

前腳,靈鷲剛剛說陽頂天是虛張聲勢,這些晶石飛彈是假的。後腳,人家就射了一百多枚,殺死你一千多隻。

這還不算什麼,最最可怕的是報告中,那種黑色的毒彈。儘管當時爆炸后,沒有一個黑鷲死亡,但是不管是人,還是黑鷲,中了這種毒之後,就不斷地潰爛,而且還在傳染。

目前,已經上百隻黑鷲,沾染了這種可怕的黑毒,身體已經開始潰爛了。

很顯然,這是一次警告,陽頂天的一次警告。

他在告訴無靈子,他手中確實有更厲害的疑似深海玄毒的秘密殺器,但是他沒有用,而是用了次一等的毒彈。如果真用上了疑似深海玄毒的殺器,那就不知道要死多少黑鷲了。

無靈子冷冷盯著你靈鷲道:「為什麼,我明明是讓你去主動停戰,你為何要激怒陽頂天?」

靈鷲咬牙道:「就算停戰,我們也不能退讓太多,否則只會讓陽頂天得寸進尺。所以,我只是在為靈鷲宮爭取應得的條件1

「那現在怎麼辦?」無靈子道:「你的無禮態度,觸怒了陽頂天,他這個人,吃軟不吃硬,你之前最是清楚了。僅僅因為你的嬌縱,就讓我黑鷲軍團受到如此重大損失。」

靈鷲咬牙切齒,沒有出聲。

「好了,你繼續去中京,這次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哪怕是陪陽頂天上*床,也要讓他停戰。」無靈子厲聲道:「你沒有任何選擇,你自己也說了,我們的關鍵是殺陽頂天,而不是開戰。」

「不,我不去。」靈鷲厲聲道:「我不會再去遭受他的羞辱。」

「你必須去。」無靈子一字一句道:「你沒有選擇,你必須去。」

靈鷲道:「不,我寧死也不去,要麼你殺了我!反正,我一定不會再去看陽頂天的臉色。我絕對不會再去遭受他的羞辱。」

然後,靈鷲淚眼朦朧望著無靈子道:「爸爸,就算女兒求求你,再去一次幽冥海,無逅不能站在邊上看戲,您一定要說動她,你二人一起進中京,擒拿住陽頂天,逼迫武莫織交出她的邪靈大權,免得她隨時都可以殺我。求求您了,為了您自己,也為了女兒,再努力一次。」

說罷,靈鷲直接跪下,跪在無靈子面前。

無靈子面孔抽搐,咬牙良久道:「我真是上輩子欠了你的,就讓我這張老臉再去背她踐踏一次。但如果這次無逅還不答應呢?」

靈鷲道:「那我就去中京,哪怕陪陽頂天睡,也讓他停戰。」

無靈子一跺腳,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再次朝幽冥海飛去。

而光明議會的大軍,沒有任何變化,依舊按照原來速度,朝著南中洲,南蠻洲逼近。

而沒有得到命令的黑鷲軍團,只能拚命地派出空中巡邏,警惕光明議會的偷襲,沒有命令下,根本不能反擊,實在憋屈到了極點。

而對南蠻洲和南中洲的大包圍圈,已經一天一天形成,整個南中洲都感覺到一股窒息。

無靈子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幽冥海。

進入幽冥海后,他再一次見到了無逅,他來意說明,依舊是邀請她一起去中京對付陽頂天。

無逅久久沒有回答,只是美眸中鄙夷的光芒,越來越濃。良久之後,她才說道:「你還是我二百年前見到的那個無靈嗎?前幾日,你說自己一人去殺陽頂天,為何不去?怕死到如此地步的半聖,我還是生平僅見啊1

然後,她就直接離開了,沒有給無靈子說第二句話的機會,也根本沒有答應和無靈子一起去中京。

頓時,無靈子氣急敗壞,又羞又怒。

被自己的夢中情人如此羞辱,是這個世界上最最痛苦,最最不堪的事情了。

他真是無法理解,無逅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自己。頓時,他內心更加堅信,無逅對自己根本沒安好心。

於是,他猛地衝出了幽冥海,然後用最快速度返回靈鷲宮。

此時,陽頂天的幾百萬大軍,距離南蠻洲和南中洲,已經不到千里了。

最多還有一天,幾百萬大軍,就會將南蠻洲,南中洲包圍得水泄不通的。

而此時南蠻洲內,只有區區兩三萬的黑鷲軍團在拱護靈鷲宮了。

到達靈鷲宮,見到靈鷲后,無靈子第一句話就是:

「去,你去,你去陪陽頂天上*床,哪怕被她強暴一百次,也要停戰1

……

註:第二更五千五百字送上,今天兩更近萬字,拜求支持!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